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八七 卿列偉神君  
   
七八七 卿列偉神君

王西死了,死地不能再死了.他的身體已經被全部蒸干,不但所有的水靈力被蒸,就連他身體里的水分也被蒸干,他已經變成一具人干,就連元嬰都沒有逃出.

這一切生在轉瞬間,所有人都看呆了眼,誰都沒料到是這個結局.

直到葉某人走過去,揀起寒冰真水劍,又扯下王西的儲物手鐲,這時大家才清醒過來.

"勝了!"三個陣法中,所有人都出興奮的呼聲!

太強大了,太精彩了!這簡直是個奇跡!一個假丹真人,面對面地戰勝一個元嬰真君,這本來就只能以奇跡來形容!

"太好了!我們勝了!"影族人喜歡擁抱,雪冰凝和哥哥抱在一起,影族已婚的女子和丈夫抱在一起,大家都激動地抱著,熱淚盈眶.

禦女魔宗的陳劍也被一個影族女子抱住,他的心砰砰跳了起來,日啊,這是給卿列偉神君找的爐鼎啊,宗主大人的三千老婆之一呀……算了,死就死吧,還沒抱過影族妞呢!抱她娘的!

當然了,葉空是沒人抱的,他只有眼熱地看著其他人,哀求地看著黃詩詩.

"滾,我們又不是影族人,被人笑話."黃詩詩臉皮子一.

那些劫匪也看呆了,沒想到這個假丹如此彪悍,到現在殺了兩個趕走一個,他們那邊還剩十個人了☆厲害的那把法寶飛劍,居然把一個專修水靈力的元嬰真君給生生渴死!

這是何等霸道的法寶!自己都沒有水靈力,怕是渴死地更快!

而王哲則是大吼一聲,"哥!"

他雖然悲痛,可卻不敢走進陣法,畢竟他也是專修水屬性的,看著那把讓王西生生渴死飛劍,他有本能的恐懼.

"周興華真君,您可一定要給我作主."王哲悲痛道.

"那你進去殺了他!"周興華道.

"我也是水屬性,我天生水靈根."王哲道.

周興華怒道,"你水靈根都吃不消,我天生缺水,那不是要我的命?"

王哲道,"不是不是這樣,他那飛劍就是專門壓制水屬性,沒有水屬性的人就沒事."

周興華向前走了兩步又退回來,"還是從長計議吧,他都吐過兩把飛劍法寶了,誰知道會不會有第三把?"

葉空的表現實在太過強悍,強悍到這些元嬰真君都感覺到了害怕.雖然這子才是一個假丹真人,可是他層出不窮的古寶,一件比一件詭異的法寶,讓這些元嬰修士都感覺到了恐懼.

那個散修塗楚根則笑著走上來,在周興華的耳邊,耳語道:"周興華真君,其實我們沒必要害怕這子,他已經被困在陣中,我們根本不用那麼蠢地進去和他對戰,只要大家一起祭出法寶,往陣里轟擊,他再厲害,又如何能擋住這麼多元嬰真君的法寶呢?"

周興華一聽,大喜道:"是呀,我怎麼沒想到,都是被這突然出現的葉空給弄昏了!"

其實葉空怕的還真是這個,畢竟他只是一個假丹真人,若真是這樣,在陣中的人那都死定了.如果把所有人都收進琵琶珠,那他琵琶珠的秘密就會暴露,這對他是更加握的.

不過就在此時,有一個人出現了.

"你等真是膽大包天!劫殺我禦女魔宗的弟子,莫非是不要命了!"一聲怒喝,一個長著三綹黑須的中年文士出現在天空中,其身後更是跟著數十個女子,這些女子個個天姿國色,模樣美麗,如同一片彩云,把地面上的影族女子都全部壓了下去.

看見此人來到,陳劍和其他禦女魔宗眾人立即跪下磕頭道:"弟子陳劍……見過宗主."

來者正是禦女魔宗宗主卿列偉神君,後邊的女子則是他三千後宮中的得寵者.禦女魔宗所在樂顛境就緊挨著林澤境,卿列偉得到弟子消息,找到兩個願意做爐鼎的影族女子,他心中大喜,禦女三千中,目前還沒有影族女子.不過等待到晚上,心中有些不定,又有人彙報林澤境城有事生,這便趕緊跟了過來.

神君駕到,一眾綁匪驚慌失措,個個你望我,我望你,不知所措.

不過其中卻有一人,卻大膽走出,道:"神君在上,此處乃是林澤境並非樂顛境,神君也管的太寬了!"

沒想到劫匪中竟然由此大膽之人.就連葉空都不由得看過去,到底是何人如此膽大,比自己一點都不遜色嘛.

"恩?"卿列偉有些惱怒,不過等他看見話之人,正是自稱散修的塗楚根.卿列偉眼中頓時有異樣的色彩閃過.他負著雙手道:"我管這里是什麼境,只要這里有我禦女魔宗的弟子!我就不能看著他們受人欺負!"

塗楚根卻又道:"那麼神君,在下看這樣可好?神君帶著你的人離去,余下的事交由我等處理便是!"

卿列偉心中大怒,我一個神君還要受你支配不成?若是流傳出去,我卿列偉神君,禦女魔宗的威嚴何在?

可又顧忌到此人背後的勢力,卿列偉就算怒也不會殺此人.

卿列偉大一擺,下邊三個陣法一下消失,陣中之人全部獲得自*.

塗楚根眼中也有惱怒閃過,他冷聲道:"神君,你這是何意?"

卿列偉這回真的怒了,吼道:"你們劫殺商隊路人!還問我是何意?莫非你真想作死不成?老夫我還有兩天就飛升了!哈哈,能奈我何!"

葉空有些疑惑♀卿列偉修為要比塗楚根高上一個境界,何必跟他廢話,直接殺了就是,而且卿列偉語中,還有對塗楚根的顧忌之意,這塗楚根到底什麼來路?

塗楚根雖然惱怒,可是對著一個神君,他也無計可施,大手一揮,"我們走!"

眾劫匪此刻已經沒有殺人的意思,都想要離開.

可這時卻又有人喝道:"慢著!"

劫匪們回頭看去,現喊話之人正是那個假丹真人葉空.

"媽的,你還要如何?莫非以為我們怕你不成?"王哲收起哥哥的尸身,指著葉空怒吼道.

上篇:七八六 戰王西下     下篇:七八八 息壤薄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