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三一 吳老熟人  
   
七三一 吳老熟人

葉空這個想法一出,頓時,那些心魔就煙消云散,再也沒有蹤跡,而葉空的心智也更加堅定.

正在此時,卻看見屏幕樣的牆壁上,有一個光點閃動了起來.

那個女人聲音響起,"尊貴的弟子九五二七號,您的好友九五四六號申請和您相見,請問你是否同意."

葉空想了想,這個九五四六號八成是吳不知以前的朋友,自己若是和他見面,他看見自己不是吳不知怎麼辦,或者是敵非友怎麼辦?

葉空問道,"在哪里相見?見面又安全嘛?"

"相見地點,臨時會客廳,申請者支付費用.黑衣魔宗內禁止任何戰斗,違者現場被抹殺.為避免您現實身份被泄露,請您使用代號,避免向對方泄露任何個人信息."

葉空點點頭,沒有握,倒是可以相見一下,不定還能打聽到吳不知去滄南的辦法.

唯一葉空擔心的,就是對方現自己不是吳不知本人怎麼辦?

不過葉空最後還是決定不放棄任何可能,還是見一面為好.

葉空選擇了見面,他面前的牆壁立即出現了一個黑洞,洞口中又黑色的螺旋,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一個拱門,拱門中間,延伸出一條白色明亮的通道.

第一次走這個通道,感覺挺可怕,那白亮的通道仿佛懸浮在虛空中,通道四周,是那黑色的螺旋氣流,葉空仿佛在龍卷風中的暴風眼里行走.

走到一半,葉空知道自己之前的擔心是多余的了.因為走著走著,他的身上突然出現了一件黑衣,這黑衣不但把他全身包裹,就連臉都擋住了.

這黑衣非常奇特,不但擋住你面容,擋住體型,就連話的聲音也改變了,就算是你最熟悉的人,你都別想看出來.

葉空不怕被人現,他也更加大膽地往前走,很快,就走到通道盡頭,又是一個獨立的四方型屋子.

屋子里陳設非常簡單,一張大桌,幾張椅子,一個和葉空一樣的黑衣人正在等待.

黑衣人也全部被黑衣包裹,你看不出他年紀,相貌,就連身高和體型也被改變,從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那黑衣人看葉空出來,他很激動,忙走上來,"不知兄!你終于肯出現了!"

葉空心道,這人竟然知道吳不知的真名,而不是九五二七,這就明此人和吳不知真是朋友,否則吳不知不會告訴他真實姓名.

"是呀,我一直沒錢還債,所以也不好進來."葉空打著哈哈.

黑衣人笑道,"誰叫你當初借那麼多靈石買那個預測未來的仙丹,這叫得不償失."

葉空這回明白了,吳不知的能力來至于一顆神奇的丹藥,而那一大筆債務就是買丹藥的.

葉空郁悶啊,老吳啊,雖然你已經掛了,可我還是要你這事干的不地道啊°買丹藥吃,要哥們我掏錢,這叫什麼事呢?

黑衣人又道,"不知啊,這些年我可找得你好苦啊,不過要苦,你女兒女婿他們才是思念的苦,你知道嘛,你外孫女叫淑惠,去年這個時候我去參加你外孫女的婚禮了!是假成親,你知道的,為了躲避畫音魔宗的選弟子,才假成親的,不過那個伙子很不錯的,相信他們應該有緣分,那個伙子名字叫葉空……"

葉空暈倒,沒想到居然聽見自己的名字.

這個黑衣人是誰啊?成親時來參加儀式,還清楚知道假成親的內,還和吳不知關系親近……

"你是鄧老!"葉空驚呼出聲.

正在絮絮叨叨的鄧明圓下意識的回道,"是呀,你個老家伙你是不是糊塗了,九五四六號不就是我,你怎麼到現在才知道……"

突然,鄧明圓就後退了一步,警惕道,"你是誰?你不是不知兄!他決不會這樣稱呼我!"

葉空心里罵自己真是蠢啊.鄧明圓稱吳不知為兄長,吳不知當然叫他兄弟,怎麼會稱他鄧老呢?

葉空也機靈,回道,"哈哈,我是要叫你鄧老弟的,少一個弟而已."

鄧明圓此刻怎會信他,怒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會有不知兄令牌?不知兄到底怎麼樣了?"

看葉空不回答,鄧明圓又道,"你若不,我便會向黑衣魔宗長老會申請核查你的身份,你應該知道黑衣魔宗對*細是非常殘酷的,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會殺你滅口!"

葉空郁悶,沒想到弄到這種地步,只好歎道,"鄧老莫急,其實我是葉空啊."

鄧明圓冷哼道,"你還在謊!你剛才聽我提到葉空的名字,就想冒名頂替!"

"不是啊,鄧老,我真是葉空啊,鄧老應該記得一年前,我倆在嚴家丹房的談話."

那天談話,沒有外人在,鄧明圓也就稍稍相信了,這才坐下,問道,"既然你你是葉空,那我問你,你如何得到不知兄的令牌?你去嚴家又有何目的?"

葉空只有清事來龍去脈,他找吳不知前輩詢問凝神玉髓,然後吳不知知道自己大限將到,把黑衣令牌給了他.

然後他被人追殺,重傷喪失修為,慌亂中使用令牌,卻因為欠債,被強制傳送去嚴家.

葉空也是半真半假,他來自滄南的消息當然不能出,只是在某個面積很大的境遇到的吳不知.

葉空的合理,鄧明圓倒也是信了,他又問道,"不知兄難道真的隕落了?"

"真的,一起死的還有那個漁村……我一定會去給他們報仇的!"葉空又恨恨道.

鄧明圓點頭,接著又道,"葉空,我暫且相信你,不過若是日後現是你害了不知兄,我必取你性命!"

葉空道,"鄧老大可放心,我葉空向來恩怨分明,吳前輩對我有大恩,我豈能害他?這次又蒙嚴伯相救,更是恩上加恩,我必要報答嚴家一家!"

鄧明圓點點頭,他本來就對葉空印象不錯,而且上次在丹房夜談,葉空就已經透了些口風,若是葉空害了吳不知,又怎麼會透露口風呢.

大家把疑惑消除,鄧明圓也就熱起來,而葉空也剛好問一些況.

上篇:七三零 又入黑衣宗     下篇:七三二 十七號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