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逃出  
   
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逃出

地級武者的攻擊速度和力度遠遠大于玄級武者,葉默可以輕松殺了玄級武者,但是對地級武者的圍攻卻力有不逮.

現在除了被葉默殺的那名龔姓老者,圍攻葉默的五人當中有兩名地級武者,甚至還都是中期.雖然葉默已經快速的召回了飛劍,可是還是慢了一步,飛劍擋住三名武者,還有兩人的攻擊卻無法擋住.

葉默一個風刃砍向沒有擋住的玄級武者,同時一拳擊在地級武者的長刀背上,這一切只是刹那間而已.被葉默擊中長刀的地級武者,連退幾步,巧好看見葉默用風刃殺掉了那名玄級武者,雖然他不知道葉默用的是什麼暗器,但是這暗器明顯的非常厲害.

喘過一口氣的葉默,再不遲疑,幾乎沒有保留的劃出數道風刃,同時飛劍急速的刺向那名被他擊退的地級武者.

那名地級武者在被葉默一拳擊退的時候,就能感覺葉默的內氣並不比他厲害多少,但是他的飛劍和那種無形的暗器實在是厲害.

看著葉默的飛劍再次過來,他雖然已經知道飛劍的殺人方式,但內心深處依然產生了一絲恐懼,連忙叫道:"住手,難道你想斬盡殺絕嗎?我們是合流派的,六大隱門之一,得罪了我們,你根本沒有任何地方可逃,甚至死無葬身之地……"

他說話的時候,已經再次躲開了飛劍的攻擊.可見葉默猜測的不錯,一旦得知飛劍的特性後,以葉默練氣三層的修為,還消耗了這麼久時間,想要殺了一名地級中期武者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噗……"的幾聲,葉默的風刃再殺兩人,余下的那人依然是一名地級武者.

兩名地級武者明顯的已經知道葉默飛劍的特性,開始緊靠在一起對付葉默的飛劍,真元消耗過大的葉默,控制飛劍的速度明顯變緩,竟然一時間無法奈何兩人.

此時葉默卻心急如焚,他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殺了這兩人,然後逃走.不然等會來的人越來越多,他的機會就是越來越少.現在如果不是隱門的威懾力太大,說不定外面的警察都沖進來了.

可是他的真元急劇的消耗,如果沒有在地底折騰兩個小時,說不定他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可是現在他本來就是消耗太多,加上兩名地級武者已經掌握了飛劍的規律,雖然被他的飛劍逼得狼狽不堪,但是卻不能一時殺卻,這讓他有些焦急起來.

"住手,收回你的劍,如果你繼續下去,我合流派發誓滅了你的家族……"另外一名地級武者當然不知道葉默現在已經是真元夠嗆,他只知道再這樣下去,兩人非得被葉默的飛劍殺掉不可.

雖然臉色有些蒼白,真元不濟,但是葉默依然冷笑一聲說道,"老子就是不怕威脅,去死."

說完葉默第一次噴出一口精血,他的飛劍突然加速,急急的轉了個彎,從兩人的脖子旁邊劃過,帶起兩蓬鮮血.兩名地級武者倒地身亡,葉默卻踉蹌了一下,他以燃燒精血的代價殺了這兩人,可是自己也是強弩之末.

雖然燃燒精血後遺症太大,但是如果不以燃燒精血的代價殺了這兩人,說不定很快就輪到他喪命了.葉默踉蹌了幾步知道他如果再不走,就走不掉了.他的神識已經掃到百米之外,再次來了幾輛車,車上下來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庸手.

葉默快速的收了地上的兵器,強忍著經脈的疼痛扔了幾個火球,想將尸體毀了,哪怕拖一段時間再讓合流派知道他們的人死了也好.可是一種危險的感覺從後心湧了過來,葉默心里一驚,枯寂的真元讓他無法做出適當的避讓.

"砰"的一拳正中他的後心,葉默再次噴出一口血,回頭卻看見偷襲自己的是最先被自己殺了的那名老者,此時他的嘴角閃過一絲獰笑.

這老東西被飛劍穿過,竟然還沒死透,命真夠硬的.葉默想也不想,再次幾個火球過去,幾乎將剩余的真元全部消耗完畢,甚至都不敢回頭看那幾具尸體是否已經被燒完,就掙紮著翻牆而過.

雖然葉默的隱身術在古武高手面前無法隱藏,但是面對封鎖查家大院的一些普通人,他的隱身術還是沒有人發現的.

…….

"我聞到一股血腥味道."一名封鎖住查家大院的警察有些奇怪的說道.

他旁邊的另外一人卻馬上就做了個噓聲的手勢:"這次的事情很不一般,我們只管聽上面的命令就好了,等會不該說的就不要說."

葉默心里卻暗驚,雖然他隱身了,可是那種身上的血腥味道卻無法隱匿.不過好在這兩名警察並沒有打算多事,他雖然疲憊不堪,但是依然很快就消失在遠處.

葉默剛剛離開查家大院,又是七八名武者沖入了查家後院.

"師兄,合流派的人應該先來了吧,怎麼看不見他們的人影?"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在查家的後院轉了一圈後,皺著眉頭說道.

"是不是他們已經追出去了?"被叫著師兄的中年男子沒有說話,另外一名青年卻接口回答道.

那名中年男子閉著眼睛沒有回答,過了片刻,他睜開眼睛說道:"很有可能,不過外面已經被政府封鎖了,如果有人出去,肯定有消息傳來,但是沒有消息傳來這很是奇怪,你們有沒有聞到一股焦臭的味道?"

"嗯,好像是有這種味道,咦,這里還有一些血跡."那名青年觀察很仔細,很快就在地面上發現了幾滴血跡.

中年男子蹲下來看了以後,立即說道:"馬上搜索,還有這口井,派人下去看看."

……

葉默很想一口氣跑出涼浦,可是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說不定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想要單獨逃出涼浦就是做夢.

為了避免身上的血腥,葉默在一家商場下面換了一套衣服,躲在一輛越野車後面,不敢再動.

因為他已經看見越來越多的高手湧進了涼浦這個小地方,甚至頭頂都有直升機過來.就算是這商場周圍,都不斷的有古武修者過去.

一名戴著耳環的年輕男子從商場里面走了出來,手里還拎著一箱茅台.他走到葉默躲藏的越野車旁邊,拉開後備車廂,將手里的茅台丟了進去,葉默立即一個隱身術也藏進了後備車廂.

葉默剛進後備車廂,這青年就一把將後備車廂關了起來.葉默感覺到一陣陣的暈眩傳來,他竟然忍不住要睡過去.

車子開了起來,葉默知道現在他不能睡過去.雖然他依然是昏昏沉沉,也知道車開了一段時間,現在已經停在了高速路口的收費站,很明顯收費站有人檢查.對于檢查,葉默倒是沒有放在心上,雖然他現在的真元幾乎已經枯寂,但是混過檢查還是可以的.他就怕這些人不但要檢查,還在里面翻動.他現在隱身術可堅持不了幾秒鍾.

不過葉默很快就發現他的擔心是多余的,這年輕人很顯然有一套,他只是呵斥了幾句,這收費站的工作人員竟然放他過去了,甚至連打開車子看一下車里的情況都沒有.

葉默籲了口氣,看樣子就算是隱門的實力再強大,在一些規則面前,他們依然無法掌控.很顯然,這些檢查站的人認為得罪這青年不是好事情.他們甯可將上面的話當成耳邊風,也不敢得罪這些隨時都可以制住他們的紈绔公子哥.得罪了上面,只要不說,沒有人知道,但是得罪了這個公子哥,也許他們明天就要掉飯碗.

對這個戴著耳環的公子哥,葉默竟然感激起來,如果沒有這家伙,自己還真的很難逃出涼浦,估計涼浦現在已經鬧翻天了吧.

車已經出了涼浦市上了高速,葉默卻徹底的放下心來.

在這些古武修者的心里,'血色珊瑚’比'青花青葉草’要珍貴的太多了,因為'血色珊瑚’可以讓人晉級先天.可是在葉默心里,'血色珊瑚’遠遠比不上成熟的'青花青葉草’.但是'血色珊瑚’現在就可以用,而他的'青花青葉草’卻還沒有成熟.所以在目前的階段來說,'血色珊瑚’對葉默依然比'青花青葉草’要珍貴一些.

放下心來的葉默開始沉睡,他不但受了極重的內傷,而且真元也消耗乾淨.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車已經停在了一家舞廳的外面,而且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估計他這一覺都睡了七八個小時了.

葉默神識掃了一下周圍,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他將後座的那一箱茅台收了起來.雖然這小子救了他的命,但是現在他的錢卻不多,這茅台酒不錯,先借來喝喝.

葉默從前面車門處不慌不忙的推開車門走了出來,運了一下真氣,卻依然沒什麼反應了.如果不是睡了一覺,他說不定現在連爬起來都困難,最後那個老家伙一拳實在是太重了.

上篇: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七章 圍殺     下篇:第二卷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尋找新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