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五五 心中無道  
   
八五五 心中無道

女修陳舒敏對三個徒兒還是很溺愛的,道,"其實他們談論爭辯天道,也是一件好事,聽上古就有舉辦辯道大會的傳統."

李觀華哧道,"他們才築基而已,懂什麼天道,安心xiu煉就好,辯道不是他們干的,我到現在都沒明白天道是啥玩意呢."

葉空聽了不由得微微一笑,可李觀華剛好看見,心里還以為葉空在笑話他,心里有些不悅.

"葉道友,莫非你知道何為天道?"李觀華笑著問道.

"我?"葉空不知道這家伙為什麼突然找他麻煩,搖頭苦笑,"我不知."

剛結丹的修士而已,你怎麼可能知道天道?李觀華和陳舒敏都不由得心里好笑.

可是葉空從來不是任人鄙視的人,抬頭道,"雖然我不知道天道為何物,可是,我卻聽過一個故事."

葉空的聲音不大不,隔壁桌的幾個築基真人也都聽見了,大家都注意起來,聽他到底要什麼故事.

葉空道,"從前,有一頭生長的海邊的驢子,它有好多疑問,卻一直沒人來回答.終于,有一天,上帝來海邊散步,遇見了驢子.驢子便請求上帝回答它的問題.上帝同意了.驢子問道,為什麼大海永遠都不停歇的翻滾浪濤?上帝回答,因為它在永琲煽ㄟ.驢子又問,大海在問誰?上帝指指天空.驢子又問,那大海得到回答了嘛?上帝回答,天空的回答是永琲漕I默."

葉空完,眾人全部都沉吟起來,思索葉空這個故事的目的和其中暗含的機鋒.

可葉空卻接著笑道,"驢子還想再問,可是上帝卻先道,要想知道什麼就要去追尋,而不是只停留在嘴上,永遠不要指望著別人來回答.驢子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不過它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我的問題這麼多呢.上帝回答,因為你就是一頭驢子."

眾人哈哈大笑,李觀華卻有些不悅,你是在諷刺我嘛?可是,我好象也沒問你很多問題吧?雖然最後李觀華還是覺得葉空不是在罵他,可是心里還是挺不爽.

葉空沒心思去琢磨他,葉空眼睛的余光突然現洪伯一雙渾濁的眼睛也注視著他,聽得津津有味.

他忙站起來,對著洪伯一抱拳,道,"其實對于天道的看法,還是得問洪伯啊."

李觀華心中不太高興,甩手站起來,道,"問他做豆花的秘方還行,問他天道?真是開玩笑."

李觀華哧了一聲,放下錠銀子,帶著道侶弟zi離開.

洪伯埋著頭,仿佛沒看見他們,一邊舀著豆花,一邊道,"其實天道對我來,就是這一碗豆花,我只要把這豆花做好,管他天道地道,我若是整天想著天道做豆花,最後必定連豆花也做不好."

大玉哧道,"三句不離本行,賣豆花的就知道豆花."

"大玉,不得無禮."葉空喝了一聲,還想在跟老頭討教些什麼,可老頭已經開始趕人了.

"走吧走吧,吃完了別妨礙老漢我做生意!"

"感謝洪伯點化℃辭."葉空行了一禮,放下幾文錢,帶著大玉離去.

走了好遠,背後突然響起洪伯的詢問,"喂,年輕人,上帝是誰?"

"呃……上帝是仙帝,不對,是比仙帝還要大的仙人."葉空胡謅了一句,帶著大玉離開.

倒是洪伯抓著舀子愣了好一會,最後搖頭郁悶道,"我不姓上啊."

葉空帶著大玉走出萬家城,剛好又看見李觀華等人.葉空聽他們口氣,也是要趕往云符宗參加高門大會.

萬家城和云符宗的直線距離並不遠,可是中間隔著橫斷山脈,所以一般人都繞道武安河,那樣雖然費些時日,但是安全.

其實橫斷山脈也不是不能過,元嬰以上的修為便可安然渡過,元嬰以下,就必須有飛舟這種快飛行法器,否則被天空中的飛行yao獸包圍可就慘了.

而巧的是,李觀華等人剛好就有飛舟.葉某人當然也要蹭一下.

"李道友伉儷,在下也是去往云符宗,能否一起上路?路上遇到yao獸什麼,還能幫些忙."葉空抱拳道.

李觀華本來不願,可是他也沒走過橫斷山脈,心里沒底,心想多個人也好,于是便請葉空和大玉上舟.

葉空上去一看,這飛舟的裝飾比岳明輝的飛舟差多了,可是其中各路陣法卻絲毫不遜色.

李觀華翻起飛舟中央的一個龍頭樣裝飾,下邊露出一個窟窿,放進靈石,飛舟便啟動了.龍頭放下,絲毫看不出這里是啟動之處.

葉空贊道,"七星宗果然是陣法大家,這飛舟陣法匠心獨運,各種機關布置巧妙,確實不錯."

李觀華聽到贊美,心中有些得意,笑道,"葉道友是第一次乘坐飛舟吧,其實這不算什麼,不必大驚怪."

"不是,我朋友也有的."葉空郁悶,我哪有大驚怪?我連星舟都乘過,我還對你飛舟大驚怪?我至于嘛?

李觀華和陳舒敏送給他一個明顯鄙視的眼神,這時,他們已經帶著葉空來到一間房間前,道:"葉道友就在里邊休息吧,有事不明白就問我."

"知道知道."

房門關上,李觀華背過身,對著道侶陳舒敏道:"鄉下土豹子散修,沒見過市面,還死要臉?"

陳舒敏笑道:"是呀,這些散修就是這樣,在真人面前裝裝蒜也就罷了,師兄都已經金丹四層了,豈是他一個剛入金丹的散修可比,早知道就不讓他上舟了."

屋里,大玉怒道:"這些人真是看不起人,讓我出去教訓教訓他們!"

葉空道:"跟他們生氣有什麼意思,不管怎麼樣,我們省了不少時間啊,若是我和你也能通過橫斷山脈,不過肯定要被yao獸糾纏,耽誤時間,做人還是要看到別人的好處才是啊."

大玉點點頭,又問:"那剛才那個洪伯,他就了些很普通的話,為什麼你還要感謝他的點化呢?"

葉空笑道:"其實洪伯的意思,是萬物皆有天道,哪怕一碗豆腐花,也是天道.我們修士必須做到心中無道,一心把眼前之事做好,做到極致,天道自然就有了,大概這就是道法自然的道理."

"哦,原來是這樣."大玉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從橫斷山脈去云符宗果然是快,路上雖然遇到些飛行yao獸,可是飛舟很輕易就把它們甩開,五天以後,泗水城云符山已經遙遙在望了.

給讀者的話:

今天還有一章,不過要遲一點.

上篇:八五四 南方有奇木     下篇:八五六 瘋狂的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