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九百三十九章 應君德之怒  
   
第九百三十九章 應君德之怒

應南在鐵血峰下百般無聊的坐著,鐵血峰的高手們始終沒有出現,讓他極為的無奈,要不是應君德不讓他離開的話,現在他也不會等在這兒了.

"叫,給我繼續叫!"應南耷拉著腦袋,忽然感覺到周圍的聲音停了,不禁叫道.他自己不去叫罵,那麼自然得讓下面的弟們去解決.不然要他喊個五天,誰吃得消?再者了,誰知道要喊到什麼時候呢?

萬一沒將器門的高手喊來,反而先將自己的喉嚨給喊破了,那不是太虧了?

只是當他叫了一遍之後,卻依然沒有叫罵聲傳來,這讓他十分的奇怪,不禁睜開了雙眼,頓時嚇了一大跳.只見周圍滿地的尸體,都是那些個跟隨他一起來的一二層法則高手的.

再當他抬頭望去,只見不遠處站著一個全身黑衣的男子,正冷漠的望著他.

"不好!是器門高手!",應南條件反射似的從地上蹦了起來,驚愕的瞪望著對面那人.

正如他所料,眼前這個黑衣男子,正是器門高手云熏,乃是一名七層法則高手.他下來的時候沒有弄出一丁點的聲響,輕松的將周圍那幾十名只領悟出一兩層法則的高手給輕松解決掉了,並且戲謔的望著應南.

見應南那緊張的樣子,云熏不集鄙夷笑道:"罵呀!怎麼不繼續罵了呀?你們這幾天罵的是不是很開心?","你!"應南剛想些什麼,但他卻很快注意到云熏的實力比他高.至于高出多少,那他就不清楚,總之現在他處于絕對的劣勢.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如今已經過了五天了,他的士氣早就泄到底了.

反觀對方"精神飽滿,雙目有神"拳頭緊握,明顯是憋了一股子氣的樣子.再加上雙方之間的實力差距,他根本沒有勝利的可能.

應南害怕了,他雖然想挽回應家的臉面,但他更不想死!

"你想做什麼?別過來,我可是應家的高手!"應南戰戰兢兢的吼道.

云熏不屑的望著顫抖著的應南:"做什麼?這話真好笑,不是你們一直在下面叫我們出來的嗎?現在我們出來了,你卻又問我們做什麼?","額?",應南一陣語塞,他倒是忘記了這事.

如果再給他一個機會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拒絕這個任務.這哪是為應家爭光?分明是送死嘛!

察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況,負責陪伴他的那幾十名高手已經全部死光,而其他的高手們則是聚集在更遠一點的營地,除非他現在高聲呼喊"不然他們很難發現這里的況.

可自己一旦高聲呼喊的話,對方一定會沖過來毫不猶豫的解決掉自己.

應南越想越是糟糕,這樣下去可怎麼得了?不論怎麼算他都是沒有任何的勝算.現在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努力的拖延時間,期待著營地那邊發現這里的異常.

似乎是看穿了應南的舉動似的,云熏猛然間快速移動到了應南的身後,直接堵住了應南和營地之間的道路,而且嘴角間還流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想拖延時間嗎?我是不會給你機會的"現在給我去死吧!"

"不要!",應南當即驚叫了一聲,可他還沒來得及慘叫出來呢,忽然間感覺到喉嚨處一陣刺痛,緊接著雙眼漸漸失去了神采,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鮮血緩緩的從應南的喉嚨處流了出來,染了大地.云熏輕蔑的望著已經完全失去了生命氣息的應南,嘴角間流露出一絲不屑.隨即"他沒有任何廢話,直接返回了鐵血峰.

這一幕,被上面的器門高手們全部望在眼里,眾人除了驚歎之外已經沒有任何的話語了.

"云熏師兄!你真是太牛叉了,居然連鮮血都沒有沾染到就解決了對手!",見到云熏回來"眾人立即熱的迎了上去.

云熏為人雖然冷漠,但骨子里卻是相當熱的.見眾人這麼,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諸位師兄弟"真是對不起了,這一次我就搶了大家的飯碗"下一次一定補償給你們*……"

"云熏師兄這話太客氣了,大家都是一家人,誰殺不是殺呢?只要能夠揚起我們天斷山的名聲,這就足夠了!",眾人都不太在意,隨意的擺了擺手笑道.

大師兄望著歸來的云熏,笑眯眯的迎了上去:"云師弟,恭喜你成功的解決了對手."

"多謝大師兄成全,實話,大師兄如果你當時不同意我去的話,我不定會自己直接沖下山去呢*……"云熏嘿嘿笑了笑道,"你也知道我走的是暗殺一類的路子,從背後與敵人交戰那是我的拿手好戲*……"

"好了,你去休息吧,這次多虧你了.不過下次也得給別人一點機會吧?"大師兄呵呵笑了起來,心里暗道師尊的辦法就是牛叉.

云熏實際上只是一名七層法則高手,若是正面與應南戰斗,勝利雖不難,但絕對做不到如今的乾淨利落,而且很有可能會驚擾到四大家族的高手們,從而被圍困,很難脫身.

不過現在在士氣的作用之下,此消彼長,云熏下去實際上是帶著滿腔的怒火,這麼一下釋放出來當然是不可視,再加上他那暗殺的手法,解決起來當然是輕松無比.望著云熏離開的背影,大師兄心里不住的感歎.

耳話回來了,光靠這樣的方法是很難消滅得了對方所有高手的,特別是對方的頂尖高手又非常多.現在他們雖然沒有出馬,可一旦出馬的話,就憑他們這點實力很難抵擋的下來.

師弟!你到底在哪里?趕快回來吧!大師兄心里忍不住默默念道.

這時的海天,仿佛有心靈感應似的,眼皮不住的跳動著,將他從修煉狀態中驚醒了過來.旁邊的菊花豬見海天睜開眼睛,不禁好奇問道:"老大,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只是感覺心里沉甸甸的,也不知道鐵血峰怎麼樣了?",海天擔憂的歎了口氣,鐵血峰畢竟是他一手創建下來的,又怎麼能被人消滅?

不遠處的畢魯特大人呵呵笑道:"你放心吧,憑你卑尊的能力,守住這麼一段時間應該還是可以的.再者了,我們已經快到平天府境內了,再等一會兒就能到了*……"

"恩,好吧.

",海天無奈的點了點頭,將目光望向了窗外,心思早已飛回了鐵血峰.

鐵血峰外的中軍大帳之內,應君德和李布等人都在這里休息.忽然間,應君德站起身來,直接朝外面走了出去.

只不過這個時候,不遠處的利默爾忽然調笑道:"怎麼?又要去巡查?………哼!我當然要去!誰知道這個鐵血峰到底要忍耐到什麼時候?"應君德停下了腳步哼道,"只要他們敢出來,應南一定會將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的!","是嗎?那我就祝你好運了!"利默爾不陰不陽的怪笑道.

應君德也不理會他,帶著麾下的幾個高手徑直走了出去.都五天沒有任何動靜了,讓應君德的心中極度的煩躁.如今神界的目光正如他們所料的全都聚集了過來,可他們應家首戰慘敗,這讓他們應家的名聲在神界中大幅度的下降.

作為應家的家主,他應君德無時無刻不想著提高自己家族的名聲,可奈何鐵血峰是死守不出,也不知道他們是真聾了還是假聾了,罵得那麼難聽居然還無動于衷?

滿懷心事的應君德,再一次來到了叫陣的場地上,這是他每天都必做的事.然而當他望見前沿那滿地尸體的時候,不由得怔僂了!

他麾下的高手們也全都怔住了,死了!全都死子!不僅僅是那些一兩層的法則高手,就連他們派出來的高手應南也死了!

"啊到底是誰殺了他們!",應君德憤怒的咆哮起來,他感覺到自己快要發瘋了!接連兩戰,他們應家的高手竟然都被對方殺死.這要是傳揚出去,他們應家怎麼還有臉在神界中混?

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對臉面是極為看重的.可現在兩名高手接連死亡,這不是等于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打臉嗎?這是高傲的應君德絕對無法忍受的!

"全體集合!"應君德大聲吼叫道.

聽到應君德的吼聲,原本大多數正在營地中休息的應家高手們頓時臉色一變,一個個都立刻從營地中飛奔了出來,朝著應君德這邊聚集過來.

這巨大的動靜,很快就讓中軍大帳內的李布等人注意到.他們望見外面那慌亂的樣子,不禁皺起了眉頭.李布順手拉住一個應家的高手狐疑問道:"你們這是做什麼*……"

這名應家高手本來還很不滿,但一看到拉他的人是李布,臉上頓時流露出恭敬的神色:"回李布先生,我們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家主大人正在召喚我們,如果不趕快過去的話,是要受到族規懲罰的!",完,這名應家高手匆匆離去了.

"看樣子應君德那邊走出事了,走,我們過去看看*……"這時嚴鐵心等人都從中軍大帳內鑽了出來,只有那兩名大圓滿高手依然沒有任何的動作.

聽到這話,李布點了點頭,二話不和三位家主一齊朝著前沿陣地走去.

只是還未等他們靠近呢,就聽見前面傳來應君德的怒吼:"轟!給我使勁轟!我就不相信轟不爛這個狗娘養的!",

上篇:第九百三十八章 此消彼長     下篇:第九百四十章 禁制被攻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