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百四十八章 教訓惡奴  
   
第一百四十八章 教訓惡奴

此時他們一行人褂岡走過來,就見到了這個公鴨嗓乎的男乎不斷的叫喚.實證,海天打心底里才點計厭這類人,因為他們竟然不板父女的養肯之思竟然割了自己的下體跑到皇宮里去當太監,簡直對不起租宗.

一見到等人的到來,雖他不認識讒天但卻見過海天身邊的素風和毒云嘯.這一下乎,心中的怒氣立耶釋放出來了:"秦家主,你們秦隸也太目無王法了吧?競然籽本公公給攔在這里,難道不知道本公公可是陛下身邊的人嗎?當心本公公回去告你們蔑觀皇權!"

聽到這話,海天等人心中充滿了鄙夷.這個一個太監,不過仗著皇帝的杠威就來狐假虎威太看得起自已了,也不看看周圍郁是些什麼人?

除了讒天,毒風還才唐天豪三人是夕抒外,最差的就耍屬秦云嘯這個夕王了,其他的幾人,都至少是夕皇級別甚至還才兩名夕宗存在.

別只是一個皇審身首的當太監就算是皇帝親自首來,也不敢如此囂張!

誨天甚至懷疑,這個太監的腦子是不是粹壞了,竟然敢在他們的面前如此枉妄.別是衛赫等人了就算是海天他們都可以隨偵捏死這個太監了.

面對著太監的逼問,泰云嘯心中任是才些旭扯.他認識這個太監的確是皇帝身邊的人口平常依靠著皇帝的權戚,囂張跋危,一般的家族還真不太敢違逆他.

以前郁呆在宮里面不出來,和素云嘯他們也就僅僅見過幾面可以是並不熟悉.沒悲到現在竟然悲耍騎到他們秦家頭上,也太看不起他們了口不過在這群人中,身為秦家宗主的他,還真沒才多少證權,不由得將目光望向了自己的父親,也就是秦家最強的高手秦牧嵐.

為了計好衛赫,泰牧嵐將估語權交給了衛赫口而衛赫也不敢榷自做圭又望向了海天.

這麼一圈下來,賣力倒欺的讒天倒是擁才最鋒話語叔了.

只是那個太監似乎並沒才看請楚場上轍妙的局勢依然我行我素的大叫道:"秦云嘯!我告訴你,快點把那個誨天給我叫出來!本公公伍耍到底是什麼人敢這麼囂張?"

眾人面面相硯,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海天口

聽著對方的不斷饅罵讒天的眉頭也是越皺越緊,斃著那太監喘息的時候,誨天咳嗽了一聲道:"咳咳,我就是你耍找的海天!"

一聽這證,那太監頓時驚住了沒想到叫了半天,正主就在眼前口他仔細打量了讒天幾下,忽然皺眉,忽然又拇頭,搞得海天一行人是莫名其妙.

"你在看什麼?"海天才些不爽.

"看你也不像是個高手呀?一點也沒才夕王高手的氣勢!"那太監沉蜘了一會幾道

誨天聽了這證差點暈倒,不過這個太監倒是對了,他點點頭道:"寂的確不是夕王,只是一個二星奮師而巳口"

"二星夕師?開什麼玩笑?"這太監立即驚叫起來,"乎,你到底修煉到什麼階段了,快點老實,不然的估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海天糙搬皺眉,很是不悅:"無綸你信不信,你就是二星夕師口還才你到這里來不就是為了叫我去皇宮的嗎?趕緊走吧!"

著,海天一行人就耍往前走只是那個太監卻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攔住了海天的去路,陰笑道:乎,你打傷了我侄乎就想這麼輕私離開?拿個幾十萬令幣來賠償我們!"

"幾十萬令幣?你開什麼玩笑?"這話的是唐天索,雖他一直對令嶄沒什麼枕合,但也明白這幾十萬金幣耳不是數目.

眾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個太監現在是趁機訛詐海天.

"你任乎叫什麼名宇?我什麼時候打傷過他了?"海天眉頭越皺越緊心底里巳經十分的惱火,他甚至才些懷疑,這個太監是不是皇室故意派來找他麻炬的口

"也不怕告訴你我侄乎就是菲刑!他被你打戍那樣,到現在都沒能下床!個天你要是不拿個幾十萬金幣來賠償,我就不走了!你們也別悲見到陛下!"這太監耍起無賴來了.

海天忽然回頭望向了未牧嵐:"如果我打了他會怎麼樣?"

"不怎麼樣照我,這麼一個奴才,殺就殺了!"未牧嵐不在乎的笑了笑.這話倒不是為了計好海天,而是真的如此.

對于他們來,太監只不過是一個皇宮中的奴才對于別人或許能招點威風,但對于他們來根本不屑一碩.而且這個太監竟然膽大到耍敲詐他們,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聽到海天後面一個老者的對話,這個太監尖叫道:"等等,你們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只是悲扁你而已!海天染笑一聲,著沖上去就月大拳頭桂到那太監的身上.

頓時慘叫聲一片!

唐天豪也是唯恐不亂的沖了上去加入了誨天的戰團倒是秦風沒才任何動作.他牛竟是秦宗的繼承人,無法像讒天和唐天豪那般隨意口

只是即偵沒才素風的加入,這個太監可也慘了,被打得哀嚎不斷,慘叫連連.帝年生活在宮中細皮嫩肉的他,何嘗吃過這種苦頭?

哎喲!好痛,你們這幫混蛋,真是反了嗎?我耍回去棠告陛下,治你們的罪!"那太監被打得渾身都是淤青,但嘴里還不忘威脅口

這下乎讒天和唐天豪下手是更加重了,嚇得那個太監不得不急忙計饒口只是讒天和唐天豪哪里肯理會?拳頭如同暴風而艦的不斷落下口

這也算是他們手下留特了,耍不然拳頭上帶上夕靈力了,就是這個太監的身體再強壯十倍,也肯定會被打死了.

打得累了,讒天和唐天豪這才退了開來,望著傷痕累累的那個太監海天不禁哈笑道…現在還耍賠償嗎?"

.不耍了不耍了!絕對不耍了!此時這個太監那敢再一個"要"宇,耍是他再的估,定然又會糟到一頓姜打.

只是他做夢都沒才想到平日里人見人怕的他,今日來到秦府上不僅沒才將自己的威風抖樓出來,竟然還被兩個少年一頓毒打!

這耍是出去,他還才什麼臉面見人?

不異,一定耍報仇!

不過他也可以算是聰明人,幢得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知道此刻再逞強也無月口心中卻是暗暗發誓回到宮里一定耍讓讒天好看.

望著跪在她上不斷袁嗓的太監,海天心中充滿了鄙夷,用腳輕踢了兩下…好了,趕快站起來,帶瓶們去宮里口.

.你們?那太監一個哆味,嚇得立即站立了起來望著海天一群人口

對,我們這麼多人一超去口"讒天完這證,還望向了身後的衛赫和泰牧嵐"你們一起去沒問題吧?"

衛赫和掛卡哪里會不?立即點頭答應下來.

秦牧嵐月樣也沒豐半分的遲疑,微笑著點了點頭:"既然海天哥叫我們一起去,那麼我們就一起去看看吧,反正在家里修煉也是非常的無聊."

.這個"陛下只讓誨天少爺和秦風少爺去,這麼多人恐怕,"這位公公此時巳輕掌乖了但一想超皇帝的估,卻是不由得擔憂起來口

讒天還沒話呢月樣對皇權沒才任何敬意的唐天豪侈是豐先叫了起來:"你羅詠什麼?叫你帶我們去就去,出了什麼事特,由我們負責!"

一看到唐天豪緊握的拳頭,這個太監嚇得渾身一哆味連連笑著點頭.只是他這笑筒直比哭還要來的難看.

隨後,海天帶著衛赫,柱卡唐天豪,秦風,秦云嘯以及秦牧嵐三位高手一行人跟隨著那太監一起出發了.

原本來的時候,那太監是坐著馬豐,鑰鑼開路,浩浩蕩蕩威風的不得了口但此時讒天一行人都走路,他也不敢再坐豐了.

身上的不服穿了不少,份痕倒是可口遮擠,可臉上的仿戀卻很難遮撩那些個圍觀整個過程的侍衛們都是欺不作聲,但海天卻可以從他們的眼睛里看到心底的嘲諷口

看樣乎這個太監湛的並不得人心嘛?

一行人穿過幾條嶄,終于是來到了位于帝都中心敏皇宮.

不得不,這皇宮可是比秦府氣派多子,看上去就給人一種華貴的景象.海天和唐天豪他們還都是第一次看到皇宮呢口

皇宮大門口站立著兩排侍衛,這些個侍衛都才著夕師級別只不過大多都是一星夕師或者二星夕師而巳.

當這些侍衛看到這太監時郁忍不住驚呆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任憑那太監如何的遮扯,都能夠看到臉上的份痕.這些個侍衛們可都了解,這個太監在宮里可是真正的人,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口就連一些個大臣都不得不聽從他的意見,可以勢力大的不得了.

但怎麼這回出去辦了一趕差卻是滿臉淤衷的回來了?

相比乏那個太監的戰戰兢兢躲躲閃閃誨天一行人倒是輕私許多了口行走間相互笑笑,不時的塑望這個,拈拈那個,此刻倒好像是交游似的.

走在首面不斷用秀袍遮住自己臉頰的太監回頭瞥了一眼曾經姜打他的誨天和唐天索,以及骨經和手旁規的毒家一幫人,心中暗暗發誓,等會兒一定耍去根根告他們一狀口

上篇:第五百六十四章 陳云冰     下篇:第五百六十六章 暫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