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欺騙自己  
   
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欺騙自己

燕京宋家.

出乎宋元義和宋祁明預料的是,上次無量山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幾個月了,到現在為止,葉默並沒有過來找宋家算賬.難道是他們想錯了?如果葉默真的不敢來找宋家算賬的話,是不是讓宋家的人陸續回到燕京.

也許當初葉默並不知道宋海等人的身份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現在他宋家還沒有實力和葉默對抗,只能是暫時隱忍.

如今的宋家大院再也沒有當初的繁華熱鬧,大院里面住的人比起幾個月前,也是相距甚遠.除了宋元義和宋祁明還在外,就只有宋祁湛了.原來還有一些三代的宋家人住在這里,但是宋海消失後,這些人陸續被宋祁明遣走.

……唐芹最近感覺很幸福,雖然宋祁明曾經因為一些原因辜負過她,可是他最終還是沒有忘了她,在她臨死的時候找到了她,並且給了她多少年來期盼的那種溫馨和憐愛.

盡管曾經她心里一直對宋祁明很是怨恨,可是看見宋祁明跪在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請求她原諒的時候,她心里早已原諒了他.自己受苦了這麼多年沒有什麼,至少祁明他回來了.雖然北薇這孩子不願和她一起來燕京,不過祁明說過,不會讓北薇吃虧的,對于現在宋祁明說的話,唐芹沒有任何的懷疑.

所以雖然她還沒有去做手術,可是她的身體卻已經在漸漸的康複,甚至臉上也有了一些健康的顏色.想到每天祁明都陪著她一起,她的內心就會感覺到一種愉悅,多少年的辛苦和期盼,總算是有了一個她想要的結果.她不在意祁明多少有錢,也不在意他多少有權,在她的心里,只要能和祁明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有的時候,祁明甚至都會陪她坐一夜,沒有任何的要求,只是和她一起回憶當年在一起的樣子.

唐芹知道今天祁明不會過來,因為祁明說過,他今天的公務很多,回來的會很晚.所以她特意熬了一些蓮子粥,她不想讓他太過辛苦.還有一個驚喜她想留給祁明,就是她可以起床行走了.不但可以起床行走了,還可以幫宋祁明熬粥.

宋祁明辦公的地方一般是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的,可是他對自己說過別人是別人,唐芹是唐芹,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他錯過了二十多年,不想再後悔余下的日子.所以,唐芹並沒有在意宋祁明辦公的地方不允許別人進入.而且現在宋家大院的人也很少了,基本上也沒有人在意這些.

讓唐芹失望的是,她來到後院宋祁明的地方,卻發現二樓的燈是關著的,說明宋祁明還沒有回來.

一陣汽車轟鳴的聲音開進院子,並且車沒有停在外院,而是直接開進了後院.唐芹知道是宋祁明回來了,心里一喜,正想端著蓮子粥過去,可是她看見車里下來的兩個人,卻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

出來的是有宋祁明,可是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子,看樣子兩人關系還很不錯,那名女子的手緊緊的挽住了宋祁明的胳膊.

他不是和自己說離婚了嗎?而且就是沒有離婚,這個女人比北薇也大不了多少.唐芹忽然感覺自己的手有些發抖,她不是在意宋祁明帶了一個女人回來,而是在意宋祁明在騙她.

宋祁明和那名女子走到後院辦公小樓的下面,已經摟在一起去了.嗚咽的親嘴聲音,和靡靡的呻吟,讓唐芹不敢相信這就是前段時間每天晚上陪著她的宋祁明.

她心里湧起深深的失望,可是卻沒有去怨恨宋祁明,也許是自己身體不好,沒有辦法陪他,他才會這樣吧.

"我們上樓去."宋祁明總算是喘息了一下,捏了一下那名女子的胸說道.

"嗯,家里養的那個老太婆還在嗎?實在是有些討厭."女人說話的聲音很嬌柔,但是明顯的帶著一股不高興的語氣.

宋祁明歎了口氣說道:"沒有辦法,我們宋家現在被那個姓葉的威脅的厲害,她總算是唐北薇的養母,我接她過來,只是讓姓葉的顧忌一下罷了.本來根據我想的是,葉默此人的性情,很可能因為唐北薇的母親,不會對我們宋家怎麼樣.不過看樣子是我們多慮了,他區區一個人,再厲害也不敢對咱們宋家動手.至于唐芹就由她去吧,多一兩個閑人我宋家還是養的起的."

女子撲哧一笑說道:"將你的老情人當成一條狗養啦."

"什麼老情人,別惡心我了.二十年前說不定我還有一些興趣上一下,現在我每天去和她說話就是我最煎熬的時間了,唉,你也不要在意她了,只是沒想到她的養女竟然是葉默的妹妹,真是好運氣.不然的話,我哪里還會在意她的."宋祁明似乎想起了唐芹的樣子,皺了皺眉頭.

那女子再次輕聲一笑:"聽說那個唐北薇是個美人胚子,你肯定看上那個唐北薇了吧,我怎麼聽你說起唐北薇好像不大自然一樣."

宋祁明嘿嘿笑了一下,"可惜啊,她是葉默的妹妹,那個葉默我們宋家暫時不想再惹他了."

"你輕點……就知道你對那個妮子動心了,你連我都敢動……"這女子叫了一句後,似乎嘴被什麼堵住了,過了良久才喘息了一口說道:"我當然不會在意那個唐芹,我在意的是你家里的那個母老虎.說起來,我還要感謝那個葉默,不是他,你怎麼會將宋家的那老虎送走,我們怎麼敢在這里,唔……"

說了一半,這女子的嘴就被什麼堵住了般,發出了一陣唔唔的聲音.

角落處的唐芹手腳冰冷,手里裝滿蓮子粥的碗落在了草坪上面,她卻絲毫不知.在自己面前懺悔的宋祁明竟然是這樣一個人,她忽然感覺自己渾身的力氣都要離她而去.

葉默心里暗歎,他本來今晚是來宋家殺人的,可是卻看見了這一慕,他心里也不由的為唐北薇的母親暗自悲哀.喜歡上了這樣一個男人,難道唐芹真的不知道宋祁明的嘴臉,難道唐芹真的相信宋祁明說的所有的話?葉默絕對不相信,唐芹只是在騙她自己而已.

或許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想在臨死之前帶著幸福而去,而不是帶著一輩子的遺憾離開吧.

有的時候,喜歡就喜歡了,沒有任何理由.葉默想到了洛影,自己喜歡洛影會因為別的事情改變?他相信洛影不會負他,可是如果負了他呢?葉默問自己,最後發現自己依然還是要喜歡她.就如同他愛上甯輕雪的時候一樣,甯輕雪對他如此冷漠,可是他竟然沒有去怪她,也沒有從心底去恨她,只是將那份愛裹起來不去觸動而已.

也許,唐芹對宋祁明也是這樣吧,喜歡就喜歡了,沒有任何理由,如果有也是當初的那一份純真吧.就算是明知道宋祁明利用她,宋祁明騙她,可是她甯可自己也去騙自己.只是現在她已經騙不下去了,如果可以,葉默相信她心里肯定後悔出來看見這一幕,聽見這些話.

葉默看著宋祁明摟著那名女子,兩人一邊摸著一邊上樓去了.而唐芹好久才吐出一口血,這才緩緩的站了起來,她竟然留戀的看了看樓上宋祁明去的方向,才緩緩的離開了後院.

看著唐芹孤單瘦弱的身子,猶如一株寒風中搖曳的殘荷,葉默心里竟然有些難受.什麼人不能喜歡,偏偏要喜歡這樣一個男人?可是他卻絲毫不能幫助她,而且他還知道,今天他殺了宋祁明,明天唐芹知道了,肯定會傷心欲絕.

只是就算是葉默知道唐北薇的母親會傷心,他還是會殺了宋祁明.從今以後,他絕對不會因為自己對敵人的手軟,而陷入困境.宋祁明,他必殺.只是等這邊事情結束,將唐芹接去和唐北薇一起過好了.

……昏暗的床燈亮起,宋祁明和那名年輕的女子已經在床上滾成一團,那名女子的衣服已經完全被撕去,露出碩大豐滿的兩個肥兔.宋祁明的兩只手已經不斷的在搓揉,一邊不斷的喘息著,同時還不忘撕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那名女子似乎比宋祁明更加的饑渴,已經不止一次的將宋祁明掀翻在下面.

葉默暗自佩服宋祁明的精力,都五六十歲的人了,精力還如此旺盛.

葉默抬手就是一縷指風射了出去,正瘋狂撕扯宋祁明的女子已經被已經擊暈在床上.宋祁明卻絲毫沒有反應,直到他發現這女子沒有動作的時候,才驚詫的停了下來.

"小月……"宋祁明有些驚慌的叫了一句.

"不用叫了,我已經將她打暈了."葉默冷冷的聲音響起.

宋祁明渾身一震,豁然轉身,昏黃的燈光下,葉默的身影卻站在門邊.宋祁明嚇的出了一身冷汗,頭皮一陣陣的發麻,好半晌才想起來問道:"你,你是誰?"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外如是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九章 恩怨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