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一百八十五章 鑽!  
   
第一百八十五章 鑽!

融合工作對于只有一只手能用的海天來,並不算困難.

融合最主要考驗的是煉器師們對于材料特性的理解以及控制能力,如何有效的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不同特性的材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對于大多數年輕的煉器師們最大的考驗.

器煉之法和心煉之法在融合工作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器煉之法需要煉器師不斷的注意煉器爐中材料的穩定性.

而心煉之法則不同了,只要用劍識鎖定並且控制住就行了.

海天有著超強的劍識,根本就不用擔心融合會失敗.再加上他現在所學的乃是心煉之法中最為上乘的《九重疊浪》,技巧性更是領先于各個煉器秘法.

在那強力的劍識控制之下,海天將這幾團提純完畢的材料迅速放置在了一起,並且開始進行融合.

好幾種不同的材料被融合在一起,一定會產生抗性.

現在海天的身前,這幾團材料被他強行融合在一起,立即產生了一陣噼里啪啦的爆裂聲響.不過海天卻是仿佛早就預料到似的,沒有一點的慌張.

強勁的劍識將這幾團液體糅合在一起,使得它們之間能夠完美的契合!

周圍的煉器師們都發現了海天這怪異的煉器方式,不約而同的驚叫出聲.這下不僅是場上的煉器師們,就連觀眾席上面的大部分的觀眾們都將注意力聚集到海天身上來了.

身為主持人的煉器師公會長老自然也看到了海天的煉器手法,嘴角立即張得大大的.上次海天在煉器師公會門口教訓福伯的時候,他和其他長老一樣都趕了出來,自然是認識海天.

他可不是那些普通的煉器師,自然是知道心煉之法的存在.一直以來,他認為海天不過是一個修煉天賦高一點,戰斗能力強一點的少年.但從來沒有想過,海天居然還是一名煉器師,而且還是一名使用心煉之法的煉器師!

在他們整個桑瑪帝國煉器師公會中,就只有阿龍索一人使用的是心煉之法,其他無一人懂得心煉之法,甚至很多人都沒有見過.

"奇怪,這個子是從哪里學會的心煉之法?怪不得會長大人那天會如此的大獻殷勤."長老緊皺著眉頭低聲自自語.

他口中的會長,指得自然就是帝都煉器師公會的會長周云龍.只不過他所不知道的是,周云龍之所以對海天大獻殷勤,可不是因為海天的煉器手法,而是因為海天那背後的勢力.

"好了,我完成了!"長老正低頭沉吟間,忽然聽到了海天的呼聲.

長老抬頭一看,只見海天身前漂浮著一團銀灰色的濃稠液體,看不出有一點的雜志.這團濃稠液體,正是海天先前將那些煉器材料融合在一起形成的.

長老心中計算了下,從比賽開始到現在,海天大約花費了五十多秒的時間,比之第一組的四階煉器師金熊還要快.

這讓他心中嚇了一大跳,金熊那可是四階煉器師,海天只是一個的一階煉器師.難道心煉之法真得就這麼厲害嗎?

心中雖然是如此之想,但他臉上還是lou出了一絲笑容,向著海天微微點了下頭,表示自己已經看到了,海天可以安然過關.

見到煉器師公會長老的點頭,海天微微一笑,同時將目光瞥向了不遠處的史庫比!

此刻史庫比正好也看向了海天,雙方的目光在空中交火了下,最後很快就以史庫比的扭頭而告終.

這倒不是海天的目光火力有多麼強大,而是史庫比實在是沒有臉去和海天對視!因為他到現在都還沒有完成融合!

恥辱!這絕對是巨大的恥辱!

他堂堂三階煉器師,無論是在提純工作上還是在融合上,竟然都被一個的一階煉器師給比了下去,這讓他這個三階煉器師的臉往哪放?

更重要的是,一旦輸了的話,他就必須在眾目睽睽之下,鑽海天的褲襠!讓他這個三階煉器師去鑽海天這個一階煉器師的褲襠,這是何等的恥辱?

"長老,我好了!"一聲清脆的聲響忽然傳了過來,史庫比扭頭望去,見到距離他不遠的一名三階煉器師已經完成了最後的融合工作.

緊接著一個又一個煉器師先後完成了這輪比賽,他們無一例外都是三階煉器師.

這可是大大的刺激了史庫比,要是萬一他在這場比賽中被淘汰的話,那麼就完全沒臉了.不僅被海天打得大敗,連第二輪都沒過去.

怒!絕對的憤怒!

在史庫比的緊追之下,他總算是以第十名的身份完成了這一輪的比賽!

當長老宣布比賽結束時,廣場上立刻響起了一片哀嚎之聲,不用多,肯定是那些失敗的煉器師口中所發出來的.雪琳也是其中之一,她很可惜,未能進入下一輪的比賽.

通過第二輪比賽的煉器師們,除了海天以外全是三階煉器師.他們大多都是面帶笑容,為自己的過關而感到高興,只有史庫比一人臉色陰沉,一點沒有高興的樣子.

眾人剛剛准備退場,雪琳便拉著海天走到了史庫比的跟前,大聲叫道:"怎麼樣?你輸了吧?海天就用一只敗了你!現在該是你履行承諾的時候,鑽海天的褲襠了!"

雪琳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這話得是無比的響亮.不僅是周圍准備退場的煉器師們,就連觀眾席上的觀眾們,都聽到了.

眾人一臉的驚愕,不明所已的望著海天與史庫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史庫比臉色陰沉,他現在是根本不出叫囂的話來了.因為海天確實是只用一只手就搞定他這個三階煉器師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史庫比冷著臉望著海天.

海天卻是一臉的輕松,不在意的笑了笑:"我不想怎麼樣,是你想怎麼樣?當初提出要鑽我胯下的,是你自己,可不是我逼你這麼做的.如果你不想鑽的話,大可以直接離去,我不會阻止你的."

"你……"海天這話看似是在為史庫比開拖,實際上卻是把史庫比逼上了死路.

要是史庫比今天真得不守信用而直接離開的話,那麼他在整個煉器圈子里的名聲就完全臭了,日後不僅會被同行唾棄,還會被普通的劍者看不起.

可要真得鑽海天的胯下的話,那麼他的臉面將會徹底丟光!

他死也想不通,為何海天這個一階煉器師,在傷了只手的況下,在比賽中還能夠打敗他這個三階煉器師.還有,海天所施展的怪異煉器手法到底是什麼?

見史庫比一再的沉默,海天望了一眼周圍的眾人,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們這里.海天微微一笑:"不如讓我幫你征詢下大家的意見吧."

還不等史庫比反對,海天卻已經郎聲道:"大家他要不要鑽啊?"

這句話,海天甚至用上了劍靈力,在整個廣場內不斷的回蕩.毫不客氣的,即使是廣場外面的人們也能夠清晰的聽到這句話.

似乎是為了回應海天的問話似的,在經過了短暫的沉默之後,在場的觀眾們異口同聲的大聲吼道:"鑽!鑽!鑽!"

震耳欲聾的吼聲一浪高過一浪,不斷的沖擊著史庫比的耳朵,他的嘴角隱隱有些抽搐,海天這招實在是太狠了,根本就是完全斷了他的後路嘛?

"看吧,這是民意!如果違背了民意的話,當心走不出這廣場哦?"海天雙手一攤,微笑著道.

別看海天臉上掛著的是微笑,但在史庫比眼里卻是惡魔的微笑.早知道如此的話,他當初就不會鄙視海天了.但是他哪能想到,一個一階煉器師的煉器技術竟然比他這個三階煉器師還要厲害,對方傷了一只手還能夠徹底的打敗他.

"鑽!鑽!鑽!"群眾們的怒吼聲是完全不停歇,所有人都望著史庫比.

"好!我鑽!"史庫比咬了咬牙,終于是做出了決定.

海天一笑,張開了雙腿:"鑽吧!"

眾人屏息凝視,整個廣場瞬間安靜下來.在巨大的壓力面前,史庫比不得不低下了高傲的頭顱,雙膝跪在了地上,緩緩的向著海天的胯下爬了過去.

眾人望著一名三階煉器師竟然真得鑽了海天的胯下,在佩服海天的同時,不禁打了個冷顫,幸好他們沒有和海天發生沖突,不然的話趴在地上鑽褲襠的恐怕就是他們了.

雖然距離只並不遠,只有短短的幾步路.對于史庫比來,卻是那麼的漫長.他緊咬著牙關,眼眶中蕩漾著悔恨的淚水,一步一步的鑽過了海天的褲襠.

今天,無疑是他人生中最為失敗的一天,他為自己的囂張和自大,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在成功的鑽過海天胯下之後,眾人一片歡呼,沒有什麼事比這更興奮的了.一名三階煉器師當眾鑽一階煉器師的褲襠,相信這會成為帝都市民們以後一段時間茶余飯後的談資.

史庫比迅速的站起身來,恨恨的瞪了海天一眼離去了.做了這麼丟臉的事,他哪還有臉留下來?

據海天後來了解,第三輪的比賽史庫比是直接沒有參加,棄權了.

在解決了史庫比之後,海天的心卻並沒有放松.他明白,史庫比到底只是一個蝦米而已,不遠處的金熊,才是他在這屆煉器大賽上最大的敵人.

海天的目光仿佛穿過了層層的阻礙,望見了同樣是冷眼望著他的金熊,心底里默默的念道:金熊,你等著吧,即使是在煉器方面,我也一定會打敗你的!一定!

上篇:第六百零一章 狩獵者公會     下篇:第六百零三章 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