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章 誰更血腥  
   
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章 誰更血腥

"謙和,你將我帶到這里來,想怎麼樣?我知道你能量大,不過我何琪也不會怕你."一個葉默聽起來很是熟悉的聲音傳來.

葉默回頭卻看見那名想利用他的女生竟然也被帶來了,聽這女生的口氣似乎還有些能量.不過這人剛才不是說他叫聶無邊嗎?怎麼變成謙和了?

"謙和,你……"何琪走進來才看見她口中能量很大的謙和竟然低眉順眼的站在下面,而最上面坐著的竟然不是謙和.

葉默打量了一下聶無邊,長發白臉無須,眼睛很是妖異,看起來才三十來歲,竟然有著玄級初期巔峰的修為.說句實在的,有玄級修為的人在都市里面,除了上次遇見的那個歐旭虎,還真的沒有發現別人.

"謙和?哈哈,他只是我的一條狗而已.你就是何琪,長得不錯,能到這里來是你的福氣.唐北薇,你更不錯,上次有人說你是壇都第一支花,我還不相信來著.看來果然是真的啊,你確實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一個女人,而且還是純陰,不錯,不錯.甚至比我師妹還要漂亮,嗯,謙和,這才你立了大功,月底這種漂亮女人留給我很有好處."聶無邊似乎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何琪這才看見葉默和唐北薇,驚訝的說了一句,"你們怎麼也到這里來了?"

葉默沒有回答何琪的話,他仔細的掃了一下這里,神識范圍之內的男女一共三十六人,除了修為最高的聶無邊外,那個謙和甚至都已經黃級中期的修為了.雖然只是短短的時間,葉默已經確定這里不是普通的富人玩弄女性的地方,這聶無邊很是有些詭異,只是不知道他要這麼多女生做什麼.

何琪只是說了一句就停了下來,她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有些問題,既然謙和都只是一個跑腿的,那麼這個眼睛妖異的年輕人說不定來曆更大.

聶無雙冷冷的看了一眼葉默,"我是真的很佩服你的膽子,你以為學了幾下三腳貓的功夫就可以橫行一切了嗎?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功夫.將兩人帶上來."

葉默沒有說話,他很想現在就殺上一通,可是唐北薇在這里,場面太過血腥,他怕妹妹受不了.如果用火球的話,這個何琪又在這里,他不想殺何琪的話,就勢必不能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本事.

正猶豫間,葉默就看見在西隴酒家去抓他的長臉男子和二鐵已經被人帶了上來,這兩人臉色蒼白,甚至小腿都在發抖.很顯然,他們兩人沒有預料到回來了還要受罰.

聶無邊走到長臉男子前面,微微一笑說道:"你們不錯啊,竟然回來說別人多厲害,甚至不敢上前.你們這種狗我還要干嘛,浪費糧食."

"聶爺饒命……"長臉男子和二鐵再也無法站直,直接跪倒在地,牙齒都在打顫.

"我說過,我不用飯桶."聶無邊說完,抬起手掌就是兩手刀.

兩股鮮血噴出多高,血濺了聶無邊一身,讓聶無邊顯得更是猙獰.可是他竟然舔了一下嘴邊的血,甚至有一種回味的意味在里面,此時兩顆人頭才咕嚕嚕的滾出多遠.

"啊……"原本還認為沒什麼的何琪再也忍受不住眼前的殘暴血腥,"撲通"一下倒在地上,竟然昏迷了過去.

唐北薇臉色蒼白,心里陣陣的翻湧.葉默趕緊隨手點了她的暈穴,將她扶著和何琪靠在一起.

"不錯,是有些膽子,難怪敢殺我的人."聶無邊淡淡的看了葉默一眼,嘴角的譏諷更加濃了.

葉默已經注意到這聶無邊雖然是玄級初期,可是他的內氣已經和玄級中期差不多了,不然這兩掌,純粹用內氣就砍了兩個人的頭,實在是很不簡單.

"我想,你現在是不是還想和我打一架呢?或者已經膽寒了?"聶無邊猶如老鷹看一只小雞的眼神,看著葉默.

葉默看著聶無邊歎了口氣,也微微一笑,這才說道:"我很贊同你的話,如果你以為你學了這幾下三腳貓的功夫就可以耀武揚威了,我實在是太遺憾了.今天我想說的和你一樣,就是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功夫."

說完,葉默揚起手,對著左右兩邊連續劃動手掌,大廳里面一共十八人,葉默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劃出十六下,這才停了下來.

"哈哈……狂妄之輩,竟然敢學我用內氣……"聶無邊說道這里聲音戛然而止,然後他滿臉震驚和駭然的看著左右的十六名手下.

陣陣鮮血噴了出來,猶如一個屠宰場一般,十六顆人頭連同手臂斜斜的落在地上,然後左右的十六人同時摔倒.猶如訓練好了一般,而且摔倒的方向都一致.

聶無邊已經完全怔住,"做夢,這肯定是在做夢……"他不停的對自己解釋,可是他知道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

謙和更是目瞪口呆,眼里除了驚駭,已經不敢再說一個字.

聶無邊眼里終于露出了恐懼,修煉到現在,他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恐懼,可是今天他終于知道什麼是恐懼了.剛才他殺了兩個廢物手下,甚至以血腥無比的方式殺了,就是一種惡趣味的恐嚇.他想讓這年輕人嚇的出丑,可是嚇是嚇住了一個,只是將何琪嚇暈了,而這年輕人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

不但什麼事情都沒有,而且接下來他的手段比自己更加血腥,這種血腥的場面就是他也沒有見過.可以肯定眼前的這年輕人也是故意的,這是嚴嚴實實的將他的臉打了啪啪響.

葉默抱著唐北薇緩緩的走了上去,聶無邊下意識的讓了開來,並且不斷的退後.葉默沒有理睬他,直接坐在了剛才聶無邊的椅子上面,冷冷的看著聶無邊.

"你,你是誰……"聶無邊驚恐過來,他已經明白這年輕人的本事遠遠比他大,甚至都是地級的存在,自己不知道哪根神經有問題,干嘛去惹這樣一個狠人?

葉默冷冷一笑:"你這樣學了很多天的高手我見的多了,不是你一個人.不久前有一個人叫獨狼,據說是個高手,被我三刀殺了.還有一個門派叫斷拳堂,他們的門主鄭成法帶著門派的人圍殺我,被我全部殺了.你似乎比他們還少練幾天啊,怎麼這麼囂張了?"

"前輩饒命……"聶無邊再也無法忍住內心的驚懼,一下跪倒.眼前的這是什麼人啊,怎麼殺的都是地級高手,自己這點本事還不夠他看的.謙和更是臉色卡白,他知道這次自己的主子撞到鐵板了.

"你知道我現在還為什麼不殺你嗎?"葉默看著聶無邊冷冷的說道.

聶無邊此時已經渾身發顫,他現在才知道面臨死亡的滋味是什麼樣的,以前總是看著別人在他面前求情,現在他竟然也跪在別人面前求情.

葉默掃了一眼謙和,"竟然敢打我妹妹的注意,你膽子不小.知道我又為什麼不殺你嗎?"

謙和已經渾身顫抖,一句話都無法說出來了,雖然他很是彪悍,可是面臨這種血腥的場面,他沒有辦法不發顫.

葉默不再理他,看著聶無邊說道:"一年前,這個地方被我炸成了廢墟,這里的人都被我殺了,沒想到一年後還要來這里一次,看樣子我和這里很有緣啊."

聶無邊已經後悔出一肚子苦水了,如果知道會得罪這麼一個狠人,他就是隨便選擇哪個城市也不會選擇壇都.

"前輩,饒命……"聶無邊不想死,他修煉資質在門派當中第一,怎麼能夠死去,可是現在他不知道誰可以保住他,也許就是他的師父來估計也不行了吧.

葉默隨手就是十幾個火球飛出,兩邊的十幾具尸體,甚至包括剛才被聶無邊殺的兩人都已經化為了飛灰.

聶無邊已經徹底的呆住了,他心里還在想萬一這位前輩不饒他,他是不是可以找個機會逃走的,可是現在他知道他根本就沒有辦法逃走了.這人竟然還以發出火球,他在隱門修煉了這麼些年,還沒有聽說過有人可以發出火球來攻擊敵人的,他太逆天了.

他見葉默的眼神越來越冰冷,更是遏制不住頭頂的冷汗,主動說道:"前輩,我是四川九月觀的弟子,本來因為晉級了玄級,來壇都凝陰煞的.所以就需要很多的處女,可是我都沒有殺她們,只是取了她們……"

"哼,竟然有如此惡毒的門派.你們門派就不用存在了,沒有殺她們,我妹妹的同學茜茜是怎麼回事?"葉默的眼神驟然變冷,他不是衛道士,可是這種歹毒門派,連他都看不過眼了.

"是,是……"聶無邊冷汗淋漓.

葉默走到聶無邊的旁邊,抬腳就是一腳踩在他的胸口上.聶無邊只感覺一股火焰般的熱量一下湧進了他的丹田,最後竟然駐留在了丹田,動也不動.

雖然知道可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聶無邊卻不敢反抗.

"你去將余下的十八人全部殺了,再將尸體帶回來."葉默表情淡淡,對這里面的人,他可不會手下留情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老地方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一章 沒畢業的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