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四六 月光仙子  
   
七四六 月光仙子

不管云遙還是滄南,都沒有召喚這個概念,所以眾人都愕然,召喚?召喚是什麼?召喚誰?從哪召喚?

他們很快就看見了.

"大地舞動的精靈,滿天飛旋的彩霞,我以眾神的名義,召喚月光仙子,給卑微的人類以痛擊."葉某人胡八道了兩句,又輕飄飄的一揮手.

"異時空乾坤大挪移召喚術!"

似懂非懂的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就看見葉空的頭頂上方飛懸了一個穿著道袍的美妙女子.

女子雖然一身道袍,可難掩其中浮凸動人的曲線,浮在空中,長翻飛,風韻極其動人,再加上某人月光仙子,所有雄牲口們都開始流口水了.

胡方榮也是一愣,心道,云夷有月亮,怎麼會來個月光仙子呢?不過,若不是召喚來的,這女人是怎麼來的?

"這位道友……"胡方榮還想打聽兩句.

可諸凌飛不是喜歡聊天的人,脾氣也不太好,一句話不,直接動手,吐出法寶,直接就是最強攻擊,畫音筆劍.

胡方榮趕緊迎上.一時間劍光縱橫,斧影連綿,灰色的巨掌不時出轟轟聲,空氣中各種顏色的氣流震得兩邊弟子紛紛後退,元嬰中後期的交鋒果然激烈.

胡方榮元嬰中期,和諸凌飛的元嬰後期完全不是一個檔次.而且他精于煉血丹,武力值也不如諸凌飛.再加上諸凌飛憋了好久,含怒出手,幾乎是以命博命,打得胡方榮毫無還手之力.

"媽的,哪來的臭娘們,胡某不跟你玩了!"胡方榮這老家伙施展了枯榮之力沒起到效果,他竟然不要臉地丟下一眾徒子徒孫,接連幾個瞬移,逃了個沒影.

元嬰真君就是這樣,若非修為遠勝于他,否則只要他想逃命,是很難阻止的.

胡方榮逃了很遠,又覺得不對味,嘀咕道,"什麼月光仙子,怎麼那麼象畫音魔功呢?"

胡方榮一走,那些結丹修士和築基真人都慘了,諸凌飛殺得起勁,抬手一個畫境術,把血丹魔宗所有人困在其中,沖進去,一頓轟殺,一個不留.

仙子成了女魔頭,看得云游魔宗個個面生懼色.不過對于這些把活人煉成丹藥的惡人,也不會有人同,殺光才好.

沒一會,血丹魔宗全部死光,畫境消退,英姿颯爽的諸凌飛拎著數十個儲物袋走回來,站在葉某人對面,冷冷看著他.

葉空看她也沒有上交儲物袋的覺悟,也不好多,一揮手,把她收進琵琶珠.

一場劫難就此消退,把那個叫五哥的抬上車,喂上幾顆丹藥,大家就繼續上路了.

葉空也准備回車,沒想到那個半昏迷的五哥,竟然突然一把抓住葉空,喊道,"月光仙子!"

葉空好笑,甩開他,道,"她已經回異時空了."

沒想到愛上月光仙子的並不是五哥一個,很多弟子都圍上來,打聽月光仙子是哪來的,去哪找她,家住哪里,有沒婆家……

就連丘楚和張云哲都腆著笑,想要某人再把月光仙子召喚來看看,如此仙子,就算多看一眼,心里也是爽的.

葉空沒好氣地踢開他們,罵道,"沒看見那個月光仙子脾氣不好嘛?就算是對我,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你們就別做夢了,還是考慮一下怎麼應付血丹魔宗的報複吧."

丘楚和張云哲這才死心,他們也看見月光仙子怒視葉空,所以只有歎息一聲,如此美人,此生再無緣相見啊.

不過對于葉空的擔心,他們倒並不擔心,丘楚笑道,"現在要擔心的,是血丹魔宗!我們已經出信號,很快,血丹魔宗活人煉丹的事就會捅出去,估計那些有弟子死的不明不白的魔宗就會找上門."

張云哲也道,"這些還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們將迎接我們云游魔宗不顧一切的報複!知道為什麼沒人趕劫我們云游魔宗的貨嘛?就是因為劫我們貨的都被滅宗了!最近這些年,我們魔宗沒出手,大概有人又脖子癢了!"

葉空聽他口氣,心道這些馬夫挺有實力啊.他又問道,"你們剛才,你們還有化神之上的存在.化神之上,不都飛升了麼?"

丘楚臉上僵了一僵,隨即笑道,"我當時就是想嚇唬他們的,哪有什麼化神上的存在,化神上邊,那不就是上界大仙麼?"

"哦,原來如此."葉空點點頭.

看來紫炎龍打聽的不錯啊,確實有些修士知道魔人的圈套,隱藏在人群中,云游魔宗就有.而那個路飛老魔,顯然也是一個,要不然他為什麼飛升前瘋?還有啊,他那個什麼人人魔功,無非就是躲在別人身體里,怕聖魔宗的現他.

葉空琢磨著走回自己車廂,就感覺到一縷香風撲上,接著胳膊一疼,一個嬌滴滴的聲音響起,"不准用靈力對抗!"

女人都不講理啊,大姐更不講理,葉空只有苦笑道,"詩詩姐啊,我又干什麼了,對我用這種酷刑."

黃詩詩怒道,"你什麼時候收服諸長老了?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呃,就前幾天.好象她已經不是你們魔宗的長老了吧?所以,你叫諸長老是錯誤的."葉某人避實就虛.

"少給我扯,快點,你怎麼收服她的!"黃詩詩不依不饒.

葉空躺在蒲墊上,道,"口頭教育加政治學習,這是我黨我軍的優良傳統,所謂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我們不能放任一個同志,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一個同志……"

黃詩詩冷眼看著某人掰活,等他完,才媚媚一笑,躺在葉空身邊道,"可我怎麼看她已經被破了身子呢."

葉某人眼皮一跳,日他先人板板,好毒的眼啊.

"你大概看錯了吧."某人若無其事道,"為人不做虧腎事,不怕半夜女叫門啊."

黃詩詩哼道,"是呀,這樣最好,不要象某些男人啊,站著理虧,躺下腎虧."

上篇:七四五 葉空出馬     下篇:七四七 我想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