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零八 琵琶山上  
   
八零八 琵琶山上

胡芸婷擦拭完6君柔的雕像,看見葉空眺望琵琶山,笑著過來,道,"葉前輩,你想去琵琶山上看看嘛?要不下午我帶你們去看看風景."

葉空問道,"琵琶山可以隨便上嘛?"

"可以上到一半,玉石琵琶附近就不行了,影族族長的宮殿,是禁止外人進入的."

葉空笑笑,搖頭,"那我去了干嗎?我要去,就得進宮殿!"

胡芸婷還以為他吹大氣,嗔道,"葉前輩你又開玩笑了,外人進宮殿必須得到熾天族長的邀請,象前輩的修為,再修煉個一千年,不定就可以了."

葉空哈哈大笑,"一千年不定都不夠呢."

就在這時,突然聽見"鏘"的一聲,一聲響起,整個琵琶境都仿佛一震,那漫天飛雪一般的櫻柳花瓣也短暫的靜止了.

琵琶境的所有人,都吐手中的活,胡老裁縫舉著門板,瞪大眼抬頭看著琵琶山的玉石琵琶.

胡芸婷驚地捂住嘴,喃喃道,"天吶!我沒聽錯吧?玉石琵琶響了!"

胡裁縫的老婆也跟著道,"自從十多年前影族族長誕生,這琵琶還沒有響過,難道出大事了?"

短暫的平靜,隨後叮叮咚咚的琵琶聲,如同山泉流過一般的奏響,那聲音如此動聽,有如仙音,又如此鏗鏘有力,仿佛在示威.

是示威,沒錯,示威.葉空負手而立,昂頭看著山上巨大的玉石琵琶,他感覺到了,那聲音正是對他在示威!

那聲音仿佛在,不是要有琵琶珠才有聲音嘛?哈哈.不是!沒有琵琶珠,我照樣讓它響!你聽,多麼動聽啊!

同時,葉空也分明感覺到,玉石琵琶下的宮殿前,有一道凌厲的目光在看著自己.

葉空知道自己修為還不夠,本來也沒想現在就招惹事端.可誰知,人家已經知道他了,已經對他挑戰了,他還能退縮嘛?

來吧!想戰就戰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

"讓我看看,你是怎麼把玉石琵琶搗鼓出聲的."葉空哼了一聲,一掐飛行術,筆直飛起,直向琵琶山飛去.

易家總號,易堅從打坐中醒來,歎息道,"不知死活的家伙,上任族長既然選擇了你,那就讓我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吧."

易堅雖然這樣,可還是搖搖頭,他無論如何都不信一個假丹修,能戰勝帝熾天?真是開玩笑.

迷迷糊糊的黃詩詩也被琵琶樂聲驚醒,她睜開眼,現葉空不在,等她穿起衣服走到屋外,卻並沒有看到葉空.

"葉空呢?"

"聽見琵琶聲響起,他一個人飛上山了."

黃詩詩大驚失色,她一直都在擔心,沒想到握來這麼快.之前陳植浩所的握,極有可能就是這次.

"這個臭子,怎麼都不跟我一下,真是要命!"黃詩詩一個瞬移也跟了過去.

琵琶山,影族人心目中的神聖之山,山頂一只巨大無匹的玉石琵琶沖天而立,此刻正在出鏗鏘之聲,似大河奔流,似戰馬奔騰,滔滔不絕,震的人心都激憤了起來.

葉空站在險峻的山峰下,那筆直的上山階梯有如天梯,筆直而上,仿佛直通天宇.

"來者何人,可有邀請?"山路上,兩個影族衛士拔刀擋住葉空.

"帝熾天!你以琵琶聲引我過來,難道,此刻卻不敢相見麼?"葉空看也不看他們,昂頭對著天梯的盡頭喝道.

"大膽!族長的名諱也是你能叫的嘛?"那些影族衛士現來者不善,全部都拔刀圍了上來.

"你們想要阻我?還不配!"葉空怒哼一聲,我乃是正派的影族族長,此刻卻被你們這些不長眼的影族衛士阻攔,給你點厲害瞧瞧!

就在葉空想要動手之際,從山梁的盡頭傳來一聲長笑,"哈哈……葉空,你果然狂妄之極,不知死活!既然來了,那就上來吧!"

那些影族衛士聽見帝熾天令,全都退到一邊,葉空拾階而上,面色從容,身體筆直.此刻,琵琶音鏗鏘,天空中翻飛著櫻柳白花,就看見下邊的城市越來越,上邊的宮殿越來越巍峨.

終于,葉空踏上了最後一節的台階,面前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巨大宮殿,如一條盤龍盤踞在玉石琵琶下,在宮殿前的巨大的廣場上,並沒有其他人.

只有一個筆直孤傲的身影,背對葉空,站在廣場對面的邊沿,俯視影雪城.只一個背影,那份氣勢,便已驚人.

只這一眼,葉空就知道,自己和帝熾天相差實在驚人,若是葉空和帝熾天站在所有影族人面前,絕對沒有人認為葉空才是影族之主.

可是葉空卻知道,眼前的,這不過是個地地道道的假貨!

"你來了?"帝熾天一直都沒有動,仿佛標槍一樣的站著,直到葉空站在他身邊,他才開口了三個字,很淡淡的口氣.

"我來了."葉空也只回答了三個字.

"我很佩服你明知必死還敢來的勇氣."帝熾天終于轉過臉,雙目緊盯著葉空,那張英俊清秀的面龐上沒有任何的表.

"我也很佩服你沒有琵琶珠還能弄響玉石琵琶的本事."葉空回敬他.

不過葉空此刻的心里確實無比驚訝的,因為帝熾天的臉,他並不是第一次看見.

在李晨琬留下的那張畫上,畫的赫然便是這個面容,唯一不同的,只是瞳孔的顏色而已.

"弄響玉石琵琶算什麼?"帝熾天笑了起來,很輕蔑的笑,他負手傲然道:"我讓它響,它就響;讓它不響,你放什麼進去都沒用!"

"是嘛?"葉空不置可否,而是去摸自己的儲物戒指.

帝熾天注意到他的動作,可是並沒有阻止,而是笑道:"怎麼?拿法器打我?還是拿琵琶珠出來收我?"

葉空笑笑,"對不起,你都猜錯了,我去拿一個前輩給我的留而已."

葉空完,晃了晃手中的碧綠玉柬.

這個時候去看前輩留的?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就算你前輩給你留了必勝仙術,現在學也太遲了吧?

上篇:八零七 奇怪的夢     下篇:八零九 帝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