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不死我不心安  
   
第二卷 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不死我不心安

任殺撞上了那堵牆後,竟然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消失不見了.葉默沒有時間去查看任殺去了什麼地方,因為他在這一瞬間感覺到了危險.

那團烏光打到葉默的眼前竟然爆發出一股毀滅的氣息,葉默毫不猶豫的踏上飛劍騰空而起.

"轟"的一聲,幾乎在葉默飛出的同時,劇烈的爆炸響起,剛才還豪華美奐的別墅在這一聲爆炸聲中,變成了廢墟.

葉默站在半空之中看著下面依然還在倒塌的殘牆,他被這一聲劇烈的爆炸震驚了.沒想到蠱王還有這種殺手锏,只要他剛才慢了一點點,他就算是不被炸的粉碎,也要受重傷不可.

好犀利的殺人手段,葉默看了看還在冒著濃烈煙霧的別墅,里面沒有一人可以活下來.

這絕對不是古武的手段,也不是修真的手段,這個烏光引發的爆炸,絕對是一種科技手段制作出來的一種瞬發炸彈.那種烏光有些像激光的樣子,葉默肯定,這種炸彈不要說是他,就是練氣後期的修真者遇見可是吃不完兜著走,這東西比什麼手榴彈和手雷厲害的太多了.

遠處已經傳來了消防車的叫聲,葉默臉色一沉,他知道這個蠱王既然動了這個手段,就說明他根本沒有死,如果他非死不可的話,也沒有必要去撞牆了.

剛才自己那一劍如果不是砍了他一條手臂,說不定他已經全身而退,沒有任何損傷了,估計這個青衣蠱王也沒有料到自己會突然下手.

葉默之所以不立即殺他,是因為想將整個'地煞’連根拔起,他絕對不會是只殺蠱王一人,既然來了,就必須全部殺了.只是沒想到這個蠱王竟然還有這種手段而已.

不過就算是他有這種手段,葉默也不會畏懼,他的神識已經掃了出去.果然片刻之後,葉默就在剛才被青衣男子撞倒的那堵牆後發現了一個深坑.

這坑很深,而且設計的也很好,葉默大致看了一下,竟然有一百多米深.機關的設計應該是,一旦撞牆就落落下深坑,一旦有人落下,馬上就有一個網將落下的人網住,放到最底端,然後最底下應該有一個快速移動的交通工具.通過地底的一條路,葉默就可以看出來.

雖然葉默現在沒有看到這交通工具,但是他肯定這交通工具被蠱王開走了.

知道了蠱王逃走的路線,葉默卻沒有跳下地道,而是站在空中想著辦法.他是不可能就這樣鑽進地道的,這地道是蠱王開發的,如果他再在下面放一兩個剛才那樣的炸彈,就算是他可以逃掉性命,也必定是受到重傷.

葉默剛想離開這里,消防車已經過來了.

"轟……"又是一聲巨響,相聚這里不遠的地方再次發出一聲爆炸,爆炸從地底傳來,掀起了巨大的氣浪,將附近的一棟建築再次掀翻.

好狠毒,葉默冷冷的盯著不遠處爆炸的地方,心里更是要迫切的殺了這個蠱王.剛才如果自己跟了上去,這一下爆炸,他無論如何也逃不過去,可見這蠱王計算的還真是准確啊.此人可以在這里地下挖出這麼長的一條隧道,可見不但他是的財力相當的恐怖驚人,而且他的能量也不是一般的大.

一般的在這種繁華的城市,除了政府,還有誰敢在地下挖一條通道的,甚至還這麼長?不過既然這通道暴露了,而且還爆炸了,估計又會牽扯出一批的蛀蟲.

葉默不再管這些,他隱身後,直接拿出另外一只蠱蟲,做好了神識標記,然後放出蠱蟲,立即就跟了上去.

……距離蠱王被炸別墅數十里外的一處私人莊園里面,任殺臉色蒼白的從一個地底升起的電梯里走了出來.

只是他此時已經斷裂了一條胳膊,不過他心里卻依然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慶幸.他多年來的布置總算是起到了作用,如果不是他有一個地下的逃生通道,此時他已經被葉默殺了.

"葉默,我不殺你誓不為人!"任殺冰冷的重複了一下這兩個字,眼里全是殺機.

他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恐怖如斯,自己在他的手下,竟然絲毫反抗的余地都沒有.雖然他還有手段沒有施展出來,但是任殺不認為他可以打的過葉默.

他甚至不認為最後那一下可以炸死他,如果葉默這麼簡單的被炸死,那他就不會這麼難對付了.不過如果真的炸死了,那是最好不過了.就算是那一下沒有炸死葉默,任殺估計葉默也不好受,至少要受傷.

不管葉默怎麼樣,這次他是絕對不會放過葉默.等手臂的傷養好了,他要給葉默終身難忘的打擊.只是在他的內心深處,依然希望葉默跟進了地下的通道,然後在地下被炸死.

"蠱王……"任殺剛走出電梯,立即就有一名男子走了過來,單膝跪地表情恭敬.至于蠱王的一只手已經斷了,他好像絲毫沒有看見.

"立即准備直升機,我要馬上離開這里."任殺冷冷的說道.

"是."這男子回答後,以最快的速度轉身離開,不大一會,外面空曠的操場就傳來了直升機的轟鳴聲音.

葉默跟隨著蠱蟲,轉悠了半天最後竟然進入了一家私人莊園,葉默剛進入私人莊園,就看見一架直升機飛起.葉默隨手收了蠱蟲,直接踏上飛劍跟上了直升機.

……直升機落在了南海的一處島嶼,這島嶼是任殺的私人財產.完全是他修煉和度假的地方,現在避難,當然第一選擇就是來這個島嶼.

任殺走下直升機,他斷了的胳膊已經停止流血,他用的傷藥都是一流的藥材所制.只是這一次他受的傷是前所未有的,這讓他很是憤怒,無論剛才葉默是不是被炸死了,他都不會放過自己的屠殺計劃.

"葉默,我任殺今天在這里發誓,不殺盡你身邊所有的人,我任殺……"任殺的誓言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個聲音打斷.

"你任殺打算怎麼辦?"葉默冷冷的聲音就在任殺的身邊響起.

任殺如見鬼魅一般的回頭看著突兀出現的葉默,他完全呆滯住了.姑且不論葉默是否知道自己的這個私人島嶼,就算是他知道,他又是怎麼來的?還如此迅速?自己剛才是坐直升機來的,難道他可以飛不成?

"你……你是人是鬼……"葉默突兀的出現,實在是超出了任殺的感知,他無法想象一個大活人可以轉眼從香港來到南海的這處島嶼.

葉默冷冷一笑,"你剛才不是還在起誓要殺我滅我嗎?怎麼轉眼看見我就這麼害怕了?我就是送上門來讓你報複的."

任殺的心立即沉入了谷底,他已經知道葉默是真的來了,他的本事再次超出了他的思維.他現在雖然不明白葉默是怎麼過來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機會.

"你如何才願意放過我的性命?只要你提出,我能做到的,我任殺為牛為馬都心甘情願."任殺瞬間認清了形式,毫不猶豫的跪了下來.

從來都是別人跪他,這還是他第一次跪了別人,為了活命,不要說跪下,就是再做任何事情,他都願意.他低下了頭,眼里露出了焦急,擔心和期盼.他已經看見了葉默的背後,他的手下已經在直升機里面取出了一個沖鋒槍,正要對准葉默的背後.

此時任殺的心有些狂跳,他不敢暴露自己的想法,他只希望快點開槍.他沉入谷底的心,再次有了一絲希望.

葉默看都沒有看他,隨手就是一個火球扔了出去.

"轟"再次一聲巨響,他的直升機,連同那名還在瞄准葉默的手下,全部化成了一團火焰,沖天而起.

任殺看著數米遠爆炸的火光,甚至那種炙熱已經將他的頭發燒焦,可是他的心卻是再次越來越冷.

葉默似乎沒有看到身後不遠的地方直升機在燃燒,甚至還有爆炸,他甚至絲毫都沒有受到影響.而是看著任殺淡淡的說道:"我從來都不會放一條瘋狗出去再咬人,你不死,我不會心安,雖然對我來說,你只是一個螻蟻而已."

看著依然低著頭跪在地上的任殺,葉默淡淡一笑,"如果你可以告訴我,如何將你的'地煞’連根拔起,也許我會讓你找一個體面的死法."

"我和你拼了."任殺忽地暴起,一柄軟斧從腰間閃出,帶著森寒的殺氣,直奔葉默的下丹田.

葉默見過軟鞭,軟劍,甚至是軟刀,但是軟斧還是第一次遇見.竟然還如此靈活,不過斷了一只手的任殺哪怕再靈活,也無法偷襲到葉默.

葉默揮手之下,任殺的另外一條胳膊再次落在了地上,軟斧被葉默一腳踹了回去,真好撞在了任殺的大腿上,猶如切豆腐一般,將任殺的一條腿給切了下來.

跨前一步,葉默一掌拍在了任殺的頭頂,冷喝一聲:"說吧,我想滅了整個'地煞’,你有什麼辦法?"

上篇:第二卷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堪一擊     下篇:第二卷 第三百四十章 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