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七百零二章 穆小韻的相公  
   
第五卷 第七百零二章 穆小韻的相公

"你知道我怎麼沒有殺你嗎?"葉默看著廖山忽然淡淡的笑了一句.

"我……咯咯……我……"廖山想要說一句完整的話來,可是他只能讓自己的上下牙齒打架而已.

眼前的人並沒有弄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戰,也沒有弄出什麼血淋淋的場面,可是廖山卻感覺到了一種發自骨子里面的害怕.廖山出身廖家,他自己也是一個黃級武者,他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就算是地級高手的對決,他也見過不止一次.可是從來都沒有見過有葉默這樣變態的手段,揮揮手一個人就飛灰了,這是什麼概念?

可就是這樣一個厲害的人,竟然被人打的重傷,是什麼人比他還要厲害?這簡直顛覆了他以前所有的認知.

可是更加讓他驚訝的事情還在後面,這個厲害的年輕人,手里竟然突兀的多了一把椅子,然後他竟然坐了下來.

"前輩,您問,有什麼問題,您問……"廖山看見葉默坐了下來,總算是知道葉默為什麼不殺他了,而是要問他幾個問題.

雖然他不敢肯定自己回答了問題會不會被放了,但是他卻知道如果不回答問題,以眼前這個人的厲害和果斷,他馬上就要飛灰了.少爺這次踢到鐵板了,他沒有想到在回磁西鎮的路上隨便遇見一個人就這麼厲害.

如果早知道葉默這麼厲害,就算是打斷了他的四肢,他也不願意和葉默去作對.哪怕反出廖家,他也不想來黃坪村.

"你說一下神洲的主要門派,還有比城主更大的是什麼官?另外太乙門在什麼地方,如何進去?"葉默一口氣問了數個問題.

原本就已經驚恐不已的廖山聽了葉默的話後,立即哆嗦的說道:"你,你,你……"

一連說了三個你字之後,他才繼續將一句完整的話說出來:"你就是一級隱門令要通緝的人……"

一級隱門令通緝?葉默立即就反應過來,果然是皆慍道姑通緝自己.那個皆慍道姑比自己先進入小世界,所以她受到的傷害反而小點.自己拿了她的金頁,而且自己身上還有兩張金頁,加上她的就等于湊齊了.三張金頁在自己身上,皆慍道姑不通緝他才是怪事了.

似乎知道葉默不大清楚,廖山倒是很知趣的回答道:"隱門令分為三級,最高的是一級隱門令,這種令牌出來,無論你是躲在什麼地方,都會有人將你找出來.能出一級隱門令的都是三大宗門中的人,所以一級隱門令通緝的人幾乎是必被抓到無疑……"

說到這里廖山似乎知道這種話說出來,對方肯定不高興,所以他只是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

葉默冷哼了一聲,"回答我前面幾個問題."

"是,是……"廖山哪里敢頂嘴.

……半個小時後,葉默總算是明白了怎麼回事,神洲的統治者說白了就是隱門.這些古武門派都各自控制多個城市,這些城市給隱門提供修煉資源和新血.門派越大,控制的城市就越多.小的城鎮和城池同樣需要向大的城池繳納一定的資源,才能繼續生存下去.

當一個門派壯大到一定的程度後,可以吞滅另外一個門派的地盤和城池,只要實力比對方大,對方就沒有任何的辦法.說通俗點,就是拳頭說話.

當然很多小的勢力和門派,要不就是控制的地方比較小,要麼就是依附于一個大的門派,像上清山就是依附于三大內隱門之一昆乾派.

而杭水卻是一個公眾城市,這里不屬于某一個門派勢力,各大勢力都在這里有辦事處和經營的商場.所以杭水不但是公共事務舉辦的地方,也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這里也是寸土寸金,地皮比起別的城市來說要貴的太多了.

內隱門不是想進去就進去的,每當內隱門在杭水招收弟子的時候,外面的人才有機會進入內隱門.一旦你成了內隱門的弟子,你就可以在杭水和門派的人一起走.單獨一個人想要找到內隱門是不可能的.

當然如果有了某個門派的弟子名額牌話,那麼就不用通過隱門招收弟子的測試,直接在該隱門招收弟子的同時,憑借名額牌進入隱門.名額牌的來源主要是某個勢力或者是某個人,為該門派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很有可能被獎勵名額派.

聽到這里葉默已經明白了過來,這個內隱門的隱秘程度甚至比外面的外隱門還要隱秘.

但是葉默卻不在乎,外隱門這麼隱秘,他照樣可以找到,並且還滅掉了葫蘆谷.

從廖山的口中,葉默也知道了廖家為什麼要將名額牌給于雨燕了.因為廖家的名額牌是一個外門弟子的名額派,而且雖然有名額牌,但是要進入隱門卻要達到一定的資質.這個資質雖然沒有隱門招收弟子那麼嚴格,但必須要有.

而廖家的弟子資質都差無可差,恰好廖威看中了于雨燕,于雨燕的資質雖然不夠參加招收弟子,但是有名額牌卻可以進入門派的.所以廖家和于家一拍即合,將名額牌給了于雨燕,于雨燕嫁給廖威.這樣的話廖家並不吃虧,因為于雨燕嫁給了廖威,再怎麼說也是廖家的人了.她一旦進入隱門上清山,對廖家的好處當然是顯而易見的.

可惜的是廖家沒有想到于雨燕是個白眼狼,拿了好處卻要反悔.

問清楚杭水所在地後,葉默知道也問不出來什麼東西了,隨手就是一個火球將廖山給滅掉.

殺了六個人,葉默一共收到了三十三個金幣,兩百五十塊銀幣,銅幣五百多塊.

葉默不了解這里的購買水准,但是看這些金幣大部分都是廖山身上的,葉默就知道,這里的金幣應該還算是值錢的.外面的那種通貨膨脹在這里應該是沒有的.

有了錢,葉默倒也不忙去附近的地方兌換金幣,用金磚兌換金幣在一個小地方有些顯眼了.

葉默拿出兩個大包,將自己戒指里面准備的吃食和用品,裝了兩大袋子,這才返回黃坪村.

雖然三頁金紙在葉默身上,但是現在他卻不敢拿出來.誰知道這三頁金紙在一起會發出什麼現象.一旦暴露了他的位置,那可就完蛋了.雖然他殺廖山這種人猶如殺雞,但是皆慍卻不是廖山.更何況皆慍道姑還有同伴,萬一將那個老太婆引來了,他可就完蛋了.

……雖然屋子里面來了不少的人,大家都在拉著穆小韻問東問西,但是穆小韻卻心不在焉,她不時的站在門口看看,葉默是否回來了.她內心深處有了一種擔心,她擔心葉默去了就不回來,又將她一個人丟了下來.

"小韻,你看是不是你家那口回來了?"一個小媳婦眼尖,遠遠的就看見葉默拎著兩個大包走了過來.

"啊……"穆小韻同時看見了葉默,她驚喜的連忙沖了過來,要幫葉默拎手里的大包.

屋里的大小媳婦還有一些陸續過來的老少爺們,都來看穆小韻的相公發了一些什麼財.不過當他們看見葉默傷痕累累的臉後,再看看穆小韻人比花嬌的俏臉,頓時為穆小韻感到了不值.

好在這些想法很快就隨著葉默拿出來的東西消散一空,葉默將包交給了穆小韻.而穆小韻因為一直得到了村里很多人的好處,卻沒有小氣,將包里各種吃的糕點還就名酒之類的,一家送了一份.只要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落下.

拿到東西的人,有的忍不住當場就打開吃了起來.葉默帶的東西都是外面帶進來的,很多東西這里的人見都沒有見過,吃起來當然味道好極了.

再說了,要是差的東西,葉默也不會放入戒指了.更有人當場打開了酒,那種酒香味四溢開來,就算是不喝也醉了一大群.

"這個給你吧,你看夠不夠."葉默拿出錢袋交給了穆小韻,他不知道這里的購買能力,也不知道穆小韻到底欠多少錢,如果不夠的話,他就打算拿出一塊金磚來分了.

穆小韻打開袋子,里面幾十塊金幣和數百的銀幣混合在一起,頓時花了所有人的眼睛.這麼多的金幣,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要知道一個農村的強壯青年,一年做的好的也做不到一塊金幣的,甚至需要兩年或者更多.

而葉默一次拿出來幾十的金幣,還有那麼多的銀幣,這要多少年才可以做到啊.而這麼多的錢被穆小韻的丈夫隨便就拿出來給了穆小韻,就這一下,在場的人就沒有人會以為穆小韻的丈夫配不上她了.一些小媳婦看見這麼多金幣,再看看葉默,甚至連眼睛都紅了.

穆小韻的眼圈也是有些泛紅,她以為夫君的生意錢都沒有了,沒想到他還帶回來這麼多.

這麼多錢當然夠了,穆小韻很快就將欠的錢還了,袋子里面的錢卻基本上沒有動.

看著村里的人帶著羨慕的眼光和禮物離開,穆小韻第一次有了一種淡淡的幸福.

上篇:第五卷 第七百零一章 揚灰的地方     下篇:第五卷 第七百零三章 同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