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七九四 真正飛升  
   
七九四 真正飛升

樂顛境.

葉空被帶進高台上的大帳篷之中,只見里邊一排排,一列列,全部擺滿了床,整整三千張,上邊鋪著乾淨的白色床單,就跟個大型的大通鋪似的.

站在帳篷里,聽著外邊卿列偉漏*點四射的演講,葉空心想,不知道他面對魔人時作何表呢?

聽了好一陣,終于卿列偉完了,他走進來,身後三千爐鼎魚貫而入,每個女子都走到自己床前,褪衣去衫,沒一會,葉空仿佛來到女浴室,一屋都是肉色.

帳篷里就兩個男人,卿列偉和葉空.

卿列偉笑道,"子,大飽眼福了吧,這三千女子都是我老婆,都很不錯吧,想看多看會,以後她們成了仙女,你就無法再看了."

葉空搖頭道,"這樣看真的很無趣,而且,我想到她們即將面對的悲劇,我真的不能起邪念."

卿列偉搖頭道,"子,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麼?"

"不知."葉空搖頭.

卿列偉大笑道,"因為我喜歡你!想當年,我卿列偉也是如此狂妄不羈,一個男人話不敢,屁不敢放,活著還不如死掉!當年我師兄總是教訓我……恩,我還有師兄嘛?記不清了."

卿列偉抓抓頭又道,"不過,我和你還有不同,你太心好了!與你有關的,你要管.與你無關的,你她媽也要管!你我卿列偉和你也沒什麼關系,這三千女子和你非親非故,你管個屁啊,我們是真飛升還是假飛升,是做仙人還是伺候魔人,跟你有關嘛?"

葉空被他這段話的大腦都死機了."前輩……你知道魔人的事?"

卿列偉哧道,"你以為就你知道?"

"那你還要飛升?"葉空真有些不明白了.

"當然,因為我是真正的飛升."卿列偉又道,"我卿列偉和你不一樣,我一生自私,與我沒關系的事,哪怕我看別人死,我都不會提醒一句.可我卻又特別敬佩你這種,可以為不相干的人而不顧性命的君子……"

葉空道,"前輩,你過獎了,我沒那麼高尚,我不是什麼君子,我這人就是藏不住話,脾氣又倔."

"我不管."卿列偉擺斷,道,"我這個人還有一個怪異,我就受不了別人對我好!我知道你是想勸我不要飛升,不要中了魔人的圈套……真的,我真的感激你,我要報答你,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你!"

葉空沒想到這老家伙竟然全知道,全都懂,可葉空不明白,他為什麼還執意要飛升?也不明白,他感激自己,還對自己下禁制?

卿列偉很快就解除了他的疑惑,"葉友,因為你對我好,所以我在飛升前將你困在樂顛境.你知道嘛,那天那個塗楚根是聖魔宗的准聖使,此人精明無比,他已經懷疑你了,所以你一離開樂顛境,定會被聖魔宗襲擊.我這才困住你,在樂顛境到處都有我的陣法禁制,他們不敢對你亂來……"

葉空聽他這樣,真是要咣鐺倒地了∫這家伙給自己下禁制是想保護自己?這她媽的也太扯了!

"卿列偉神君,額,其實我提醒你並不是對你好,你也不用保護我,拜托,你給我解開吧,其實我是想害你的!"葉空連忙道.

可卿列偉卻一瞪眼,"年輕人,要懂得隱忍,出去你就是個死!"

葉空哭笑不得,連忙擺手,"不是,卿列偉神君,你別管我死活好不好?你讓我去死好不好?明吧,我家里還有老婆老娘在等我,我不能在這里呆上一百年……"

"我是對你好!"

"我她娘的也受不了別人對我好啊!"

卿列偉笑道,"跟我一樣,那我更喜歡你了."

遇上這號人,葉空都要瘋了,最離譜的是,卿列偉笑笑又道,"不要試圖解我的禁制,因為這種精血種魔誓,就算我自己也只會下不會解,全天下恐怕只有我師兄……我有師兄嘛?哎呀,時間不早了,我不跟你了,安心在本境修煉一百年吧."

卿列偉完,雙臂一振,頓時氣勢就飆升起來,那氣勢越升越高,帳外的人全部有了感應,紛紛驚呼,因為這種氣勢太強大了,不是化神後期所能擁有的,很快,那氣勢竟然沖天而起,席卷全境!

大乘期大圓滿!

天!想不到卿列偉一直在隱藏!他竟然已經是大乘期大圓滿的修士,下一步就是度劫,飛升!真正的飛升!

葉空驚呆了,怪不得卿列偉如此之鑿鑿,原來他已經有了這等修為!隱隱于澤,大隱隱于市!卿列偉竟然就隱在聖魔宗的眼皮子底下!

"好了,友,你可以出去了,我們在仙界見吧,消不用太久."

卿列偉著,從他身上走出一個光著的卿列偉,接著又是一個,又是一個……足足三千個,每個都走到一名女子面前.

"可是……"葉空還想再讓他解除禁制.

可卿列偉惱道,"子,我三千個老婆都讓你看光光了,莫非你還要看我們行事?你太無恥了吧!"

葉空笑笑,擺手道,"那麼前輩,你走吧,飛升吧!不過你設的禁制我肯定會解開,我的路,由我決定,不管你是好心,或者是惡意,都不能阻擋我!卿列偉大仙,你也不行!仙界見!"

葉空完,掀起門簾,大步走出.身後響起轟轟烈烈的靡靡之音……

聖魔宗.

高大的殿堂里,演奏著激動人心的樂曲,聖主正在給塗楚根頒天魔眼,下邊是無數准聖使羨慕的眼神,場面莊嚴而振奮.

可就在這時,外邊飛快地奔進一個人,是一個聖使,聖主白眉一皺,剛要訓斥.可那個聖使依然不顧禮節,跑到聖主身邊,耳語幾句.

"卿列偉兒!"聖主聽完,勃然大怒,被愚弄了!他徹底地被愚弄了!一個眼皮子底下的人,竟然已經有了如此實力.

那聖使又問道,"要不要阻止?"

聖主長出了口氣,"卿列偉這些年,早已把樂顛境經營地如同鐵板一般,再了,現在去也來不及了,讓他走便是.不過事後,要派人去打聽,看看他是否把真相泄漏,若是沒有,此事便作罷吧,不要外傳,低調處理."

"是."

上篇:七九三 火焰法眼     下篇:七九五 幫我渡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