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八二 險象環生  
   
七八二 險象環生

心念及此,于是周興華又道,"既然黃宗主有了夫君,我等也不好強迫,這樣吧,你將身後幾人殺死,便可自行離去."

"可是……"那謝至到手的鴨子飛了,心中不甘,可想想以後,也只好歎道,"算了."

雪里霜等人更緊張了,以前都以為這女人不過是凡人一個,也沒和她拉關系,這一刻自己八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畢竟黃詩詩和他們沒有交,沒必要為了他們和這麼多敵人拼命.頓時,雪里霜和八個影族人都後退了幾步,跟黃詩詩拉開距離.

可黃詩詩卻又笑道,"你們真是自以為是,自自話,先給我找道侶,現在又讓我殺了影族友人,不知道是誰給你等的權利?"

劫匪頓時都板起臉,冷冷看著黃詩詩.周興華也揭下偽善的面具冷哼道,"黃宗主,別看你已經元嬰大圓滿,我們也不是吃素的!這里一共有三個元嬰後期,四個元嬰中期,你真以為微弱的優勢就可以搞定我們這麼多人?"

黃詩詩依然笑著,"我夫君經常教導我,凡事要試過以後才知道行不行!"

"你倒真是個聽話的老婆!"周興華當即冷笑一聲,揮手道,"那就留你不得了,兄弟們一起上,此女活著出,必有大患!殺!"

黃詩詩也吼了一聲,"那就讓你等看看元嬰大圓滿之威!"

她完就懸浮道空中,猛一抬手,她早已准備好的畫音魔宗元嬰技,放出!

畫境術!

瞬間,一副偌大的畫卷在空地上方展開,一副優美的水墨畫,畫上有仙山繚繞在氤氳的霧氣中,有白鶴在霧氣中飛行,出嚦嚦名叫,有長河沿著山腳連綿流淌,有綠樹花掩映成趣……

這畫境術諸凌飛曾經使用過一次,被葉空擊破.而現在黃詩詩使用出來,威力更加強大,竟然一下吸進八個劫匪,只留下五個修為比較高的劫匪.

雪里霜等人一看,大受鼓舞,振臂一呼,喊道,"一下解決了八個!我們一起上啊!把余下五個都干掉!"

可黃詩詩卻趕緊喊道,"快逃!"

那邊周興華等人也被這恢宏強大的畫境術給嚇了一跳,不過他們瞬間理會過來,這畫境術不過是困人之法,那八個人只是被短暫困住而已.

周興華立即吼道,"大家別管謝莊他們,先殺影族人!"

頓時,余下的五人全部放出法寶神通元嬰技.

雪里霜等人拼死反抗,頓時場上一片混亂,影族人戰斗和修士不一樣,他們不是放出法寶,而是如同劍修一樣提著法寶戰斗.

場上一下劍氣縱橫,光影四射,打得乒乒乓乓,影族人身影飛彈挪跳,手中神兵出道道光華劍氣,五個劫匪則在外圍,控制著法寶攻擊,不讓影族人近身.

周興華等人修為遠勝于影族人,不過卻也並不著急,他們等著那邊八個人脫困,到時候可以一起圍攻黃詩詩.

當然了,那八個人死掉幾個,那就最好,到時候得到酬勞,分錢的人也少了.

而那邊黃詩詩果然是難以支撐,畫境術只是擬化神結界而已,並沒有化神結界那麼強大,八個元嬰修士在里邊亡命轟擊,這畫境術支持不到一會.

那邊影族人更是不堪,他們修為和周興華等人相差太遠,縱是周興華等人沒用全力,他們也是難以支撐,險象環生.

"啊!"一個影族男子中了周興華的血罡,慘叫一聲,很快被吸干血液,成為一具尸體.

那尸體口唇白,全身青,更有吃飽喝足的血罡從尸體口中鑽出,非常恐怖.

雪里霜等人看得心里毛,不由得就越來越靠近黃詩詩身邊,指望強者的保護.

黃詩詩苦笑,自己這邊已經快要應付不過來了,等那八人出來,形勢更加嚴峻.

她不由得心中喊道,"夫君!你快點救我啊!"

雖然開始是假扮夫君,可是黃詩詩越來越想永遠這樣下去.雖然葉空修為比她差好多,可是在黃詩詩眼里,再無法辦到的事,對這個男人都不是困難!

此刻,琵琶珠內.

"鏘"

一聲靳清脆響亮,那一聲傳遍琵琶空間,所有人都聽到了.

這是強**寶出世的聲音,就好象天材地寶出世會有異像,強**寶出世以後有天地反應.仿佛在召告天下.

紫玉烈水劍!我來了!

諸凌飛一襲羅衫,站在湖邊,抬頭看著遠方那一道直沖云宵的白色輝光,不由得想道,自己都元嬰後期了,也沒有煉出引起天地共鳴的法寶,這家伙之前一把沉碧烏金劍就那麼霸道,現在居然又煉出一把強大的飛劍……他真的只是假丹真人嘛?

就在這一聲靳之後,在琵琶珠空間的另一個角落,一個似人非人,似物非物的東西也被喚醒了.

"睡了好久了,感覺我怎麼越來越大了?"

外邊戰斗還在繼續,八個影族人已經躺下四個,兩個被血罡吸干鮮血,還有兩個死在天殘解體法之下,都非常慘,被血罡吸干還有個全尸,而天殘魔宗都是生理殘缺心理也殘缺之人,被他們殺死就是四分五裂,肢體破碎.

"黃詩詩宗主,你現在後悔了吧,不過已經遲了!"周興華哈哈一笑,猛地一揮手.

只見又一個巨大的困陣升起,把黃詩詩和雪里霜等人困在其中.原來周興華剛才拖延時間,就是在布置困陣,此陣一升,就再也不怕黃詩詩瞬移逃走了.

黃詩詩真有點後悔,若是以前,她定是早早逃走.可因為最近跟某人呆在一起久了,也學得跟某人一樣,正義感膨脹,狂妄自大,總是覺得只要扛一扛,天大的事都能扛翻過去!

可人與人是不一樣的,有的人能扛過去,有的人卻扛不過去,反越壓越重,最後被壓死……

黃詩詩想到此處,心中信念一亂,頓時那畫境術形成的畫卷再也無法支撐,畫上的山水全部都扭曲起來,眼看便會崩潰.

黃詩詩索性也不撐了,咬牙,跺腳,罵道,"可惡的家伙,老娘被你害死了!"

ps:告白牆,今天是讀者周萌裕的生日,祝他生日快樂了.

上篇:七八一 流行挖牆角     下篇:七八三 彪悍的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