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五九 岳明輝來到  
   
八五九 岳明輝來到

某人所謂的"xiu煉",白潔兒當然懂,把粉臉埋在葉空胸口,心里又開始砰砰跳了起來,口中卻羞道,"公子,你現在變了模樣……能不能過幾天再……"

"不能."

"讓我適應一下……"

"不讓."

"你好霸道."

"恩……吊帶nei衣!"葉空剝開白潔兒的外衣,驚訝的現里邊竟然是一款白絲的吊帶,和地球的吊帶睡衣有些相似,不過沒那麼長.

"這不是我教你的,想不到你還自己開出新產品了."葉空著,就開始親吻那兩根細細吊帶外白白細膩的雪肌.

白潔兒臉道,"這不算什麼,還有幾種款式呢……其實我更喜歡做漂亮的衣服,不修仙也沒事……"

白潔兒的這個想法很不好,葉空吐手,道,"你怎麼能這樣想?我知道你有理想,你愛好做衣服.可是你能不能把理想放更大一點,爭取飛升去仙界,在仙界也開個女衣坊,讓那些女仙君女仙帝還有眾多仙子都穿上你設計和制作的nei衣,要知道,仙人也是要穿衣服的."

"對呀,這主意好,把白氏女衣一直賣到仙界!"白潔兒一直對修不修仙抱無所謂的態度,可有了新的目標,讓她又充滿了期待.

既然白潔兒找到了理想,也有了修仙的動力,那麼葉大流氓就要干正事了.

隨著那單薄又的吊帶帶子從圓滑亮澤的肩頭剝落,葉空也從聖斗士變成了"腎斗士".

在不遠處的另一家洞府里,三個女人正在流淚,不過卻不是悲傷的淚水,是開心的淚水,喜極而泣.

雖然曹慕色在這個大陸上生存那麼久,也比較會控制自己的緒,可是看見黃子萱在雪魄珠里含淚叫一聲師尊,曹慕色感的閘門也打開了,淚水滾滾而出.

江武藝哭了有一陣,剛消停,不過看見師尊落淚,她又一次落淚了.

看著師尊和好姐妹如此惦記自己,一種歉意和愧疚湧上心頭,黃子萱ren不住就開口道,"武藝,對不起,我和葉空哥……對不起……"

黃子萱的心里也掙紮了很久,她總覺得是自己搶了好姐妹的東西,而且最重要,師尊一直教導她們要找一個忠誠可靠的男人……不過很遺憾,貌似忠誠可靠並不流行,好姐妹都喜歡上了一個不忠誠卻還算可靠的花心男.

話葉空本來就是個流氓,雖然他也佩服高尚的人,可是真讓他對女人高尚,他做不來.

其實不用黃子萱,江武藝早就看出來了.就算看不出來,那麼黃子萱為葉空而死的事生,還有誰會不明白嘛?

"你真是個傻丫頭."想到這里,曹慕色擦著眼淚罵道.

"對不起,武藝,對不起師尊,我克制了,可是我還是克制不住,我喜歡他,我可以為他死……"黃子萱哏咽.

"你沒有錯."江武藝一抹眼淚,"愛一個人是沒錯的."

看著好姐妹接受了自己,師尊又沒有否定,黃子萱著眼圈,露出一個微笑,如雨後陽光一般清新,動人.

"武藝,師尊,謝謝你們."

江武藝哼道,"要怪就怪那個流氓,我的好姐妹都不放過,哼哼!"

辣椒的論,曹慕色深以為然,也跟著罵道,"沒錯,都怪那個流氓,腳踏兩條船就算了,就連我這個師尊……"

曹慕色話到這里,心里撲通一跳.差點嘴快把那an上的事給了,雖然過去六年之久,可是每當夜生人靜,又或者從打坐中醒來,曹慕色都會想到那深深的一個吻,還有他大手的熱度……

"就連師尊也怎麼樣?"江武藝和黃子萱都吃驚的看著曹慕色.

"就連師尊也被蒙在鼓里."曹慕色臨時改了詞,又用芊芊指一撩鬢夾在耳後,笑罵道,"你們這倆丫頭,跟著流氓久了,你們也變成流氓了,想哪去了?"

江武藝和黃子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

笑完,江武藝又yao牙切齒道,"師尊,我回去把他拉來,我們一起教訓一下那子."

"算了算了,他剛回來,讓他休息一下."曹慕色光滑的粉臉一,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看見葉空的.

"沒關系,他也沒什麼事,剛好我們也可以問他滄北的形,要不去我們那邊."

在江武藝的盛相邀下,曹慕色拿著雪魄珠,也只好過去了隔壁洞府.

有人要猜測了,那接著是不是她們現葉某人正在和白潔兒大戰,然後江武藝加入戰圈,最後曹慕色也半推半就,黃子萱呆在雪魄珠里觀戰……我只能,兄弟,你太邪e了,思想比葉空還流氓啊.

等她們過去,葉空和白潔兒正在洞府大廳里,衣衫整齊,正在接待客人呢.

岳明輝本來沒想來參加高門大會,可後來聽葉空回來了,所以也帶著道侶未央趕來云符宗,和葉空一個前後腳.

岳明輝聽葉空先一步到了,心中大喜,打聽好葉空洞府,就來串門來了.

葉某人也只有停槍歇馬,整理衣衫,把岳明輝迎了進來.

"葉空,哈哈,你騙得我好苦啊!"

怎麼每個人都是這句?葉空回道,"當時也沒辦法嘛,不過名字也是個代號而已,葉空和李黑子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我們還是好兄弟."

岳明輝很是受用,笑道,"只要你還認我這個好朋友就行啊."他又一指未央,道,"怎麼,她出了雪魄珠,你就不認識了?"

未央是奪舍的,從外表看,確實看不出來,不過她還是笑意盈盈.

葉空猜也能猜到,"未央師姐."

岳明輝笑道,"叫嫂子."

日啊,你啥時候成我大哥了?不過葉空也是沒輒,貌似岳明輝確實比他大一點.

"見過嫂子."

未央笑道,"上次也沒見面禮,這次你已經成了宗主,想給也拿不出手."

岳明輝笑道,"他還欠我百多把飛魚截."

葉空郁悶,我手快搶的多,怎麼是欠你的,你子這種事都能記這麼久,嘿嘿,我也有你的把柄.

葉空笑道,"岳老兄,我進入滄北魔人區那是九死一生啊,差點就永遠留在那了,哎呀,倒是你輕松搞到凝神玉髓啊."

岳明輝的白臉頓時有些白,嘿嘿笑道,"彼此彼此……呃,那個,你這個洞府環境挺雅致啊."

這子想岔題.葉空不理他,又接著道,"滄北那些魔人女領主,那真是恐怖啊,三個頭,六條胳膊……"

日啊,你子少一句會死啊!岳明輝對著某人猛使眼色,可某人卻好象突然成了盲人,視而不見.

"最離奇的是……"

"咳,你不差我的飛魚劍."

葉空繼續道,"那些女魔人……"

岳明輝怒道,"就算我差你幾百吧飛魚傑行了吧!"

岳明輝突然激動,把正聽得入神的未央和白潔兒都嚇了一跳☆可氣的是某人,竟然也仿佛什麼都不知道似的,問道,"岳大哥,我准備女魔人的裙子都是肉里長出來的,你激動什麼?"

得,上了這子當了.岳明輝狠狠盯了某人一眼,斤斤計較,一點虧都不能吃的家伙!

可岳明輝臉上卻笑起來,很有風度道,"你女魔人啊,我聽錯了,還以為你未央呢."

比起他的風度,這個解釋就太牽強了,誰都能聽出岳明輝和那什麼女魔人之間有不正常.

這時,未央一抓岳明輝的手道,"其實就算沒人,我也知道,深入魔人區尋找凝神玉髓,九死一生,其中必有很多艱險和屈辱,甚至有不少不願回憶起的時光……不過就算如此,我也不會覺得那些成了他的汙點,相反,他在我眼里在我心里,卻更加貴重,值得我用一生來保存,珍藏."

這句話的極其感動,岳明輝緊抓著未央的手,都不出話來.

葉空尷尬道,"其實我就是跟明輝開個玩笑而已."

未央笑道,"我又不是怪你,我還不知道?你們在海上幾個月,天天斗嘴的."

葉空和岳明輝都咧嘴笑了起來,這時,未央又問道,"葉兄弟在滄北怕是也沒有少吃苦吧?"

未央一問,屋里都靜下來.而剛好此刻,江武藝和曹慕色也來到室外.

只聽葉空的聲音響起,"沒錯,在滄北的經曆那可真是一難盡,不只是吃苦,簡直是危機四伏,困難重重,沒有朋友相助,永遠是一個人在戰斗,最可怕的不是死,最可怕的是被魔人捉住,成為它們的奴隸,成為它們任意欺凌,和取樂的工具,那樣的生活,簡直生不如死……"

女人們聽了,都飽噙淚水,而親身經曆的岳明輝聽了也是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默默點點頭.

"不過……"葉空笑了起來,道,"經曆的那些,都值得了.為了自己的女人,吃些苦,受些難,這沒什麼可,也沒什麼可炫耀,更何況子萱為我而死,我如何不能為她而死?倒是明輝兄比我高尚."

上篇:第八五八 回 到洞府     下篇:八六零 千古奇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