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七十九章 交易  
   
第七十九章 交易

沒人理會臉色蒼白的雪琳,眾人都興奮的圍著海天,更確切的是海天手中的那柄灰褐色長劍.

"能不能把它給我看看?"魏羽雙目放光,眼睛一直盯著海天手里的劍器離不開了.

"當然可以."魏羽作為一名煉器大師,對煉器自然有很多的見解.海天也想讓魏羽來幫他品評一下.

魏羽接過海天遞來的黃階初級劍器,愛不釋手的撫摸了幾下.光滑冰冷的劍身給他帶來一種別樣的觸感,清晰的紋理,閃爍著點點的光輝,仿佛是月光下的星星似的.

精致的劍柄,也讓人驚歎不已.

在場的眾人,除了雨和衛海之外,哪個不是高手?一看就看出了這柄黃階初級劍器已經接近于黃階中級劍器了.

特別是身為煉器師的魏羽和天語兩人,更是驚歎莫名.相同的材料,別人只能煉制初級劍器,而海天的心煉之法,卻能夠更進一步.

如果海天不是一個新手,而是一個經驗老道的出色煉器師,相信將這點材料煉制成黃階中級劍器也不是不可能.

"太完美了!"魏羽由衷的贊歎著,他敢,即使是自己用相同的材料,可能也煉制不到如此完美的地步.可海天卻偏偏做到了.

由此可見心煉之法有多麼的強大.

"的確是很不錯,已經快達到黃階中級劍器的地步了,很難想像海天是第一次煉器."托卡也是興奮的贊歎著.

"那是,天哥是什麼人?他可是當之無愧的天才!"還不等海天回話,雨已經率先洋洋得意的大笑起來.

弄得海天哭笑不得,沒想到雨比自己還得意.不過能夠得到專業煉器大師魏羽的贊美,海天心里也是非常高興的,畢竟這可是第一次煉器,第二次就成功了.

"真是非常好,如果這幾個地方能夠銜接的再好一點,這柄劍器的品質將會再提升一步.可惜了."魏羽倒是替海天惋惜起來了.

"轟!"忽然一陣爆裂聲從背後傳來,嚇了眾人一跳.

眾人立即轉身望去,只見雪琳渾身上下黑漆漆的,頭發也變得焦黃,而且還帶有絲絲的糊味,手邊還有一些殘余的液體材料,讓眾人一眼就看出來這爆炸是她搞出來的.

"你搞什麼?"魏羽緊皺著眉頭喝問道.

雪琳不知所措的抬起頭,一圈圈的淚水在她的眼眶中不斷的游蕩.她剛才見魏羽等人一直在不斷的誇贊海天,氣得渾身顫抖,一不心讓融合中的材料爆炸了開來,犯了和海天一樣的錯誤,只是當時海天反應較快,自身並沒有太大的損傷,而她卻相當的淒慘了.

天語也是走到雪琳的身前,低聲問道:"你在干什麼呀?"

雨可沒有理會雪琳的淒慘模樣,抬頭挺胸,用鄙夷的語氣問道:"剛才我聽某人輸了好像就要去大街上裸奔,海你還記得吧?"

"當然記得,我記得這個某人可是相當的自信,稱絕不會輸的.可現在怎麼樣呢?"衛海也是跟著雨附和道.

"你們!"雪琳氣得淚珠在眼眶中不斷的打轉,恨恨的瞪著雨和衛海,沉思了一會兒,仿佛做出了一個決定:"好!我這就脫!去大街上裸奔!"

"站住!"雪琳還沒走出兩步呢,便被兩道怒喝給阻止了下來.

眾人轉身望去,其中之一是魏羽發出的,這並不奇怪.但令人奇怪的是,另外一道竟然是海天發出的.

眾人都詫異的望著海天,很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就連魏羽也一樣.

海天不顧眾人驚訝的目光,走到了雪琳身前,緊了緊她的領子,輕蔑的道:"你不用去了,我不希罕看你的**."

"你!"對于一個少女來,最大的侮辱莫過于此了.雪琳對自己的身材容貌都是相當的自信,可海天竟然不屑看她,這讓她怎麼受得了呢?

"我恨你!"雪琳丟下這一句話,就推開大門跑了出去.

天語也覺得海天這話得太過分了,冷哼了一聲,也不廢話,直接追了出去,搞得海天莫名其妙,這事跟她有什麼關系?

雨和衛海兩人卻是沒心沒肺的叫了起來:"天哥!得好!"

"喂喂,我你們不要太過分了!"見自己的學生被這樣的欺負,當老師的魏羽有些看不過去了,他雖然欣賞海天,但卻不會眼睜睜的看自己學生被欺負.

"哼!難道我要讓她去當街裸奔丟你的臉嗎?魏羽會長,你也不要太護短了,這樣對晚輩成長不好,有時候應該多出點苦頭才對,讓她知道怎麼做人."海天冷冷的道.

魏羽驚訝的望著海天,如果他記得沒錯的話,這話可是先前他對托卡的.

托卡見兩人的氣氛再度緊張起來了,生怕兩人再次動手,直接跳了進來,橫插在中間:"老魏,你也不要怪他,我之前就和你過,是你那學生態度先不好的."

"你雪琳?這到底怎麼回事?"魏羽見托卡又再度擋了出來,雖然心中有些惱火,但也能夠理智的思考了,不像剛才一出來,一聽雪琳被欺負,立馬就要報仇.

無奈之下,托卡只好將先前發生的事了一遍:"老魏,不是我你,你煉器和教授知識是不錯,有時候還得關心一下她們的品德.天語是不錯,溫柔賢淑,但那個雪琳就太不地道了,完全是以貌取人."

"哼!沒想到是這樣!"魏羽重重的拍了下桌子,他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搞了半天都是雪琳的錯,虧他剛才還想替她報仇呢.一想到這里老臉就微微通起來.

見魏羽完全弄明白了,托卡也急忙呵呵笑道:"現在誤會都解除了,大家應該和平相處."

托卡這話得是沒錯,可這要看對誰了.魏羽是他的老友,同輩人.可海天才十幾歲,雖然有著心煉之法,可這明顯也是才學的,實力又不強,怎麼會讓托卡一個九星劍皇如此的恭敬?

剛才一直忙著關注海天本身,沒注意到,此刻魏羽才發現其中的問題.托卡對于海天太過于尊敬了,完全不像是一個長輩對晚輩的態度.

"我托卡,你這是怎麼了?為何對海天如此的恭敬?這簡直不像是你啊?"魏羽很是不解,疑惑的望著托卡.

這話可把托卡噎住了,一張老臉也漲得通,他知道這要是出來,必定會糟到魏羽的笑話,可他又不知道如何去,一時間房間內的氣氛倒是僵住了.

托卡越是遲疑,魏羽就越覺得這里面有問題:"他到底是你什麼人?"

"這個……"托卡自然明白魏羽這個他指得是海天,猶豫了下,聲道,"他…他是我師叔祖."

魏羽也是一名劍皇,雖然托卡得聲音很,可這並沒有瞞過他,相反這話的內容卻是猶如炸雷一般響徹在他的耳畔旁:"什麼?他是你師叔祖?"

托卡無奈的點了點頭,如果海天還有著過去實力的話,他自然不會吞吞吐吐.可海天現在看起來才只有十幾歲大,連劍師的實力都沒有,這出去也太讓他丟臉了.

對于托卡的話,海天的臉色倒是沒有太多的變化,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倒是雨和衛海兩人十分的興奮,就仿佛是他們自己似的.

魏羽驚詫的仔細打量著海天,整個人看上去平淡無奇,氣勢完全內斂,但一雙冰冷的眸子,卻不時的閃出精光來.

"你真得是托卡的師叔祖?"魏羽簡直不敢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會是他老友九星劍皇托卡的師叔祖.

對此海天倒是沒有什麼疑問,聳了聳肩:"你可以這麼認為.對了,你不是想看我的煉器秘籍嗎?現在就給你吧."

海天這話再一次讓魏羽震驚了,他驚訝的望著海天:"你真得肯給我看?"

"當然,剛才我們不是商量好的嗎?難道你想反悔?"海天疑惑的望著魏羽.

"你知道這心煉之法秘籍的珍貴性嗎?要知道這可是相當于天階修煉功法的存在,你難道就不怕我偷學了去嗎?"魏羽很不解.

要是普通人得到煉器秘籍,絕對不會拿給別人看,頂多傳給自己的弟子.可海天卻仿佛完全不在乎似的,一點沒有吝嗇之,難道這里面有什麼問題嗎?

"這心煉之法本來也是我意外得來的,你看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更何況我們之間不是還有著交易嗎?你借我玄階高級劍器三天,我就借你煉器秘籍一閱,不是很公平嗎?"海天很是不以為然.

他當然知道《九重疊浪》的珍貴性,但他更清楚,這本煉器秘籍在自己手里發揮不了多大的威力,自己對煉器也不是特別的向往.如果能夠幫助別人的話,他是非常高興的.

更何況魏羽也不能算是外人,起碼是托卡的老友,基本上和他可以算是朋友了.再了,這里面還有著玄階高級劍器呢.

幫助衛赫就等于幫助他自己,別僅僅只是借《九重疊浪》一閱,就是讓他多借幾天也沒有任何的問題.但送的話就不可能了.

他再大方,也不至于大方到這種地步.

魏羽完全無法理解海天的思維,像是看外星人似的望著海天,難道托卡的師叔祖就是這樣的超然嗎?

上篇:第四百九十四章 又來兩個     下篇:第四百九十六章 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