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外如是  
   
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外如是

藍芋聽了甯輕雪的話,回頭有些歉意的對葉默說道:"你和輕雪聊聊吧,不過你不要逼迫她做不想做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女兒被人逼迫,我先出去了."

說完藍芋走出辦公室,並且將門關上.她很不想讓葉默和甯輕雪單獨談,可是她如果不給女兒這個機會,她心里會很不舒服,會感覺對不起輕雪.

"輕雪,你丟失的這一年的記憶就是和我在一起的記憶,我想幫你看看是否可以治療,然後將丟失的記憶恢複過來."葉默柔聲的說道.

甯輕雪的臉上已經現出了薄怒,她不明白母親為什麼要讓她一個人面對葉默,自己和這個紈绔無能的家伙有記憶?他做夢吧.

"葉默,我知道你被趕出了葉家,心里很難受.不過我明確的告訴你,我爸爸也從燕京甯家分離出來了.所以以後我們沒有任何瓜葛,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不要抓住爺爺輩的人一句話不放,這樣我覺得很沒有意思."甯輕雪愈發厭惡的說道.

似乎看見葉默的臉色有些難看,甯輕雪冷哼一聲,繼續說道:"葉少爺,我和你有記憶?你覺得這可能嗎?再說了,就是這一年我和你認識有一些記憶.我不想恢複,可以嗎?我想和你沒有任何瓜葛,可以嗎?"

葉默的臉色立即變得蒼白起來,可是他依然沒有去責怪甯輕雪,他知道甯輕雪在一年前對他確實是厭惡透頂,而且看法極差.

"輕雪,如果你相信我,我幫你治療一下.如果你記憶恢複了,我想你會明白的."葉默站了起來,往前走了兩步.

甯輕雪立即後退說道:"不要過來,過來我立即報警了.還有,你不用幫我治療,我也不相信你.你葉默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一直很了解,也不需要通過恢複記憶的辦法來了解."

"輕雪,可是你讓我喜歡上你了,你說過等我回來的,為什麼要這樣?"葉默的臉色愈發蒼白難看起來,他沒有經曆過情事,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愛的人離開他後,心里是這種滋味.

甯輕雪冷冷的盯著葉默,聽他說完後,這才說道:"葉默,別肉麻了,你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現在你走吧,我已經知道失去的一年是和你在一起的,你喜歡我我也知道了,可以了嗎?哦,對了,失去的那一年我愛上你了,好吧,我都知道了,現在請你走好嗎?"

"原來失去是這樣的."葉默喃喃自語了一句,身形有些搖晃.

他有些至性,愛就愛了,恨就恨了,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相愛的人會離他而去.如果說,洛影離開他是誤會,可是眼前的甯輕雪,竟然連解釋的話都不相信他.甚至連碰都不願意讓自己碰到她.他不想用強,更不想對甯輕雪用強,再說了失去記憶的事情,就是讓他治療,也不一定可以治好.

他的心里有一種煎熬,讓他悶得難耐.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那一股悶氣堵在了他的胸口和丹田,他有一種無法呼吸的感覺.

良久,葉默才拿出一顆駐顏丹和幾根金針說道:"這顆駐顏丹是我特意給你帶過來的,還有,我只想幫你看看你的記憶能不能恢複."

甯輕雪臉如寒霜,冷冷說道:"治療就不用了,還駐顏丹,好吧,我吃了."

甯輕雪一把拿起駐顏丹吞了下去,這才說道:"葉默,丹藥我已經吃了,你走吧.求求你,以後別用這種花招了."

葉默心中悶得愈發厲害,他拿起金針還想說些什麼,甯輕雪就立即說道:"收起你的花樣,滾."

"噗……"葉默終究是沒有忍住心中的那種讓人發慌的失望和傷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灑在了辦公室上面.

葉默吐完這口郁悶在心里的淤血,整個人竟然輕松起來,他的心境再次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既然不是自己的,又何必去強求.在這一刹那,他豁然開朗,似乎一下就明白了許多,甚至有一種長嘯的沖動.

這是最近長久以來的心結,包括被追殺,還有洛影和北薇的事情,加上這次甯輕雪的事情,這些事情聯系在一起,讓他有了心結,這一口淤血吐出,他的心結盡去,整個人輕松無比.他有一種感覺,如果這個時候有任何一種增長靈氣的靈草,他將可以立即沖出練氣三層,晉級四層.

葉默長籲了一口氣,佛語有云:"一切有為法,盡是因緣合和,緣起時起,緣盡還無,不外如是."那份愛或許可以放在心間,就當成曾經的記憶,不用再翻出來了.

也許豁然開朗,就是這種樣子吧.葉默的心境立即平靜下來,他收起金針恢複了原來的冷靜.

甯輕雪看著眼前嫣紅的一片血跡,心里竟然有些疼痛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很奇怪,她只能歸結為眼前的這個葉默實在是不識好歹.不要說自己曾經聲明過和他葉默沒有任何關系,就是沒有聲明過,她甯輕雪也不會嫁給這個紈绔棄少.

"嘭……"藍芋推開門,一步就沖了進來.

她一進來就看見了桌子上的鮮血,藍芋立即抬頭厲聲對葉默說道:"葉默,你還有完沒完,你給我走,不要站在我甯家的地方."

她以為葉默讓自己的女兒吐血了,再也無法保持對葉默的冷靜.

"我站的是你甯家的地方?"葉默心里平靜下來,語氣很平淡,竟然沒有過多的憤怒.他沒有去怪藍芋,也沒有去怪甯輕雪,她們有她們的生活,自己有自己的生活.

"不錯,你站得地方,還有你馬上出去的地方,甚至大門前面那一段路都是我甯家的,我甯家不歡迎你."藍芋心急女兒,對葉默再也不會客氣.甚至說話都有一種小孩氣在里面.

葉默淡然一笑:"哦,那麼外面的空中是不是你家的?既然不是,我就走了."

說完葉默再也不想說話,也不等藍芋回答,他抬起腳一步就跨出窗戶,消失在窗外.

甯輕雪和藍芋愣神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葉默竟然受不了刺激跳樓了.甯輕雪雖然看不起葉默,可是葉默跳樓卻讓她擔心起來,這是八樓啊,跳下去還有命在嗎?她連忙沖到窗戶旁邊,往下看去,下面杳無蹤跡.

"媽媽,先不要打電話."藍芋正在手忙腳亂的要打報警電話,卻被甯輕雪勸住.

"怎麼了,輕雪?"藍芋平靜了下來.

甯輕雪舒了口氣,又仔細的看了看樓下,這才說道:"他本事還不錯,樓下看不到他的人影,應該是借助空調架子從水管爬下去了,人已經走了."

"輕雪,這血不是你吐的?"藍芋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

甯輕雪搖了搖頭,"不是,是葉默,我估計他應該受了什麼刺激吧,唉,其實他也有些可憐.被葉家拋棄了,卻不思進取."

"啊……"藍芋直愣愣的盯著桌上的血跡,甯輕雪不清楚,可是她卻再清楚不過了.她忽然感覺,這件事她們母女做的很是不地道.

良久,藍芋才歎了口氣,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輕雪有自己的生活.葉默也有他的新生活,輕雪是不記得和葉默在一起的日子,才會認為葉默很可憐.其實他葉默在燕京的威風,甯輕雪雖然不知道,但是藍芋卻知道的再清楚不過了.

"媽,我心口有些疼,我想回去休息幾天."甯輕雪感覺自己的心口一陣陣的疼痛傳來,她記得自己以前從來都沒有這種病的,可是今天怎麼回事?

藍芋眼里閃過一絲擔憂,很快就回答道:"好吧,讓慕枚陪你休息幾天,不要擔心公司的事情,這里有我和你爸爸."

……

葉默離開了渝州,雖然心情有些低落,可是他的心境卻再次提升.此時的他已經將那些傷感丟下,修煉和長生才是他追求的道路.

接下來他將去燕京將宋家的事情了結了,馬上就去沖擊練氣四層.等到他晉級練氣四層的時候,就是他尋找'地煞’報仇的時候,也是他組建自己勢力的時候.

他想的很清楚,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身邊的人,都必須要一個強大的實力去保障.他要修煉,就需要大量的錢財,他要那些覬覦他的人有所顧忌,也必須有強大的實力來威懾.

有了錢財,他可以煉制眾多的丹藥,可以以極快的速度斂財.但是錢財越多,同樣就越需要一個強大的實力去保護.

去燕京之前,葉默經過了一次甯海,他看了看那株'銀心草’,似乎又有了一些生機.許薇沒有下班,他也沒有等她,許薇做事細心,答應的事情,應該會做的很好,下次他回來後,他不介意送一顆駐顏丹給許薇.

至于云冰,葉默沒有去看她.他原本打算去學校問問施修的,但是施修已經畢業,要去甯大問的話說不定會遇見云冰.因為甯輕雪的事情,葉默心里愈發抗拒和女人單獨相處.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六章 請你離開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欺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