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七百四十章 檀城之外  
   
第五卷 第七百四十章 檀城之外

雖然葉默急切的要返回冰湖,可是當他飛上空中的時候,才想起他根本就不知道冰湖在哪個方向.

正當葉默想找個有人的地方問問方向的時候,神識卻掃到了一處山峰,山峰之上有兩顆巨大的岩石高高聳起,這難道就是'雙石崖’?

葉默立即就落了下去,果然發現這兩塊巨大的岩石上面都寫了字,其中一塊上面寫著'雙石崖’,另外一塊寫著'青水門’.葉默神識掃了一下,這里明顯的沒有人跡,當然也不可能存在什麼門派.隨即想到落喧就是在這里跳下去的,葉默心里就有些難過.

"葉大哥,謝謝你,讓我圓了我的夢想,雖然只有一晚上,可是我已經很滿足了."

"沒關系,因為我恰好可以做到,因為你恰好願意相信我."

"……我只是不想葉大哥再失望一次而已.或者說當時我沒有想到那麼多吧……"

落喧曾經的話語似乎猶在耳邊,可是她人卻已經不見了.

葉默心里有些傷痛,他不願意再想那些事情,直接跳進了'雙石崖’.落玥說如果可以去尋找一下落喧,就是他自己也想將落喧找到.但葉默也不知道這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落喧.

'雙石崖’底到處都是亂草和碎葉,各種蟲蛇四處可見.葉默心里一沉,如果是落在這個地方,可能尸骨都沒有了,別說保住一命了.

葉默展開神識,在崖底尋找了將近兩個小時,可是什麼都沒有找到.不要說落喧,就是連一片衣角都沒有看見.

葉默知道他不能再耽擱下去了,以他的神識在這崖底這麼樣的掃來掃去,就算是一只小兔也找到了,別說一個人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落喧現在是尸骨無存,當然也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她逃走了,但是葉默認為後一種可能很渺茫.

不說皆慍在背後追殺,就算是沒有在背後追殺,落喧想要在這底下逃走,也很困難.但葉默還是希望落喧沒有遇害,他隱約有一種希望,希望落喧在他的'培氣丹’的幫助下,晉級了地級.以落喧的資質,晉級地級也不是不可能的.

葉默回到壓頂,在其中一塊巨石上用飛劍刻下了一行字,"葉默在此尋找落喧不見,悵悵而去."他的意思是,萬一落喧沒有遇難,又回到了這里的話,就給他一個訊息.

離開了'雙石崖’,葉默沒有花多少時間,就來到了一處城市.葉默來到小世界也有不短的時間了,他發現這個城市才是他見過的最大的一個城市.

他去過杭水城,去過五蘊城,但無論是從外觀的大小還是繁華程度來說,都沒有這個地方熱鬧.

可是對現在的葉默來說,熱鬧是別人的,他第一就是要知道冰湖在什麼位置.

葉默落下飛劍,站在了城池的門口,'檀城’兩個大字讓葉默知道了這個城市的名稱.葉默將飛劍掛在了背後,就准備進城.

"那個女人真是漂亮,可惜了,最後竟然被她逃走了.一個如此美貌的道姑啊,哎……"

"幾年前我在杭水城就見過比她更漂亮的女人,本來說等隱門大會結束後,我動手的沒想到居然被她跑了……"

"那個道姑應該原來就受傷了,不然我們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雖然說話的人距離葉默還比較遠,但是葉默的耳力早已聽到,他立即轉過頭來,他肯定這幾個人說的就是落玥.

"啊,是太乙門的莫師兄……"

"莫師兄你好……"

幾人同時看見了葉默,立即都是滿臉討好的跑了過來.

莫師兄?葉默眉頭皺了皺,立即就想起了那個叫莫有深的家伙,很有可能這些人將他當成莫有深了.

"你是馬屎……"葉默發現這一群人當中還有一個他認識的,馬士龍.沒想到他竟然也來到隱門了,只是不知道他加入的是哪個門派.

馬士龍愣了一下,他仔細的對葉默看了又看,忽然張大了嘴巴指著葉默說道:"你,你不是莫師兄,你是,你是……"

葉默冷笑一聲,他知道馬士龍認出他來了,只是不知道他叫什麼而已.

"真的不是莫師兄,他的衣服很古怪,根本就不對……"另外幾人也回過神來.

馬士龍只是愣了片刻就立即大喜,"好啊,小子,沒有想到你還可以恢複容貌.你身邊的那個小妞呢?今天如果你願意將原來的那個小妞給大爺送過來,大爺說不定還會饒你一條小命."

葉默根本就懶得廢話,抬手就是四道風刃過去,馬士龍的雙手和雙腿立即就被削斷,他猶如一個圓球一般在地上驚恐的掙紮,大聲的嘶叫,一時竟然無法死去.

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另外三人都徹底的呆滯住了,這是什麼手段?隨手幾下,就將馬士龍的四肢給砍了?

"你敢在檀城殺人,你找死……"一名馬士龍的跟班反應過來,他似乎還沒有想到葉默可以殺他,第一反應竟然是指著葉默怒吼.

葉默冷笑,根本就懶得回答,抬手一個風刃過去,這名大叫的跟班脖子中間出現一道血痕,然後一道強勁的熱血,將他的頭顱沖出多高.他的手甚至還沒有放下來,就倒在了還在翻滾的馬士龍身上.

余下來的兩人修為明顯的比馬士龍和他的跟班要高,但是看見葉默這種殺人的手段,更是渾身發抖.這個人不但在檀城殺人,而且還殺的如此毫無顧忌.

葉默轉過頭,看了看還在瑟瑟發抖的兩名男子,冷聲問道:"那個道姑是你們打傷的?是什麼時候打傷的?"

"是,是,兩天前,我們剛采集藥材回來,路上遇見,……我是'上清山’弟子,你不能……"其中一名男子可能被葉默果斷和血腥的殺伐鎮住了,說話的語氣都有些磕磕碰碰,他只是回答了葉默的一半問題,突然想起來要求饒.

葉默心里正憋的厲害,現在遇見了致落玥死命的人,他甚至連半句話也不想多問了.抬手無數的風刃就飛了過去,兩名還在簌簌發抖的男子被葉默無數的風刃砍成了篩子.

只是片刻時間,剛才還在談笑風生的四人,就只有馬士龍還在地上抽搐,但是他抽搐的頻率卻越來越低,顯然已經快不行了.

血腥氣蔓延開來,四周的人紛紛讓開,一個殺神在檀城門口殺人,沒有人敢上前和他有任何瓜葛.

"什麼人敢在檀城殺人……"隨著聲音落下,兩名地級後期武者沖出檀城.

就算是地級武者,但是看見這地上血腥的場面,也不由的有些反胃.當他看見被殺的人竟然都是上清山的後,頓時臉色就變了.

上清山雖然是一個二等門派,可是他們背後有昆乾派做後台啊.

"咦,是你,太乙門的莫公子……"其中一名地級武者同時認出來了葉默,或者說是同時認錯了葉默.

葉默心里一動,原來那個莫有深還沒有死,甚至加入了太乙門.

此時一輛馬車從檀城出來,看見這輛馬車,葉默忽然眼里露出強烈的渴望,想要見一下穆小韻.這馬車葉默剛到杭水的時候也見過,就是紫花仙子坐的馬車,沒想到今天再次見到.

所不同的是當年他和穆小韻一起,這馬車進入杭水城,而今天這馬車只是從檀城出來.

葉默的神識掃進馬車,發現里面坐著的果然是紫花仙子云紫衣,只是她好像受傷了.馬車經過葉默的身邊,一點停頓的意思都沒有,立即就要過去.似乎連地上的血腥尸體,也沒有影響到馬車分毫.

葉默卻突然說道:"紫花仙子,請稍等片刻,我有事情要問你."

馬車停了下來,里面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莫公子,紫衣還有要事去辦,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那我就走了."

如果是幾年前,就算是莫有深是太乙門的內門弟子,甚至如現在一般是核心弟子,她云紫衣也不會在乎.可是現在的'神商會’已經遠遠不如太乙門了,她怕被莫有深找到借口.

云紫衣是葉默的熟人,有什麼事情問她當然比較好.而且當初她也認識小韻,況且以她'神商會’的神通,冰湖在什麼地方,她當然會知道.

"莫公子……"兩名地級武者見葉默沒有理睬他們,雖然心里不舒服,可是也不敢生氣.莫有深可是太乙門的核心弟子,地位不在太乙門長老之下,他們只是一個城的護衛而已,就是再給他們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和太乙門的核心弟子對著干.

葉默回頭冷冷一笑說道:"你們不用將我當成莫有深,我不是他.那個莫有深是太乙門的弟子嗎?很好,正好我要去太乙門殺人,最好別撞在我的手里來了."

"什麼,你敢冒充太乙門的核心弟子?你到底是誰?你找死……"其中一名地級武者頓時大怒,心說難怪感覺不對,聽說太乙門的弟子莫有深禮賢下士,怎麼會如眼前這個人一般無禮的.

兩名地級武者聽到葉默不是太乙門的弟子,手里的彎刀幾乎想都沒有想就直接奔葉默頭頂而來.

葉默手一伸,背後的飛劍已經落在手上,同時一道劍芒飛起,兩顆人頭隨著兩人的慣性沖天而起,漫天的鮮血猶如血雨一般灑落下來.

"我叫葉默."葉默手一招,他的飛劍再次掛在了背後.

上篇:第五卷 第七百三十九章 傷逝     下篇:第五卷 第七百四十一章 為相公做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