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祭劍立威  
   
第二卷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祭劍立威

張之彙沒有回答,他也用不著回答了,因為已經有十幾人上來將他和葉默圍住了.

葉默冷冷的掃了一下圍上來的十二人,沒有說話.他已經大致了解,這十二人一名地級初期高手,四名玄級還有七人都是黃級修為.

"張兄,我斷拳堂也知道前輩的來意,只想請張兄拿了'柳青蘿’後,將這姓莫的小輩交給我們斷拳堂,我鄭成法必有所報."說話的是為首的那名地級高手,他以為葉默已經被張之彙制住.

張之彙看都沒看這名地級武者,而是很恭敬的對葉默說道:"前輩,這就是斷拳堂的人,因為前輩上次殺的鄭成則是斷拳堂門主的兄弟,所以他們這次幾乎是全部精英都來了,領頭的是斷拳堂的堂主鄭成法."

"張之彙,你搞什麼東西?"這名地級武者聽見張之彙的話,驚怒不已.雖然他人多,但是相對于地級高手來說,人多根本就沒有太大的作用.

葉默掃了一眼鄭成法淡淡的說道:"斷拳堂從今天以後就不用存在了,我已經將它除名了."

"好膽,張之彙,你以為你一個人可以和我斷拳堂抗衡?只要我們今天殺了你,你張家將被我斷拳堂血洗."鄭成法雖然顧忌張之彙,但是要是阻攔他的殺弟仇人,他是絕對不可容忍的.在他看來,葉默如此大膽,肯定是因為張之彙撐腰的.

"聒噪."葉默懶得廢話,飛劍已經化成紫芒飛出.猶如一道流星直接砸向鄭成法的眉心.

"叮當"一聲,鄭成法在瞬間竟然擋住了葉默的飛劍,不過他手里的刀已經斷了了一半.在他還沒有來得及看這是什麼暗器的時候,葉默的飛劍轉了個彎再次如流星一般從他的後頸穿過.

"飛劍……"鄭成法只是吐出這兩個字就撲通一下倒地身亡,眼里的濃濃的駭然依然沒有消散.散發淡紫色光芒的飛劍依然懸浮在空中,猶如一個隨時可以刺出亮芒一般,讓人驚懼.

余下的十一人都呆立在原地,無法動彈.這是什麼,飛劍?竟然是傳說當中的飛劍,沒有任何人相信,可是他們最厲害的門主已經被殺了.甚至他只是擋住了其中的一劍而已,還是犧牲手里的寶刀才擋住一劍.

而他們這些人,不但修為遠遠的不到地級,手里也沒有寶刀,這種飛劍不要說擋一劍,說不定看都沒有看到,飛劍已經殺了他們.

張之彙更是冷汗淋漓,剛才如果不是他見機的早,此時他一樣是一具冰冷的尸體.就算是他擋住,最多也擋不過其中的三劍.這飛劍的速度猶如流星一般,給任何地級高手也無法擋住其中十劍,除非是先天高手.

"啊……"其中一名玄級巔峰高手最先反應過來,他看著懸浮在空中的飛劍,尖叫一聲,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恐懼,竟然轉身就跑.

"哼……"葉默冷哼一聲,既然殺了,他就沒有留下斷拳堂的任何想法.斷拳堂和張之彙不同,它是一個隱門,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再說了,他殺了斷拳堂的堂主弟弟,這仇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唯一的辦法就是直接將斷拳堂抹去.

而張之彙不但有龐大的家族資源,有顧忌,而且他和葉默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所以葉默留下他一命,遠遠比殺了他要有用的多.

既然殺了,葉默當然不會放任幾人逃走,神識控制之下,飛劍已經猶如扭曲的紫光一般,快速的穿過一個個斷拳堂門人的眉心,帶起了一蓬蓬鮮血.

轉眼十二人被葉默殺的只剩下兩人,葉默卻控制住了飛劍,在空中盤旋,而不再動作.

余下的兩人已經被剛才葉默的一番殺戮驚的目瞪口呆,半晌才撲通一下跪了下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知道不停的磕頭.

看著滿地的尸體和四濺的鮮血,張之彙背後暗自發冷,什麼叫殺戮,人家這才叫真正的殺戮.此時他一點都不會懷疑葉默可以隨便殺了他滿門,這人殺起人來沒有半點波動,一看就知道,他就是經常做這種事情的.

斷拳堂好歹也算是一個中等的隱世門派,可是門中白分之九十的精英說完就完了.這要是說出去,絕對沒有人相信.這個前輩遠遠沒有自己想象的好說話,他沒有殺自己,說不定還是因為別的事情,想到這里張之彙不只是發冷這麼簡單了,他甚至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小腿有些打顫.

忽然張之彙再次感到了一種冰冷的寒意傳來,他下意識的看了看葉默,竟然發現葉默盯著他在冷笑.

"前輩……"張之彙感覺到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葉默卻不說話,而是盯了他一眼後,竟然不再看他,而是閉上了眼睛.

這前輩是什麼意思,張之彙愈發感覺到心驚.難道也要將自己殺了滅口不成?既然要滅口為什麼還有兩個人不殺?

張之彙問了一句,可是葉默絲毫沒有聽見一般,再次抬頭看著他的飛劍,眼神有些冷漠.

張之彙想了半天無法明白葉默的意思,可是現在看見葉默盯著他的飛劍,再看看地上還沒被殺的兩名斷拳堂的人,他突然明白過來,這是讓他投名狀呢.如果現在他不表明心跡,說不定這位前輩的飛劍馬上就會洞穿自己的眉心.

想通了這點,張之彙哪里還敢猶豫,拿起斷了劍尖的長劍,疾步走到兩名斷拳堂的門人面前,抬手就是兩劍.

這兩名跪在地上的斷拳堂門人,想不通為什麼這位飛劍前輩不殺他們了,在一邊看熱鬧的張之彙還來殺他們.

"你很不錯."葉默掃了一眼張之彙,收回了飛劍.

張之彙暗地擦了擦汗,心說差點就沒有明白您老人家的意思,你這不是坑人嗎,既然要讓我殺人,就直接說啊,還弄的神秘兮兮的.

松了口氣的張之彙連忙說道:"前輩,斷拳堂的這些人作惡多端,竟然敢冒犯前輩您,殺了也是活該.等晚輩將這些尸體處理了再說."

說完張之彙就要去處理被殺的尸體,畢竟在無量山一下殺了十幾人,哪怕是隱門中的爭斗,還是要秘密處理掉的.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不用了."

說完隨手就是十幾個火球發出去,現在他練氣三層巔峰,勉強可以一口氣發出十四五個火球.

地下的十幾具尸體被葉默的火球完全燒成了飛灰,甚至連那一塊地面都變得開裂起來.

張之彙頓時驚呆了,如果說飛劍給他極大的震撼的話,那麼這火球根本就是仙人的手段了.他死死的盯著已經變成飛灰的十幾具尸體,半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張之彙."葉默立威的效果已經達到,就沒有必要再客氣了.

"是,前輩."張之彙立即就反應過來,他看向葉默的眼神已經充滿了敬畏和驚懼.

葉默當然知道大棒打了之後,再用一個蘿蔔才可以讓這老頭徹底的對他服服帖帖.現在見張之彙很是恭敬和敬畏的樣子,也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才說道:"你知道斷拳堂的地址吧?"

"是,斷拳堂我去過一次,倒是知道."張之彙絲毫不敢隱瞞.

"好,既然這樣,你去將斷拳堂完全滅了,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葉默說完看著張之彙,無形中給了他一種壓力.他不愁這老頭不答應,剛才他故意留了兩個人讓這老頭殺,這老頭現在也只能聽了他的話去滅了斷拳堂.

張之彙哪里敢說半個不字,不要說他也殺了斷拳堂的人,就算是他沒有殺斷拳堂的人,葉默的話,他也不敢反駁.

"好,既然這樣,等你滅了斷拳堂後,就回張家等我.你停留在地級中期估計時間不短了吧,只要你做的讓我滿意,我不介意讓你再進一步."葉默知道應該給甜棗了.

張之彙渾身一震,他辛辛苦苦幾十年就是無法突破地級中期,如果可以突破地級,他也不會來搶葉默的'柳青蘿’了.就是因為這個突破的誘惑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大了,所以他才捺下老臉來搶葉默的'柳青蘿’.現在葉默說可以助他突破地級中期,對他來說不亞于一顆原子彈.

而葉默的話他絲毫沒有懷疑,葉默都是先天高手,怎麼會在意區區一個地級中期的瓶頸.況且如果不能突破地級他的壽命也很快就要到了,要知道古武修煉者,就算是修煉到地級巔峰也無法提升壽命.大不了身體強壯一些,多活個幾年罷了.

只有修煉到了傳說當中的先天,才可以立刻提升一個甲子壽命.可是如果連地級後期都無法晉級,如何可以提升到先天?

葉默可以保證他晉級地級後期,對他來說就是傾家蕩產也心甘情願.好半晌他才從巨大的餡餅當中醒悟過來,知道這是讓他拿出誠意來,連忙恭敬的說道:"前輩,請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斷拳堂的人走脫一個."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五十三章 我要去祭劍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不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