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一六 法寶顯威  
   
七一六 法寶顯威

不過葉空對自己目前的修為還是很滿意的,失去修為前,是築基五層,現在一下到了十層,已經大大過他的預期,下一步搞到金丹丸就可以結丹了.

至于不如面前的褚芳蘭……

呃,實話,一個結丹中期,他還真沒放在眼里.

他看看自己的手臂,很正常≮視一下氣海靈力氣旋,動力澎湃.再感應一下胸腔內的法寶,蠢蠢欲動△個儲物戒,儲物袋,想怎麼開就怎麼開.

"ok,狀態良好,非常滿意."葉空活動一下手腳,對著褚芳蘭淡淡一笑,"你罵我的女人不要臉,又把我岳母打成重傷……你可以去死了."

褚芳蘭哈哈大笑,"若是從真君神君口中聽到這句話,那還是很正常的,可從你口中出,我怎麼感覺象個笑話呢?"

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某人真是在笑話,結丹沒結丹,相差是很大的,你一個假丹真人憑什麼如此囂張地讓結丹中期的老祖去死呢?

葉空繼續在著笑話,"褚芳蘭,下輩子給我記住,一場戰斗的勝負,絕對不是光看修為就可以!"

"當然是看修為!不看修為看什麼?"褚芳蘭一翻白眼,招來自己的錦帕法寶,得意道,"那你的是看寶物嘍?可是你沒結丹,你充其量就是用法器,哼哼,法器和法寶,那可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哦."

嚴峰云在陣里急忙喊道,"賢婿,我知道你義氣,可是你不是她對手!她法寶端地厲害,我的法寶那麼厲害,都不是她法寶的對手,你還是趕緊走吧,等以後修為高了,再給我們報仇!"

可氣的是,某人依然不緊不慢,淡淡道,"其實我有很多法器,古寶,符咒,都可以戰勝你的法寶.不過你既然這麼想看我的法寶……看在就要成為死人的份上,如你所願!"

畫音魔宗所有人都哈哈大笑,這子太扯了,太搞笑了,你一個築基真人,你能吐出法寶來?你吹牛也不帶這樣吹吧.

不過,很快,她們就笑不出了.

葉空一張口,"呼"地一聲,一把窖口而出,出來以後,瞬間長大到三尺!

只見那建體銀色,尤如一條銀虹,劍身挺直,中間略微收窄,如同一個細腰美人☆特別的是,劍體上,不時有高亮的銀光從後向前流動,這絕不是陽光反射,而是劍體內靈力太充足了,充足到往外溢!

這不但是一件法寶,而且是級強大的法寶!

"沉碧烏金劍!"

葉空一襲青衣,負手而立,那從容中,卻有著高山仰止的氣勢.

他沒有任何話,只是帶著招牌樣的微笑,然後,並指,指向褚芳蘭.

他的眼中,這才有了一絲冷酷.

"靈蠶錦帕!包!"褚芳蘭再也不敢大意,讓自己的錦帕迎上,錦帕仿佛是一只手掌,想象剛才包住藥杵一樣包住沉碧烏金劍.

褚芳蘭還是很有信心的,這錦帕可是用靈蠶絲織造,表面煉化有吸收靈力的物質.

也就是帕外有一層厚厚的靈力層,所以非逞以突破,金木水火土,任你哪種法寶,都要被包.而且,無法損壞到錦帕的本身.

可褚芳蘭這是遇到了葉空,遇到了沉碧烏金劍,這把級法寶的最大功能,就是破防!

"鐺!"

沉碧烏金劍抵在錦帕中央!

褚芳蘭眼中有大喜和貪婪閃過,好這把好劍是我的了!

"大!包住它!"褚芳蘭大聲喝道.

葉空一點反應都沒有,冷眼看著.仿佛,那把飛靳本不是他的法寶.

就看見沉碧烏金劍上,突然有無比細碎的金光亮起,星星點點,好象布滿金色的星辰,又好象是無數只眼睛,在嘲笑褚芳蘭的無知.

"鏘!"劍體上出一聲靳∏張包了無數法寶的錦帕,此刻就象一張白紙一樣,被輕易洞穿,銀虹樣的飛劍直射褚芳蘭.

褚芳蘭已經呆住了.不可能,這不可能,我的法寶什麼都能包住,怎麼會被損壞!

不過也輪不到她多想了,沉碧烏金劍已經紮在她靈力護盾上有響聲,也沒有光爆,甚至褚芳蘭都沒有感覺到,沉碧烏金劍視護盾為無物……一下紮進去,噗地一下,一個梳著高高髻的清秀腦袋滾落下來.

褚芳蘭的眼中,滿是驚恐,不甘,疑惑.

褚芳蘭肉身一死,立即萎縮起來,最後,她的身體和腦袋,竟然成為了一張厚厚的畫紙.

再接著,褚芳蘭的金丹飛了出來,畫紙燃燒一空.

葉空倒也沒滅她金丹,看著她的金丹從屋頂裂開處逃走.

滅殺褚芳蘭的動作太快,大家都沒反應過來,等褚芳蘭的金丹逃走,這才各有反應.

畫音魔宗一個個女子面如死灰,這個葉空太強了,滅殺一個結丹老祖跟玩兒似的,要滅她們這些築基真人,那不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

這個葉空實在太詭異了,眨眼間從凡人跳到假丹也就算了,可居然連法寶都有了,還是個這麼厲害的法寶……她們真想問問他,你讓其他築基真人怎麼活啊?

而嚴家眾人卻興高彩烈了,嚴趕緊過來,"恭喜姑老爺修為猛升,法寶強橫,嚴家有救了."

葉空點點頭,對著其他畫音魔宗弟子喝道,"還不快撤了襟,你們也想和褚芳蘭一樣下場麼?"

而襟中,嚴峰云則是老臉,趁人不備,把自己的藥杵法寶吞下去.

唉,真是丟人啊,剛才跟葉空,自己法寶多厲害,現在人家拿出一個,那個才是真的厲害……你那飛劍一亮相,別人的法寶都不好意思往外吐了,你讓結丹老祖活不活了?

得,葉空不過吐了一個法寶,就讓築基期和結丹期的修士都沒活路了.

那些畫音魔宗的弟子看見褚芳蘭掛了,哪敢啰嗦,趕緊撤了襟.

可就在這時,突然頭頂傳來巨大的一聲.

"嘩啦!"偌大的大廳頂部竟然被整個掀掉.一個踏著飛劍的女子,翩翩立于半空,冷眼看著下邊的人眾……

上篇:七一五 睜眼再看     下篇:七一七 諸凌飛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