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三卷 第五百三十七章 撞上門來  
   
第三卷 第五百三十七章 撞上門來

"我和師姐,還有幾位師叔去鬼城參加隱門大比了,回來的時候,就發生了那事情."顏雨稍稍平靜了點.

葉默心里一驚連忙問道:"你是說,你們師門被人滅門了?"

顏雨搖了搖頭,"也不是,當晚來的敵人只有一個,那人來犯的時候,出去應敵的全部被殺了,除了我師父還留了一命.其余活下來的都是修為低下,沒有辦法出去對敵的."

葉默立即就明白過來,他點點頭再問道:"也就是說,所有看見來犯敵人面容的都被殺了,是不是?"

顏雨點了點頭,低下頭又伏在了她師姐的身上小聲的抽泣.

沉吟片刻,葉默已經知道來敵並不是要滅門,如果是要滅門的話,那麼那些沒有出來對敵的低級弟子也肯定會被殺光.可能來敵是一個熟人,或者是怕被人知道他的摸樣.

"當時來犯你師門的人修為如何?"葉默很想知道是誰竟然有這麼大的魄力,而且'蓮航靜齋’貌似實力也不差啊,竟然被一個人挑了.

顏雨再次擦了一下眼睛,抽泣著說道:"我兩個師叔都是地級初期,我師父和院主是地級中期,還有四個玄級修為的師叔."

葉默暗自驚歎,這麼強的實力圍攻一個人,竟然全軍覆沒,這來敵也太強悍了吧.據他所知,有這種厲害身手的至少是汪冷禪那種級別的.而那種級別的人除了他自己外,還有封武,悟道,項名王或者還有'九明書院’的那個院長.可是項名王已經被自己殺了,悟道和尚看起來很慈悲,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封武和'九明書院’的那個院長了.可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師父看見來人的摸樣了嗎?"葉默再次問道.

顏雨搖了搖頭,"沒有,她蒙著臉,我師父只知道是個女人.我師父說她至少到半步先天的地步了,非常的厲害."

顏雨的話,立即就將'九明書院’的嫌疑排除了,葉默沒有想到這個世界還有這種厲害的女人.

"偷襲你梅師姐的人你看見了嗎?"葉默看著地上的梅師姐問道.

顏雨遲疑了一會,這才說道:"昨天我和師姐從神農架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我和師姐進入霧楊鎮那家旅館的時候,我回頭好像看見一個灰衣人站在不遠處的路燈下面.當我再次想看看清楚的時候,那個灰衣人已經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他."

"灰衣人?不好."葉默忽然想到那個旅社應該有監控,他當時事不關己,竟然沒有想起來去里面看看監控的錄像.

"怎麼了?"顏雨立即問道.

"我想我們應該回去看看監控錄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葉默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顏雨呆了一下,是啊,自己的師姐是在那家旅店遇害的,怎麼能不去看看監控的錄像呢?

"先將你師姐埋了吧."葉默指了指前面不遠處的一處山腳說道.

顏雨現在是六神無主,完全聽從葉默說的去做.

葉默從梅師姐後頸取出一根細針,然後幫顏雨一起將她的梅師姐埋在了山腳,這才帶著顏雨第二次回到了霧楊鎮.

'天彤花’已經被人拿走了,葉默之所以要幫顏雨這個忙,一個是看不過眼,第二個還想顏雨帶他去采集'天彤花’的地方看看.就算是沒有'天彤花’了,一般在靈草邊上還有很多其余珍貴的藥材.

霧楊鎮的那家旅館老板早已經心驚膽戰了,房客死在了他們的店里面,他肯定有最大的責任,可是那個房客的親屬竟然帶著死者走了,而沒有找他的麻煩,這讓他長長的舒了口氣.可是他這口氣還沒有舒完,人家又來了,甚至還有一個男家屬.

看著旅館店主戰戰兢兢的樣子,顏雨卻沒有心情去問話,她知道這事情和這個旅館的店主沒有任何關系.

"將監控錄像調出來給我們看看."葉默沒有理會店主擔心的樣子,他也知道找這個人沒有什麼意義.

監控錄像很快就調出來了,慶幸的是,錄像依然沒有被破壞.沒有房間里面的錄像,只有旅店前後的錄像.錄像上面清晰的顯示昨晚凌晨時分,確實有一個灰衣男子在旅店前後轉了一會.

從錄像上看,這男子身穿灰衣,長臉,四五十歲的樣子,沒有蒙面.而且這男子離開的時候,手里多了一個藍色的背包,那個背包顏雨已經認出來,就是師姐裝'天彤花’的包.認出背包的顏雨,又是一番抽泣.

葉默帶著顏雨再次離開了霧楊鎮,他已經知道這個殺人奪花的男子和顏雨一樣,是一個不通事務的家伙.如果是一個老手的話,那個錄像他早就想辦法刪了.

看來那人應該也是一個隱門中出來的,或者是一直生活在沒有人煙的地方,所以對這些都不懂.

"你們采集'天彤花’的地方還有這種花嗎?"葉默對這個也很關心,雖然他願意幫助顏雨,但是主要工作卻不能拉下.

顏雨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了,不過那里還有很多其余的藥材,我和師姐約好等師父的傷好了後,然後再來的."

"我正好想采集一些藥材,你能不能帶我去看一下你們采集藥材的地方?等我將藥材采集到了,我會想辦法回去救你師父一命的."葉默有些尷尬的說道.

他現在主要的目的當然不是為顏雨的師姐去報仇,因為他也知道,這事情根本不是想報仇就可以報仇的,畢竟誰知道那個家伙逃到什麼地方去了.他之所以去看錄像,是想記下那個凶手的樣子,下次如果遇見他的時候,順便除了.

好在顏雨還算是明白,她也知道現在要葉默去抓凶殺,簡直猶如大海撈針,不切實際.

她幾乎沒有提出任何要求就說道:"我帶你去,只求葉前輩你能救我師父一命,我願意帶你去那里采集藥材."沒有外人,顏雨再次恢複了前輩的稱呼.

似乎感覺自己也有些過分,葉默隨口問道:"小雨,你說你師門被一個女人差點滅掉了.那個女人為什麼要去你的師門大殺一通,你知道嗎?"

顏雨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不過我們師門的東西都沒有少,只是藏經閣被翻的亂七八糟.也許,也許她是想去找什麼書籍或者是古武功法吧."

葉默卻肯定那個女人不是去找古武功法的,她既然修煉到了半步先天,可見她修煉的功法絕對是一等一的,怎麼可能看上'蓮航靜齋’的一個古武功法?

兩人說了一會話後,顏雨心情稍稍好了點,或者說她知道有些事情哪怕再傷心也沒有辦法回的來.

好在她遇見了葉默,雖然要帶葉默去采集藥材,可是她相信葉默這樣的人肯定會說話守信用的,既然他說了,就肯定會做.等藥材采集好了,他就會和自己一起回到'蓮航靜齋’幫她師父療傷.

顏雨畢竟已經是黃級初期的修為了,走起來速度也很快,她帶著葉默只是用了半天時間,在下午三點的時候,就再次來到了采集'天彤花’的地方.

這里和葉默當初采集'千年雪蓮子’和'駐顏果’的地方倒是有些相似,也是一個非常險峻的懸崖.據顏雨說她和師姐就是在這懸崖中間的一個地方采集到的藥材,因為懸崖太高,所以兩人用是長繩.可是師姐死了後,長繩也不見了.

"這不是長繩嗎?"葉默一上來就看見了一根特制的繩子,和當初他第一次來神農架,看見那兩個來采集藥材的古武修者用的是一樣的繩子.看來,這些門派都有自己采集藥材的一套設備.

"啊,這是我師姐的繩子,怎麼會在這里?"顏雨跑到繩子面前,用手撫摸著繩子,又忍不住要哭出聲來.

葉默心里一動,神識立即就掃了下去,現在他練氣五層,神識已經接近八百米.懸崖中間的一處地方果然有些與眾不同,還青青蔥蔥,雖然不算是太茂盛,但是比起周圍光禿禿的地方,要好的太多了.而且這片地方還不小,應該有十幾畝大小,估計這里就是顏雨說的那個生長藥材的地方了.

葉默剛想說話,就看見了一個背著藥婁的灰衣男子,在小心的挖一株藥材.葉默心里冷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竟然撞到自己的手底下來了.

"小雨,你有沒有想過這個繩子為什麼會在這里?"葉默忽然問道.

顏雨回過神來,是啊,這繩子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她和師姐走的時候繩子已經帶走了啊.不過她馬上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有些吃驚的抬起頭說道:"葉前輩,你的意思是說,那個人他來了?在這里采集藥材?"

葉默點了點頭,"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應該是你和你師姐采到了'天彤花’後,然後在路上的談話被他聽到了,然後奪了'天彤花’,再來這里采集藥材."

上篇:第三卷 第五百三十六章 小鎮案     下篇:第三卷 第五百三十八章 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