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百二十章 熟悉的氣息  
   
第八百二十章 熟悉的氣息

解釋?這怎麼解釋?

白蒼族長顯得十分頭疼,不由得暗中傳音問道:"白淨長老,這碧迅是不是你殺的?"

"不是當然不是,族長,你可千萬要相信我,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呢?"白淨長老連忙解釋,傳音之術對于他們這個級別的高手來,基本沒有不會的.

聽到白淨長老的解釋,白蒼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這可難辦了,白淨長老是不會對他有所隱瞞的,既然不是,那麼就鐵定不是.可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白淨,不是他干的,誰會相信呢?

他明白,這個事一旦處理不好,很可能會引起兩族的戰斗,到時候搞不好會被菊花豬一族可趁之機,那他們先前做的努力將全部白費.

見碧俊等人一直望著自己,白蒼長老明白,他不能一直這麼沉默下去了.輕咳了一聲,白蒼族長抬起頭笑道:"碧俊長老,你也不要那麼生氣,這事我們必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複.既然你是我們的白淨長老殺的你兒子,可剛才都只是你的一面之詞,我們不好相信."

"那你想怎麼樣?"碧俊聽得白蒼這話,眉頭越皺越緊,聲音也是越來越冷.

白蒼呵呵笑道:"你不是你兒子碧迅是被修煉火系法則的高手給殺死的嗎?那能不能讓我們看一下你兒子的尸體,不然光憑你們那一張嘴,我們無法相信,是不是?"

"好,既然你們不相信,那麼我就讓人帶來給你到時候我看你還有什麼話好."碧俊冷哼一聲,轉過頭對著身後的五長老道,"老五,麻煩你了."

"三哥放心,我一定會將迅兒的尸體帶來,讓這些家伙啞口無."白紋云虎一族剛才的推托,讓五長老也是相當的不滿,話的語氣自然也是不善.

白紋云虎一族的二長老白淨,聽得這話忍不住吼道:"放屁,老子沒有殺就沒有殺.不管你們搞出什麼狗屁證據,都是一樣老子還不屑于謊"

"哼哼,那你等著吧."五長老哼了一聲,直接轉身飛了回去.

而碧俊則和四長老,依舊等在這里.

這個時候的海天,可不知道因為他殺死了碧迅,而鬧的兩大族群開始對峙.此時他正依然歡快的尋找著目標,准備收服進鎮獸塔.

只是經過他現在這麼一鬧,現在好多人都不敢獨自呆在一起,一般都是成群結隊的,那數目還不是一般的龐大,就連海天自己也不敢往上沖,只得放棄.神獸域雖然很大,里面的神獸也很多,但現在可以讓他動手的神獸是越來越少.

"這群家伙,怎麼老是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呢?也太沒骨氣了吧?"海天憤憤不平的嘀咕,實際上這也要怪他,若不是他那麼大范圍的收取神獸,也不會搞成這個樣子.

行了大半日之後,海天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神獸可以動手.

忽然間,他感覺到前面傳來一陣詭異的能量波動,似乎是有兩個高手在戰斗似的.這可讓他眼睛一亮,有兩個高手在戰斗,這不就等于給了他可乘之機嘛?

行中一樂,海天身形立即遁入了地下,向著前方的那個傳來波動的地方遁了出去,同時神識不住的擴散,探查著地面上的況.

漸漸的,他的距離已經靠的很近,他發現果然是兩個高手在戰斗,其中一個是四層法則高手,另外一個是三層法則高手.很明顯,這個三層法則高手被四層法則高手壓制住了,隨時都有送命的危險.

就憑他們這點實力,根本不可能發現海天.只是令海天頗為驚訝的是,這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讓他有一種頗為熟悉的感覺,就好像曾經在那里感受過似的.

"這個氣息是……"海天不禁陷入了沉思,"對了,這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和之前被我殺死的那個白紋云虎一族的高手差不多,難道這個四層法則高手是白紋云虎一族?"

"可話回來,另外一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怎麼也這麼熟悉?"海天微微皺起了眉頭,開始仔細回憶起來.他以前在哪里感受過,但一時之間,竟然想不起來.

"吼白克天,這是你逼我的"就在海天沉思的時候,那個三層法則高手忽然間一陣怒吼,猛然間跳了起來,全身散發出一陣詭異的光.緊接著,這一團光竟然以他的身體為中心不住的四散開來,刹那間,一只一米多長的黑色神獸出現了.

"靠居然是菊花豬還是成年豬"看到這個熟悉的身影,海天忍不住高叫起來.原來這個領悟出三層法則的神獸,竟然是菊花豬一族的高手,和他的那只菊花豬身上傳來的氣息是極為類似,他怎麼感覺那麼熟悉呢.

菊花豬一族和白紋云虎一族嗎?海天微微皺起了眉頭,菊花豬一族不是被包圍起來了嗎?怎麼還會有族人流落在外?

不管怎麼,這是菊花豬的族人,他不可能手旁觀.

就在海天拿定主意的時候,白紋云虎一族的白克天聽到眼前的菊花豬,忍不住嗤笑道:"我桑魯,你該不會以為你變身了就能夠打敗我吧?告訴你,雖然我們只差一層法則,但雙方的實力卻是有著天壤之別的."

"給我去死吧吼"被稱為桑魯的那頭黑色菊花豬怒吼一聲,頂著頭上的菊花直接朝著白克天沖了過去.

對面的白克天自然明白,桑魯已經拿出了全部實力.就算他是四層法則高旦被擊中,也絕對不會好過的.想到這里,他當即就准備閃躲.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他感覺到一陣恐怖的氣息傳來,他的身體……竟然不能動了.

"這是怎麼回事?"白克天驚駭的叫了出來,刹那間,一個黑色的身影陡然間從他眼前落了下來,而且還朝他揮了揮手,打了個招呼.

"嗨"不用,這個黑色的身影正是海天.

海天的突然出現,使得沖擊了一半的桑魯也是驚愕不已,硬是將自己的身體停了下來,呆呆的望著對面的海天,心警戒著,誰也不知道海天是敵是友.

"你…你是誰"白克天驚恐的吼道,他的身體雖然不能動,但這並不妨礙他話.

"我是誰?我是來殺你的人."海天輕輕一笑,連正天神劍都沒用,整個拳頭上陡然竄出一團凶悍暴戾的紫色火焰.

聽到海天這話,白克天就心知不好.可是現在他的身體動也動不了,禁不住出聲怒吼道:"不要不要殺我,我是白紋云虎一族的高手,你絕對不能殺我"

死到臨頭,白克天還企圖用自己族群的名字來威嚇海天.若海天是神獸域中人,恐怕這個威嚇還真能起不少作用.可惜的是,海天不是

嘴角流露出一絲陰狠的冷笑,海天猙獰著臉:"很不好意思,如果你不是白紋云虎一族的,我還不會殺你呢現在,你給我去死吧"

瞬間,這記帶著紫色火焰的鐵拳狠狠的轟在了白克天的胸口上.轟拳頭之上,澎湃的神靈力夾雜則火焰陡然爆炸開來,無數的鮮血直接從白克天口中飆射出來.

砰一聲炸響,海天的拳頭竟然穿過了白克天的胸膛,從後面露了出來.

這一下可是讓身後的桑魯看得驚呆了,剛才還將他逼得不得不變回原形的白克天,竟然被眼前這黑衣人一拳打爆胸膛,這怎麼可能?

看到自己胸膛上的拳頭,白克天顯得也是極為驚詫,嘴角的鮮血不斷的流下來,眼神中的光彩一絲一絲的渙散開來.他恐怕做夢都想不通,為什麼為什麼他這個在神獸域受人尊敬的白紋云虎一族的高手,會被這個黑衣人所殺?

很快,白克天就普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徹底死去了,人形再也堅持不住,變成了原形,一只胸口穿了一個大洞的帶有白色斑紋的老虎.

望著拳頭上那雜七雜八的碎肉和鮮血,海天眉頭微微一皺,刹那間拳頭上的火焰更加狂暴,徑直將一切都給化為了虛無.昨晚這一切後,他才輕松的拍了拍手,終于解決掉了.

這時後面的桑魯可是看傻了眼,呆呆的望著海天.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只是不知道前輩為何要救我?要知道白克天他的實力雖然不強,但他背後的族群卻是很大."按照道理來,神獸域中就沒有人敢得罪白紋云虎一族,哪怕是血鬃碧眼獅也不會輕易得罪.

看著變回人形的桑魯,海天微微一笑:"我救你是因為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桑魯一怔,不解的望著海天,他有什麼身份?不就是菊花豬一族的高手嘛,要是過去的話,神獸域中恐怕會有不少別的族群高手幫助他們,甚至依附于他們.但在白紋云虎和血鬃碧眼獅兩大族群聯手對他們展開圍剿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肯幫助他們了.

桑魯會有這樣的疑惑也不奇怪.

見桑魯滿臉的疑惑,海天呵呵一笑,將鎮獸塔的菊花豬給叫了出來.

"老大,你干嘛呢,又這麼直接拉我出來,難道你不知道我現在正在調教那些個傻蛋嗎?"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我,需要**!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陰謀?陽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