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在風蝕岩洞里面,葉默看著臉色越來越差,而且心跳也越來越慢的洛素素,心里也是焦急萬分.現在他自己也是萎靡不堪,如果再放血給洛素素,他還真的無法堅持下去.

葉默恨自己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是不能突破,要是現在已經突破到練氣三層,一切都沒有任何問題了.

恍惚當中,葉默似乎又看見了那個身穿黃衫的女子,她拿出了自己大半的水給了他.良久之後,這黃衫女子似乎和師父洛影重疊起來,葉默已經分不清她是洛影還是洛素素.

忽然葉默再次清醒過來,他知道自己也堅持不了多久了.不過無論如何他也不能讓這個被他連累的女子死在他的前面,想到這里,葉默再不猶豫,又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將血對准了洛素素的口中.

葉默的傷口有自動愈合的功能,可是葉默已經下定了決心,一旦傷口要愈合,他就再次拿刀割一次.他內心深處甚至有一種感覺,洛影就是洛素素,不然她怎麼會如此讓他心儀.

也不知道割了幾次,葉默忽然感覺到一陣陣的困意,他知道自己差不多了.

他沒有想到自己最後還是沒有走出這個沙漠,不過離奇的是他竟然和一個也姓洛的女子死在一起,洛素素,洛影……葉默嘴角露出笑意,他想自己本來就不屬于這里吧,既然要走了,而且臨死之前,還可以和一個自己心儀的女子在一起.他已經滿足了,沒有任何的牽掛.

在他昏迷過去的這一刻,他心里竟然什麼都沒想,只有洛影和洛素素的影子在眼前晃動.一會是洛影,一會又是洛素素,然後又重疊起來,他忽然不願意去想了,無論是洛影還是洛素素,他感覺只要有一個在他的身邊,他已經沒有牽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洛素素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在月已經中天,整個洞口被月色照的通亮.忽然她發現自己的面紗已經被掀開到一邊,心里頓時就是驚了一下.可是她立即就發現了葉默放在她嘴邊的手腕,手腕上的血跡已經結痂,她小心的將葉默的手拿開,才發現葉默睡倒在沙地里,已經昏迷了過去,一只手還摟住了她的腰,不過他的嘴角還帶著一絲微笑.

洛素素立即就明白了過來,她是葉默的血救活的,如果不是葉默的血,她早就已經死了.葉默拼死將她帶出沙蟲的包圍,又用自己的血救她.可是葉默為什麼要救她一個素昧平生的人,難道只是自己給了一袋水給他?

除了藍芋的救命之恩外,洛素素這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欠了眼前這個年輕男子的.雖然她也不一定會活下去,但是她感覺欠了就是欠了,哪怕馬上是死了,她也是欠他的.

洛素素從來都沒有和男人如此近距離的在一起過,而且她還被眼前的男子抱著疾奔了兩天一夜.自己身下的男子,雖然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但是他竟然還在微笑,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

洛素素忽然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撫摸了一下葉默的臉龐,上面有一些沙土,但是卻輪廓分明,沒有一絲贅肉.在觸摸到他臉的那一刻,他忽然給了她一種有些熟悉的感覺,但是那種感覺若有若無,而且難以言表和抓住.

他死了嗎?

洛素素忽然感覺到有些淒涼,她雖然還沒有找到甯輕雪,但是將命丟在了沙漠,也算是還了藍芋姐的一份恩情了.可是眼前這男子的恩情,她又如何去償還?他已經死了.

他用自己的血救活了自己,雖然自己也要死,但是她卻比他後死.洛素素不明白葉默為什麼要救她,她甚至可以想象到,如果當初那些沙蟲追來的時候,葉默將她丟下去,卻不丟那個包,他肯定不會死的.

可是他將包丟了,卻沒有將她丟下去.她從來都不會波動的心,竟然為了一個陌生人有些波動.

她的記憶很簡單,從五歲開始就被人帶去學藝,十二年後,她才回去感謝過藍芋姐一次.她所在的地方是屬于隱門,學習的也是華夏古武一脈.隱門中人是不允許步入紅塵的,況且她所學的靜門一脈更是要脫離紅塵喧囂.所以她可以出來幫助藍芋,其中的苦楚和艱難只有她自己知道.

而她除了要報答藍芋的恩情外,也沒有什麼牽掛了,所以她的記憶只是五歲前的都市記憶,和五歲後的隱門中的記憶.很簡單,也很單純.

雖然她有一顆青春年輕的心,但是從來都不會因為任何別的事情有波動,在她的眼里,除了修煉功課,沒有別的事情了.可是今天卻有一個陌生的男子為她而死,她從未波動過的心竟然有些波動,不為別的,也許只為那一份恩情.

隱門中人性情冷漠,都一心修煉,沒有人會去丟了自己的性命去救別人.可是洛素素第一次出來,她就遇見了一個可以為了救她丟棄自己性命的人.也許當他那個包丟下去的時候,他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了.

他為什麼要這樣?

洛素素感覺她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她竟然無法忍受葉默的死,她的眼有些模糊.她知道這對她不好,可是她竟然無法忍得住.

"素素,我們這一脈修煉的功法是一種靜心法決,記得千萬不要為任何事情波動自己的情緒,忌喜,忌憂,忌怒,忌傷……切記不要讓自己的情緒太過波動……"師父的話似乎還在耳邊,可是洛素素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哀傷.

她不知道師父是如何控制的,可是她連一個陌生人的死亡都無法控制,怎麼會這樣?就算是自己欠他一條命,自己馬上也要死了,怎麼會如此的哀傷?

忽然她的心口一痛,似乎修為都要離她而去,'噗’的一下,洛素素就是一口血噴了出來.看著地上殷紅濃稠的血跡,洛素素眼里閃過淡淡的哀傷,難道這就是功法的反噬嗎?

她再次低下頭看了看已經緊閉雙目的葉默,她的眼淚終于還是無法忍住,落在了葉默的臉色,再滾入他的口中.洛素素忽然想到,如果自己的眼淚全部流進了他的口中,他是不是會活過來?

葉默在無邊的黑暗之中,忽然看到了一汪清泉,他感覺自己很渴,他撲進了清泉.泉水被他喝了下去,可是泉水很少,而且有些苦澀.他張著嘴,等待著落下來的苦澀泉水.

洛素素的手忽然感覺到了葉默的心跳,雖然很慢,但是卻依然還有.他還沒死,洛素素忽然欣喜起來,如果再有些水就好了.

洛素素想也不想,將葉默手里的刀片拿過來,在自己的手腕上也割了一下.血立即就湧了出來,她趕緊將手腕對准葉默的嘴里,想讓葉默喝下去.可是她的血太濃稠了,葉默卻喝不下去.

急切之下的洛素素再次落下了淚水.她在自己的手腕上吸了一口血,對著葉默的嘴喂了過去.可僅僅是這一下,她就再也堅持不住,同樣的昏迷了過去.她的血太濃了,只是片刻時間,就再次凝固起來.

葉默感覺到那個苦泉水一下就變得有些粘稠起來,他的嘴唇似乎觸到了一個柔軟.他下意識的吞了一口進去,他的丹田竟然感覺到了一絲炙熱.

葉默有些清醒了過來,似乎覺察到了什麼,他立即開始運轉真氣進行修煉.他終于越來越清醒,甚至已經明白自己就在突破的邊緣,這個機會他絕對不會放過.

真氣在葉默的胸口不斷的進行周天運轉,一圈,兩圈……擋住葉默練氣三層的那層經脈薄膜似乎越來越脆弱,沖擊,再沖擊一下.

葉默此時沒有別的心思,只想一下就沖破了那一層薄膜.

洛素素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溫度傳了過來,似乎還帶著平靜她心靈的氣息,她睜開了眼睛,很享受這種氣息.她覺得就這樣死了,她也很甯靜.她很感激帶她逃出沙蟲的這個年輕男子,他讓自己可以選擇這種甯靜的死亡方式.

不過她很快就明白,這股氣息是從葉默身上傳來的.葉默還沒有睜開眼睛,臉色也還是有些蒼白,不過比起原先有了一絲血色.

洛素素心里一喜,她知道自己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如果可以救活這個人,她也沒有什麼遺憾了,該還的就全部還了,她可以了無牽掛的離開這個世界,而且她對這個男子還有一種親切感,她說不上來為什麼會這樣.

她再次割破自己的手腕,吸了一口血,對著葉默的口中渡去.

葉默此時正處于沖破練氣三層的關鍵時候,沒想到出現這種事情.不過他立即就明白了讓他醒過來的是什麼了,那股夢中有些粘稠的原來是洛素素的血,那柔軟竟然是她的唇.他心里一陣的感動,只是不知道那股淡淡苦澀的泉水是什麼.

除了師父洛影之外,葉默是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感動,他不喜歡流淚,也從來都沒有流過淚,可是此時他的眼角卻有些酸澀.

葉默想阻止洛素素找死的動作,可是此時他卻無法阻止她的動作,他必須要全力沖破練氣二層到達練氣三層,只有這樣,他才可以救活他們兩人.

洛素素忽然抬手擦了一下葉默眼角溢出的淚痕,喃喃的說道:"芋姐說今天是我的生日,沒想到我竟然在這里度過了自己最後一個生日."她終于再次撲在葉默身上暈了過去,她的嘴角和葉默暈過去一樣露出了一些笑意.

無論是否可以救得了葉默,她已經盡力了.她不欠任何人的東西,她走的了無牽掛.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蟲     下篇: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練氣三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