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九一 老頭論道  
   
七九一 老頭論道

葉空倒並沒有輕視凡人,所謂天地大道,人人都可以有見解,人人可以論之,大家有爭論,才有進步.

葉空上前一步,行禮道,"這位老伯,在下散修葉空,敢問老伯高姓大名."

老頭卻拽得很,道,"葉空,額,好名字,不過你別告訴我,告訴我也記不住的."

葉空還以為老頭生氣,也不計較,笑道,"閣下還沒高姓大名呢."

老頭道,"那你就叫我老頭吧,或者老家伙,老不死,老劈材,老砍頭的,都可以."

眾人暈倒,再看老頭,一本正經,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大家心想,這不是個老白癡吧?

葉空擺手道,"老伯,在下豈能如此稱呼你?"

老頭翻了個白眼道,"按照你的道理,你的道法自然來,我本來就是個老頭,至今沒死,所以是老不死,也是個老家伙,總之,你這樣稱呼我才順應天道,你又何必反其道而行呢?"

眾人都搖頭,凡人到底是凡人,這哪里是論道,這已經是胡攪蠻纏了.

可葉空卻覺得老頭話里機鋒不斷,又問道,"那麼老伯,按照你的道,又是當如何呢?按你的道,凡事逆天而行,那麼修應該叫您帥哥,年輕,朋友,還是把戲呢?"

眾人哈哈大笑.

葉空怕老頭誤以為自己譏諷他,忙又道,"老伯,在下不是不禮貌,只是想聽聽你的道."

被旁人譏笑,老頭面色依然不變,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葉空,道,"你的道和我們的道不一樣,聽多了對你沒好處."老頭完就開始趕人了,揮手道,"快走吧,別擋了我老王賣樂顛逍詣."

眾人又是哈哈大笑.黃詩詩也上來,吊住葉空胳膊道,"夫君,別跟這老頭廢話了,他又有什麼道?他回答不出,就只好趕人了."

可葉空卻覺得老頭不是這麼簡單,自己來到云遙,見了那麼多修士,沒有一個看出他是一個修道者.

而老頭一句話就聽出葉空是修道者的論,更是一眼看出葉空是修道者,那句話"你的道和我們的道不同",就是明顯的暗示.

"王老伯……"葉空剛想點什麼,卻被一群人打斷了.

"是他嘛?"

"就是他!就這個老騙子!媽的,要不是今天看見他,我都忘了!"

"大家千萬別買他的樂顛逍詣啊!跟我禦女三個時辰都神風不倒,可我服下去,剛搞了三下就兵敗如山倒,比我原來還不如!"

"老騙子,那天告訴我他姓張,今天他又告訴別人姓王,標准的騙子行徑!一個凡人敢騙我們修士!真是可惡之極!"

眾人這才明白,怪不得老頭神神叨叨,原來是個老騙子,不由得同地看著葉空,這子腦筋差啊,差點被人騙.

那幾個修士圍住老頭,個個憤怒,要老頭賠靈石.

老頭哀求道,"各位大哥,老李我家中有八十老娘要養,還有八歲兒嗷嗷待哺……"

那些修士更加怒了,"這老騙子就沒一句實話!一會姓張一會姓王,現在又姓李了,打死他!"

老頭丟下攤子,回頭就跑,口中還喊道,"不要啊!我真的記不清了."

聽著老頭的話,葉空突然心念一動,好像捕捉到了什麼.可是等他再去想,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甚至,當老頭的背影消失以後,就連剛才生的事,他都快地在遺忘……

"就你歪理多,呃……剛才到哪了?"黃詩詩也有點糊里糊塗的,楞一下,才想到要什麼,道:"你真的要在這里呆上一百年嘛?"

葉空笑著反問,"你看我是那樣的人嘛?"

"可你好像一點也不著急?"黃詩詩有點奇怪,這子絕對是呆不住的人,他會老實呆在樂顛境一百年?還不如殺了他.可是他為什麼好像根本無所謂了?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自有辦法."

葉空確實有想法,那就是去黑衣魔宗尋找幫助.黑衣魔宗的長老,一個比一個厲害,都是化神以上的存在,想必,卿列偉下的禁制,應該有人會解.

當然了,他現在還不能解,卿列偉畢竟是神君,若是此刻把他的禁制接觸,估計這家伙很快就能現,最好是等三天後,他飛升了,到時候再解除禁制,誰也奈何不了自己.

不著急去黑衣魔宗,可是有個地方還是要趕緊去一下的∏就是回到琵琶珠空間,審問周興華,另外就是看看邱國鋒和息壤精究竟演化成為了什麼玩意?

卿列偉給葉空黃詩詩兩人安排了一間精舍,里邊窗明幾淨,環境倒也不錯,還有專人伺候,倒真有點象留葉空住一百年的意思.

葉空不是沒想過勸卿列偉不要飛升,可是這家伙實在太迷信他自創的禦女三千魔功,估計了也沒有用,反給自己帶來禍端,至于那三千女子……葉空也只能歎息一聲了,他已經冒險勸過了,她們依然如此選擇≡己選擇的路,是苦是樂,只能自己承受了.

來了琵琶珠空間,周興華已經被捆得跟粽子一樣.進了琵琶珠空間,葉空就禁錮了他所有的靈力,他就是個凡人,如何對付得了諸凌飛等女?

"吧,你們劫殺影族女子,和商隊,到底是有何等秘密?"葉空拉了張女人們自己打造的木板凳,坐在周興華面前.

"葉道友,我們也是受人錢財,與人消災而已."周興華苦笑道.

葉空笑道,"那你告訴我,到底是受的何人錢財,為其消的什麼災?還有那散修塗楚根,到底是何人?有何背景?"

周興華倒也硬氣,就是不,只道:"葉道友,在下輸的實在冤枉,不過既然被你所擒,我也沒有任何怨,你殺了我吧°想問的,我是絕對不會透露的.我不,死的僅我一人,我若是了,就要連累我師門弟子."

"其實你不,我也能猜到,是聖魔宗,對不對?"

周興華頓時臉色大變,當即冷聲道:"葉道友,既然你猜到,那我就奉勸你一句,不要跟他們做對,他們的強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上篇:七九零 來到樂顛境     下篇:七九二 飛升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