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十章 煉器天才  
   
第八十章 煉器天才

"喏,這是你要的心煉之法的秘籍."就在魏羽還呈現在呆滯狀態中的時候,海天已經將《九重疊浪》給甩了過來.

這時,魏羽才意識到海天不是笑,而是真的.他激動的用雙手捧著破舊的書籍,望著封面上的名字,心中更是顫抖.

"《九重疊浪》!居然是《九重疊浪》!"魏羽驚叫起來,立即吸引了托卡等人的注意.

眾人紛紛圍靠了過來,不解的望著魏羽,以及他手中的那本看起來十分破舊的書籍.

"老魏,你怎麼了?這本書有什麼值得你驚叫的?"托卡等人不解,他們都並非是煉器師,甚至對煉器方面也幾乎一竅不通.

"你們知道嗎?這《九重疊浪》可是傳中心煉之法中的頂級秘典,就相當于修煉功法中的天階高級功法,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魏羽一口氣的了下來,見眾人茫然的搖搖頭,他繼續道,"這是傳中唯一能夠煉制出天階劍器的煉器秘籍!"

"什麼?天階劍器?你沒搞錯嗎?"眾人瞬間驚呆了,誰都知道,天階劍器在魂劍大陸上早就已經成為了不可能的代名詞,就算是劍神級別的高手,手里能有地階級別的劍器就已經很不錯了.

甚至有些混得比較差的,恐怕也只能拿著玄階高級劍器混日子了.

魏羽信誓旦旦的叫道:"當然,這可是我們煉器師中的頂級秘籍,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里見到他了,真是太奇跡了!"

只是眾人看向海天的目光已經完全變了,誰也沒有想到,海天竟然手里握著這麼一本煉器頂級秘籍.特別是托卡,心中更是唏噓,幸好一直都心翼翼的對待著海天,要是他因為海天的實力弱而看不起的話,那麼他的麻煩才真正來臨.

"海…天,你真得要把它借給我看嗎?"魏羽顫巍巍的再次問道,他心中更是不解,要是普通的心煉之法也就算了,可這種頂級秘籍海天居然也拿出來.

見魏羽如此的疑惑,海天倒是聳了聳肩,能夠理解.他知道《九重疊浪》對于煉器師的珍貴性,不過他並不在意.自己並不會成為一個正式的煉器師,與其被自己私藏起來,還不如拿出來給朋友分享下.

"如果你不想看的話可以選擇還給我."海天微笑著道.

嚇得魏羽臉色慘白,急忙將《九重疊浪》捂在懷里,生怕被搶了似的:"不不不,我可沒不想看.既然你這麼大方,那我也就不好那麼氣了.不就是一件玄階高級劍器嗎?送給你又何妨!"

著,魏羽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柄通體晶瑩的青色長劍,閃爍著點點的星光.周圍眾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柄劍器正是玄階高級劍器.

"這不是青風劍嗎?老魏,它可是你的寶貝,你真得要送給師叔祖?"托卡驚訝了,他可是知道青風劍對魏羽的重要性,沒想到居然就這麼送出來了.

魏羽憐惜的看了一眼青風劍,咬了咬牙:"認真算起來,還是海…海天虧了呢.如果能夠學會心煉之法的話,別是玄階高級劍器,就是天階劍器也不是不可能."

此刻知道了海天是托卡的師叔祖,和托卡平輩的魏羽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起海天.到海天名字的時候總是斷斷續續的,生怕海天不高興.

海天對輩分這方面從來都不太在意,不過他卻微微皺起了眉頭:"魏羽,我不得不打斷你的幻想,你想煉制天階劍器是絕對沒有可能的,甚至連地階的也不可能."

"為什麼?"問這話的不是魏羽,而是一旁的托卡,此刻他心中已經開始盤算等魏羽學會之後,讓他煉制一柄地階劍器給自己,可海天卻讓他的夢瞬間破碎了.

"因為這《九重疊浪》只有上半部,最多能夠學到煉制玄階高級劍器的地步.至于地階和天階劍器的煉制方法,在下半部,我還沒有得到."海天坦然的講述了出來.

魏羽托卡等人都是一陣失望,不過魏羽還是滿懷期待的翻閱了開來:"即使不能煉制地階劍器也行,能讓我學會心煉之法就已經足夠了."

海天接過青風劍,遞給了一旁的衛赫.雖然衛赫一直都沒有話,但此時早已興奮的滿臉通,被封印了十幾年之後,終于要解封了.

"師叔,謝謝你."衛赫不太會話,憋了半天之後才吐出這麼一句話來.

海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別這種客套話,你是我師侄,我不幫你幫誰?等會兒回去我們就開始."

"好."衛赫也不催促,這麼多年都等下來了,還在乎這點時間嗎?

倒是托卡十分的好奇,一問之下才知道衛赫居然被封印了,難怪他一直感覺不到衛赫的劍靈力呢.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快點回去吧."托卡著急的催促起來.

海天輕笑著搖了搖頭,指著場中看得入迷的魏羽:"不急,等他看完就可以了."

時間很快過去了,魏羽也沉浸在書海中不能自拔,只是有心人卻是注意到了,魏羽的臉色從先前的興奮,到剛剛的嚴肅,再到現在的僵硬,臉色越來越難看.

沒過一會兒,魏羽抬起頭來將《九重疊浪》換給了海天,苦笑道:"這本心煉之法我完全不能學,真是郁悶."

"不能學?這是為什麼?"海天詫異的張了張嘴.

"心煉之法對于煉器師有著極為嚴格的要求,首先就是要極為純淨的先天火靈之體.我雖然是火靈之體,但並非是先天的.首先從這一點上就已經被淘汰了.其次,還要有著極為遠超自身實力的劍識來配合才行,我的劍識和自身實力一樣.根本沒法學習."

"額?那為什麼師叔祖他一下子就能學習了呢?"托卡很是不解.

還不等魏羽回答,雨率先叫道:"那當然是因為天哥是天才嘛!"

托卡等人自然不會將雨這話放在心上,魏羽卻是苦笑半天:"他這話對了.海天不僅擁有先天火靈之體和遠超自身實力的劍識,還在煉器上有著強大的天賦.所以他才能夠在第二次煉器的時候就成功了."

別眾人,海天自己都嚇了一大跳,他自己擁有先天火靈之體是知道的,劍識取決于靈魂力量,這就更加不用了.

至于煉器的天賦,他還真不太知道.

望著一臉迷茫的海天,魏羽真有一種人比人氣死人的感覺,自己辛辛苦苦數十年,才能混到一個五階煉器師.

可人家呢?剛開始學習呀,第二次就能煉制成功,而且品質還遠超同類.這讓他還有什麼話好?

天賦這種東西,是與生俱來的,根本無法改變的.

"我現在總算明白他為什麼會是你師叔祖了."魏羽滿臉的苦澀,縱然他心有不甘,卻也無奈.他相信海天只要肯鑽研下,將來必定會成為名震魂劍大陸的超級煉器師的.

對于魏羽的話,托卡倒是干笑了下,海天會是他師叔祖可並不是因為煉器天賦.

"既然你無法學習的話,那麼我也不好再要你的青風劍了,還是和剛才一樣,借一下吧.等我們用完了再還你吧."海天並不肯平白無故的多受別人的好處,他明白,什麼東西都好還,就是人難還.

修煉到後來,取決于的是心境的提升.而欠別人人的話,那麼會在心境中產生一絲的裂痕,將來會影響修煉的.

對此,魏羽倒也沒有任何的異議,他理解海天的舉動,只是不明白海天要借玄階高級劍器做什麼?

心中疑惑之下,魏羽將自己的問題問了出來.

"因為衛赫他種了牛頭人一族的封印,需要玄階高級劍器,劍王以上的高手,以及牛犢草來解除封印.牛犢草我們已經找到,劍王以上高手也有托卡了,唯獨缺一樣玄階高級劍器了.等我們用完就還給你."海天大概的講述了下.

"牛頭人一族的封印?"托卡和魏羽兩人同時緊皺起眉頭來.

身為劍皇的他們,對于這牛頭人一族還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衛赫居然會種這個封印,難怪衛赫身上感覺不出任何的劍靈力,卻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師叔,我們現在就回去開始吧?"衛赫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著急的催促起來.

"師叔?"魏羽再次震驚的張了張嘴,衛赫叫海天師叔的話,那麼衛赫就是托卡的師叔了?托卡堂堂一個九星劍皇級別的高手,哪多出來這麼多的長輩?

瞥了一眼身旁的托卡,果然見到托卡一臉的苦笑.魏羽心中恍然,明白了托卡這笑容的含義.海天和衛赫的實力都沒有托卡強,而托卡卻成了輩分中最的.

海天沒有理會魏羽眼中的驚訝,點了點頭道:"好,我們這就回去找個清靜之地."

不等海天他們離開,魏羽突然叫道:"等等,要找個清靜之地的話,這里就可以.平常也沒人敢來.另外我也想見識下如何解除封印的."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還是海天拍板道:"這樣也好,就在這里吧."

"師叔,那我們現在就開始?"衛赫滿懷激動的詢問著.

"現在開始."

上篇:第四百九十五章 菊花豬的威名     下篇:第四百九十七章 監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