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九章 失去的記憶  
   
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九章 失去的記憶

"為什麼要這樣?"落喧頓時大腦一片空白,腦海里只有一句話,"這句話不要隨便說,如果我跳樓,你也和我一起跳嗎……"

葉大哥因為失戀,他跳樓了,可是我答應過他,他做什麼我也要做什麼的,這些念頭猶如電光一般的在她的腦海里面閃過,葉默已經猶如流星一般的落了下去.

在落喧的眼里,現在的外面,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葉大哥,可是葉大哥竟然跳樓了.落喧的腦子開始空白起來,她忽然想到葉大哥傷心的跳樓,是不是因為那個女人答應過他,後來卻拋棄了他?

可是我剛才也答應過,落喧的腦子里面只有答應過著幾個字,他又要被騙一次嗎?在這一瞬間,她再也不願意想下去,或者還來不及想下去,她閉上眼睛,竟然就這樣也跳了下去.

清爽的風在她的身邊吹過,她竟然感到了一絲的快感.雖然是很短的時間,但是她總算是在臨死之前實現了她的理想.她也算是飛翔了短短的時間,在這一瞬間,她竟然安詳起來,心里沒有了害怕.在這一刻她什麼都不願意去想,無論是葉默還是師門的事情,還是兩位師姐.

難怪葉大哥說,我的理想也許可以實現,雖然短短的時間,我的理想已經實現了,可是葉大哥的理想又是什麼?

落喧忽然奇怪起來,她跳樓應該早就落在地上了,怎麼到現在還沒有落在地上?

她睜開了眼睛,忽然驚叫一聲:"葉大哥?我們都死了嗎?怎麼我沒有感覺到落在地上的疼痛?"

說完她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這才發現她竟然越來越高,而不是越來越落到地上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葉默負手站在落喧的眼前,語氣有些落寞,"落喧,謝謝你陪我一起跳樓,你的理想就讓我來幫你實現吧.如今,你已經可以翱翔在天空了."

落喧呆滯了良久,半晌才反應過來,她低頭看看腳底下的無盡夜空,猶如做夢一般的看著葉默問道:"葉大哥,我們真的是在空中飛翔?"

葉默淡然一笑,"是的,我們現在是在空中飛翔."

"葉大哥,你是仙人?"落喧震驚過後,是更震驚的問道.她早就知道葉默不尋常,但是也從來沒有想過他竟然這麼不尋常.

葉默搖了搖頭,表情越發黯然起來,仙人是他的目標,可是他和仙人這個目標相差了數十個星空的距離.甚至永遠也無法完成這個目標,他知道他不是仙人.

葉默沒有回答,落喧也不再去問,她仔細的看了看自己站立的地方,發現竟然是一柄巨大的劍身.這麼大的飛劍,從哪里來的?她可從來沒有看見過葉默身邊有這麼大的飛劍.

落喧經過巨大的震驚過後,總算是慢慢的平靜了下來.雖然有太多的疑問,可是她知道這些事情不是她能明白的,如果葉默不說,她也不會再問.她也和葉默站著一起,感受著這甯靜的夜空和廣闊的視野.

徐徐的微風吹過,落喧有了一種無法言表的激動和渴望.

良久,葉默感覺到真元有些吃力的時候,才再次落回了所住樓的樓頂.

落喧站在樓頂上面,沒有再問任何問題,甚至沒有問葉默的飛劍去了什麼地方,只是看著葉默說道:"葉大哥,謝謝你,讓我圓了我的理想.雖然只有一晚上,可是我已經很滿足了."

葉默微微一笑,"沒關系,因為我恰好可以做到,因為你恰好願意相信我."

落喧的心思似乎一下就成熟了許多一般,對于普通人來說,隱門中的人就是高不可攀,甚至神秘的存在.可是對于她來說,葉默同樣是一個高不可攀,神秘的存在.

她聽了葉默的話也是恬淡的笑了笑,"我只是不想葉大哥你再失望一次而已.或者說當時我沒有想到那麼多吧,只是突然間的決定,如果讓我再來一次,說不定我又不敢跳下去了."

葉默感激的看了看落喧,沒有說話.甯輕雪失憶後的態度,對他來說確實是個極大的打擊,一直在他心里無法放下,現在竟然好了許多.

"我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半晌之後,葉默才說道.

落喧點了點頭,就是葉默不說,她也不會告訴別人,今晚的事情太讓她震駭了.這種事情傳出去,特別是傳到隱門之中,還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後果.

"走吧,我們下樓去,那些人今晚應該不會過來了."葉默回頭對落喧笑著說道,

落喧怔了一下,她到現在才明白,葉默上樓來除了抓鬼,還有這樣的一個心思,竟然想等二師姐送上門來.

……

渝州.

甯輕雪摸著胸口的那一串珍珠色的項鏈,表情有些茫然.自從那天葉默吐血離開後,她就落下了一個胸口疼,但是這串項鏈戴著卻可以讓她的疼痛平緩下來.

可是任憑她如何去想,也想不出來,這串項鏈是從什麼地方買的.還有上次葉默帶來的那顆丹藥,她吃了後,不但皮膚變得更好,而且整個人都有了一種仙韻的味道,似乎要乘風飛去一般.雖然李幕枚問過她幾次,是怎麼回事,但是甯輕雪絕對不願意相信這是葉默的那顆丹藥帶來的結果.

她怎麼可能會和葉默有聯系?葉默是什麼人,甯輕雪雖然不了解,但是聽聽別人的說法就知道了.她也知道自己和葉默的婚事是因為家族的問題,可是自從葉默被葉家拋棄後,甯家從來就沒有提過她和葉默的事情,難道這一年當中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甯輕雪皺著眉頭,呆坐了良久,直到李慕枚敲門進來,她才猛然回過神來.

"輕雪,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一直呆在家里不是很好."李慕枚看著甯輕雪,有些擔憂的說道.

甯輕雪搖了搖頭說道:"慕枚,我真的不相信我和葉默會有什麼關系,可是他為什麼要找到渝州來?"

李慕枚表情有些黯然,她不想去和甯輕雪解釋什麼,有的事情忘記了比記得對甯輕雪要好.阿姨說的不錯,甯輕雪和葉默在一起後,就受了兩次重傷.而且,李慕枚還知道甯輕雪應該單獨去過流蛇一次,雖然不知道那次的具體情況,但是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看著李慕枚沒有說話,甯輕雪歎了口氣說道:"難道真的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可是我真的是不想知道啊."

李慕枚坐了下來,"輕雪,你不要想的太多,過去的一年里面,你是見過葉默幾次.我想,我想他應該是喜歡上你了吧."

甯輕雪點了點頭,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她知道自己長得太漂亮,而且最近還越來越漂亮.可是她對這些真的不大在意,她在意的是想做一番事情出來,既然父母親已經脫離了燕京的甯家,她就應該為家里做一些事情,這才是她的理想.葉默喜歡上她也是正常,但是要說她也喜歡上了葉默,那是絕無可能的事情.

看見甯輕雪似乎同意了自己的話,李慕枚松了口氣,"好了,輕雪,這個星期我帶你去燕京看看一些老朋友吧,一直悶在渝州也不好."

甯輕雪搖了搖頭,"慕枚,我不大想去燕京,我不喜歡那個地方.慕枚,你知道我的這串項鏈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嗎?這串項鏈真的很好,我感覺可以治療我的心口疼."

李慕枚有些擔憂的看了看甯輕雪拿在手里的項鏈,雖然她也不知道這項鏈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但是她肯定,這串項鏈應該和葉默有關系.

"我也不大清楚,我想應該是你在燕京的時候買的吧.不過這串項鏈是真的很好看,如果不是你不記得這串項鏈是從什麼地方買的,我都想去買一串了.這項鏈有些像暖玉做的,真的很漂亮."李慕枚雖然知道這項鏈和葉默有關系,不過她卻也很喜歡這串項鏈.

甯輕雪放下了項鏈,過了一會才說道:"慕枚,我在網上查看了一些失去記憶的例子.如果對真正刻骨銘心的人和記憶,就算是失去了記憶,也會有一種印象.而我對葉默絲毫印象都沒有,說明我雖然在失去的記憶里面有他的情況,可是卻不是很重要.所以我對是否能夠恢複這一年的記憶也沒有放在心上,你不用擔心."

甯輕雪從李慕枚的眼神當中已經看出來了她的擔心,主動出聲說道.

李慕枚心里一動,是啊,如果輕雪真的對葉默刻骨銘心,怎麼可能絲毫記憶都沒有的?也許輕雪說的是真的,和葉默在一起的日子只是因為葉默的花言巧語,輕雪被欺騙了也不一定.

想到這里,李慕枚恨不得立即就將這個消息告訴阿姨,其實她們的想法可能有錯誤,甯輕雪真的對葉默沒有什麼深刻的記憶.

李慕枚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立即興奮的對甯輕雪說道:"輕雪,你知道覺云寺嗎?"

上篇:第二卷 第三百二十八章 這話不能隨便說     下篇:第二卷 第三百三十章 悟光和尚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