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二六 偷得半日閑  
   
七二六 偷得半日閑

第二天上午,陽光透過鐵畫境外的陣法,把境內照的一片明亮,天空雖然不是那麼湛藍,可是卻也豔豔地動人,來這里久了,葉空倒並不覺得天空詭異了.

從屋里走出,剛好遇到了早晨起來的嚴淑惠.

嚴淑惠昨天酒後失態,也不知道自己都了什麼,見到葉空很是不好意思,竟然不象往常來和葉空拌嘴,而是臉一走開了.

葉空想想自己要跟她的事也不是三兩句,所以也沒追上去,決定回頭再跟她.

而現在,葉某人急著要進行日光浴.

來到後院的一處,叫來嚴福,讓他把後院的仆人婢女全部趕出去,讓嚴福守著,誰都不准放進來,某人就來到池塘邊放松地解衣褲了.

除去衣衫,回歸原始狀態,就連嚴淑惠深惡痛絕的褲頭都扔到了一般,葉某人覺得特別的放松.

"好子,敢偷看,給我滾呀!"葉空一腳把池塘邊的一只青蛙踢下了河,這才愜意地躺在了池塘邊的一塊大石上,感受太陽光的照耀.

此際天色柔和,風兒飄飄,池塘上波光粼粼,波光下有五色魚嬉戲,水面上有盛放的水蓮,不時有五彩斑斕的彩蝶翻飛,一切和諧而清雅.湖面四周有綠樹花掩映,有亭台橋點綴,有假山奇石林立,就連粗俗的某人也不由得贊歎景色之醉人.

葉空放松地,呈大字型躺下,舒服地恨不得哼出聲》枕雙臂,閉上雙眼,長歎上一句,"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閑啊!"

想不到就在此時,頭頂竟然響起一個女人的笑聲,"葉大才子果然好文采,一句偷得浮生半日閑,便道出了此刻的意境,詩詩佩服."

葉空條件反射地收縮起身子,用手掩住不雅之處,抬頭一看,果然是黃詩詩這女人,正飛在天空中笑得花枝亂顫呢.

顯然,黃詩詩驚嚇到某人,覺得很有成就感,她咯咯笑個沒完.子,原來你也怕羞啊!

葉空一看黃詩詩,想到昨天她對自己的絕,心里就來火氣.

"喂,黃宗主,我你是不是心里BT啊,那天偷看我洞房,今天又偷偷地看我曬日光浴,你這是偷看癖°還真的病地不清,有病得治啊."

黃詩詩被他罵成BT,頓時惱火,怒道,"你才是BT啊!大白天的,一絲都不掛,你這不是故意給人看嘛?你這是露陰癖!"

葉空愕然,老子竟然成了露陰癖,抬頭笑道,"怎麼樣,我在我家里後院,我願意穿就穿,不願意就不穿,我又不是給你看的,你不愛看就回去吧,本少爺也公務繁忙得很!"

你當本真君稀罕看你那玩意?黃詩詩面上一惱,不過聽他最後一句話,心里已經明白他到底為什麼這樣了.八成是因為昨天的事生氣了.

黃詩詩降下來,站在他身邊,笑道:"別生氣嘛,姐姐來給你賠不是了,昨天確實忙啊,諸凌飛在宗里那麼多年,還是有不少黨羽的,而且還有不少人同她,搞地我昨天心很不好."

你心不好就隨便下我的面子?葉空斜了她一眼,問道,"你走不走啊,你不走,我可把手拿開了,不瞞你,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曬全身的,我可不會為你停止正事."

黃詩詩臉微微一,哧道,"拿開就是了,你當大姐我沒見過嘛?"

葉空暈倒,他雖然流氓,可太BT的事也干不出,你讓他光溜溜地在黃詩詩面前晃蕩,他還真的不好意思.

"要不你去那邊亭子里,我們隔空話,怎麼樣?"遇見這樣不怕羞的大姐,葉空只有妥協一下.

哼,當老娘這樣就看不見了麼?黃詩詩哼了一聲,一個瞬移,閃進葉空側面不遠處的亭子,"這下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葉空這才松開手,現手心竟然出了汗,而手下邊,那不乖的東西竟然嚴重抬頭了,正對那邊亭子里的黃詩詩搖旗示威呢.

哎呀,實在是無恥啊,老子正在和黃詩詩生氣,你這子激動什麼?葉空狠狠鄙視了其.

其實黃詩詩活了那麼多年,什麼都看過,什麼也都知道.可是要仔細看男人的這家伙,還真的沒看過.

雖然她一向嘴上開放,可卻從來沒真的跟男人生過什麼,作為畫音魔宗的人,她一直都看不起男人的,可認識葉空以後,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點動心了.

在亭子里,她當然不會那麼老實,放出神識,就看見葉某人跟那個東西生氣呢.

"有你什麼事!"葉空用手一拍,那家伙彈了彈,好象在點頭一樣.

黃詩詩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她一笑,葉空就知道她在看自己了.

唉,遇到這樣的女人真是沒辦法,她這輩子那麼多年,指不定跟多少男人有過關系了……葉空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想道.

葉空想到這里,也就不擋著了,她都不介意,自己還怕什麼.

葉空干脆半躺回去,又道,"你就算昨天忙,也不該打傳話的耳光嘛,你這不是黃我葉某人的面子?"

黃詩詩哼了一聲道,"這可不能怪我,都怪那個弟子自己不長眼≮里那幾個家伙正在我跟你不清不楚,她就大大咧咧進來稟報,弄得我下不來台,好象我真的跟你有關系似的,我只有打她個耳光以示清白了,怎麼?你心疼了?"

葉空這一聽,明白了事的前因後果,倒也不好再怪黃詩詩.

就聽黃詩詩又道,"我若是對你不好,又怎麼會把諸凌飛和那十四個築基真人給你?你以為墨老和瑩瑩都那麼大方?"

葉空頓時明白過來,原來墨老和瑩瑩都是在黃詩詩的授意下,才把那十幾個弟子的畫卷給了自己.知道了這些,葉空對黃詩詩所有惡感都消除了,反而挺感動.

"詩詩姐,是我錯怪你了."葉空道.

黃詩詩轉過臉,嗔道,"你呀,為了個弟子就跟姐姐火……"

她轉過臉,就看見某人半躺著,那根旗杆特別醒目.黃詩詩心里砰砰跳,趕緊扭回頭,心想,剛才沒有這麼長這麼大呀,怎麼一回就變化這麼大呢?

上篇:七二五 葉空郁悶     下篇:七二七 陪我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