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四卷 第五百九十五章 好暴力  
   
第四卷 第五百九十五章 好暴力

"怎麼回事……"被易齊海叫著陳院長的男子夾著一個公文包走了過來,皺著眉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易駐問道.

只是他才說了半句,就立即頓住了.他張大了嘴巴,甚至連手里的包落在地上都沒有發現.

"陳院長,我弟弟在法院門口被人毆打,竟然還有這種事情.如果打人者不能受到……"易齊海也停住了自己的話,他同樣發愣的看著這個剛才還挺胸闊步的陳院長.

陳院長根本就沒有看見自己掉在地上的包,他急急忙忙跑到葉默面前,彎著腰小心的說道:"默少,沒想到您竟然來到九塘市了,真是……"

"你是誰?"葉默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問道,他見過這個家伙,當初幫施修的時候,吳澤在'梧桐會館’請客.這個家伙是吳澤的朋友,應該是燕京的一個官,沒有想到現在竟然外放到九塘市中級法院當院長了.

這男子連忙小心的說道:"默少,我是吳澤的朋友啊,我叫陳昌輝,現在調到九塘市中級人民法院當院長.當初在'梧桐會館’很榮幸的和默少在一起吃過飯……"

葉默點了點頭,"這麼說來易久河遺囑案子是你負責的?"

"是,是,我知道這個案子,負責的是另外一名法官……"陳昌輝連忙小心的說道,他心里暗道不好,沒想到易久河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後台.這個案子的情況,他太熟悉了,自己說起來還是中間的幫凶.

"這麼說,你知道這案子是被人動了手腳,易久河的遺囑被人修改過了?"葉默的話讓周圍的人心驚膽戰,那里有這樣問一個院長的.就是要問,也要在沒有人的地方問吧.

"這……這……"陳昌輝額頭冷汗直冒,他知道只要他一回答是,他這一輩子就完了.如果他說假話回答不是,那麼落在葉默的手里,他馬上就完了.

"三秒種不回答,你就不用回答了."葉默冰冷的聲音傳來.

陳昌輝心里一橫,他知道自己回答了最多是丟了職而已,相比起自己的小命,他沒有這個膽子說假話.丘家牛逼吧,可是在眼前這個默少手里,家主丘中行親自上門道歉,這還是葉默打了丘家人的情況下.李家的李秋陽在燕京一句話可以動一個廳長,可是在默少的後面,大氣都不敢喘一聲.而宋家,早已消失在燕京的長河里面,自己如果不想死,就要實話實說.

"是,是,那個遺囑是假的.易齊海伙同他人陷害魯玲和她的女兒,捏造假遺囑……"陳昌輝知道任何花招在這個默少面前都不要玩.

"混蛋,知道是假的,還敢徇私枉法……啪……"葉默再次一個耳光過去,陳昌輝被打的就地旋轉了兩個圈,這才倒退數米撲在易駐的身上.

周圍的人都發懵了,這個被陳昌輝院長叫著默少的人是誰啊,這麼牛逼.在法院門口打人,這個院長上前詢問,他將院長也打出多遠.

別人雖然沒有聽到葉默的話,可是易齊海和魯玲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法院院長在葉默面前連說謊都不敢,竟然實事求是的說了,說的還是給自己頭上倒屎盆子的話.

易齊海忽然感覺有些發冷,他已經明白這個默少絕對不尋常.這個案子,如果不搞定這個默少,很有可能功虧一簣.現在不知道眼前的這個默少是何許人也,他必須不能讓他站在魯玲這一邊.至少現在要穩住他,然後弄清楚情況再反擊.一個可以當眾打陳昌輝耳光的人,來曆絕對不小.

想到這里易齊海立即走到葉默面前,抽出一根香煙,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被葉默一腳踹出多遠,跌倒在了一邊.他那支香煙還沒有來得及遞出去.

好暴力,周圍的人看見這一幕,已經知道這個年輕人來曆不一般,好像還是幫原告方的.

更讓人驚訝的是被葉默打了一個耳光的陳昌輝院長,他爬起來後,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又跑到葉默面前,低著頭一副等著再被打的賤樣.

原本看見葉默打院長的兩名警察,發現陳昌輝院長再次來到葉默的面前,頓時收住了要去抓葉默的腳步.

"默少,您盡管吩咐……"陳昌輝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和一些,他很是恨自己在這個案子開庭之前,竟然沒有做詳細調查.沒想到易久河還有默少這樣一個朋友.如果知道在九塘有這種事情,他甯可不要外放升官,甯可還是窩在燕京當一個正處級干部.

"這個案子重新審理,將那些作假的人全部丟到牢里去.我沒有時間留在九塘,但是我會回來看看的,如果我回來後,你做的我不滿意,別怪我不客氣了."葉默冷冷的說道.

陳昌輝暗自松了口氣,他連忙說道,"是,是我一定將這個案子辦好,一定公平審理……"

似乎還想說什麼,可是陳昌輝猶豫了一下終究是沒有說出來.

魯玲的兩個女兒和那兩名中年男子,已經徹底的呆滯了,見過猛的,但是葉默這麼猛的他們還真的沒有見過.

易久河的妻子魯玲已經反應過來,她明白了自己丈夫的這個朋友很不簡單,說不定他真的可以將這個案子翻了.她心里激動的有些顫抖,這還是她丈夫死後,她第一次這麼激動.自從丈夫死後,她們三人就是被易家踢皮球的存在,就是想將三人踢出九塘,最好是一分錢都不給.

她也看見了陳昌輝的猶豫,這個案子經曆了這麼久時間,再加上她生活在九塘市,稍稍一想,立即就明白了陳昌輝為什麼猶豫.

魯玲也走了過來,激動顫抖的小聲說道:"久河二嫂的父親是九塘市的政法委書記,我想……"

葉默一聽就明白過來,陳昌輝猶豫是因為怕自己搞不過那個政法委,他畢竟才調過來沒有多久.而且自己還說要走,如果他不走的話陳昌輝肯定不會在乎翻案,可是他一走的話,陳昌輝怕他獨自一人搞不定這件事,可是他又不敢在葉默面前說出來.

"我找個人來幫忙."葉默又拿出電話,想了想給李春生打了個電話,他認識的官員本來就不多.李春生倒也算是認識,而且來春生還在河東省的省會城市河封,來九塘幫忙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李春生最近春風得意,他原來憑借自己的能力升官已經算是快的了.可是因為沒有後台,所以很多政績要分一部分給別人.直到他認識葉默後,加上李家的幫忙,他又在河封做了一件大事情.現在短短的時間里面又升了.

現在的李春生已經是河封市的市委書記,河東省委常委,河東省政法委副書記.這個信號已經表明,他的下一個位置就是河東省政法委書記了.

一個人做官做到這個地步,想不春風得意也不行.看好李春生的不是一個兩個,整個河東省省委大院里面的人都知道以後的河東省,李春生才是主角.

猶如火箭一般竄上來的李春生,時正和一幫剛剛開完會的省委常委們一起吃飯.確切的說,這頓飯也算是給李春生正式入住省委慶祝.

就在這個時候,李春生的電話響了.

能打李春生私人電話的,除了他的家人,就只有寥寥幾個領導了.

可是讓所有人驚奇的是,李春生接通電話後,立即就站了起來,並且表情很是恭謹.

頓時有人暗自猜測,打這個電話的人到底是誰了.除了燕京的領導外,還有誰會讓李春生這麼恭謹的.河東省的頭頭腦腦的都在這里,不可能是他們打的.

"是,是……"李春生接連說了幾個是,這才放下電話.

對這種電話,一般的是沒有人去詢問的.可是李春生卻說道:"剛才有人打電話給我,舉報九塘市的一件遺囑案子的事情.有人為了爭奪財產,修改遺囑,可是中院的法官卻互相勾結,一起陷害原告,這件事我必須要親自去一趟九塘……"

什麼?為了區區一個遺囑案子,李春生這個超級正廳的大員還要親自去一趟?這個案子到底涉及到誰啊,竟然這麼牛叉.

看著李春生抱歉了幾句,就匆匆離開了酒店,在座的人都愣住了.放棄和省級這麼多領導面談的機會,只是為了九塘區區一個遺囑案件,如果不是大家都熟悉李春生的為人,還以為他瘋了.

葉默放下電話,看著那個戴眼鏡的男子對魯玲說道:"這人是誰?"

一直還處于激動中的魯玲連忙說道:"哦,我來介紹一下,他是我們請的律師王益.還有這是我哥哥魯芒……"

葉默點點頭說道:"我懷疑你的這個律師有些問題,陳昌輝你等會查查看他的屁股是不是乾淨."

"是,默少."陳昌輝是聽見葉默給李春生打電話的,雖然葉默不知道李春生升官了,但是他陳昌輝卻清清楚楚,說話就更是小心了.

那名戴眼鏡的中年男子聽到葉默的話,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可是他卻不敢說任何話,葉默連陳昌輝的耳光都敢打,他算什麼?

葉默將事情交給了李春生,這才放下心來.他相信這點小事,李春生肯定是沒有問題.

離開九塘的第一件事,葉默就是再次來到了那個山神廟.

這次葉默在廟的外面仔細查看了一下,果然有些陣法痕跡,只是現在已經被拆除了.第一次來的時候,葉默因為那個地下室忘記了查看外面的陣法,也不知道這陣法拆除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葉默又來到這個地下室,他進入地下室後,立即就明白第一次來的時候,他果然錯過了一些細節.

上篇:第四卷 第五百九十四章 遺囑案     下篇:第四卷 第五百九十六章 北斗七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