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二卷 第三百四十章 刹一  
   
第二卷 第三百四十章 刹一

任殺眼里露出一絲掙紮,不過那只是片刻而已,很快他就再次陷入了迷茫中說道:"我有一個蠱王,只要我的蠱王出事情了,我下的所有蠱蟲都會反噬宿主,然後飛回來."

竟然這麼簡單?葉默再次看見了任殺眼里的掙紮,暗自驚訝他的修為,他加緊速度問道:"你是不是'地煞’殺手組織的領頭?"

"不是,'地煞’組織是刹一創辦的,在我來了後,刹一被我下了蠱蟲,專門為我辦事."任殺這次回答的很快.

葉默卻沒有想到,在全球享有如此名聲的'地煞’,竟然是個傀儡組織.既然如此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葉默伸手就在任殺的身上拿出了一個墨綠色的圓球,在圓球里面有一個蟄伏的蠱蟲,這個蠱蟲身上的精血和生機遠遠的要強于葉默原先滅掉的那些蠱蟲.

任殺也徹底的清醒了過來,他看見葉默拿著蠱王,臉色立即就是一變.他知道自己完完全全的沒有生路了,他的心里充滿了憤恨.

他沒有想到一個被他認為成揮手可滅的存在,最後竟然將他給滅了.連絲毫逃跑的余地都沒有,他的眼里現出深深的不甘.

葉默忽然想起了合流派的事情,立即問道:"我得到了'血色珊瑚’是不是你們通知隱門的?你是怎麼通知的?"

似乎知道自己就是說了也難逃一死,任殺閉口不言,卻暗地震斷自己的心脈.

葉默神識一掃就知道任殺在干什麼,竟然想自殺,還想保留住靈魂.想也不想立即一個火球過去,火球馬上就將任殺包圍住.

任殺驚駭之下,他已經將葉默放在最危險的位置了,但是也沒有想到,他竟然可以看透自己保留靈魂,這是不是人啊?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火球中傳來任殺最後的嘶叫.

葉默冷冷的說道:"你沒有做鬼的機會了,不過現在你還不會去死,你就在火球里面呆一會吧."

任殺的眼里終于露出了徹底的絕望,如果再給他來一次機會,就是得罪整個隱門,他也不會去得罪葉默,他的眼神慢慢的渙散,整個人昏迷了過去.

葉默看了看手里的蠱王,如果就這樣滅了一個蠱王,他還有些不舍,他也知道這個蠱王雖然在修真界檔次很低檔,但是在地球培養出這種蠱王已經很了不起了.

雖然不舍,但是葉默依然還是一團火球將這墨綠色的圓球給裹住了,他知道,就算是他保留下來了這個蠱王,他也沒有辦法繼續養活它.對于養蠱,葉默是一竅不通.

蠱王在墨綠色的圓球當中掙紮,但是被葉默的火球攔住,它再掙紮也是徒勞.十幾個呼吸之後,這蠱王終于停止了掙紮,和那墨綠色的圓球一起,被葉默的真火燒成了飛灰.

同一時間,在全球各地的數十個地方,身中蠱蟲的'地煞’殺手,全部被蠱蟲反噬.這些人在很短的時間就變成了臉上沒有絲毫血色的尸體,這些吞噬了宿主的蠱蟲,很快就飛上了天空,消失不見.

葉默坐在小島上,這里不斷的有蠱蟲飛來,葉默知道這是任殺還沒有死去的緣故.

天色發亮的時候,葉默已經燒完了所有的蠱蟲,看著奄奄一息的任殺,再次一個火球飛了過去,已經昏迷許久的任殺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蠱蟲食人現象很快就成了一個謎,迅速的傳播到全球各地.

可是在蠱蟲反噬的同時,在香港廟普的一個地下室里面,一名臉色蒼白的男子正坐在地上,運功極力抵擋著體內蠱蟲的反噬.

他就是'地煞’殺手組織原來的頭頭刹一,和別人不同的是,刹一從頭到尾都知道自己變成了蠱王的養料.只要時間到了,他就會變成任殺練功的工具.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避免又是一回事.他也明白,如果不是蠱王任殺還需要他的效力,他刹一早就被吃的連骨頭渣子都沒有了.

今天在蠱王的別墅被毀的刹那,他就知道機會來了.蠱王常年殺人,這次總算是踢到鐵板了,來人竟然將蠱王的別墅給毀了.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在得知任殺別墅被毀的同時,他就帶了兩個被下了蠱蟲的殺手進入了地下室.

雖然刹一被任殺的蠱蟲控制住了,但是他憑借過去的一些人脈,消息比起自顧修煉和享受的任殺強了太多.

任殺睚眦必報,自從他來到'地煞’後,'地煞’這個殺手組織和以前完全不同了,甚至變成了一個殺人報複的工具.

所以刹一想盡一切辦法幫'地煞’找強悍的仇家,就是為了仇家殺上門來.這次惹上了葉默,本身葉默的年紀太輕,他是不看好葉默的,不過當他調查過葉默的一些底細後,對葉默就開始期待起來,果然葉默在涼浦連殺了數名合流派的高手.這讓刹一驚喜異常,他將葉默的真實本事完全隱瞞起來,目的就是讓任殺惹怒葉默.

果然事情發展的很快,就是刹一也沒有想到葉默的動作竟然這麼快,甚至上午還得到葉默在淳安的消息,晚上葉默就已經殺到香港來了.

刹一帶著兩名殺手進入地下室,他知道任殺有一個逃命的地下通道,但是如何進入通道,連他都不知道.正當他以為葉默無法奈何任殺的時候,他帶到地下室的兩名殺手,竟然開始被蠱蟲反噬.這讓刹一驚喜異常,他知道只有葉默制住了任殺,殺了他的蠱王,這種反噬才會發生.

所以,蠱蟲反噬的同時,刹一也就開始抵抗自己體內蠱蟲的反噬.十幾年來,他無時無刻不在尋找抵抗蠱蟲反噬的辦法,最後終于被他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殘體法.

刹一將蠱蟲逼到了手臂,然後毫不猶豫的砍落了手臂,迅速的進入鐵屋子,關上鐵門.果然他體內的蠱蟲在吃完手臂的精血後,找不到刹一,和別的蠱蟲一般都飛走了.

刹一雖然斷了一臂,但是逼出了蠱蟲,他心里已經是極度的高興了,再也不敢留在廟普的地下室,趕緊收拾了一下,逃的無影無蹤.

……蘇靜雯收起符箓的瞬間,就想起了自己臨走之前發生的事情來.她是被謝尉爭氣的太狠才離開的,又一直想著葉默和表哥的事情,直到此時才想起之前好像和葉默聽說有人要刺殺她的事情,頓時嚇出一身的冷汗.

那些人既然要刺殺她,說明肯定不會放過葉默,那麼葉默會怎麼樣?不過轉眼蘇靜雯就醒過神來,她感覺自己剛才有些神經質了.如果葉默有事情,又怎麼會來這里送火球符給她?而且以葉默的本事,既然知道有人要刺殺他,他肯定有辦法.

雖然想到了這些,但是蘇靜雯心里依然有些內疚,她之前氣急而走,竟然沒有去關心葉默的情況.只是不知道葉默還會不會再來.

蘇靜雯坐在車上等了許久,卻沒有看見葉默的人影,她有些失望的發動車子.此時她的心情有些差,不為別的,就是因為表哥謝尉爭的事情,從小在一起長大的表哥現在變得如此無禮,讓她幾乎不認識.那還是什麼事情都是幫著自己的表哥嗎?今天表哥說的話,讓她無法接受.

蘇靜雯搖了搖頭,盡量將這些事情拋開在一邊,不再去想.她知道無論葉默是怎麼處理殺手的事情,她都不宜留著外面了,想到這里,蘇靜雯不再猶豫,而是快速的開車回家.

蘇靜雯回到家里,卻看見表哥謝尉爭正坐在客廳里面和母親說話.她的臉色立即一沉.

看見蘇靜雯回來,蘇靜雯的母親穆安立即笑著說道:"小雯,你表哥已經等你好久了,說找你有事情."

蘇靜雯揉了揉額頭,語氣有些平淡的說道:"媽,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去休息了."說完竟然看都沒有看謝尉爭一眼,轉身就要離開.

穆安奇怪的看著女兒,雖然女兒一直對她和謝尉爭的事情有些不歡喜,但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因為靜雯從來不會對謝尉爭以這種臉色說話,只是穆安雖然希望靜雯和謝尉爭在一起,但是女兒的想法在她心里還是非常看重的.

"靜雯,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對,我特意來和你道歉的,請你原諒,對不起."謝尉爭見狀,主動站了起來,對蘇靜雯道歉,不但語氣誠懇,而且態度也很是嚴肅認真.

"小雯……"穆安下意識的感覺到女兒是不是有些小脾氣了,就算是尉爭有什麼不對,但是他都上門來如此誠懇的道歉了,還有什麼事情不能說開的.

蘇靜雯冷冷的看了謝尉爭一眼,"你指著我罵是個不要臉的女人,你要和我道歉干什麼?請你離開,從今以後我沒有你這個親戚.好在我們也不是真的親戚,那些轉彎抹角的東西就不要拿出來說了,謝尉爭,你請吧."

穆安聽了蘇靜雯的話,臉色也馬上就沉了下來,無論兩人發生了什麼事情,謝尉爭有什麼資格說自己的女兒不要臉.

上篇:第二卷 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不死我不心安     下篇:第二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