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葉菱事發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葉菱事發

"荃姨,我哥哥的電話怎麼打不通,他在院子里嗎?"葉菱從昨晚葉默走了後就打不通葉子峰的電話,以為他關機了,到了今天早上還是打不通.她知道自從兩年前父親去世,母親離開,葉子峰就很少回去住,一般都是在葉家大院里面.

這里面當然有爺爺喜歡他的成分在,但是葉子峰自己心里怎麼想的葉菱就不知道了.面對一個空蕩蕩的家,葉菱也很少回去住,大部分都是住在學校,偶爾回到葉家大院里住幾天.只是最近因為要偷東西,所以來的次數頻繁一些.

雖然葉子峰很少回去住,但是他的電話卻是常開著,今天連電話都已經關了,這種事情卻很少見的.所以葉菱來到葉家大院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葉子峰的去處.

荃姨是葉家大院的保姆,負責里面的瑣事,葉菱需要經常在大院里面進進出出,她特意和荃姨的關系拉的很近.但是今天荃姨看見葉菱卻臉色變了變,根本沒有回答葉菱的問題,就急匆匆的低頭就走.

"葉菱,你還知道回來,還敢回來,給我滾進去."一個粗暴的聲音響起,還沒有等葉菱反應過來,一只大手已經掐住葉菱的脖子,輕而易舉的將她拎進了屋里.

屋子里面全是人,不但葉家的主要人物都在,甚至從來都不允許進入家族會議的葉家女人都在.看來這些人早就在等她了,如果她不主動回來的話,說不定現在也被抓回來了.

看著坐在最上面的爺爺,葉菱心里一沉,當年二媽只是干涉了一下二伯的事情,就被如此嚴厲的責罰,現在她做的事情,比起當年的二媽來說,不知道要惡劣多少倍了.

爺爺就是再喜歡她,估計她今天也是在劫難逃.葉菱再次發現,她看遍了整個屋子,幾乎所有的葉家直系人物都在,可是哥哥葉子峰卻不在.

葉子峰去哪里了?葉菱突然擔心起來,心里'咯噔’一下,葉子峰不會因為她的事情受到牽連了吧?她已經忘了現在最應該擔心的是她自己,而不是葉子峰.

葉北榮看了葉菱一眼,眼里的失望溢于言表.卻沒有說話,他的身體一直不錯,估計還有個十年八年都沒有問題.因為一直喜歡葉問天,所以葉問天死後,他本來想再等十年,到葉子峰成熟了,看看家主的位置是不是可以交給葉子峰.

因為葉家幾個兄弟,葉問啟過于算計了點,而且大的方向把握並不好,他只能算計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葉問進更加就是個草包.倒是葉子峰頗有父風,這也是葉北榮一直沒有將家主之位交給葉問啟的原因.

甚至他上次還嘗試著讓葉子峰參加了家族會議,葉子峰的話雖然沒有得到通過,但是他的表現卻可圈可點.

什麼都想到了,葉北榮就是沒有想到,葉菱竟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來.竟然將家族的風水龍珠給偷了兩顆,而且還是交給對手宋家.如果這件事葉北榮都可以輕易放過的話,葉家也就到此為止了.

葉北榮掃了掃下面的數十人,沉默了一會,這才說道:"今天召開家族會議,有兩件大事要宣布,第一件就是從今天開始,我葉家的家主由葉問啟擔任,三日後舉辦家主交換事宜.第二件事就是關于葉菱大逆不道的處罰,這件事交給問啟來處理."

說完,葉北榮從家主的位置上面站了起來,歎息了一聲,也沒有坐在更加靠後的椅子上,而是直接出了屋子,他竟然走了.

葉菱心里更是一冷,看樣子爺爺是不會放過她了,如果是爺爺處罰,說不定她還有一線生機.但是大伯處理的話,她不敢肯定她的結果會怎麼樣?更何況爺爺還不在這里.

忽然葉菱看到了縮在四叔後面的葉滬,心里立即就是一驚,她被抓了,葉滬怎麼沒事?葉滬可以說干的事情比她還多,只是沒有偷風水龍珠而已.況且,她認識汩羅還是葉滬介紹的.而汩羅說葉滬早就在跟在他後面了,既然葉家可以查出自己偷了風水龍珠,又怎麼可能查不出葉滬做的事情?

葉菱的心更是往下沉,她已經經曆過一些事情,不再是對陰險勾當一無所知的草包.她想到了當初自己懷疑父親的死因來,還有她自己做的事情,難道大伯他們看不出來自己是故意靠近他們的?

葉家的風水龍珠被她偷了這麼久了才會知道?而且肯定是她拿的?難道她進入葉家老宅這麼多次,大伯的人竟然一直沒有在意?

葉菱忽然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事實,就是自己從頭到尾做的事情,大伯和四叔他們都知道,只是故意縱容自己,沒有說出來而已.她有事了,葉滬反而沒事,說不定葉滬也是他們故意放出來接近自己的.

葉菱被自己的想法嚇得打了個冷戰,大伯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難道就是為了將自己和哥哥趕盡殺絕?

她越想覺得這種可能越大,她才多大,甚至從學校里面還沒有畢業.大伯他們多老奸巨猾,以她的能力和大伯他們斗智絕對只有輸的份.哥哥葉默不就是先被他們以身體上的問題,還有不是葉家的人趕出去了嗎?

葉菱除了想不通大伯和四叔為什麼要這樣做,還有為什麼要趕盡殺絕以外,葉菱別的事情都已經想通.

如果讓葉菱知道爺爺本來是打算十年後讓葉子峰擔任家主的話,也許她就可以想通了.但是她不知道這件事,而且以後也沒有這件事了.

……張倔在燕京名氣還沒有杜濤大,當葉默,張倔,杜濤還有李狐四人走進會場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是和杜濤打招呼,因為杜濤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安全局的副局長.

可是此時杜濤沒有絲毫的得意感覺,因為只有他自己明白在這四人當中,除了李狐外,葉默和張倔的身份都比他要高的多.張倔本來也不大喜歡這種場合,只是他不怎麼了解葉默的性格,這才拉著葉默來這里.

"張哥,你的到來真是讓我意外."伴隨著一個響亮的聲音,一名三十不到的青年突然快步走了過來.

看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不認識張倔,這說話的青年明顯是不但認識張倔,甚至還知道他的身份.

張倔微微一笑,回頭對葉默說道,"這位是李家的少爺,李秋陽.在燕京也是赫赫有名的主啊,呵呵."

李秋陽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葉默,他認識杜濤,是燕京安全局的副局長,不過他依然是張倔手下的人.讓李秋陽沒想到的是,張倔竟然第一個將他介紹給旁邊這名不認識的青年.而且這青年的衣著很普通,甚至可以說是寒酸了.

這人是誰?剛才張倔介紹的時候,對他明顯很是尊敬.除了韓在辛那個老家伙,還有誰讓張倔如此尊敬的?而且杜濤和張倔都走在他後面半步左右,雖然只是相差這麼一點點,但對李秋陽來說,判斷葉默的身份已經足夠.他已經明白葉默的來曆絕不尋常,至少要比張倔身份還要高.

比張倔身份還要高?李秋陽心里一動,他可不會以貌取人.連忙走到葉默面前伸手說道:"我叫李秋陽,張倔的鐵杆支持者,也是他的朋友."

葉默微微一笑,伸出手說道:"我叫葉默,也是今天才認識張倔."

李秋陽嘴角抽搐了一下,張倔的傲氣他再清楚不過.如果說他會對一個剛剛認識的人這麼尊敬,李秋陽是絕對不信的,但是看葉默的話似乎又不像是說謊.

葉默,這個名字倒是很熟悉,似乎和葉家被趕出的廢材同名了.

"呵呵,我們不要站在這里,今晚從台灣回來的季北辰老先生要進行一場慈善拍賣會,過後還有一個舞會.我們先坐下聊聊,等會拍賣會的時候,你們看看是不是有合適的東西.季北辰可是我國著名的古玩收藏家,這次回到燕京,聽說准備了許多好東西."李秋陽呵呵一笑說道.

"好,季北辰老先生我聞名已久,雖然我沒有多少錢,但是也要看看他的藏品如何."張倔立即就同意,"對不起……"一個身影撞到了葉默的身上,但是同時一句對不起就跟了上來.不過這撞到葉默的人,立即就看著葉默,"咦,是你"的說了一聲.

葉默已經看清楚,撞到他的人他還真的見到過.就是昨天下飛機的時候,那個要送他唱片的譚菲.沒想到在這個名流晚會還可以遇見她,不過她這麼有名,應該也算是一個名人吧.

"菲菲,今晚拍賣會結束後,還有一場舞會,等會我請你啊."一個年輕男子緊跟著就過來了.

譚菲此時已經沒有心思去想葉默這種土包子怎麼也可以進來的事情,而是轉過頭看著過來的男子說道:"對不起啊,意少,我的腿有些扭傷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計     下篇: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媽的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