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二百零一章 悲的金熊  
   
第二百零一章 悲的金熊

二柄劍器宗成點後,海天長長的舒了.想到運洲萬然真得讓他完成了,很快他就現,自己煉制的這柄劍器竟然突破到了玄階中級劍器!

海天心中一陣興奮,劉才由于太過專注了,讓他沒有即刻現.原來加入靈晶會有這麼出人意料的效果,能夠提升劍器的一個品質.看樣子以後要多試驗下.

要是海天的這想法被衛赫等人知道的話.一定會再次大罵海天敗家!魂劍大陸上極為珍貴的靈晶,竟然被他只是拿去煉制低級劍器,這實在是太丟人了.

望著全身閃爍著銀光的劍器海天微微一笑,將劍器遞給了旁邊完全陷入了呆滯中的煉器師公會的長老:"好了,現在我也完成了.可以開始評判了吧?"

這時,作為主持人的煉器師公會長老才算是回過神來,嘴角一陣顫抖,這還要評判嗎?先不剛才那精妙的煉器手法,就算是這劍器的等級就足以壓過金熊和達蒙兩人了.

當然想歸想,長老依然是將這柄劍器送到了評委席上,這個程序還是要走的.三位評委的目光一直盯著海天煉制出來的這柄劍器,當劍器送到他們身前的時候,他們才算是回過神來,仔細的欣賞起來.

阿龍索贊歎的摸了摸那光滑細膩的劍身.冰涼的劍身給他帶來了一種別樣的感覺.光是將手放到劍身上,他似乎都感覺到了一股靈氣的湧入.

不愧是融入了三塊靈晶的劍器,這感覺就是與普通的劍器不一樣.

就在三位評委仔細品評,或者是欣賞的時候,達蒙苦笑著向海天走了過來:"海天,你還真是令我吃驚.你不僅煉制出了玄階劍器,而且還是中級劍器,這下子冠軍毫無疑問就是你的了,就算是金熊也不是你的對手

"呵呵,多謝誇獎.不過這也只是我的一時運氣,要是再來一次的話,我想我可能不會成功了海天倒是謙虛,他明白自己能夠成功純粹是依靠靈晶的功勞,如果沒有投入第一顆靈晶,恐怕他連融合那關都過不了.(網絡e

別看他現在煉制出了玄階中級劍器,但實際上的煉器水准只達到了三階煉器師而已.當然外人可不會這麼看,特別是金熊.

他目光死死的凝望著海天,心中充滿著怒火.他非常清楚,他輸了,而且是輸得極為徹底,連一絲翻盤的希望都沒有.

玄階初級劍器和玄階中級劍器之間的差距不用多,是個人就能夠分辨出來.最讓他無法容忍的是,海天居然煉制出了玄階中級劍器.那麼也就是表示海天的煉器水准已經達到了五階煉器師?

然而海天的胸前卻一直掛著一階煉器師的徽章,這不是故意讓人誤解嗎?要是早知道海天是五階煉器師的話,他又怎麼可能前來找海天麻煩?並立下賭約呢?

越想越是生氣,金熊氣呼呼的走到了海天是很前叫道:"海天.難道你早就已經達到了五階煉器師,故意只戴一個一階煉器師徽章來蒙蔽我嗎?"

"你認為呢?"如果要是換作一般人,海天可能會謙虛的搖搖頭,但要是碰上金熊的話,他就不會實話實了.可要讓他謊話,他有點不適應,所以干脆不回答,讓金熊自己猜.

見海天這麼,金熊當海天已經是默認了,他揪起了海天的衣領咆哮道:"為什麼?你已經是五階煉器師了.為什麼不戴出徽章來.故意來戲耍于我呢?"

金熊的這番咆哮,廣場上不少人都聽見了,紛紛轉過頭來.正在欣賞海天所煉制出來的劍器的金網自然也是聽到,他轉頭望去,見金熊竟然揪著海天的衣領,嚇了一大跳,趕緊放下手中的劍器跑了過來,對著金熊就是一陣怒喝:"阿熊,你在胡鬧什麼?"

"叔叔,這咋.家伙明明是到達了五階煉器師.卻只佩帶一階煉器師的徽章,這分明是在戲耍于我嗎?我不甘心!我嫉妒!"金熊奮力的咆哮道.

這話倒是讓金網臉色十分的難看,他身為六階煉器師,自然是看得出來海天並非是真正達到了五階煉器師的高度,能夠煉制出玄階中級劍器來,是因為靈晶的緣故.

可靈晶是人家的秘密,海天不允許,他也不好隨便公布出來.更重要的是,他已經無比確信海天就是煉器師總會會長趙無極的學生.得罪海天就是等于得罪趙無極!

想到這里,金網一陣後怕.猛得拍打了下金熊的腦袋叫道:"混蛋子.趕緊給海天道歉,不然的話可就別怪我翻臉無!"

"叔叔,您竟然為了這個子來打我?金熊吃驚的望著金網.如果他記得不錯的話.一向疼愛他的叔叔,因為海天這已經是第二次對他咆哮怒吼了.

金網瞥了一眼身旁的海天.臉色無比尷尬,硬是板起臉道:"混蛋,還不趕快道歉?

"等等,我不需要他的道歉"二夕他能夠訊住二天前我和他古下的賭約.輸得方要,哦的一方的褲襠,同時要付出一柄玄階高級劍器!"金網當著他的面教刮金熊,這讓海天覺得有點惺惺作態的意思,感覺萬分惡心,直接跳入了最後的正題.

海天的這番話聲音雖然並不洪亮,但卻是帶上了劍靈力,使得整個廣場上的人們都完全聽見了.

觀眾們一片驚訝,這賭約的內容也太狠了吧?

海天嘲諷般的望著金熊:"怎麼?還不開始履行賭約嗎?難道你是想反悔?"雖然最後的名次還沒有確定,但眾人都認為這名次不會再變了.

玄階中級劍器穩勝玄階初級劍器,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識.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完全聚集在了海天和金熊的身上,眾人紛紛猜測,金熊到底會不會真得去如約履行呢?

真要履行的話,這可是一件非常恥辱的事,還得付出一件玄階高級劍器呢.金熊內心極為的不甘.就算現在想要再反悔.也是不可能的了.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向著自己的仇人下跪,他又怎麼可能心甘願?

迫于眾人的壓力,以及他叔叔金列冰冷的目光,金熊緩緩的向著海天走了過去,並且雙手趴在了地上.

海天張開了胯下,得意的望著金熊,他記得當初金熊是無限的鄙視他這個一階煉器師,諷刺他是一個只會用蠻力的莽夫.

然而現在怎麼樣?他這個四階煉器師,還不是敗在了海天這麼個一階煉器師的手下?海天用金熊最擅長的方面,徹底的打敗了他.這也是金熊心中最為痛苦的一件事.

一步,兩步,三步.

金熊緩緩的向著海天的胯下鑽去,他的內心中是那麼的淒涼與悲憤,他後悔當初為何不聽金網的話,非要來招惹海天呢?

他現在,終于是吞下了自己釀的這個苦果!

很快,金熊和當初的史庫比一樣.當著眾人的面從海天的胯下鑽了過去.當他再次站起來時.臉色已經黑得徹底.無論誰遇上了這樣的事.心都不會好的.

"哼!海天你別得意.總有一天,我一定會過你的!"金熊放下了這句狠話之後就離開了,金網猶豫的看了一眼海天,但最後還是跟著金熊離去了.

他明白,想要結交海天日後還有的是機會,當務之急就是先要給金熊做心理輔導.

"恭喜你了,海天,沒想到你真得打敗他了.實話,當時你和金熊打賭得時候我還有點不看好呢達蒙伸出了右手笑道.

海天同樣是伸出了右手和達蒙緊握在了一起:"哪里,這都是運氣.不定下次你常揮一下,就有可能打敗我了呢

"你這要是運氣的話,那我真不知道什麼叫做實力了.對了,等會兒頒獎典禮之後,請不要離開,我有點事想與你商量一下."達蒙笑了笑道.

海天心中一陣狐疑,但臉上卻是表現的非常溫和:"沒問題."

這時,周云龍和阿龍索相繼走了過來,阿龍索毫不掩飾自己對海天的欣賞:"子,沒想到短短兩個多月.你竟然提高到這種程度,還獲得傳中的靈晶.不過子,這樣值得嗎?三塊靈晶的價值可比這玄階初級戰甲高多了."

"值不值得在于如何使用,或許在有些人眼里,完全不值得.但在我的眼里,卻是完全值得.三塊靈晶帶給我的可並不僅僅是一件玄階初級戰甲,還有的是金熊的賭約."海天認真的回答道.

聽了這話阿龍索倒是一陣沉默,隨後笑了笑道:"現在年輕人的想法我真得有點體會不了了,算了,你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吧.不過我還是要恭喜你,本屆煉器大賽的冠軍,就是你!"

在阿龍索的宣布之下,海天的冠軍寶座終于是完全確立了,他當場就從阿龍索那得到了玄階初級戰甲.

周云龍本想和海天插句嘴聊聊天,但海天卻一直和阿龍索交談,讓他好不郁悶.好不容易到了頒獎典禮結束,他准備和海天親切的交流下,誰知海天竟然和衛赫等人相互慶祝起來了,這讓周云龍是徹底無語.

誰能夠想到,想他堂堂的六階煉器師,桑瑪帝國煉器師公會的會長,居然為了巴結一咋屁孩而費盡心思.

對于周云龍的心思海天自然知道,他還是那個態度,不想結交這樣的人.

衛赫等人同樣因為魏羽的事,至今都不喜歡這個周云龍,見海天無視這人,他們自然也是樂得高興.

然而就在眾人向海天祝賀的時候,雪琳忽然跑了過來:"海天!海天!不好了,師姐不見了"

旺:第五章了,又見到安違的第五章了,淚求打賞,

上篇:第六百一十七章 林天南的往事     下篇:第六百一十九章 海天的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