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百四十章 秦牧嵐  
   
第一百四十章 秦牧嵐

北在眾人望向海天的同時,海天自只的心里也陷入了沉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秦柱給解決掉的話,固然可以立威,但這難免可能會傷害到秦家的面子.

剛才在那樣危險的況下,秦風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毅然決然的站了出來保護他,先不秦風有沒有那個能力,但這份精神的確是令他感動的.

朋友是什麼?朋友就是在你處于危險的況下,不顧一切跳出來保擴你的!

沉吟了一會兒,海天抬起頭來,走到了秦風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秦兄,這個秦柱畢竟是你們秦家人,我也不好隨便處置,就交給你們吧."

在場眾人一楞,秦云嘯和秦風兩人隨即大喜,明白海天這是在為他們秦家長臉.秦風此時已經有些不知道什麼好了,話語間有些哽咽.

要不是秦云嘯暗中捅了捅秦風,恐怕他還在哽咽中呢.

"海天兄弟,謝謝你."秦風真誠的感謝道,這一路來他遇上了太多的危險,能夠逃過此劫,都是拜海天所賜,可以,沒有海天就沒有現在的他以及秦家.

海天呵呵笑了笑,甩了個眼神給托卡.

托卡也是會意,將半死不活的秦柱扔到了秦云嘯和秦風父子面前.

望著眼前的大仇人,秦云嘯滿臉的怒容,揪起秦柱的衣領,惡狠狠的嘲諷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做秦家的上座嗎?那好,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罷,將半死不活的秦柱給扔到了大廳中的族長專用座上,緊接著抄起秦風手中的劍器,一把扔了出去.

"噗!"秦柱還沒來得及體會族長專用座是什麼滋味呢,就感覺到腹處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殷的鮮血順著他的口中流了出來.

在場眾人心中都覺得有些不忍,認的秦云嘯這麼做實在是太殘忍了.

但海天以及少數人卻明白,秦云嘯這麼做也是在立威,或者是在警告那些秦家高層們,背叛他的下場只有這麼一個.

哈魯巴對于這場爭斗失敗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不過能夠見到曾經的救命恩人,他已經將心中的這點不快拋到九霄云外去了,立即走到了衛赫身邊笑道:"前輩,這里的一切都解決了,那麼去我們卡爾家族做客吧,讓我好好報答您對的我救命之恩."

衛赫看了看海天,雖海天如今的實力很差,但輩分畢竟擺在那里.要是不理會海天而自作主張的話,那豈不是對長輩不尊敬嗎?

哈魯巴能夠修煉到如今的境地,自然是非常的聰明衛赫的眼神立即明白過來,能夠影響衛赫決定的人,恐怕還是只有這個二星劍師的少年了.

"額,這個,前輩,我們卡爾家族非常鄭重的邀請您去做客."哈魯巴簡直不知道該如何稱呼起海天了衛赫的面子上勉為其難的稱呼了一句

他可是劍宗高手,竟然要稱呼一個二星劍師為前輩,心里多少有些不願.更何況剛才雙方還是敵對方呢.

海天也看出了哈魯巴的意思,明白他只不過是想邀請衛赫而已.他和托卡只不過是順帶,心里當下就有點不想去.

更何況,他還在卡露城外面殺了卡爾家族那麼多劍者,他們會全然不在乎嗎?這點很難保證,或許看在衛赫的面子上暫時不會計較,但往後可就難了.

相比之下,秦風這邊倒是安全許多了,畢竟他和秦風也算是一起生死邊緣中闖蕩過來的同伴,自己又幫了他們這麼大忙,招待招待也是應該的.

就在海天猶豫的時候,忽然一陣爆喝從後廳傳來,一股凌厲的氣勢陡然襲來.

眾人只感覺到呼吸一窒,一個白發老者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了眾人的面前,緊接著又跑出來另外兩個老者.

海天感覺的到,第一個老者很可能是劍宗級別的強者.又是在秦家,那麼就只有可能是被那斷龍石給封閉住的秦風的爺爺秦牧嵐了.

後面兩個跟隨出來的老者,也都是實力堅強之輩,一名是九星劍皇,另外一名也是五星劍皇.原本大廳中輕松的氣氛一下子又緊張起來了."哈魯巴!你這個混蛋,竟然不顧我們當年的協議,竟然攛掇著我們秦家的敗類來顛覆我們秦家.竟然還用斷龍石來封閉我們!"秦牧嵐氣勢洶洶的大罵道.

在場眾人都不是笨蛋,在這里膽敢如此大罵五宗高手之一的哈魯巴,又和他有那麼大仇恨的.只有另外五宗高手之一的秦家上代族長秦牧嵐!

只是眾人有些迷惘,秦家的三大高手不是被斷龍石給封閉住了嗎?怎麼出來了?

秦風走到海天耳邊低聲道:"剛才父親已經命人去移開了斷龍石,爺爺他們這才出來,並且知道了前因後果.立即跑了過來."

海天恍然,難怪秦牧嵐一上來就找上了哈魯巴呢.

實話,哈魯巴此時可是非常心虛,畢竟他是違反規則再先.當初之所以行動,就是因為把秦牧嵐給堵在閉關之處了,讓他們出不來,可以把他們活活困死.凡你忽到海天和衛赫的接連出現,讓他們的如意算魅宗今打碎動不成,秦牧嵐還跑了出來,讓哈魯巴非常的苦惱.

心虛歸心虛,但嘴上卻是一定不能弱的.

哈魯巴強自笑道:"秦牧嵐,你得意什麼?還不是你們的那個秦柱,懇求要我們幫助他,不然你以為老子願意來嗎?要不是老子大發慈悲,你認為你自己集來的來嗎?"

"放屁!你當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嗎?要不是這個海天哥及時到來,我們秦家恐怕早就被你給滅了!別人不清楚,但我還不清楚嗎?你還不是因為當年惜云選擇了我而耿耿于懷!"秦牧嵐大聲指責道.

只是他的這番話,卻讓哈魯巴也面耳赤起來:"你才是在放屁呢!當年你肯定是使用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惜云才會選擇你的!"大八卦!這可絕對是大八卦!

在場眾人大汗,他們都沒有想到,兩位劍宗高手之間竟然還有這樣的恩怨.

秦云嘯不得不低下頭來,因為秦牧嵐口中的惜云正是他的母集,已經去世很多年了.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父親當年和卡爾家族的哈魯巴會有奪妻的恩怨.

難怪這麼些年來,卡爾家族處處與秦家作對.

雙方越吵越激烈,秦家和卡爾家族雙方都不得不捂起了自己的耳朵,聽到了這麼一咋.不聽到的消息,誰敢保證兩位劍宗高手不會殺人滅口呢?

倒是完全不是這兩家人的海天和唐天豪兩人聽的是津津有味.劍宗高手之間的八卦,那平時可是完全聽不到的.

眼看著雙方就要動武了,海天示意了下衛赫.

衛赫立即明白過來,站到了兩人之間冷聲道:"兩個,這里可經不起你們的劍靈力.如果真要打的話,還是選一個空曠無人的地方去戰斗吧."

這時,秦牧嵐和哈魯巴兩人才意識到有些過火,同時心中暗松了口氣.真要打起來的話,那肯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這下場可就難了.

"看在前輩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計較!卡爾家族的人跟我走!"哈魯巴冷哼了一聲,也不再繼續呆下去了,甚至連邀請衛赫的事都忘記了.

秦牧嵐嘴上也是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依然是不依不饒的叫道:"這件事你給我記著,總有一天我會跟你算總帳的!"

完還氣呼呼的喘著粗氣,掃了一眼周圍的秦家劍者們,嚇得他們立即低下頭來,並且口里喃喃嘀咕道:"我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秦牧嵐這才意識到剛才太有失風度了.一下子就讓這麼多人聽見自己當年的事.饒是他這個劍宗高手老臉也不禁有寫發燙,更何況邊上還有貴客在呢.

秦牧嵐整理了下衣服,立即笑意連連的走到衛赫的身邊:"真是多謝衛兄了,今天要是沒有你們的幫助,我們秦家可就危險了."

他的這番感謝,倒是讓衛赫有些尷尬,看了一眼邊上的海天,急忙笑道:"額?秦老弟要謝的話就去謝我師叔吧,我也是接了師叔的命令才過來的."

"衛兄的師叔?那我可得拜見下.劍宗高手的師叔,該不會是劍尊級別的高手了吧?"秦牧嵐哈哈笑了笑,同時兩眼望了下四周,可並沒有發現一個非常厲害的高手.

"衛兄的師叔真是厲害,我竟然完全感覺不到存在."秦牧嵐訕訕的笑了起來,並且拍了一個馬屁,只是他不知道這個馬屁卻是完全拍在了馬腿上.

周圍剩余的那些秦家劍者們,都低著頭捂嘴偷笑起來,包括秦云嘯父子也是一樣.

秦牧嵐是何等人,這點動作能夠瞞得過他嗎?和他一樣,另外兩個秦家高手也都是茫然的尋找著,只是並沒有發現一個特別厲害的高手存在.

"衛兄,難道師叔不在這個大聽內?"秦牧嵐不解的轉過腦袋.

此時的衛赫臉上十分的尷尬,看了一眼海天,見他並沒有一點要表示的樣子,尷尬的搖了搖頭:"這個師叔他還在大廳內."

"還在大再內?"秦牧嵐和另外兩位高手立即巡視了一遍,可依然沒有發現任何一個高手存在.

"衛兄,還是讓前輩出來吧,我們實力低微,根本發現不到他的存在."秦牧嵐苦笑著撓了撓頭,心里更是歎道,不愧是劍宗高手的師叔,就是厲害!

只是在這個時候卻突然傳來一陣極為不和諧的笑聲:"哈哈哈"

眾人抬頭望去,只見唐天豪是捧腹大笑:"我不行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一開始還好,大家都沒笑,到也能忍得住.但此匆唐天豪的放聲大笑,無疑像是打開了水閘似的,讓那那奔騰的洪水傾斜而下.

整個大廳內的秦家劍者們,一個接一個的放聲大笑起來,就連秦風和他老爹秦云嘯也一樣!

這下子讓秦牧嵐三人是更加的迷糊.他們錯什麼了嗎?

上篇:第五百五十六章 火靈球碎裂     下篇:第五百五十八章 主神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