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三百八十六章 第二顆內丹得手  
   
第三百八十六章 第二顆內丹得手

"放開我!你們快點放開我!幫我把大王給找來,我是冤枉的!"地牢中,費克一身的劍靈力雖然已經被封印住了,但他嘴巴卻並沒有被封,依舊是不住的吶喊著.

只是周圍的侍衛們早就得到過囑咐,無論費克在里面喊什麼,都不要去理會,就當作沒有聽見似的.

第二天一大早,海天三人便在杜羽和克格爾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地牢之中.按道理海天三人殺了杜羽和克格爾的手下,即便那是在費克的指使之下,他們也應該痛恨海天才對,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的有有笑.

看得旁邊的唐天豪和秦風是滿臉的狐疑,難道這兩位天王都摔成腦震"蕩"了?趁著杜羽和克格爾不注意的時候,海天悄悄對他倆了下原因,聽得他倆是目瞪口呆,帶著滿臉笑意的是罵了一句:"真是變態!"

其實海天得也並不是什麼秘密,他只是對杜羽和克格爾,曾經聽費克過,這種果子不止一顆,只要能夠讓費克招出來,不僅單渾可以得到,就連他們都有份.

雖死了幾個劍神級別的手下,但如果能夠得到這顆果子的話,那麼絕對是賺大了.所以現在的杜羽和克格爾兩人根本就不會去在乎海天之前所做的事,一門心思讓費克招出來.

望著走在前面的海天,唐天豪和秦風禁不住對視了一眼,都不由得有些可憐起費克來了.可憐他堂堂的西天王,竟然被海天這樣玩死.要是他知道事真相的話,恐怕得氣得吐血.

"開門!"走到地牢門口,杜羽和克格爾聯手出示了腰牌.那兩個侍衛一看,立即打開了鎖得嚴嚴實實的地牢,恭敬的放海天五人進去了.

剛一進入地牢,海天五人就聽見了費克的呼喊之聲,其中夾雜著不少對海天的謾罵.或許是為了討好海天,希望海天得到消息之後首先告訴他,杜羽冷笑一聲道:"這個費克,真是不知死活,到了現在這個程度還要硬扛."

"誰不是呢?光他殺了墨傑這一條就足夠定他的死罪了,更別是私藏那種神奇的果子了.不過現在有了海天哥,一切都不成問題了."克格爾毫不示弱的道.

看著僅剩的兩位天王已經開始的明爭暗斗,海天輕笑了一聲,並不做任何的解釋,只是直接走了進去:"昨天我已經命人做了很多種刑具,兩位有興趣進去看看嗎?"

"當然."杜羽和克格爾互相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道.

很快,海天五人便來到最里面的那間牢房之中,可憐的費克雙手雙腳都被綁在一個鐵架子上,失去了劍靈力的他,頂多和普通人一樣,根本就沒有一點的能力.任憑他如何的掙紮,也掙脫不開鐵鏈的束縛.

一看到海天的到來,費克首先叫罵道:"你個臭子還敢過來,我跟你到底有什麼仇?你要這麼對我?"

"費克大人,誰叫你要殺人滅口呢?如果你肯保我的話,不定我會幫你的喲.不過既然你想殺人滅口,我也不會再幫你了.好了,趁我還沒動怒之前,你是自己交代呢還是讓我動用大刑?"海天輕笑著反問.

"哼!我沒什麼可交代的!"費克哼了一聲轉過腦袋去,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了一同跟隨海天前來的杜羽以及克格爾.

他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在一定程度上有著他倆的推波助瀾.要是僅僅海天的話,他絕對不會變成這樣的.

"你們兩個混蛋,估計早就看我不順眼了,想趁此機會將我除掉!你們會不得好死的!"費克氣呼呼的叫罵著.

杜羽瞥了一眼費克:"不知死活,我勸你還是老實招了吧,免得受那些皮肉之苦.如果你肯交代的話,我不定還會勸大王饒你一條"性"命呢."

"呸!你巴不得我死呢,還會幫我求?放你個狗臭屁吧!"費克想也不想就罵道,同時還未等克格爾話,就直接罵了起來,"你也別得意,一開始是墨傑,現在又是我,接下來不知道是你們兩個誰呢!"

"少廢話了,既然不肯交代,那麼就不如讓海天哥來替你上刑吧!"克格爾冷哼一聲,同時對著海天微微一笑,"麻煩海天哥了."

"不麻煩,我們都是為大王服務嘛?"海天這話得倒是十分的順嘴,聽得後面的唐天豪以及秦風不住的撇嘴.

昨天海天休息之前,已經命人打造了許多在魂劍大陸上常用的刑具,雖他並沒有真正見過,但他也聽過.這些個海靈獸打造的倒也差不太多.

由于這是在海底,烙鐵這玩意兒不好用了.不過這並不要緊,海天命人找來了一塊玄冰,同樣是將烙鐵放進了這玄冰之中,凍得烙鐵銀白一片.

海天不住的翻動著這根烙鐵,嘿嘿笑道:"費克,既然你不肯的話,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這在玄冰之中的烙鐵可是很冷的喲."

"臭子,都是你陷害老子的,要是有一天老子出去,絕對會將你碎尸萬段!"費克扯著嗓子吼道.

"哦?威脅我,那麼就嘗嘗這冰烙鐵的滋味吧."海天著將玄冰中的烙鐵給拿了出來,將其頂部直接貼到了費克的腹上.

"啊!"當即費克的口中傳來一聲極為淒厲的慘叫,杜羽和克格爾連忙望去,只見費克的腹上瞬間覆蓋上了一層銀白"色"的冰渣,中間觸碰到的地方,更是直接凍出了一個大洞來.

再配上費克那猶如殺豬般的慘叫聲,看得他們是觸目驚心,簡直有些不忍心的看下去了.別是他們了,就連海天三人都有些受不了,沒想到這冰烙鐵的威力比火烙鐵的威力還大.饒是以費克都撐不住.

聽著那淒厲的慘叫聲,海天將冰烙鐵給收了回來,惡狠狠的笑道:"好了,現在你不?如果不的話,我不介意再給你來一下!"

"你媽個頭!"費克強忍著劇痛大聲叫道.

海天神"色"一冷,再次將冰烙鐵放了上去,那冰冷刺骨的寒意令費克再次大聲慘叫起來,聽得旁邊的杜羽和克格爾不住的打著冷顫,心中嘀咕絕對不能得罪海天.

就在杜羽和克格爾都以為費克要招供了,令他們意外的是,費克竟然還是死死的挺著,就連他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念在過去同事一場的份上,開口勸道:"費克,你就招了吧,少受點皮肉之苦,興許大王還能給你一個痛快的呢."

招?費克慘笑一聲,他倒也是想招,只可惜實在是招不出來.要知道這果子可是海天臨時編出來的,能找得到才怪呢.

見費克如此,海天是再度將冰烙鐵迎了上去,緊接著那淒厲的慘叫聲再度響了起來,聽得旁邊的杜羽和克格爾都感覺不忍了,禁不住皺起眉頭來.

沒過一會兒,費克在海天的刑罰之下,直接昏"迷"了過去.

"看樣子這個家伙的嘴還真硬,既然如此,那麼我們接下來就要來真格兒的了."海天歎息一聲道.

"啊?現在還不是真格兒的?"旁邊的杜羽和克格爾聽得海天這話大吃一驚,急忙問道.

海天撇了撇嘴:"剛才那只是開胃菜,算不得什麼好貨.接下來的刑罰才叫真正的可怕,不過就是有點血腥罷了,兩位還要繼續在這里看嗎?"

"額?不了,我們相信你,還是在外面等著吧!"杜羽和克格爾整齊的搖了下頭,僅僅剛才一項,就令他們有些受不了了.海天接下來竟然還要更加的血腥,那他們根本受不了了,還是早點撤退算了.

望著急急忙忙離開的杜羽和克格爾,海天不屑的輕笑一聲:"真是兩個廢物."

"死變態,你難道真得還要繼續對費克使用新的刑罰嗎?"唐天豪狐疑的問道,他可是知道,這烙鐵在刑罰之中雖然算不上最狠的,但也是相當厲害的.

海天輕笑了下道:"怎麼可能,剛才如果不這麼的話,由如何將那兩個人給趕走?他們一走,我們這才好得到費克的內丹嘛."

"對呀,你不我倒差點忘了."唐天豪欣喜的叫道.

海天微微一笑:"好了,現在該將費克給解決了,然後直接剖開他的腹,從中取出內丹.我你倆還要在這兒看嗎?"

"看!當然要看!"唐天豪毫不猶豫的道.

倒是秦風微微猶豫了下,如果費克是本體的話,那還好.可是現在費克是人形,這樣直接掏心挖肺的,讓他有點受不了.不過看到唐天豪那堅定的神,秦風也是立即道:"我也留下來!"

海天自然是看得出秦風的猶豫,雖秦風經曆了許多的戰斗,但心底里還是有一絲的心軟,善良.這在弱肉強食的世界中是非常危險的.

他們不需要善良,不需要憐憫.凡是與他們交好的,都是朋友,善待之.凡是與他們為敵的,都是敵人,必須全部殺掉!

緊接著,海天直接一劍捅死了費克,痛得剛剛昏"迷"過去的費克立即慘叫了出來,緊接著又斷了氣.

這聲慘叫聽得外面的杜羽和克格爾齊聲打了個冷顫:"媽的,真恐怖,搞得快死了似的."

海天提著劍器,直接剖開了費克的腹,很快就從中找到了一顆乒乓球大的白"色"圓珠,這就是費克的內丹.

上篇:第八百零二章 天斷山的實力     下篇:第八百零四章 老子後台也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