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八六二 青靈門拜見  
   
八六二 青靈門拜見

蘇娜娜和蘇互相對視一眼,知道依彤師祖是不會幫葉空了.象依彤的修為,對什麼靈石和天材地寶早就沒了興趣,估計葉空留下的玉柬看都不會看.

外邊,大玉臉撲撲,傻笑著道,"公子,那酒真是好喝,我從來沒喝過那麼好喝的酒."

葉空笑道,"想不到你還是酒鬼呢,不過你也真能喝,我喝了幾杯都吃不消."

大玉打了個響亮的酒嗝,拍拍肚皮,問道,"那麼公子,你剛才談崩了嘛,我們還有辦法救子萱姐姐嘛?"

葉空回頭看看道,"放心,她會來求我的……哼,跟我葉空玩套路,也不拎拎到底誰求誰!"

其實葉空心里還是有些惱火的,這些當家元嬰太自以為是,總覺得別人是去求他們,居然還給自己設下那麼苛刻的條件.

沒走幾步,突然又聽大玉著臉道,"公子,我有種奇怪的感覺……全身軟,肚皮下邊熱乎乎的,好難受,又好象想尿尿,公子,她酒里是不是有毒?"

葉空暈倒,這才想起歡前急還有偉ge的作用,大玉喝了那麼多,居然有反應了.天吶,這不是毒害未成年少女麼?真是太無恥了!

"呃,沒關系,其實這是喝酒的正常反應,回去打坐一會就好了."葉空解釋道.

"那公子你喝了也這樣嘛?"大玉又好奇的問.

"我?沒錯,恩,也這樣."

兩人一路走回洞府,就現那個青靈門的中年元嬰和老頭還在等著,這兩人倒是挺有耐心的.

人家既然如此給面子,葉空也只有客氣道,"二位久等了,實在是抱歉,剛才有點急事,請進吧."

領著顧子豪兩人進門,江武藝也不好問葉空況,只好請二人坐下.

接著顧子豪明了來意.原來青靈門,也是沖著高門來的.

青靈門是滄南西南方的一個中門,本來青靈門在上古也是高門之一,不過後來因為青靈蒙ong法比較單一平衡,xiu煉緩慢,漸漸式微.

最後,青靈門的高門位置被靈獸山擠掉,這讓青靈門覺得蒙羞了.于是厲精圖治,經過了上千年,現在終于看到了曙光.

靈獸山當家元嬰禦獸老祖身死,門內不少精英修士也被仙人屠戮一空,僅存一名元嬰初期的修士.所以,顧子豪等人覺得擠下靈獸山,搶回高門的時機已經到了.

"葉宗主,想當年上古時在滄北,我青靈門也是五大宗之一,和你們混元宗關系可是不一般,大家都是兄弟宗派,混元宗是大哥,青靈門是弟,哈哈,今日弟拜見來遲,還請原諒則個."這顧子豪挺能扯,居然把二十萬年前的老交都扯了出來,攀親戚攀到這種份上,也算是人才了.

葉空並不太願意幫他.葉空是個念舊的人,想當初禦獸老祖還和他並肩戰斗,在他宗主大典時,還送上大禮,也沒對不起他的地方≤不能禦獸一死,就翻臉不認人吧?

"顧元嬰此差矣°乃是元嬰修士,而我只是一個剛結丹的修士,你自稱弟,那不是折我的壽嘛?還請顧元嬰以後莫要如此,晚輩實在受不起啊."

葉空的話明顯拒人于千里之外,顧子豪身邊的老頭大怒°這子好無道理,我們當家元嬰自稱弟給足你面子,你卻如此作派,真的當你是什麼東西?

老頭ren不住開口道,"葉宗主,做人還是低調點好,太陽再也是要有落山的時候,螃蟹再橫,也是會走夜路的!"

葉空本來就不想和他們廢話,老者一怒,葉空也正好拉下臉,下逐客令道,"你是在威脅我麼?來到云符宗,還跑到葉某洞府中來威脅,你果然好膽!葉某不送!"

顧子豪都急死了,今天怎麼帶這個老東西出來呢?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他剛要解釋幾句,外邊撲進一陣香風,合歡宗依彤老祖走了進來.

遠遠看見葉空,她立即笑道,"葉兄弟,姐姐跟你開玩笑來著,你還真走了→姐姐可不能生氣哦,呵呵,一看就知道你沒有生氣."

葉空冷笑道,"姐姐大概是眼神不好,莫非你覺得我現在很開心?"

依彤被他硬頂一句,卻不敢怒,依舊笑道,"那姐姐給你賠不是來了,,你要姐姐如何姐姐便讓你如何."

這句話可是相當噯昧了.後邊的岳明輝直接感覺自己要暈倒≌才依彤還把他和未央叫過去臭罵,可誰知罵了一半,她順手拿起桌上的玉柬,頓時她的臉就變色了.

岳明輝和未央心里真的很好奇,那玉柬里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他們的師尊如此失態?

而顧子豪則對手下老者狠狠一瞪眼°看見了嘛?這葉宗主可不是一般人,合歡宗當家元嬰都上趕子拉關系,他還不給面子.

而那個老者也不由得懊惱,ma的,這叫什麼事,元嬰們都來忙著給一個剛結丹的老祖獻媚,莫非這些元嬰都瘋了不成?

葉空還要依彤幫忙,也不便再拉著臉,笑道,"我雖然是在生氣,不過卻不是和姐姐生氣."

依彤頓時會意,回頭怒道,"顧子豪,你們青靈門莫非想落入下門不成?"

顧子豪嚇得一愣,趕緊道,"誤會誤會,只是我這手下胡亂語,改日我定來給葉宗主……"

"好了好了,你們走吧."葉空擺手揮退青靈門人等.

屋里只留下葉空和合歡宗人等.屋內一靜,依彤笑道,"葉宗主,有沒有靜室啊?"

"有,這邊請."

兩人走了,留下眾人呆,岳明輝心道,這子果然強悍啊,師尊從不和宗外人生關系,就算宗內人,也有百多年沒人和她xx過了,想不到今天迫不及待……

而江武藝和白潔兒卻是心中一苦,看來這美男計還真成了,不過為了黃子萱,還是算了吧,ren了!

不過顯然,這兩人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沒一會,兩人就很開心的走出來,看得出,還都很滿意.

等外人都離開,天色漸暗,也到了傍晚時分.

江武藝忙問道,"怎麼樣?"

葉空道,"依彤真君答應我,這事就全交給她了,包括請七星宗譚懷算日期都由她出面,並保證一個活蹦亂跳的黃子萱出現在我們面前."

"太好了!"江武藝和白潔兒都叫出了聲.

葉空又道,"我們要做的就是回頭去尸陰宗給子萱挑一個合適的肉身."

此刻,曹慕色剛巧走到大廳屋外.雖然葉空的話刺ji到了她,不過她回去想想,覺得葉空只是玩笑話,也並非故意,再她心里也記掛黃子萱,所以看見依彤離開就趕緊過來了.

葉空不在時,曹慕色經常過來,所以也有進門玉符∵過果園,走到大廳外,就聽見了好消息.

曹慕色聽見消息,也是大喜,可當她剛想提步進去,卻聽見里邊傳來不正常的聲音.

"壞人,你干嘛,我們還要去尸陰宗."江武藝羞聲嗔道.

某人無恥聲音響起,"依彤真君幫我去和墮天那個老家伙去了,肉身得要准備,不可能那麼快……我們先干正事……***,喝了幾杯歡前急,又被依彤那個女人勾了半天,真當哥們是軟的不成?"

江武藝咯咯笑道,"恩,看在你成功救了子萱,又抗拒了依彤那個老女人的勾誘,本姑娘就允了你."

白潔兒的聲音又傳出來,"那我回房去看看龍靈兒."

曹慕色嚇了一跳,剛想逃走,卻聽葉空道,"沒事,那丫頭喝多了,休息一晚就好了,潔兒姐姐,你也留下……武藝你沒意見吧."

不知道為什麼,曹慕色心里竟然想的是,消武藝沒意見,這樣白潔兒不出來,自己就能多聽一會.

江武藝的聲音沒傳出來,估計是點頭的.接著曹慕色就聽屋內一下安靜了,中間有悉悉唆唆聲,隔一會就會聽見白潔兒很聲的哀求,"不要,不要……"要不就是江武藝突然出一聲清脆的笑,罵道,"壞死了."

曹慕色也是過來之人,聽見這種聲音當然明白里邊在干什麼.她心里恨自己的愛徒竟然跟那子在客廳里就不知羞,也恨白潔兒居然還參加這種荒唐行為,更恨某人竟然如此無恥地玩一男對兩女……不過,她最恨的還是自己,聽見這種聲音,她竟然雙腿軟,提不動腳步,想要多聽一會.

接著,突然里邊傳來轟咚一聲,把全身貫注的曹慕色驚了一驚,不過辣椒的笑罵聲很快就傳出來,"你這個流氓,不要在大桌上……"

曹慕色覺得自己呼吸都加重了,一會之前,自己還坐在那張檀木大桌邊,現在他們竟然在大桌上……真是無恥啊無恥.

再接著,伴隨著葉空低訴一句,"武藝,我好想你."同時響起的,就是江武藝從嗓子眼深處出來的壓抑哼吟……"噢~~"這一聲傳來,曹慕色覺得自己跟個雪獅子似的,一下就要融化在大門外.

結丹老祖的神識是可以外放的,不過葉空也是結丹老祖了,如果曹慕色外放神識進去,很有可能會被葉空現.可是曹慕色此刻的理智已經幾乎都被那種潮水淹沒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看一看,就一眼!

上篇:八六一 依彤的條件     下篇:八六三 元嬰都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