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一章 誰才是螻蟻  
   
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一章 誰才是螻蟻

張倔和韓在辛剛剛疾步走出葉家大院,卻發現葉默正站在門口等著他們.

"葉默兄弟,你沒走?是要和我們坐車一起過去,還是?"張倔看著站在眼前的葉默有些詫異的問道.他的內心深處是不希望葉默去和潭角比試的,因為潭老很可能已經突破了先天,那是一個傳說中的境界.而葉默再厲害也不可能在這個年紀晉級到先天的.

可是這種話他是不能說的,作為一個武者,被人挑戰如果不敢應答的話,他很難繼續進步.而且,葉默的秉性,他也有所了解.

葉默微微一笑,"張兄,我幫你看看傷勢.剛才我急切的要殺那個老東西,都忘了張兄的傷勢了."

說完,葉默抓住張倔的手腕,真氣運轉之下,十分鍾不到,張倔體內原本些許的內傷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竟然真的是內氣療傷?葉默你到底是什麼修為了?"張倔驚詫的看著葉默,旁邊的韓在辛聽了張倔的話,也是驚疑的看著葉默.聽說先天可以內氣療傷,難道葉默真的已經是先天了?

"我現在也不知道相當于什麼修為,不過等我殺了潭角那個老匹夫,回來我們再敘,韓老,還有張倔這次多謝你們了."葉默是真的不知道現在他相當于什麼修為,不過對張倔的幫忙是真的很感謝,雖然張倔修為太低,也沒有幫上什麼忙,但是他可以站出來,葉默就已經承他的情了.

張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實我也沒有幫上什麼忙,潭老實在是太厲害了.唉……"他想到自己修煉幾十年的身手和潭角比起來,簡直有如兒戲,心里也有些失望.

葉默淡然一笑:"他的那點修為也沒什麼,相信自己,你很快就可以超越他.等我回來,我先走了."

說完,葉默轉身就走,幾步在前面轉個彎後,就已經再次消失.

……葉默告辭了張倔和韓在辛,立即隱身踏上飛劍,數分鍾後,就已經站在了砣山之上.

十幾分鍾後,潭角的身影出現在砣山.他回頭看了一下,身後空空如也,隨即就是冷笑一聲,"我特意走慢點,竟然到現在還沒有見到人影,說你先天是高估……"

可是潭角的這句話沒有說完,他的聲音就猶如被突然掐斷脖子的鴨子一般戛然而止,因為他看見葉默正站在砣山之上冷冷的盯著他.很顯然他已經來了好久了.

"你……"潭角盯著葉默呆滯住了,剛才還爆棚的信心竟然動搖起來,他的背後有了絲絲的涼意.他晉級先天後,內心深處信心高漲,總有一種站在巔峰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無法接受一個小輩的挑釁.所以對于葉默的挑釁,他內心深處怒火極盛.

可是現在葉默什麼時候來的他竟然絲毫都不知道,要知道他走的卻是最近的一段路,卻沒有看見葉默從他身邊經過.就算是葉默坐車,也不過這個速度而已,而且從燕京到砣山這段路開車可並不好走.

"你什麼時候來的?"潭角無力的問道,聲音有些干澀.他忽然在想,自己做的是不是正確.

葉默冷笑,"你廢話才多,要動手就快點."

潭角丟開葉默怎麼過來的這個問題,再次抽出長鞭,"就算是你速度比我快又如何,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武者."

話音剛落,潭角的長鞭已經帶著猶如波紋一般的痕跡鋪天蓋地的裹向了葉默.

葉默盯著潭角的長鞭,心里也是不由的暗贊,雖然潭角是和他敵對的狀態,但是這老家伙的這鞭法還真不是吹牛的.在潭角之前他見過最厲害的用鞭高手就是閑道人,但是和潭角比起來,閑道人的鞭子簡直就是小孩子玩的東西.

潭角的長鞭砸出來後,立即就幻化成了一道道的波紋,幾乎沒有實質,也看不出來任何斧鑿的痕跡.甚至風聲都沒有帶起來,但是那種滲人的殺意已經席卷而來.

葉默暗歎,如果現在他還是練氣三層,哪怕已經是巔峰,遇見這個潭角,也只能有多遠逃多遠.先天的高手比起地級武者強的根本就不是一點兩點,這個差異比地級和玄級的差異還要大.

葉默肯定如果不是他這次晉級練氣四層比起曾經的練氣四層要強了太多,他還真的無法奈何眼前的潭角,哪怕有飛劍也不行.

不過現在,在葉默眼里,潭角充其量只是讓他更加麻煩一點而已.

一道紫光閃過,潭角的長鞭已經被葉默的飛劍擋住,飛劍和長鞭相交之下,發出難聽的磨牙之聲.本來已經幻化為波紋狀的長鞭,立即就變成了實體.

'嗡’的一聲,潭角的長鞭被飛劍磕開來,潭角自己也退後了數步.潭角心里駭然,他的無影鞭從來都只能躲避,沒有人可以知道他無影鞭出來的時候,實鞭在什麼位置,可是眼前的葉默不但知道,而且將他的鞭子遠遠的擊開來.甚至震的他的手隱隱發疼.

潭角盯著手里的長鞭有些發呆,很快他就發現更讓他不敢相信的事情,他的長鞭竟然全是豁口.

自己的長鞭竟然損傷了,潭角幾乎不敢相信的盯著手里的長鞭.這根長鞭他是采用一塊極其罕見的礦石煉制而成,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礦石.並且長鞭里面加了一根真正的深海蛟蛇的筋,那蛟蛇聽說再有些年份就會化龍,雖然這是傳說,但是蛟蛇的筋卻是實實在在的.

所以對這根長鞭他愛之如命,沒想到才一個回合之下,他的長鞭竟然被葉默的劍擊的處處傷痕,雖然痕跡不深,但是也夠他心疼的了.

忽然潭角再次想起一個可怕的事情,剛才葉默似乎沒有用手抓住他的劍,難道他可以禦劍不成?這是傳說當中的事情,難道葉默也可以做到?

不過很快長鞭被傷的恨意就讓他不再去想別的,他抬起頭盯著葉默的眼里盡是憤恨,他竟然敢傷了自己的無痕鞭.

葉默面無表情冷冷的看著潭角,心神卻在潭角的鞭子上面.他肯定那根鞭子采用的材料是極品材料,他的真元加上飛劍,竟然連這根長鞭都能沒有砍斷,只是在上面斬了幾個淺淺的痕跡.

葉默冷笑一聲,再次祭出飛劍,飛劍的速度比起當初在練氣三層的時候快了一倍都不止.

潭角只是剛剛看到一抹紫色,那紫色就已經直奔他的咽喉而來,潭角如落冰窟,頓時清醒過來,飛劍,真的是飛劍.葉默果然可以禦劍殺人,他竟然到了這個境界.

潭角根本就不敢再考慮任何東西,手里的長鞭已經快速的擊出,和飛劍再次發出一連串的撞擊聲音.而他本人被葉默的飛劍撞擊的接連倒退.

可是葉默的飛劍猶如活的一般,竟然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再次朝潭角的脖子割去,竟然要將潭角梟首.

驚怒交加之下,潭角再也不敢這樣被動挨打,這樣下去,遲早他要被飛劍梟首,或者刺中.他竟然原地飛躍而起,甚至不去管飛劍,而是對葉默當頭一鞭就砸了下來.他竟然打著和葉默同歸于盡的想法.

葉默冷笑一聲,猶如影子一般的飛起,在瞬間就已經出現在幾十米開外.他的飛劍帶出一蓬血霧,轉了一個圈,懸浮在了葉默的頭頂.

"轟"的一聲,潭角的鞭子砸在了葉默剛才站立的地方,短短一米的鞭子,竟然砸出兩三丈長將近三米深的一條溝壑.但是他的腹部,已經被葉默的飛劍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剛才如果不是他飛躍的有些高的話,葉默這一劍已經將他開膛了.

耍橫嗎?葉默再次冷笑一聲,懸浮在他頭頂的飛劍似乎在變大,同時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音朝潭角砸了過去.

潭角看見巨大的紫色砸來,心一下就沉到了海底.此時他才明白,原來剛才還不是葉默的全部實力,這葉默實在是太恐懼了點.他潭角不但不是他的對手,而且和他相距甚遠.

但是不管潭角如何的想法,葉默的飛劍已經如一塊巨大的門板一般的砍了下來.潭角聚結起全身的內氣,提起長鞭對著那團紫色同樣的砸了過去.

"嘭……"

"轟……"

潭角的無影鞭被直接削斷,而他的身體被巨大的爆炸力和碎石擊飛出十幾丈遠,剛才他站立的地方已經被葉默的飛劍砸出一個五六丈長的深溝.

潭角遠遠的落了下來,摔在了碎石上面不停的吐著鮮血,剛才如果不是他的無影鞭擋住了葉默劍,他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葉默一招手,飛劍落在了他的手上.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潭角,緩緩的走了過去,心里已經知道雖然先天高手不錯,但是目前還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他也知道這個潭角在先天的高手當中,應該不算是厲害的,說不定他還才晉級不久.

看著緩步而來的葉默,潭角心如死灰,他沒想到自己先天修為竟然不是葉默的對手.雖然他的先天還沒有完全鞏固,但是修為到了他這一步,已經有一種強大的自信,在他的眼里別人都是螻蟻.只是現在,他才明白誰才是螻蟻.

上篇: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章 我就是葉默     下篇: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