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六百九十八章 要陪睡的女人  
   
第五卷 第六百九十八章 要陪睡的女人

洗浴乾淨的穆小韻卻並沒有換上新衣服,仍然穿了原來的一套很多補丁的粗布衣裙.但是這一套粗布衣裙在她的身上穿著卻猶如羅天仙衣一般,更是映襯的她的驚人脫俗.

葉默第一想起的居然是洛影,當初他在鞍里村那個小茅屋里面看見洛影的時候,洛影也是一身粗布衣裙,卻猶如天外仙子一般.

眼前的穆小韻雖然還沒有洛影的那種絕美,卻讓葉默想起了分別不久的洛影了.他眼里忽然充滿了思念,自己應該早點回去和洛影還有輕雪團聚.

穆小韻看見葉默的眼神溫柔下來,甚至帶著一絲思念的味道.她的眼里立即就露出了驚喜,雖然她只是一個村婦,可是葉默眼里的思念她還是可以讀出來的.

只是女人的敏感很快就讓她明白,莫郎眼里的相思不是她.他雖然看著自己,可是眼光卻並沒有聚集到自己的身上,很顯然莫郎在思念別的女子.

穆小韻底下了頭,眼里閃過一絲黯然.她是一個傳統的女子,雖然婆婆對她不好,雖然丈夫對她不好,可是她卻並沒有想過要逃離.

良久,葉默回過神來,他看了看還低著頭的穆小韻皺了皺眉頭.

葉默沒有問她脖子上的血痕是怎麼來的,畢竟他不是她真正的丈夫,雖然她認錯了,等他走的時候還是會告訴她的.

只是葉默奇怪的是為什麼可以換新衣服穆小韻不換,而還是要穿這件舊的衣服?不過這種事情,葉默還是沒有問,他不是喜歡八卦的人,既然她不換那就有她的理由,沒有必要去問.

"莫郎,我……我……"穆小韻似乎想說什麼,只是開了個頭,卻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說起.

葉默微微一笑,"你先坐下來,有什麼事情就能說吧.是不是想回去了?如果你回去也可以啊,等這幾天風聲過去了,磁西鎮沒有那麼嚴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不是……"穆小韻連忙擺手說道:"我一個人不敢回去,可是我住在這里又不大自在.畢竟,畢竟……"

"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不用吞吞吐吐的."葉默看著吞吞吐吐的穆小韻有些無語.

似乎感覺到葉默的不高興,穆小韻趕緊說道:"畢竟這里是于府,而且莫郎又是于府的人,如果家眷也在這里住下來,我怕管家會說……"

葉默總算是明白過來,原來穆小韻是怕自己這個工作不怎麼穩固.一旦她也住在自己的房間里面,說不定會引起別人的嫉妒,這個工作就更加的不穩固了.而她雖然很想走,但是可能又怕那個三角眼男子對她糾纏.如此一來,她就陷入了兩難之地.

葉默微微一笑,于府的工作,他不可能真的留在于府做工作的.等到這些人一走的話,他馬上就離開于府.況且他也明白,那個于小姐將他帶回來,絕對不是要讓他做于府的下人.至于為什麼,連他現在也不知道.

"你不用擔心,先住在這里,到時候我送你回去."葉默說完了還想說些什麼,于小姐身邊的貼身女婢就過來了.

她站在門口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葉默,但是語氣卻很是婉轉的說道:"莫影,我家小姐有請……"

穆小韻聽到小姐要找她的相公,連忙站起來小心的站在一邊.

葉默卻對她笑了笑,"你不用擔心,你先在這里等我就好了."說完,他立即就跟在那名婢女後面離開.

穆小韻看著葉默離開的背影,眼里露出疑惑,她感覺自己的莫郎和以前相差太大了.

原來自己的相公為人很是陰沉,很少說話,而現在他卻看起來很是開朗.似乎什麼事情都不放在眼里一般,現在他的性格和陰沉根本就不搭邊.

最主要的是,今天莫郎至少對一個人說謊了,如果不是對她說謊了,那就是對那個紅衣男子說謊了.

他對那個紅衣男子說因為錢丟失了所以沒有臉回去,可是他對自己說的卻是因為被人打了一下,然後記憶模糊了,不記得自己是誰才沒有回去的.而且他在酒店里面說他做生意賺了好多錢,現在又說他的錢被人搶了,完全是前後矛盾.

穆小韻搖了搖頭,走到葉默的床邊將葉默的被子拉了開來.無論怎麼樣,她心里是更喜歡眼前的莫郎,雖然毀容了,可是卻比那張陰沉沉的臉好的太多了.

……

葉默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帶到了于小姐的閨房,在他看來這里雖然和過去的封建社會不大一樣,但是應該也不是任意一個女子就會將陌生男子帶入自己閨房的.

他雖然認識這個于小姐幾天時間了,但相對雙方來說卻是陌生人.

"我叫于雨燕,我想你肯定很奇怪我為什麼對你另眼相看.來吧,先陪我喝一杯."于雨燕指著已經放在桌子上面的幾碟小菜還有一壺酒說道.

葉默沒有問怎麼回事,就算是于雨燕下毒,他也不怕.更何況他相信于雨燕不會對他下毒,因為在于雨燕看來,要對付他葉默,根本就是手到擒來,那里需要下毒這種招式.

見葉默沒有問話,只是坐下來並且主動斟滿了酒杯.于雨燕眼里露出滿意的笑容,她舉起杯子咯咯笑了一句,"莫影,來喝……"

葉默微微一笑非常干脆,只要于雨燕敬酒,他根本就不廢話,來了就干.很快一壺酒就已經沒了,于雨燕卻立即再次摸出一壺酒.

葉默看見于雨燕這個動作,立即就明白了她原來是想將自己灌醉.雖然不知道她想要做什麼,但是葉默已經慢慢的說話有些打舌了.

這個時候不問話,他就是傻瓜了.葉默抓緊時機,立即就問到了上清山和昆乾派.

于雨燕眼里露出一絲不屑和厭惡,不過還是笑吟吟的說道:"上清山是內隱三門之一昆乾派的附屬門派.上清山的核心弟子,就是瀾化城的城主都不敢得罪."

葉默心里一驚,他想到了落家的三姐妹.落霏從來都沒有說過,原來她們在內隱門還有這麼高的地位.葉默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這些大門派的弟子,都是在修煉當中度過的,很少有來世俗之間炫耀自己的.所以真正得瑟的是那些普通的隱門弟子.

"那你馬上就要加入上清山了,地位肯定很高了……"葉默借著酒意問道.

于雨燕眼角露出一絲傲然,然後才說道:"我雖然加入上清山了,但目前還是一個外門弟子,不過我的資質要進入內門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就算是一個外門弟子,在瀾化城也是沒有人敢得罪的存在."

"加入上清山很難嗎?那麼加入太乙門這些門派不是更難了?那麼你知道太乙門在什麼地方嗎?"葉默立即問道.

于雨燕眼里的不屑就更多了,還加入太乙門,他還以為他是誰呢.

但是于雨燕卻還是回答道:"每隔三年隱門中的大派就會出來招收弟子,除非你成了隱門中的弟子,否則沒有人知道隱門在什麼地方.隱門的弟子在外曆練也沒有人敢隨意暴露隱門的位置,一旦違反,立即就會被絞殺.當然,如果你想參加隱門的弟子競選也是可以的,下個月的月初,各大隱門的弟子招收在杭水城舉行."

葉默奇怪的看著于雨燕問道,"既然招收弟子還沒有開始,你怎麼已經是上清門的外門弟子了?"

"那是因為我有一塊上清山外門弟子名額牌,你在路上遇見我,那就是我送名額牌去杭水回來的路上.所以下個月月初,我不用參加門派弟子的招收,我只要直接和上清山的人一起走就可以了."于雨燕淡淡的說完,再次給葉默敬了一杯酒.

葉默知道于雨燕應該也知道的不多,雖然不懂她的名額牌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但是再問下去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明白了這些後,葉默開始醉意朦朧.

"莫影,其實我一看到你就對你有好感了.我想,這也許就是一見鍾情吧.今晚,我陪你睡……"看見葉默醉的差不多了,于雨燕又敬了葉默一杯酒後,在葉默的耳邊溫柔的說道.

葉默心里冷笑,這個女人說謊不打草稿.雖然這個于雨燕長得不錯,可是葉默對她卻半點想法也沒有.他很想知道,接下來,這個于雨燕會怎麼做.

可是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在自己醉的趴在桌子上後,她竟然將他抱到了她的床上,而且開始為他脫衣服.

葉默心里大起疑惑,要說這個女人真的喜歡他到這種見面就上床的地步,他是絕對不相信的.但是這個女人做的事情太出乎他的預料之外了.

當葉默的外套被脫下後,她竟然連葉默上面的內衣都脫了.葉默心里有些發毛了,如果這個女人要脫他下面的內褲,他是絕對不同意的.就算是被識破了,也要阻止的.

好在讓葉默放心的是,這個女人並沒有脫他下面的衣服,只是疑惑的按了一下葉默結實的胸肌,然後自語的說了一句,"難道每個男人的胸都這麼結實嗎?"

她的臉倒是紅了紅,過了一會反而開始脫她自己的衣服.

葉默愈發疑惑了,這個女人不會搞逆推吧.

上篇:第五卷 第六百九十七章 檢查來曆     下篇:第五卷 第六百九十九章 厚黑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