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一章 左右為難  
   
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一章 左右為難

頓了片刻,董琴繼續說道:"當時他和我說話的時候,我就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果然後來武峰按下按鈕的時候,爆炸的車是他自己的,我肯定我當時不走的話,現在我已經在他的手里了.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陳青立即問道.

董琴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我懷疑我身上有記號,但是我反複洗完澡,又換了幾套衣服,但是那種被做記號的感覺依然在,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可是我的第六感一向正確的,如果不是我的第六感,上次我在香港的那次任務已經沒有命在了."

葉默在旁邊聽了,心里暗贊,這董琴還真是一個天生的殺手啊,他的神識記號做在地級高手的靜息身上都沒有被發現,沒想到竟然被這董琴猜測到了.雖然她無法肯定,可是這種直覺實在是了不起.要知道這董琴連古武入級都沒有,只是一個殺手而已.

陳青愣住了,半晌才說道:"你太多心了吧,世界上哪有這種記號的.況且他只是握了你的手一下而已,雖然時間長點,但是誰知道這葉默不是一副色相.他也許只是想抓你的手而已,根本就不可能通過握手來在你身上做記號.如果真的這樣,他也太神了."

董琴卻搖了搖頭說道,"不對,他應該不是想抓我的手,唐北薇比我漂亮多了吧,他要抓還不抓她的."

"唐北薇是他的妹妹,他當然不能對她動什麼心思."陳青立即就反駁道.

"妹妹?你怎麼知道唐北薇是他的妹妹?有血緣鑒定過嗎?再說了,他們一個姓唐一個姓葉,我是不敢肯定的.我在甯海調查他的時候,親眼看見他和唐北薇在一個房間里面過了一夜.而且,葉默此人根本就不像一個色徒."董琴立即再次搖頭說道.

似乎為了補充自己的觀點,董琴又說道:"如果他真的要色,以我得到的資料,和他有過交集的云冰,還有他的那個未婚妻甯輕雪,哪一個不比我漂亮太多.他又怎麼可能對我動手的?"

陳青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可是葉默我們的罪不起,難道上頭我們就可以的罪了嗎?如果逃走,一樣還是一個死字,而且死的還很慘."

董琴歎了口氣,"如果要我選擇,我甯可得罪上面,然後自殺,那個葉默太恐怖了.我調查過他,南青,鐵江這兩大組織雖然沒有被滅亡,但是都因為他而式微,就是華夏五大家族之一的宋家,我懷疑也是他做的.最近的兩棲幫滅亡,我也懷疑和他有關系.因為'血色珊瑚’就是在尖海角得到的."

"那喬家呢?也是葉默做的?"陳青立即問道.

董琴沉默了一會才說道:"原本我也以為喬家是他做的,可是我接到了新的任務後,仔細想來'血色珊瑚’應該不是他搶的.殺喬家的人很有可能是查家,所以我才急著要走.我有預感,我只要和查家的人在一起,我的命就不是自己的了."

"查家?這怎麼可能.查家和我們合作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說要什麼'血色珊瑚’啊,他們不是說只要殺了葉默就可以了嗎?"陳青詫異的問道.

董琴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懂,如果雇請我們殺喬剛的是查家,就很好解釋了.但是雇請我們殺喬剛的是云家,而最後查家竟然主動找我們合作要殺葉默,我不明白他們的意思.這次我逃走後沒有聽上面的意思繼續留在查家,估計已經被上面懷疑了.

因為我懷疑'血色珊瑚’本來就是上面和查家合作干的,上面的目的是想引葉默上鉤,我只是去做誘餌而已.雖然我不知道這背後到底有什麼,但是我知道只要我去了查家,我就肯定沒有命在,說不定上面都知道葉默在我身上做了記號,才讓我去查家的.

所以就算是知道'血色珊瑚’的下落,我也不會去接這個任務.雖然我很多事情沒有想明白,但是我敢肯定,無論'血色珊瑚’和葉默是否有關系,只要我去了,都是死路一條."

葉默聽到這里,心里一喜,這董琴果然知道'血色珊瑚’的下落.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雇請刺客殺喬剛的竟然不是查家而是云家.而'地煞’是因為自己干掉了他們的一個殺手,才集中主要力量來對付自己.不過'地煞’對付他葉默還情有可原,查家為什麼要主動來對付他葉默?在賽車前,他和查家卻沒有任何仇怨啊.

這董琴的第六感覺好強啊,葉默猜測'地煞’真的很有可能知道他對董琴做了記號,所以准備讓董琴做炮灰,只是要殺他葉默.這中間除了自己殺了'地煞’的人外,肯定有別的原因,不然'地煞’不會讓他們自己的人做炮灰的.

"唉,其實你應該繼續跟蹤葉默的,你只要跟蹤一下就可以.也沒有要你動手."陳青歎了口氣說道.

董琴搖了搖頭,"我有一種預感,當時我要是不走的話,我說不定已經被他抓到了."

良久陳青才說道:"那你怎麼辦?就算葉默這麼厲害,難道你真的敢脫離組織?那可是很慘的死路一條啊."

"一個人死總比一家人死好點,葉默動不動就滅人滿門,他太凶狠了.我甯可自己一個人找個地方偷偷的死去,也比人找到家里滅門好."董琴有些無力的說道.

陳青卻冷笑一聲,"董琴,我在'地煞’比你時間長,很多事情你不懂.葉默是不是會滅人滿門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你要是背叛了'地煞’,是肯定會被滅滿門的,那群人都是瘋子,他們根本就不可理喻.

五年前,我剛到'地煞’的時候,我的一個前輩,是人紫字殺手,距離地字只有一步之遙,因為他一件任務被困在一個地方回去晚了幾天,他全家就被殺光了.我們的上面是真的會滅人滿門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啊……"董琴從來沒有聽說過自己的殺手組織還會滅人滿門,這簡直太恐怖了.葉默會滅門畢竟是她猜測的,想到這里,她再次為自己的想法有些擔心起來.

葉默知道再聽下去,也聽不到什麼有意義的消息了,他走了出來淡淡的說道:"如果你們和我合作,我不但不會讓'地煞’滅了你們的滿門,我還會救你們一命."

"啊……"董琴和陳青兩人都忽地站了起來,葉默來的太過突然,讓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心理准備.不過兩人雖然在這種突發的情況下,反應依然很快,兩人同時將手放在了腰間,很明顯他們的武器在腰間.

"竟然是你?葉默?你怎麼過來的?"董琴立即就認出來了進來的人是誰,她放在腰間的手頹然的放了下來,她知道,自己的殺手锏對葉默毫無用處.

聽見董琴的話,陳青的心里一陣的驚駭,他總算是明白了葉默的恐怖.在這大海深處,他沒有看見任何船接近,福伯在放哨都沒有任何發現,一個大活人就突然出現在了船艙里面,而且他的衣服都是干的,就好像剛從隔壁過來一般.就是'地煞’最厲害的殺手估計也沒有這種本事.難怪董琴會對葉默如此害怕,他的確有讓人害怕的理由.

葉默坐了下來,端起茶幾上面的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這才慢悠悠的說道:"董琴,現在不是你問我的時候,我怎麼上來的,我有我的辦法.你在賽車下面做手腳,想要殺我,我現在要殺你不費任何力氣.而且我有一百種理由可以殺了你,現在我沒有殺你,只是看你識相不識相.如果你一心要求死,我就沒有辦法了."

董琴長長的籲了口氣,似乎放下了什麼一般,臉上的緊張神情反而消失了.有的時候人就是這樣,事情沒有發生到頭上總是擔心,一旦事情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面臨的時候,才覺得擔心也沒有用處,還不如去面對.

"葉前輩,我知道你很厲害,要殺我們猶如捏死一只螞蟻.'地煞’組織不是我想背叛就能背叛的,說句心里的話,我對'地煞’沒有任何好感,當初我們都是被強行抓去訓練的.只是因為沒有別的路可以走,才想在'地煞’混出點名堂來.現在我得罪了你,你可以殺我,我只想請您不要動我的家人."董琴終于輕松下來,左右是個死,還不如死的爽快一些.

葉默淡淡一笑,忽然伸手抓住董琴的手腕,非常迅速的在她的手腕上面劃了一道血口,等董琴反應過來的時候,葉默的手已經拿開.他手里捏著一個赤紅色的蠱蟲說道:"你說不敢背叛'地煞’是因為這個嗎?現在我已經將它從你的體內取出來了,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

董琴瞪大了眼睛,半晌才驚恐的說道:"你,你怎麼知道我體內有蠱的?你又怎麼能夠將蠱逼出來?你竟然敢用手抓住它,難道你不怕蠱反噬鑽進你體內嗎?"

葉默一聲冷笑,"這種蟲也敢叫蠱,別笑掉我的大牙了."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章 找到線索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可怕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