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四零 禦女魔宗  
   
七四零 禦女魔宗

本來就緊張的眾人,立即緊張起來,大家下車,現攔住他們的是十多個結丹男修士,這些家伙個個錦袍玉帶,人模狗樣,倒不象是劫匪.

領頭的一個修士道,"打擾各位了,在下是禦女魔宗的修士陳劍,這次出來給我們宗主卿列偉神君尋找爐鼎……諸位莫要緊張,我禦女魔宗從來不會強搶女子,全憑自願."

聽陳劍又是一番.原來禦女魔宗的宗主卿列偉神君為了能早點飛升,搞出一套奇特功法,此功名叫禦女三千白日飛升.就是要和三千個女修同時交歡,然後最大限度提升法力,達到飛升.

不過修煉需要,那三千名女修必須全部自願,不能強迫,所以禦女魔宗也不會亂抓人,只是要求對遇到的所有女修明好處,讓女修自行決定.

"同時和三千個女子做那種事,那個卿列偉神君莫非全身長滿了那玩意?"葉空愕然.

黃詩詩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低聲嗔了一句,"下流!"

他們的動靜立即引起陳劍的注意,不過當他看到黃詩詩只是沒修為的凡人,他就立即失望的收回了視線.

接著陳劍和其他禦女魔宗修士的視線集中在和葉空他們同路的結丹女修身上.陳劍道,"這位道友,做我們卿列偉神君的爐鼎那是有莫大好處的,不管你修習的是何等功法,在事後,都可以硬生生突破一個大境界,而且從此受我禦女魔宗終身供奉……最重要的,卿列偉神君正在研究,怎麼樣在飛升時把這三千女修全部帶走……也就是,很有可能陪卿列偉神君一起飛升,願是不願,你自己考慮."

那個男修頓時大怒,"滾啊!當面撬我牆角,你做夢!我道侶她是絕對不會願意的!"

葉空可以體會那個男修的憤怒,之前何家輝等人也是想當面撬他牆角,他火得想殺人.雖然禦女魔宗不強求,可這種當面問話和誘引本來就是一種侮辱.

可是讓所有人意外的是,那個女修竟然走到陳劍身邊道,"你的都是真的嘛?如果都是真的,那我願意."

陳濺道,"在下剛才若有半句虛,願受天打雷劈永世不能輪回之罰."

女修點頭,"我跟你們走."

這一切有點突然,那個男修都呆住了,等他們談妥才回過神來,他趕緊上去拉著女修道,"雪,你是不是被迷住了元神,你在干什麼,我哪里不好你可以."

那個女修回頭道,"五哥,我沒有迷住元神,現在的我很清楚自己在干嗎……我現在已經是結丹中期了,我已經二百年沒有寸進了,再這樣下去,我遲早會坐化,這是一個機會,我必須抓住!"

男修哀求道,"你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可以找到突破的辦法,我不會讓你等著坐化的,我們還有時間."

可女修心意已決,搖頭道,"五哥,別自欺欺人了,跟著你就算再來兩百年也沒有機會提升."

男修急得都要哭了,一遍遍的哀求女修.

女修又道,"五哥,對不起了,和你在一起三百年時間,我很開心,我謝謝你,是你帶我走上這條修仙之路……"

女修完給男修跪下磕了三個頭,道,"可我是個修士,我要突破,我要飛升,我不要等死!從你教我修仙時這一切就注定了,你保重吧."

女修完,就跟著禦女魔宗的人離開.

沒想到看見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不太好.大家拍拍那個男修,也都不知道怎麼安慰他.他們又在想:或許,那個女修的選擇,是正確的,如果是自己又能拒絕那份誘惑嘛?

回到車廂里,葉空想問黃詩詩,若是你,你會怎麼做?不過想想沒問,怕問出個自己不願意聽的回答,這不是自找不痛快嘛?

卻沒想到,黃詩詩主動自自語道,"哇,白日飛升,別她一個結丹修士,就是我這個元嬰真君也都動心了呢."

葉空氣道,"那你剛才怎麼沒有跟那女人一起走!"

黃詩詩看他模樣,咯咯笑了起來,道,"我還不是怕某人會象那個男修一樣哭鼻子."

"放心,葉某從來不會為無無義的女人哭."葉空哼了一聲.

黃詩詩鄙視道,"切,我就是,你都已經急眼了."

"我急不急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飛升大計,哇,禦女三千白日飛升,日他先人,白日做夢吧!"

黃詩詩咯咯笑了起來,道,"雖然飛升很重要,可是我卻覺得某人的心更重要呢."

葉空聽了心頭一暖,湊到黃詩詩光滑的臉蛋前,柔聲問道,"你真的可以因為我的心,連飛升都不要嘛?"

也許湊地太進,也許問得太直接,黃詩詩竟然臉了,她居然也不好意思了.

"你這個死人,干嗎問那麼直接."黃詩詩羞怒,推了一把葉空.

可卻沒推開,反被葉空壓在地板上.葉空又輕聲問道,"是不是呀,我就要直接的回答."

有時候表白的話要比下流的話難出口,黃詩詩不好意思看他,著臉道,"反正我不願你難受,只要你開心,姐姐就算不飛升,也沒關系……"

葉空的吻已經印在她飽飽的唇上,還有什麼能比她的話動人呢?還有什麼能比他的吻更能表達心意呢?

只是黃詩詩沒接過吻,還又要很主動,搞地葉空吼了一聲,"詩詩姐,你別亂動了,親嘴是這樣親的!"

四片唇又一次緊緊吸在一起.

而在另一輛車里,血丹魔宗的何家輝和蘇濤濤相視一笑♀些天他們偽裝的很好,大家都覺得他們人還算不錯,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內*.

不過,他們確實也夠精明,就算在人後,他們話也很心,所以就算有人用神識監視,也不會懷疑他們.

蘇濤濤挑起窗簾,看看窗外,此刻已經夜色降臨,暗的天空,黑色的荒漠,上下都無邊無際,兩者交會的地方一片昏暗,看不清楚.

他回頭道,"差不多了吧."

何家輝笑著點點頭,隨後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塊傳訊玉符.

上篇:七三九 收服諸凌飛     下篇:七四一 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