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五零 憐  
   
八五零 憐

不過笑聲過後,又很有默契的沉默了,接著陳九娘忍不住念叨了一句,"這個渾子也不知道回來看看兒子女兒,就知道修煉修煉."

這下屋里更加沉默了,誰都不想話,也不知道什麼.

這時候陳九娘手中的男孩突然哭了起來,打破了堅冰一樣的甯靜,眾女人一下都忙了起來.

男孩已經會話了,原來是他不心尿了,所以哭了起來.

"這麼大還有用尿布啊!"陳九娘罵著給他脫濕褲子.

男孩一哭,風四娘手中女孩也跟著哭.而則忙著奔向屋外去拿乾淨孩褲子,屋里亂成一團.

等拉開房門,腳步一下刹車了,那張俏臉上的表一變再變∪是不可思議,隨即是狂喜,再接著用手捂住嘴,最後,那麼動人的大眼睛里已經噙滿淚水了.

隨後,整個房間都靜下來,所有人都驚訝地看著門外的葉空.

火爐上炭火火,一壺剛燒開的水呼呼的噴著熱氣,一切全部平靜,就連孩都停止了哭泣,好奇的看著門外的這個青衣少年.

直到他,淚流滿面.屋里的女人,都開始哭泣.

"對不起,對不起."葉空不停地著對不起,每當他想到這些女人們在分娩時他都不在,當他在外流浪時,女人們艱難地帶著他的孩子,他就有止不住的淚水.

"這一次,我們絕不會再分開."葉空鄭重的對她們道.

很快,女人的哭泣漸止,從她們斷斷續續的話語中,葉空了解到.他走後,盧琴和風四娘都懷孕了,生下一對男女,名字還沒起,可惜沒有懷孕,這讓很是郁悶.

沒一會,就在隔壁的黃泉老祖得到了消息,他和老婆鶯姑娘都趕了過來.

"快六年了,你也長成了帥伙啊."葉空給了黃泉老祖一拳,這家伙還是老樣子,大大咧咧道:"臭子,結丹了吧,老子也快築基了啊!"

葉空一看,果然,黃泉老祖也到了煉氣大圓滿,六年練完五行升仙經的第一個境界屬于很快了,不過黃泉老祖是廢掉原來的功法重修,提升度還是很快的.

"不錯,回頭給你血丹魔宗的築基丹,包你一次成功築基."葉空沒血丹是活人煉的,黃泉老祖無所謂,可是屋里的女人,怕她們不舒服.

黃泉老祖笑道:"其實什麼築基丹都無所謂的,我現在算是體會到了,五行升仙經果然強大的很啊,一次築基可以十拿九穩."

葉空也點點頭,看著盧家兄弟也進來了,拍拍黃泉老祖道:"回頭跟你,我這次在外邊見到很多新奇的東西呢."

盧俊盧義進來也是哭的稀里嘩啦,他們沒有服用定顏丹,幾年不見,看上去老的多了.他們的實際年齡現在也有四十歲了,加之又是在礦上干活,看上去很是蒼老,這讓葉空不由得心里一酸.

盧家兄弟進來就要跪下磕頭,葉空趕緊把他們拉起,道:"二位大哥,你們受苦了,不過你們放心,我已經有辦法讓凡人擁有靈根了,我會帶你們修仙,全都修仙,讓你們也得享長生."

盧家兄弟卻搖搖頭,後邊兩個女子手中抱來也是一對男女.

盧俊抹著淚道:"少爺,我們已經老了,我們還有妻兒老,在這里有家有業還有不少工人,我們不圖什麼了,我們只求您能帶我們的孩子能走上仙路."

葉空的眼圈也了,點頭道:"一定!我葉空必保他們走上仙路,護他們周全!"

正在著,葉空現有點不對勁,自己應該是兩個孩子,那剛才自己抱的那個葉蠻力姑娘又是誰呢?

只見那個姑娘正呆在屋子一角,低頭吃著糖豆子.葉空想想又現了不對,自己的孩子也應該就是四五歲啊,這個姑娘有十歲了呢.

葉空不由得問道,"那是誰家的孩子?"

黃泉老祖哈哈大笑,從姑娘手中搶了個糖豆子扔給葉空,道:"你看看這個就知道了."

葉空拿來一看,這哪是糖豆子啊,這是低階的靈獸丹啊.

葉空恍然大悟,"哦,你是大玉啊!"

整個屋子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大玉化形了,力氣也是級巨大,所以大家都叫她葉蠻力.

大玉現自己謊戳穿,頓時大怒,舉著粉兜兜的拳頭吼道:"陳柏軒!我要揍你!"

黃泉老祖嚇得趕緊逃走,口中還喊道:"臭子,你管管她啊,她現在越來越不尊敬長輩了,我天天忙著給她煉靈獸丹,居然還要揍我,真是沒天理!"

屋里的人又一次哈哈笑了起來.

葉空假意怒道:"大玉,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力,還喜歡騙人了?以前你不是挺講禮貌的?好好的一個孩子怎麼變成這樣?"

大玉這才低頭走了過來.她化形以後,別人也不敢管她,所以這才揮了她*力的一面,聽見葉空訓斥,立即就乖了下來.

"對不起."大玉低著頭認錯,完輕聲嘀咕,"我又沒騙你,他們是叫我葉蠻力的,是你把我當成女兒的……"

"還學會回嘴了!"葉空眼一瞪,大玉嚇得不敢再.

礦工村診室里,一個清秀女子正在提筆畫著一張符咒,陽光從破開的窗花上射進,照在她清秀而勻稱的身體上.

這時,外邊跑進一個礦工,喊道:"女神醫,葉仙師回來了!"

畫筆落地,盧琴瘋地一樣飛奔回去.

礦場里.一個中年男子正在和客戶商談著精鐵的價格,一個礦工走上來,中年男子立即丟下客戶奔了出去.

後邊客戶喊道:"刁礦主,喂,你別跑啊,你這是怎麼了?"

那個礦工立即攔住他,低聲道:"我們刁礦主的朋友,葉仙師來了."

那個客戶頓時嚇得不敢話.

沒一會,大屋里就濟濟一堂,所有有關系的人都來了,還有很多沒關系的,當初被葉空救下的礦工則站在外邊看個熱鬧.

葉空正在和家人們敘離別之,就看見礦主刁顯彬跑來跪下,葉空拉他還不起來,一問才知道,原來當初刁顯彬送給葉空的兩個侄女,其中那個叫憐的,在前年過山崗的時候,被老虎咬死了.

葉空不由得噓唏,眼前憶起一幕:那個才十六歲的女孩坐在床邊,幽幽道,"仙師,我們都是凡人女子,我們會老,會生病,會死……我們不能陪仙師過一生,甚至仙師下次回來就會看不見我們了……我們所要的,只是消仙師不要忘了我們,不要忘記這一夜,哪怕以後我們死了,也請仙師偶爾會想起……有個姑娘叫憐."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有個姑娘叫憐."

給讀者的話:

今天五章,補周一欠的.呆會還有一章.

上篇:八四九 暴力女童     下篇:八五一 起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