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寫給葉默的信  
   
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寫給葉默的信

蕭蕾看著葉默遠遠消失的背影,悵然若失.她知道這個男人不屬于她,雖然她知道這個男人很優秀,可是知道又有什麼用處?

葉默感受到陰寒氣息的流向,毫不猶豫的就追了下去.他心里也在想這些人是不是聶雙雙干的,畢竟不久前他還見到了聶雙雙.而且他在蕭蕾體內感受到的那種陰寒,和卓映晴體內的陰寒很是相似.

一個多小時後,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葉默在一處空曠的荒地找到了他要追的目標.竟然是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他的臉型很長,身上的陰寒氣息比聶無邊還濃重幾分,穿著一身白色衣服,在夜晚站在荒地里面,猶如一個幽靈一般.

不是聶雙雙?葉默正思慮間,就再次看見了聶雙雙走了過來,她竟然也在這里,不過剛才只是在他的神識之外而已.

"雙雙,你把東西給我,我不會要你性命的."這男子一看見聶雙雙,長臉立即變得稍微的緩和下來,柔聲說道,他的聲音不但陰柔,甚至還尖細無比.

聶雙雙冷哼一聲,"聶丕,你別做夢了.不要說我的亂亂已經被人搶走了,就是還在,我也不會交給你的."

只是在剛剛落黑的夜空下,聶雙雙原本蒼白的臉色被月光嗆得更是沒有絲毫的血色.

"哼,聶雙雙,今天你就是給也要給,不給也要給.如果不是這次在燕京看見你,我一直以為你修煉的和我們一樣是九月觀的功法,現在我才明白,原來你竟然偷梁換柱.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你還是處子之身,修煉我們的功法你可以保持處子?"這長臉男子冷哼了一聲,盯著聶雙雙蒼白的臉色愈發顯得猙獰.

他看見聶雙雙緊閉嘴唇一句話不說,再次冷哼說道:"現在給你一個選擇,就是將東西給我,然後將你的紅丸給我,還要陪我一年時間.我可以不將你的事情傳回去,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葉默聽得眉頭大皺,他一句也聽不懂,不過他在'醉眼酒吧’是親眼看見聶雙雙殺了兩個男子,然後拉開自己衣裙的.如果要說聶雙雙是處女,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可是現在從這男子的話來判斷,似乎聶雙雙真的是處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給你,也可以……"聶雙雙走上前去幾步,忽然再次要拉下自己的衣服.

那名長臉男子嘴角微笑,動都不動.在聶雙雙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衣襟忽然射出兩道晶亮的光芒,就如激光一般的射向男子的眉心和咽喉.

葉默立即就認出來了這兩道光芒,就是他曾經看見聶雙雙殺人的兩根長針.聶雙雙竟然可以將這種長針當成暗器來暗算這男子,可見她在這上面花了大量的功夫.

不過葉默知道,聶雙雙是白費功夫了,因為這男子已經是地級修為,而聶雙雙才黃級中期都不到,要暗算一個地級修為,這絕對沒有成功的可能.

果然這男子只是一揮手,聶雙雙的那兩根長針就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上.

這男子把玩著手里的長針,淡淡的說道:"雙雙,你那點把戲就別在大師兄面前玩了.無邊和紅衣已經被人殺了,紅衣臨死前傳來了訊息,說殺他的人就是殺無邊的人.我打聽了一下,他叫葉默,你應該認識吧."

見到聶雙雙依然閉口不言,這男子卻冷冷笑道:"你帶我去尋找葉默,殺我九月觀的弟子,我會讓他明白什麼人是不能殺的.然後再陪大師兄一年半載的,說不定我會饒了你."

葉默心里卻有些震驚,既然此人得到的消息聶無邊和紅衣女子都是自己殺的,那麼就說明消息是紅衣女子傳出來的.可是自己殺紅衣女子的時候,分明已經將她全部燒了,怎麼可能還有消息傳出來?

華夏地大物博,果然有眾多神奇的東西,竟然連他的神識都騙過了,還將消息傳了回來,看樣子自己還是大意了.

"想讓我幫你找葉默?你做夢……就憑你這個人妖,還想要女人,你能嗎?想要女人,等下輩子吧."聶雙雙冷冷的盯著這男子,眼里盡是憤怒和譏諷.

"給你臉不要臉……"這男子話音未落,就突然的飛身躍起,一腳踹在了聶雙雙的胸口,聶雙雙飛出十數米遠,空中噴出幾口鮮血,摔在地上,卻再也無法動彈.

葉默知道聶雙雙被這一腳踹下去,估計是活不成了.他正想站起來走過去,這男子似乎發現了什麼一般,忽然彈起,竟然猶如閃電一般的要離開.

葉默愣住了,他心想這人既然要找他,就是他出來了也不會逃走吧,不然還找他干嘛?不過這念頭只是一瞬間而已,現在這男子要逃走,他當然不會如他的願.

紫色的飛劍已經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了這男子,化成一道紫芒殺了過去,葉默的本意是留下他的雙腿,還要問他一些問題的.

"噗"的一聲,飛劍劃過這男子的雙腿,這男子雙腿被割竟然沒有停下來,而是直接再往前掠了數米遠,然後栽進了'燕水河’中,河里泛起一股血花.轉眼就消失不見.葉默的神識追了過去,竟然沒有找到這男子的任何蹤跡.

看著地上的兩條斷腿,葉默皺眉心想大意了,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這麼會跑,也沒想到這家伙一句話不說就跑.竟然讓他跑了,不過好在斬了他的雙腿.葉默沿著河邊追了一程,再也沒有任何線索,卻只能再次回到了原處.

地上的兩條斷腿流出烏紅色的血來,葉默隨手就是一個火球燒了個精光.

不過葉默心里卻在想,這九月觀還真是博學啊,剛才那個大師兄聶丕逃跑的方法,葉默肯定就是潭角也不一定追的上他,更別說普通的地級武者了.如果剛開始葉默不大意的話,這男子肯定跑不掉,可是他竟然借助葉默的大意,雖然失去了雙腿,但還是通過'燕水河’逃了.

葉默回到了聶雙雙的旁邊,神識掃了一下.確定如果他不救她的話,聶雙雙絕對活不下去,她的受的內傷太過厲害.

葉默搖了搖頭,雖然不知道九月觀具體的位置,但是他相信自己可以找得到,沒有必要去問聶雙雙.既然她都要死了,就讓她去吧.

葉默轉過身,雖然他不想救聶雙雙,但是也不想看著她去死,最好的就是當成沒有看見.

"等等……"聶雙雙微弱到幾不可聞的聲音傳來,她似乎看見了眼前有一個人,雖然影子很是模糊,她看不清楚,但是她肯定這個人不是大師兄聶丕.聶丕身上的那種陰寒氣息,她遠遠就能夠感受到,不過此時她已經不願意去想這個人是誰.

葉默冷冷的看著聶雙雙,沒有說話.

聶雙雙卻連頭都抬不起來,她從懷里拿出一封信遞給葉默,"麻煩你將這個交給葉默……告訴他,九月觀的人要殺他,叫他趕緊走……"

聶雙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噴出一口血,然後頭又磕在了地上,手無力的垂了下來,那封信被她攥在手里,染成了殷紅的血色.

葉默有些詫異的拿起聶雙雙手里的信,看了一眼已經昏死過去的聶雙雙,卻拆開了信,他不知道聶雙雙要寫信給他干什麼.

"葉默,對不起,請原諒我對你的隱瞞.我後來想過了,你肯定是古武修者吧.其實我也是古武修者,但是我出身的門派叫九月觀,因為修煉的功法很歹毒,所以外隱門中的人不允許九月觀加入外隱門.直到現在,九月觀的實力雖然比很多的外隱門強悍,但是只能稱之為半隱門.

你肯定會問我,為什麼才和你見過兩次,就對你不同.那是因為你身上有一種氣息,讓我嗜殺的想法會自動消失掉,並且體內的陰寒毒氣有所減緩.

我雖然出身九月觀,可是我卻沒有修煉九月觀的功法,但是從來沒有人知道我沒有修煉九月觀的功法.那是因為我有一個寵物叫亂亂,亂亂卻是可以自行修煉九月觀的功法,它需要吸取死人的陰魂和陰氣.而且它還可以偽裝成為任何東西,所以平時我一直將它放在衣服的一個口袋里面.因為如果被師父得知我沒有修煉九月觀的功法,是會立即被殺死的,所以亂亂救了我.

可是隨著亂亂的修為越來越高,甚至吸取的陰魂和殺的人越來越多,我已經無法控制它了,我感覺它會隨時反噬我.我也越來越有一種嗜殺的沖動,我很害怕,而且我感覺自己身上的陰寒毒氣也越來越濃重,也許到了最後,不用亂亂來反噬我,我就已經死了.

可是我後來遇見了你,我站住你旁邊的時候,我感覺你和別的古武修者不同,你身上的氣息竟然可以讓我放棄了嗜殺的念頭,讓我身上的陰寒之氣被化解.

我約會了你,這是我第一次用真話和真心去約會一個男人,可是我在你眼里看見了厭惡和惡心.我恨自己,我很傷心.離開你後,我哭了一個星期,後來我選擇離開了燕京,我盡量控制自己不再無故去殺人,因為我不想看見你眼里的厭惡.因為我不再殺人,最後我終于無法控制亂亂,亂亂走了,它還記得我曾經養過它,所以它沒有反噬我.

亂亂走了後,我病倒了.雖然亂亂沒有反噬我,可是因為我飼養亂亂,卻沒有修煉九月觀的功法,受到了嚴重的陰寒毒氣入侵,我知道我的壽命已經到頭了.我沒有去找亂亂,我也不敢回九月觀,後來我再次回到了燕京.我想見你一面,哪怕一面也好.所以我常常坐在'醉眼酒吧’等你,我想等待奇跡.

……"

信沒有寫完,竟然戛然而止了.

上篇: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四章 追失     下篇: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六章 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