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哭出聲來  
   
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哭出聲來

唐北薇驚訝的再次抬頭看了看葉默,她似乎被葉默這種緩和的語氣驚呆了,自從他得知自己是騙了他後,他的語氣一直是越來越冰冷,這還是他第一次用這種緩和的語氣和她說話.她的心底竟然有一種莫名的委屈,越發想哭出聲來,可是她知道就算是自己再委屈再流淚,她也不願意在陌生人面前哭出聲來.

看著唐北薇的眼淚越流越多,葉默皺著眉頭,卻沒有說話,他在等著.雖然他很想現在一走了之,可是唐北薇還沒有說出手鐲的來曆,他不想就這麼走了.

良久,唐北薇才舒緩了一些,低低的說道:"那個手鐲是我媽媽病重的時候,留給我的.她說我不是她親生的女兒,是二十多年前在一個寺廟里面撿回來的.留下這個手鐲是因為媽媽說當初送到寺廟當中的孩子是兩個,除了我被媽媽領養了外,還有一個小孩被別人領走了.以後就用這個玉鐲相認,所以……"

葉默忽然呆住了,如果唐北薇說的是真的,那麼另外一個小孩豈不就是自己?難道自己是從寺廟里面抱回來的?他想起了葉家的DNA檢測來,那竟然是真的?他的臉色忽然變得蒼白起來,如果這麼說唐北薇才是他的妹妹,而葉菱卻不是.

可是他剛才竟然教訓的唐北薇吐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他的靈魂已經不是原來的葉默,可是血緣卻無法擺脫.

唐北薇沒有抬頭看葉默,只是接著說道:"葉默,我雖然想害了你,可是還沒來的及.你看不上我,喜歡這個玉鐲,你就拿去吧,當做我的補償.對我來說,除了媽媽,我已經沒有親人,媽媽走了,這個玉鐲我也沒有要的必要了…"她的聲音越說越低,最後終不可聞.

葉默是第一次後悔自己做的事情和說的話.他修真後,就從來沒有因為一件事去後悔過,這一次,他是真的後悔了.因為涉及到葉菱的事情,才讓他憤怒,說話變得刻薄起來.就算是因為他自己被唐北薇暗算,他都沒有這麼憤怒.

雖然還不能確定唐北薇就是他的妹妹,可是此時葉默已經對自己的粗魯舉動感到了後悔.

唐北薇低著頭暗自傷神了良久,竟然沒有發現葉默的任何動靜,她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葉默,葉默臉色很是蒼白,甚至她都可以想象他的臉色和自己的臉色甚至都差不多.

"葉…"唐北薇甚至忘了自己的處境了,忘了就是眼前這個人剛才對她如何的不客氣.

葉默長長的籲了口氣,盯著唐北薇看了許久.唐北薇受不了葉默的眼神,她再次低下了頭,不知道葉默要怎麼對她,可是她已經不在乎了.

葉默坐了下來,拿起一件衣服幫唐北薇披上,然後將唐北薇摟了過來靠在身上.唐北薇有些驚慌,葉默怎麼了?他似乎有點不大對勁.

"對不起,北薇,剛才我的話重了些,我向你道歉."葉默想到唐北薇的不容易,越發覺得自己心里不舒服,他的眼神漸漸的變狠.無論是誰將唐北薇騙來,還如此害她,他都要將這人挫骨揚灰.

忽然葉默打了個冷戰,難道那人知道他和唐北薇是兄妹?如果是這樣,這人也太殘忍和可怕了.幸虧他葉默有自己的原則,而且心里只有洛影或者加了個甯輕雪,不然,葉默不敢想下去.

葉默的眼神越來越冷,好惡毒的手段,如果是這樣,此人不除,他寢食難安啊.挫骨揚灰也不能解去他葉默的心頭只恨,世界上竟然有這種畜生.

唐北薇正驚詫葉默竟然第二次對她說對不起,如果說第一次是葉默隨意而說的話,這一次,唐北薇是真的感受到了葉默的歉意,是真的對她有深深的歉意,而且他一直叫自己唐北薇,現在也改成了北薇.

她靠在葉默的懷里,竟然有一種不想動的感覺,有一種念頭無緣無故的在她心底升起,如果一直有這樣一個人護著她就好了,她也不需要四處被欺凌.

唐北薇胡思亂想當中,竟然感覺到葉默的身體越來越冷,那種發自骨子里的寒冷和殺機,讓她打了個冷戰,突地離開了葉默.

看著唐北薇驚恐的看著自己,葉默知道他殺意外泄,他收了殺意,這才拿出一顆藥丸對唐北薇說道:"北薇,你先吃了這一顆丹藥,我幫你調理一下經脈."

唐北薇驚訝的看著手里的藥丸,想了想還是吞了下去,卻沒有問原因,如果葉默要對她怎麼樣,她認命了.

葉默拿出銀針幫唐北薇將剛才因為傷心郁結的經脈全部打通,再幫她全身的經脈用真元梳理了一遍,兩個小時後,他這才滿頭大汗的拔出了銀針.

唐北薇驚訝的發現她似乎渾身都充滿了力量,而且精神也變得飽滿起來,甚至剛才郁結在心中的那團悶氣也消失不見,甚至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讓她渾身舒適無比.

她看看身上滲出的些許雜質,似乎知道了什麼.再看看坐在床邊滿頭大汗,而且臉色蒼白的葉默,她有些明白過來.雖然唐北薇不知道葉默對她做過什麼,可是她知道葉默肯定是耗費了自己的力氣幫她進行什麼調養了.

葉默睜開眼睛對唐北薇說道:"你先去洗個澡,等會我再和你說話."

雖然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可是唐北薇卻急急忙忙的去洗澡了.

葉默這次損耗很大,這種幫人洗髓和調理經脈的事情,葉默從來都沒有幫任何人做過,就算是甯輕雪,也是她自己的功勞.這次幫唐北薇這樣做,還是第一次,因為他感覺到自己虧欠她的了.

葉默查看了一下戒指里面只有幾十塊錢了,看樣子今天借錢的事情跑不掉了.他沒有問葉菱要錢,他知道葉菱現在沒有錢,問她借錢,是難為她.

唐北薇一把澡整整洗了將近一個小時,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上了一套衣服,只是襯衫依然穿的是葉默的.

洗完澡的唐北薇,整個人都變得不同了,因為剛才葉默幫她梳理了經脈和洗髓的緣故,一種難以描述的高貴氣質出現在她的身上.

她在鏡子里面看見自己的樣子時也大吃了一驚,她不知道葉默幫她做了什麼,不過她知道葉默肯定是幫她做過很了不起的事情,而且葉默似乎也不是尋常之人.

葉默看見唐北薇變化的樣子,也感覺到了一些滿意,除了她的眼神當中依然有一種難以抹去的憂傷外,唐北薇已經截然不同.

"你要和我說什麼?"唐北薇已經恢複了平靜,她已經將心底的那種憂傷深深的埋藏起來,她已經決定馬上就回到壇都,如果媽媽真的無法治療,她就將媽媽接回去,然後就一直陪著媽媽.她已經盡力了,與其這樣四處受人欺負,還不如回去和媽媽一起走.

葉默拿出一個手鐲說道:"我懷疑我們是兄妹,因為我也有一個這樣的手鐲."

唐北薇忽然有些顫抖起來,她騰地站了起來,從葉默手里奪過手鐲,將自己的手鐲拿下來一比較,赫然是一對.

她已經紅潤的臉色再次變得蒼白,她的手在顫抖,甚至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她沒想到自己要找的親人,就是眼前這個折磨她的人.如果說原先不知道葉默的身份,她還可以忍受,可是一旦知道葉默可能是她的哥哥,她甚至忍不住要崩潰.

她希望有一個愛著她寵著她的哥哥,可是事實放在眼前,她竟然無法接受.

唐北薇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她竟然拿起手里的兩個手鐲砸向了葉默,然後一聲不吭的跑到門口拉開門沖了出去.

葉默眼里閃過一絲黯然,雖然從靈魂上來說,他和唐北薇的哥哥沒有任何的聯系,可是血緣這東西卻無法割舍.

葉默追了出去,他知道唐北薇現在心里很難受,也沒有刻意去拉住她,也許過了這一陣子,她會好些吧.

唐北薇腦子一片混沌,葉默竟然是她的哥哥,她甯可自己的哥哥從來都沒有找到,也不希望葉默是她的哥哥.

她竟然差點做出無法原諒的事情,如果不是葉默不在意她的話,後果她自己都不敢想象.

唐北薇不停的奔跑,她恨葉默,既然有手鐲為什麼不早點拿出來?為什麼這個世界上這麼多人不能是她的哥哥,偏偏要是葉默?

唐北薇不知道疲倦一般的往前跑著,似乎前面有解脫的東西.她的腦子已經一片混沌,沒有了任何思想.

葉默有些擔心的在後面跟著她,他知道現在唐北薇需要的是發泄,等她平緩過來,就可以接受了.

葉默停住了腳步,他看見唐北薇已經上了榆峰大廈的電梯,這是一個玻璃電梯,葉默來的時候,電梯已經上升.

唐北薇木然的眼神讓葉默心里一顫,她上電梯做什麼?葉默很快就想到她會不會跳樓,他忽然後悔剛才沒有拉住她,而讓她自己奔跑了.

葉默眼里的電梯越來越小,葉默緊張的用神識關注著唐北薇,不過這棟樓還好,最高也沒有超過七十米,還在他的神識范圍之內.

葉默盯著唐北薇正想著是不是上去將她帶下來的時候,唐北薇竟然打開了最高層的窗子,跳了下來.

看著跳樓的唐北薇,葉默總算是松了口氣,他毫不猶豫的飛身躍起,先用真元氣牆延緩了唐北薇的速度,再一把抱住了落下來的唐北薇.在別人反應過來之前,離開了這里.

唐北薇跳下來的瞬間,就感覺一陣的輕松,都結束了.

可是當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她正被葉默抱在手上,她心里一驚,難道哥哥也跳樓了不成?

"北薇,你真傻,干嘛要跳樓?如果我不能接住你,我不會原諒自己的."葉默的語氣有些傷感,他不知道是誰對誰錯.

唐北薇終于明白過來,是葉默接住了她,那種郁結的心結一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無盡的委屈湧上心頭,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葉默,'哇’的一下哭出聲來.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得悉詭計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二十六章 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