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五七 永遠大師兄  
   
八五七 永遠大師兄

當然了,葉空已經注意不到他們了,葉某人雖然脾氣不好,可是人緣看來還是不錯的,身邊擠了好幾層,最熱的是云符宗那些弟zi對聯都打出來了,"天黑地黑我最黑,修仙鼠輩望風而逃;你狂他狂沒我狂,江湖宵納頭便拜."橫批是"又黑又狂".

葉空笑道,"你們這是誇我還是罵我?"

曹光笑道,"你的好朋友都在後邊,等會再跟他們敘話吧."

葉空被大家熱感染,笑道,"李浩天何在?"

一直沒機會出聲的李浩天忙抱拳道,"宗主請吩咐."

"記下今天來接我葉某人的宗派,對于那些沒迎接我的……哼哼,日後跪在我面前都不見他們!"

云符宗迎賓樓,貴賓區.

青冥谷帶隊的是元嬰修士鄒三少,他便是沒有出去迎接的宗派之一.

而結丹老祖6振今天也來了.兩人站在花樹錦簇的窗口,看著云符宗熱鬧的山門口.

6振哧道,"這些不要臉的老家伙,都去奉承一個晚輩,也不知道以後如何面對宗內弟zi."

鄒三少笑道,"還不是聽那姓葉的從滄北帶了個大乘期的回來?"

6振哈哈笑道,"可惜我還聽沒幾天,這大乘高手就要渡劫飛升了!"

兩人一陣開懷大笑.

6振又道,"不過這子話也夠狂,今天不迎接他的,日後跪在他面前都不見……莫非各宗有什麼把柄抓在他手中?"

鄒三少冷哼道,"狂妄無知,冒充大尾巴狼,我倒要看看,日後誰跪誰!"

6振點頭,看著遠處,眼中有冷厲的光閃過,"這葉空和我有殺女之仇,又炸塌我青冥谷祖宗jin地,而且石頂風師叔也是被混元宗的下界仙人擊傷,至今沒有複原……我們對葉空可謂深仇大恨,定要找個機會早點清除此人,否則養虎為患啊!"

云符宗後山,葉空洞府.

白潔兒跑進府中,口中喚道,"武藝妹子,李……啊,不,葉仙師他回來了,你快出去迎接吧."

江武藝卻沒什麼興奮,沒好氣道,"回來就回來,他一出去好幾年,也沒想著回來,連個口信也沒有."

白潔兒聽她口氣不善,也沒那麼激動了,不過她眼神一轉,現了什麼,低聲問道,"你真的無所謂?"

"無所謂."

"不在乎?"

"不在乎."

白潔兒眼波一轉,笑問,"那為什麼把g上被單什麼都換了?"

雙修的道侶靜室里都有g榻,不過葉空酬不回來,所以江武藝也沒上去睡,落了不少灰塵,而現在換了被單,很顯然就是江武藝做的准備工作.

江武藝頓時臉就通了,回道,"我還不是怕那家伙一回來就要……那個."

白潔兒笑了起來,"那你還無所謂?"

江武藝著臉,扭頭道,"我無所謂,是他要……"

"那你還主動換g乾淨被單?呵呵,是你也想他了吧?"白潔兒笑著跑出去.

江武藝終于繃不住了,也咯咯笑起來,追著白潔兒打鬧,喊道,"潔兒姐,我看是你才對!別以為不知道,當初我和黃子萱在你店下邊買東西,你們就在上邊不干好事."

"呸,才不是.我一定都不想他,我想的是我兒子!"

兩個女人打鬧著出了洞府,遠遠看見一群人從山下大道走上來.

葉空正在和煉凡塵邊走邊,煉凡塵道,"當初jian內處理不當,我已命人取消當年的追殺令……恩,葉友,我煉凡塵一向待朋友真誠,多余的話我不多了,當年對友有所不公,友需要什麼補償旦無妨."

煉凡塵如此大度,以後還是自己老丈人,葉空也只好道,"其實我根本沒放在心上,再,若不是煉大修士在混元宗給我的黑玉斷續丹,葉我這次就在滄北掛了,怎麼還能記恨凡塵真君呢?"

眾人都笑了起來,依彤老祖笑道,"真君?這是什麼稱呼,莫不是滄北的修士稱呼?"

她這一問,周圍一下靜了,所有元嬰們都盯著葉空,臉上在笑,可眼神卻有點如狼似虎……也難怪,云遙的人對滄南充滿好奇,滄南的人當然也對滄北那邊好奇.

葉空道,"其實真君是上古對元嬰修士的稱謂,還有神君就是化神修士了,煉虛期稱作返虛,大乘期叫做真一,這些稱謂在我們滄南已經失傳,可是在那邊卻依然在使用."

"原來是這樣."周圍又熱烈起來.

曹光開玩笑道,"那以後你們就得叫我曹光真君了啊."

"那我不是依彤真君了?"

煉凡塵也是一笑,接著又提出一個尖銳的問題,"聽葉友帶回一個大乘期大圓man的……真一?"

大家又靜了.葉空心道,若是沒有,你們會對我如此熱呼嘛?十多家高門的一把手出門迎接,多大的排場,可原因還是因為狂鵬的出現.

"沒錯,那是我在那邊結識的一個朋友,他很快就要飛升了."

本來各家元嬰都只是聽,心里多少還有些不信,現在一下證實了,都非常的吃驚.要知道,滄南都有幾萬年沒人飛升了,聽到這個消息,他們怎麼能不吃驚.

煉凡塵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葉空這麼痛快就出實.他接著又有些吞吞吐吐地道,"那麼……能不能讓我等……觀摩一下那位前輩的飛升過程."

煉凡塵的話,大概是這些家伙最主要的目的.對他們來,借鑒一下別人飛升經驗,那就扯了,他們離飛升還很遙遠.至于從飛升中感悟天道,也不太可能.

他們主要想見識一下盛況,最後再吸收點仙光,那就最實惠了.

不過葉空卻很遺憾的告訴他們,狂鵬去滄北飛升了↓當大家失望,葉空卻又道,雖然不能親眼看見修士飛升,不過他有個留影珠,里邊記錄了另一位修士飛升的全部過程.

眾元嬰這才開心起來.

不過總不能白看吧?黑衣魔宗的長老們還給他湊了一億多靈石呢.葉空歎道,"你們是不知啊,那個飛升的家伙很缺德的,設下陣法,綁架在場所有修士幫他對抗天劫雷,我差點就掛在那,靈石都不知道吸了多少……"

眾元嬰立即會意,"我們應該出點靈石分擔,應該的,應該的,冒那麼大握."

當然了,葉空還不忘,"今天沒迎接我的,給靈石也不讓看."

"是."李浩天送葉空手中接過留影珠,當初黑衣魔宗長老們看完又還給他了,畢竟這不是xx錄像,老看也沒意思.

這時眾元嬰又有新問題了,"那些滄北修士既然能夠飛升,看來個個都有完整gong法,不知……"

葉空知道他們問到最關鍵了,可他還不想.他伸了個懶腰道,"各位,我做了幾天的飛機,讓我倒下時差如何?"

眾元嬰雖然聽不懂,可意思還算明白,曹光笑道,"那你先休息吧,武藝在洞府等你呢……這子,去滄北久了,話都不會,休息就休息吧,還倒時差……"

元嬰們都跟著李浩天准備花錢看電影,可煉凡塵卻被葉空拉住了.

"凡塵大修士且慢."葉空叫住煉凡塵,問道,"若蘭,可好."

煉凡塵心道,果然這子問了,這事還就不好.

他點頭道,"若蘭啊,好,當然好."

葉空又道,"想必凡塵大修士也知道晚輩……"

煉凡塵打斷道,"其實我知道這個事以後,是絕對同意的,象葉友這樣的青年才俊,確實打著燈籠都難找……不過,恩,這個……"煉凡塵心道,不過現在哥們了不算啊,這事怎麼出口呢?

煉凡塵含糊了兩句,最後道,"只是若蘭她這次不能來云符宗,馬曉緯那有她給你的一封信,你一看便心中有數."

煉凡塵完趕緊逃走,心里還在想,還好還好,糊弄過去了,回頭讓馬曉緯這子去吧,消這家伙不要把馬曉緯給殺了.不過走了兩步,煉凡塵又想,怎麼好象我害怕他呢?我一個大修士,我怕他干什麼?算了,不管了,這事不是這一界人管得了的.

一眾元嬰走了,葉空在云符宗的師兄弟們又圍了上來,江武林當其沖,上來一拍葉空笑道:"恭喜啊,結丹了,以後我們得叫你師叔了."

已經和他結成道侶的李謠道:"什麼師叔,應該叫前輩,葉大哥現在是混元宗宗主."

江武林怒道:"什麼宗主,就算他是仙帝,也是我的大師兄!"

後邊一眾跟著的云符宗內外堂弟zi都振奮起來,"沒錯,他永遠是我們的大師兄!"

雖然大師兄的稱呼趕不上前輩那麼尊敬,可是卻更加親切,更加能代表葉空在他們心目中的份量!

葉空也不由得激動萬分,道:"不管是李黑子還是葉空!不管是宗主還是怎麼樣,我葉空永遠是大家的大師兄!"

轟一下,大家全都激動起來,一個個又喊起來,"大師兄萬歲,大師兄必勝!"

上篇:八五六 瘋狂的散修     下篇:第八五八 回 到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