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零七 奇怪的夢  
   
八零七 奇怪的夢

這是個好消息,十倍時間,等自己出來,就已經是一個結丹修士了,反正自己在等待易曼影,倒不如先把丹結了.

他決定出來跟黃詩詩打個招呼,然後就進入芥子空間塔修煉,可等他出來,眼前的景象卻讓他鼻血狂噴.

黃詩詩正斜臥著榻上等待,她不想耽誤了,握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時候自己就要離開五十年,她不想這五十年太孤獨,她想給他,在這個夜晚,毫無保留.

美人橫陳,暗香浮動,羅帳半掩,一雙美眸水意盈盈.黃詩詩就只穿了一件肚兜,那色的肚兜極薄極緊,勾勒出黃詩詩魔鬼的身材,下邊一條水粉的褻褲只蓋住一截腿,下邊兩條動人長腿惹人眼球.

"詩詩姐,你這是……"葉空吞了口吐沫走過去,心里不明白這是怎麼了,雖然最近和黃詩詩經常親熱,可是她一直都守著清白,今天她是怎麼了?

"呵呵,我是來犒勞我的相公啊."黃詩詩不勾人就那麼媚,現在更是媚到極點,每個動作,每個眼神,都仿佛酥到骨子里.

"相公那是罵人的話."葉空想要開個玩笑避免尷尬.

可黃詩詩玉體一抬,白白肉肉的一條藕臂已經搭在葉空肩上,而那雙溫柔又帶著熱火的大眼直勾勾看著葉空,黃詩詩沒有話,就這樣看著葉空,纖細的芊手在葉空臉頰上輕撫……

此時無聲勝有聲,葉空要再不明白黃詩詩的意思那就蠢了,他和黃詩詩對視,同時抓住黃詩詩靈巧的手,黃詩詩的手被壓在他臉上.不過那只手還是很不乖,尖尖的蔥指還在動,食指悄悄鑽進葉空的嘴里,讓他吸,緩慢進出.

兩人一直在對視,他們的眼神越來越癡,他們之間的溫度迅升高,他們的呼吸也開始粗濁……

她在等待,她在期待,她已經做好准備.終于葉空沉吼一聲,壓了上去,黃詩詩鼻翼里一聲嚶嚀,無力地被壓倒……

一屋粉,看得人血脈都燃燒起來.

有詩云:鸞鳳和鳴嬉盈盈,肉翻浪騰蜜如靈,巫山襄王天女會,海枯石瀾定了.

葉空克制很久了,黃詩詩也期待很久了,兩人一番戰斗,也不知道花開花落多少回.黃詩詩雖然是初試啼聲,可畢竟是修士,傷口很快就好了,醞釀了數百年的火山也爆了,她的戰斗力絲毫不亞于葉空,你來我往,樂在其中.

這屋里已經布下陣法,外邊人根本聽不見動靜,他們也不用吃飯,根本就不出關,就跟瘋樣的,不分白天黑夜的做,累了就睡一會,醒了繼續戰斗.

葉空好久沒有睡覺了,他這次又嘗到了睡覺的滋味.第三天,葉空和黃詩詩在攀到峰頂以後,又相擁著入睡.

"葉空,將你的靈魂交給我,你會得到想要的一切,修為,權力,力量,財富,女人,就算成為這世界的主人,也沒有不可能……"夢境中,一個聲音在呼喚,低沉,詭異.

葉空一驚,他看見一個仿佛是青銅人臉浮在自己面前,話聲正是那個人臉出.

"你是誰?"葉空問道.

"我叫萬里輪回."

"這麼奇特的名字?"

"沒錯,我可以看見萬里之外,可以看見你前世今生,信仰我的人,把靈魂交給我,我讓他擁有一切!我現在找到你,是你的幸運,因為你將要達了,你想要什麼,告訴我,我都可以幫助你實現,是想做影族的主人嘛?只要把靈魂交給我."青銅人臉用充滿惑誘的聲音道.

葉空搖頭道,"把靈魂交給你,那我就喪失了一切,什麼財富權力,還有什麼用?"

青銅人臉道,"不對,你理解錯了,是靈魂,不是你的魂魄.把靈魂交給我以後,你將變得更強大,更貪婪,更有追求欲,孩子,貪婪不是壞事,有追求才有成功……"

"可是我還是不能答應你,因為我就是我,我要的我自己會用雙手得到,我不要的,我會把那些送給該得到的人.靈魂,怎麼能出賣呢?"

青銅人臉道,"愚蠢啊,你看看這個世界,有人把靈魂賣給金錢,有人把靈魂賣給權力,靈魂又有什麼不能賣?"

"你走吧,我不會答應你的,你這種邪魔歪道,我是不會相信的,真有那麼牛叉,你還來找我?快滾!"葉空開口罵道.

"真是個沒禮貌的孩子."萬里輪回沒好氣地哼了一聲,道,"放心,我們很快會見面的,消到時候,你有個正確的選擇,再見."

萬里輪回的臉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接著消散,而葉空也從夢中轉醒.

入眼,是窗外照進的光線,光線照在黃詩詩美好的身體上,象牙般的細滑皮膚,被光線照得白的耀眼.

不過最動人處,要數倆腿的交彙處,可愛的隆起,就象一個白白土丘,丘上整齊地倒伏著一片芊芊苗,陽光照在上邊出金黃的顏色.

葉空不由得又一次用手去撫.

"別動,讓我再睡會."迷迷糊糊的黃詩詩推開葉空的手,翻身又睡.

"懶蟲."葉空笑笑,起來穿衣服,連續荒唐了三天,剛才都做惡夢了,還是要出去透透氣啊.

那個青銅人臉,葉空並沒有放在心上,他認為那只是惡夢罷了.

走出屋,就看見胡裁縫一家正在忙碌,這正是早晨時分,他們已經吃完早餐.胡裁縫正忙著打開鋪門,他老婆在打水洗碗,胡芸婷在幫著整理飯桌,多麼溫馨的場面.

看見這樣的場面,葉空有些感慨,他羨慕這種溫馨的生活,可是他卻不願沉醉其中.因為他是一個修士,一個想要不斷攀登高峰,追求自我的修士,對他來,不停的戰斗才是他的生活.

自己是不是有點好斗呢?葉空突然想到.不過當他看見胡芸婷在擦拭那尊玉雕時,他搖搖頭,或許自己有點好斗,可是這樣的世界,不抗爭,行麼?

不行!這不是我要的世界!好就是好,壞就是壞!愛就是愛,恨就是恨!這才是我,老子眼睛里從來揉不得沙子!

我的生活不是在這里,而是在……葉空回頭,遠遠看著那巍娥的琵琶山.

上篇:八零六 你,不行     下篇:八零八 琵琶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