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二零 淑惠酒醉  
   
七二零 淑惠酒醉

結丹需要的時間實在太長了,若真弄個幾十年,等自己回去,自己老娘和盧琴,不都成了一堆枯骨?

"所以,嚴前輩還是莫要留在下了,前輩對在下的恩,在下都放在這杯酒里,請!"葉空舉杯,一飲而盡.

嚴峰云也是無奈,人家話都到這個份上了,自己還能什麼?

接著,葉空有和他聊起了鐵畫境這一年來的事.而旁邊坐著的嚴淑惠,就低著頭,一杯接一杯的飲酒,借酒澆愁啊.

嚴淑惠心中苦悶,還不出口,這種愁可不是一般地難受,她只有拼命喝酒了.要修士是很難醉倒的,不過這丫頭居然喝到最後迷迷糊糊就趴在桌上了.

嚴峰云和葉空正聊著他身上的紫煙呢,就聽啪啦一聲,嚴淑惠趴在桌上了.

嚴峰云看著女兒,心疼道,"淑惠她心里苦啊,別看她整天沒心思的樣子,其實……葉道友,若是你真的還想幫老夫一個忙,就帶她回房,做一天真正的夫妻吧."

嚴峰云完,趕緊走了,亭子里就只有葉空和嚴淑惠了.其實嚴峰云的心思,葉空明白,老頭是想他和嚴淑惠生關系,最好留個子女.就算沒有種留下,葉空也真正做了嚴淑惠夫君,就不會一走了之,讓葉空有個念想,以後還會回來.

甚至,葉空都懷疑嚴淑惠的酒里是不是老頭做了手腳.

不過這種事,葉空還干不出來,人家嚴淑惠一個大姑娘,自己真的做了什麼,然後讓她永遠等著,這不合適.再嚴淑惠她真的對自己有意思嘛?

人家爹媽都讓自己上,自己都不上,哎呀,真是高尚啊,快趕上柳下惠了.葉空苦笑,抱起嚴淑惠,送她回房.

一年沒進那屋子,看見門上的大喜字還在,葉空也不由得唏噓,當時只是互相利用,誰知道竟然還弄出悲結局來了,實在是沒想到啊.

不但大喜字仍在,那錦被帳也都在.葉空現在走進來,竟然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他竟然也有些失落.

脫了嚴淑惠的繡花鞋,把她放在榻上,葉空出了一口氣.

突然,他摸到自己腰間掛著的精致腰包,心里也是動了動,這是比武前嚴淑惠給自己的.

雖然葉空和嚴家現在互不相欠,可是葉空還是覺得自己欠了什麼,欠了嚴淑惠的一份啊.

葉空側身坐在榻邊,俯下頭,看著那云密布的光滑臉蛋,輕輕伸手去磨娑.

嚴淑惠卻一把抓住他的手,喃喃道,"葉空哥,你放心吧,我絕不會把你的丹方泄露出去的……"

葉空笑了笑,這丫頭倒也是有信之人,褚芳蘭那樣逼迫,她竟然都不給,是個不錯的女孩呀!

想到這里,他憐惜之心大起,又往她身邊挪了挪,撫著她熱乎乎光滑滑的臉蛋,輕聲道,"丹方再重要,也沒有人的性命重要,更何況,不過是普通的大還丹養元丹而已,下次遇到這種事,就直接交出去,我不會怪你的."

嚴淑惠迷迷糊糊根本也沒聽見,只是感覺某人口里的熱氣打在自己耳根下癢癢,她閉著眼嗔道,"別鬧了."

著,兩條胳膊一抬,竟然勾住了葉空的脖子,葉空的臉一下被她拉近了不少.

如此靠近,可以清楚地看見女孩子光滑臉蛋上細微的絨毛,嫩白皮膚下滲著動人的暈,飽飽柔唇上微的紋路.就連久經考驗的某人,都有點心跳加之感.

就在葉某人天人交戰時,又聽嚴淑惠出一聲微弱柔膩的呢喃,"夫君……"

這一聲如同天籟樣動聽,直接讓某人的理智淪陷,他想都沒想,就低頭吸住了嚴淑惠的嘴唇,好柔軟的嘴唇,雖然有些酒氣,可也不失香甜.

迷糊中的嚴淑惠也不懂得回應,她只是死死抱住葉空的腦袋,仿佛要把這個男人拉進自己身子里才快活.

葉空也還是有理智的,他並沒有做更多,只是用雙手捧著嚴淑惠的粉臉,親她的嘴.

雖然嚴家老兩個同意,雖然嚴淑惠也不怪他,可他卻不能做.

畢竟,他這一走,很可能就永遠不會回來了.他是偶然才來到這里,他想要找到回家的路,回家以後,能不能再來云遙,能不能再來鐵畫境,真的很難.

那就來個吻別吧.

這一親,不知道親了多少時間,仿佛恨不得嘴都永遠不要松開一般.

等嚴淑惠松開嘴,又一個翻身對著床里,自自語,迷糊道,"夫君,別走,我知道你嫌我靈根不好,修為差,我一定會努力修煉……"

"不是……"葉空歎了一聲,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

有了這個想法,他也就釋懷了,輕拍嚴淑惠的腦袋,笑道,"好好睡一覺,等你醒了跟你談."

接著,他走到房間里的莆墊上盤腿坐下,開始干正事了.

先,他最記掛的是雪魄珠里的黃子萱,一年多沒見,她的魂魄生長了嘛?長到什麼程度了?可以象岳明輝的道侶那樣話了嘛?

取出雪魄珠,葉空還是很開心的.雖然黃子萱還沒有象未央那樣能能笑,可是一年來的生長,已經讓她略微有了人形.

要知道,當初把她收進去時,才是幾絲絲樣的魂魄現在能成為人形,已經很不錯了.

"子萱,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救活的!"葉空暗暗誓,把雪魄珠收進了儲物戒指.

接著要看的就是琵琶珠了,葉空心念一動,琵琶珠就從紫府靈台飛了出來.不過現在的琵琶珠,讓葉空幾乎認不出了.

以前的琵琶珠呈灰白色,表面有很多纖細的紋路,就跟個白石子差不多.而現在,這琵琶珠卻成了黑秋秋的一顆珠子.

"這是我的琵琶珠麼?"葉空一愣,隨即立即想道,莫不是邱國鋒那子在空間里搞出什麼名堂?

葉空的身影一閃,立即消失在原地,空氣中只浮著一個黑漆漆的圓珠子.

上篇:七一九 又收十四個     下篇:七二一 都成了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