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一七 芥子時光塔  
   
八一七 芥子時光塔

大長老笑道,"幾千年來,你還是第一個差遣我辦事的人,不過念在你對道侶的意,而且我最近要去黑衣魔宗幾次,我就給你帶這個話吧."

"謝過繼伯,您真是太好了……哦,還有,若是十七號長老需要費用,讓他直接在我存款里扣."

"恩."大長老哼了一聲,便再也沒有聲音,看來已經離開了.

"好吧,那我還是去修煉吧."葉空走進通道.

通道兩側,果然有幾個房間,在厚重的石門上,分別寫著"金木水火土"等字樣,看來各個房間里的靈氣是不一樣的,需要哪種靈氣就去哪間修煉.

雖然金屬性靈氣比較稀罕,可是葉空現在也不需要,他最後決定,還是去寫著"五行"字樣的房間里結丹.

畢竟,他是五行靈根,結丹時周圍的靈氣均衡點,對他也是大有好處的.

大長老,通道里一共十二個房間.分別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各兩間,五行靈氣的房間已經是最後了.

可是,通道並不是到此而止,而是繼續向前延伸,不知通向哪里.

"這通道的盡頭又是哪里呢?"葉空有些好奇,沒有進五行房間,繼續往前探尋.

走了一會,終于來到通道的盡頭♀里也是一個石屋,石屋里有一個盤旋的石頭樓梯,不過樓梯口卻設下了金光禁制,無法進入.

"這就是通向一年等于一百年的二層吧,如果能去上邊修煉一年,那就爽了."葉空打量著這個禁制,現這個禁制是可以開啟的.

在樓道口的石牆上,有著並排五個扁扁方方的凹槽,好象是插進令牌的地方.看來插上五塊特制的令牌,就可以打開去二層的樓梯.

只是這里需要的,又是什麼令牌呢?

"等回頭,一定找繼伯好好問問."葉空點點頭,又往回走,進入五行靈氣空間,開始自己的結丹過程.

……

陰雨綿綿,紛亂而糾結,整片森林都被蒙在陰雨中,森林中的一座高高死火山也不例外.

談不上暴雨,也不是細雨,從雨點大應該算是中雨.不過雨點卻非常的密集,空中一片蒼茫,到處都是灰蒙蒙的感覺.

無數雨點從火山口打進,此刻的火山口與往日有所不同,往日是一望無底.而現在,山口卻浮出了一層綠色的陣法,那陣法就好象無波的綠色湖水,雨點打在上邊,泛出一圈漣漪,消失無蹤.

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緩緩走來,就好象雨中盛開的一朵白蓮花.她對眼前的奇景早就見怪不怪了,蓮步輕移,她來到火山口的一處突出平台,走進一個木質屋,緩緩下降.

"兩年多了,你到底怎麼樣呢?"從滄北回來,已經兩年了,那些活著的人都回來了,可唯獨她記掛的人卻沒有回來.

每當乘坐這個土電梯去火山腹中煉藥,她都會想到,某一天,和某人一起乘坐之時,被他輕薄的鏡頭.她的臉微微.

她忍不住自自語,啐了一口,"賊,就是喜歡做這等讓人害羞之事."啐完,又忍不住罵道,"可惡,非要把精血誓還給我,否則,我也可以知道你這賊到底是死是活!"

完,咬咬殷的嘴唇,氣道,"恨死這家伙了!"

愛恨交集,莫非如此.

少頃,屋落地,一襲白衣走了出來,走向她專用的煉丹房.

不過她沒走多遠,後邊一個木屋中卻奔出一個長著胡須的年輕男子,追上來喊道,"若蘭姐,快上去,來仙人了,上去看仙人."

煉若蘭看馬曉緯激動的樣子,本以為得了某人消息,卻沒想到是這種消息,當即一甩水,"沒興趣."

馬曉緯早知她會如此,又追上問道,"若蘭姐,你我這胡須留的怎麼樣?是不是成熟了許多呢?"

"丑死了."

"人眼里出西施啊."馬曉緯歎道,"若蘭姐眼里,怕也只有某個白臉不丑啊."

"你心他回來揍你."

馬曉緯不再語,雖然他沒吃過某人的虧,可某人的惡名在外,瘟神,狂徒,黑心,坑蒙拐騙五毒齊全,實在可怕啊.

"若蘭姐,你這樣每天埋頭煉丹是不是很無聊呢?我們去上邊看看吧,今天來的不是一般仙人,是仙帝!那個氣勢,哎呀,不得了,大子一甩罵道,知道我來還下雨!就看見天上的雨啊云啊,都蔫溜蔫溜全走了,原來它們也怕仙帝."

"是嘛?仙帝這麼厲害?"聽馬曉緯一,煉若蘭也震驚了.

播云散雨,那些大修士也能做到.可是想制止天空下雨,那就不是一般修士能做的.而開口一聲罵,就能把雨嚇走,那已經不是能用牛叉來形容的了.

"走吧,去看看,很多人看呢."馬曉緯看著煉若蘭有了興趣,拉著她衣便走.

"仙帝來我們靈藥山干什麼啊?"煉若蘭又問道.

"聽是來找女兒,他女兒很調皮的,沒事就來到下界玩♀邊有人傳他女兒上次去云符宗給人做丫環……"

煉若蘭驚道,"不是吧,仙界的公主給人做丫環?"

馬曉緯歎道,"怎麼沒有公主給我做丫環呢,真是悲劇啊."

煉若蘭不知道,她這一去,就又引出一場大事.

給讀者的話:

最後一章字有點少,蠻今天比較忙,抱歉了.本書的yy群已經建立,號碼681337,歡迎大家聊天.

上篇:八一六 我走!     下篇:八一八 十年結五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