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九章 輕雪劫  
   
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九章 輕雪劫

郭泰鳴從身邊的包里取出一個玉盒遞給葉默說道:"葉神醫,我的祖上也是古武一脈.只是後來沒落了,葉神醫你幫我治療的時候,使用的應該是內氣吧,可見你也是古武高手.這個盒子是我祖傳下來的,我想我的後輩也不會再練古武了.救命之恩,我也沒有什麼好送的,這個盒子就送給你吧,還請葉神醫收下."

葉默連忙推辭,"郭先生,這是你祖傳的東西,我不能要.你還是留下來吧."

郭泰鳴卻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有一個女兒,而且就算我有兒子,我也說過,如果葉神醫真的可以治好我,這個玉盒就作為一點心意.我知道葉神醫看不上這點東西,可是我也沒有更好的東西可以入你的法眼了."

見郭泰鳴確實很真誠,葉默也只好將玉盒收了下來.他打開玉盒,發現里面有一張卡,應該是一張銀行卡.除了這張卡以外,還有一張羊皮地圖,一看就知道年份久遠了,隱約畫的是一片大海.地圖上面壓著一塊礦石,葉默發現這赫然是一塊'紫焦’礦石."

葉默立即就明白了郭泰鳴的遺傳病是怎麼回事,他的這個玉盒肯定是祖上遺傳下來,到了每一代都會去把玩一下這塊'紫焦’,結果只要拿過'紫焦’的人都會得這個病.只是和卓愛國不同的是,他們郭家的人看過這塊礦石後,還是放入了玉盒,導致'紫焦’依然保存完好,一代代的傳下來,一代代的中毒下來.

葉默拿出那張卡遞給郭泰鳴說道:"你的這個玉盒我就收下了,至于這張卡,我就不能要了."他沒有解釋'紫焦’的事情,既然'紫焦’已經給他了,郭泰鳴的後人就不會再受到影響.

盡管郭泰鳴再三要求,葉默還是沒有收下這張銀行卡.小錢他不缺,大錢就是給了幾億他也不夠花.在葉默想來,自己以後需要修煉,那麼采集各種珍貴藥材還是需要大量的錢財的.等他這邊穩定下來,他會想辦法聚財.參加了隱門的拍賣會後,葉默感覺光靠他的那個網絡診所,哪怕賺的錢再多,還不夠買'青花青葉草’一朵花的,要賺錢還要想別的辦法.

……

甯海.

在葉默居住的小院里面,甯輕雪很是安逸的照料著幾株'銀心草’,葉默不在的日子她很想念他,葉默已經好幾個月都沒有回來的,她有些掛念了.可是她知道葉默肯定會回來的,他答應過她的.

'銀心草’的長勢很好,加上甯輕雪的精心照顧,最大的那一株已經有七八厘米高了.她對修煉很是不在意,可是為了不拉下葉默太多,每天都強迫自己花一定的時間去修煉.其余的時間不是照顧'銀心草’,就是擺弄自己脖子上面的項鏈.

這串珍珠白的項鏈她很喜歡,上次蘇靜雯看見她這串項鏈的時候,也很喜歡.不過這串項鏈她是不會給蘇靜雯的,嚴格意義上說,這是葉默送給她的唯一一樣禮物.

"輕雪,陪我去步行街買點東西."許薇今天下班有些早,下午五點不到就已經回來了,剛進院子門,就朝甯輕雪叫道.

"步行街?"甯輕雪想起了黃金糕,忽然感覺有些饞,笑了笑立即就同意了許薇的意見.

名渡步行街是甯輕雪去的最多的地方,通常是過來吃黃金糕,有的時候蘇靜雯和李慕枚一起過來吃,有的時候是她和許薇一起過來.極其無聊的時候,就一個人過來買幾塊.她感覺那黃金糕的味道里面有些葉默的影子,每次吃黃金糕的時候,都特別認真.

……

此時的名渡步行街依然熱鬧非凡,雖然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可是各種攤子已經陸陸續續的推了出來.

兩名道士有些悠閑的在名渡步行街逛著,其中一人已經是五六十歲了,另外一人卻只有二十多點.

"唉,真是可惜了,只是相差一兩個月的時間,竟然連拍賣會都錯過了.聽說這次的拍賣會還出現了一株'柳青蘿’和兩顆'駐顏丹’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師父,這世俗界我感覺太渾濁了,我們還是回去吧."年輕點的道士連續逛了幾天,感覺花花世界也就這個樣子,沒什麼了不起的.他說話的思維似乎轉換的很快.

從這年輕道士說話的口氣就知道,那名老年道士是他的師父.

果然,這年輕道士剛剛說完,這老年的道士眼里立即露出欣慰的笑意,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元重你的心境很好,能夠不為這花花世界迷惑,我算是放下心了.好吧,既然你已經厭煩了,我們就立即回去修煉,以後你總不會時常惦記外面的世界了."

這叫元重的年輕道士眼里露出一絲狡黠的得意,卻很是干脆的點了點頭,"師父教訓的是……"

可是這元重只是說了一句話,就停住了,他直愣愣的盯著前面的兩個女孩,竟然動都動不了.

"怎麼了?"這老年的道士立即就注意到了.

元重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這才說道:"師父,我看中了那個女子,她好美.如果我能娶她為妻,我一輩子留在山門里面也願意……"

這老年的道士順著元重的目光看去,一名身穿青花衣裙的女孩手里拿著一塊黃金糕,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眼里盡是溫柔的笑意.果然是個絕色的女子,這種女子不要說世俗界,就是隱門當中也很少遇見,竟然在這麼一個小地方遇見了這種如詩如畫的女子,難怪自己的徒弟說他看中了這個女子.

不過如果可以找一個女孩陪元重,將他的心收住,留在山門當中修煉也不錯.想到這里,老道士微微一笑說道:"這女孩確實不錯,不過這種事情是互相的,如果人家不喜歡你,那……"

"師父,我一定要要她,弟子的資質和相貌配上她也不委屈了她,而且等以後她徹底明白了我們是什麼人,她肯定會感到慶幸的.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運氣進入我們的世界,師父……"元重再次咽了一口吐沫,眼睛始終沒有從那個吃黃金糕的女孩身上移走.

老道士點了點頭說道:"嗯,你說的不錯,可以進入我門中確實是她的運氣.你去問問她,看看她是否願意.不過要知道分寸,我看這女孩氣質很是高貴,說不定她後台不小."

"是,師父.不過師父你多心了,外隱門我看墮落的厲害,師父你帶我去拜訪了好幾家,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區區地級而已,這些人實在是太笨了.更別說區區世俗世界的一個女孩了,你放心好了."元重來不及的說完,就直接往那名吃黃金糕的女孩跑去.

"姑娘你好,我叫元重……"這年輕道士雖然看上了這女孩,可是他的社會經曆卻是一空二白,根本就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表達,甚至開場白請客吃飯也不會.就更別說找個借口說什麼地方好像見過你了.

甯輕雪正吃著黃金糕,回味著和葉默在一起的樣子,被這個突如其來的道士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幾步,有些警惕的看著元重.

小道士元重近距離看著甯輕雪,那種清秀和帶著絲絲仙韻氣質的高貴,讓他更是無法自己.

現在甯輕雪警惕的看著他,他連忙抱了個拳說道:"我叫元重,是隱門中人,也就是世俗界說的仙門.我師父感覺你的資質適合我們門中的仙法……"

甯輕雪皺了皺眉頭,拉了一下許薇,"許薇,我們走."

"神經病."許薇卻沒有甯輕雪的好脾氣,看著這道士罵了一句.

元重沒想到許薇竟然敢罵他,他上前一把抓住許薇將她丟出數米遠,撞在了一個小攤上面,許薇被撞倒在地,半晌都沒有爬起來.

甯輕雪連忙上去將許薇扶起來,冷冷的盯著元重,拿出電話就要報警.

看見甯輕雪打電話,元重雖然沒有什麼社會經曆,可是也知道甯輕雪應該是准備叫人了.他連忙上前就要抓甯輕雪的手機,可是他的手剛剛強行伸出去,就被一團黃光擋住,轉眼即逝.

嗯?元重看看自己的手竟然被擋出來了,甚至力道還很大.他是古武修煉的公認天才,才二十六歲,就已經是玄級巔峰修為了,現在竟然連一個女孩手里的手機都搶不下來.

難道這個女孩也是一個古武高手不成?想到這里元重卻不再搶手機,而且對著甯輕雪一拳擊出,這一拳已經用了三成的力氣.

"嘭"的一聲,這次元重是看的清清楚楚,他的拳頭被一團淡黃光圈擋住.可是這光圈最後也無法承受他拳頭的力氣,被他一拳擊破.

甯輕雪的防禦項鏈雖然擋住了元重的這一拳,她也同樣被擊飛出步行街,落到旁邊和步行街交叉的一個路口,被一輛正開來的汽車撞個正著.

此時許薇已經爬起來了,正好看見甯輕雪被車撞了一下,嚇的連忙沖了過去,扶起甯輕雪.

那名老年道士疾步走到甯輕雪的面前,伸手在她的鼻子上探了一下,臉色立即就變得很不好看.

"師父."元重也感覺自己剛才那一拳有些重了.

這老道士歎了口氣,在年輕道士耳邊說道:"元重,你闖禍了,這女孩已經救不了了,我們趕緊走."

元重有些懊惱和不舍的看了甯輕雪一眼,"手重了點,不過師父你說的話有些重了吧,這也叫闖禍啊,外面有誰是您的對手?"

"哼,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這女孩戴著的那個防禦法器明顯的是高級貨,就是我們內部也很少見到,有這種防禦法器的人,後台想想要也不會簡單."這老道士說到這里,看見了呼嘯而來的警車,也不和這年輕道士啰嗦,一把抓住這年輕道士,只是幾步就消失不見.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八章 請留步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章 賽車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