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四七 我想見他  
   
七四七 我想見他

好呀,敢罵我!我讓你看看我虧不虧!葉某人大怒,一翻身就壓在黃詩詩飽實實香噴噴的身子上.

黃詩詩被他嚇了一跳,趕緊推他,"不要."

"哼,老公在外邊戰斗,回來你還要譏諷,這是為夫的懲罰!"葉空伸手想拉開她系得緊緊的衣領.

"你戰斗我也沒閑著,你以為我是看笑話的人嘛?"黃詩詩趕緊用芊芊手死死揪住自己衣領,不讓他使壞.

可是黃詩詩一抬手,那寬大的子就倒翻下去,兩條晶瑩如玉的白白臂出現.

葉空頓時有了辦法.

"不管怎麼樣,總之我要楓……"葉空的雙手,沿著黃詩詩光滑溫熱的藕臂探進去,寬大的子就是好啊.

黃詩詩想要掙紮,可某人還是很快觸到了她的腋下,把黃詩詩弄得咯咯亂笑.

而某人則剛好趁機挑開肚兜的側面,把手探進去……

好大好軟,軟得葉空都不由得心頭一顫,黃詩詩皺眉一哼,立即變得乖乖的,就好象只貓一樣.

黑色的牆壁,黑色的桌椅,黑衣的人影,這是一個不缺乏黑色的地方.

黑衣魔宗,一個寬大的房間里,一個黑衣人正在端詳著手中的一塊紫色的地磚,此人和其他的黑衣魔宗之人不一樣的是,他把尖頂的黑色頭套翻到的背後,露出一張方臉,不過他臉上那一塊火燒窟窿顯得特別猙獰.

他仔細端詳了一下,開口問道:"芸茜,此物是何人所賣?"

房間里除了這個疤面男並無他人,不過短暫的安靜之後,那個所有黑衣魔宗所有弟子都無比熟悉的女人聲音在房間里回蕩起來.

"物品名稱,紫玉,稀有材料,寄售者為弟子九五二七號."

疤面男又道:"查詢他外形,以及最近登入本宗的記錄."

很快在房間中央投射出一個三維幻影,葉空站在黑衣魔宗房間里的影像立即出現,接著,關于他最近幾次進入黑衣魔宗的時間和所有詳細況都顯示在一邊.

疤面男的視線,很快停留在一排字跡上.

"登入地點,不明區域."疤面男又看了看那塊紫玉,點點頭,把紫玉放在桌上,自自語道:"有點意思,怪不得我看上邊的陣法那麼古怪,莫非此人來自……"

到這里,他突然抬起頭,吩咐道:"芸茜,給他一個邀請,我想見他."

"是,狂鵬長老."

……

而在此刻,葉空卻還在云游魔宗的車廂里,終于品嘗到黃詩詩那對飽彈的甜瓜,這讓他欲罷不能,甚至他忍不住有了更進一步的打算.

"不行,我還沒准備好."可惜黃詩詩卻沒有讓他得手,還把某人的手從自己的衣中硬拉了出來.

葉空當然不能象對付諸凌飛那樣對付黃詩詩,更何況,在琵琶珠外,他想來硬的,也干不過黃大姐啊.

"那就再讓我抓一下."

"不行,到此為止."

"那就讓我看一眼,我都沒看見呢."

"不行!"

"詩詩姐……"

不過看著某人哀求的表,黃詩詩又咯咯笑了起來,竟然猛地一下拉開衣襟,一下把某人的腦袋包裹了進去.

什麼叫軟玉溫香,這就叫軟玉溫香!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肚兜,可是某人還是爽了個半死,滿臉上感受到的都是那份軟那份滑那份女人香,他幾乎要流鼻血了.

"好了."短暫一會以後,某人被推了出來.

"我還是沒看見呢."

黃詩詩滿臉豔地整理著衣服,薄怒道,"了不行就不行,你忍不住就去找諸長老去吧!"

葉空被趕去了琵琶珠空間,進去一看,里邊正忙著呢.

諸凌飛也正在忙活著,把十四個弟子指揮到東指揮到西,一副熱火朝天的景象.

"這是在干什麼?"葉空出現在卷著子的諸凌飛身邊.

"蓋房子."

葉空愕然,"這哪是蓋房子,你這是挖地窖呢?"

諸凌飛放下手中的活,大怒道:"你這里沒有木頭,沒有石頭,連過一指長的茅草都沒有,你讓我們怎麼蓋房子?"

葉空想想也是,自己是疏忽了,雖然這里不刮風也不下雨,可是總不能讓她們長期露宿在天空下吧.

"恩,你放心,回頭我會找到各種植物的種子,還有各種動物,讓這里變成一個世界."

"你看著辦."諸凌飛態度有所好轉.不過所謂好轉也不過是不對某人瞪眼而已,葉空知道諸凌飛恨他,所以也不強求她對自己有什麼好態度.

當然了,什麼態度無所謂,某人剛剛在黃詩詩那里升起的火焰得滅一下,一拉諸凌飛,兩人就消失無蹤,只留下一句,"大家繼續,我們去辦點事."

十四個弟子都知道他們去辦什麼事,互相對視一眼,搖搖頭繼續忙活.

山包背後,諸凌飛甩開某人的手,怒道,"不要,我不要!"

每次事前,諸凌飛總是要反抗一下,葉空已經習慣了.不過,意外的是,諸凌飛今天反抗特別強烈,最後還喊道:"不要,我不要再在野外了!象個動物一樣!你連房子都不給我們,你這個暴君!"

葉空被她一句話的不動了,心里的火焰好像突然就消退了≡己好像是沒有做好,就算她們是犯人奴隸,也應該有個住的地方,有點生活用品,再有點事做……

看見葉空沒有繼續強迫自己,諸凌飛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溫柔.不過瞬間就消失不見,她取出一個儲物袋,然後道:"我整理過了,里邊有各種法器一百三十件,靈石二百八十萬,還有若干丹藥和材料."

就在葉空伸手去接的時候,她又道:"不過我想你把這些東西放在我這里."

"哦?個理由."葉空倒不是舍不得這些東西,而是覺得有些奇怪.

諸凌飛道:"雖然我是她們的師祖,可是我不能強迫她們干活,這些東西,我可以獎勵她們.而且,她們作為我的弟子,我也必須給她們謀些福利.再了,我想這里以後還會增加人,這樣可以作為展基金."

葉空想想點了點頭.

這時,諸凌飛才又取出另外一個袋子,道:"里邊是血丹魔宗的各種金丹丸,血丹魔宗的丹藥很好的,我想……"諸凌飛著,聲音突然變了,"我想你還是趕緊把丹結了吧."

諸凌飛的話語中,竟然有了那麼一些關心的意思,這讓葉空大感意外.

不過葉空很快又想到另一個問題."如果我不同意你留下那些法器,你就不把這些金丹丸給我,對不對?"

諸凌飛臉一,立即大聲道:"沒錯,我也要保護自己,我也要試探你到底是什麼人,我……"

"不管怎麼樣,你跟我玩心眼!就要受到懲罰!"

"啊!不要,你這個流氓!"

ps:

告白牆:寂寞友要對海鈴:我愛你.

上篇:七四六 月光仙子     下篇:七五零 上古秘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