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七百四十五章 瞬殺先天  
   
第五卷 第七百四十五章 瞬殺先天

葉默看見飛身上台的人,眼神立即就是一冷,可以說他在小世界,最想殺的人,除了當年害輕雪的道士外,就是眼前的這個人.

"原來是皆慍你這個老瘟婆,老子也正想找你,很好.不過我記得你胸口的兩團又大又白啊,何必要用東西束縛起來,難道是哪個老道干的?"葉默因為皆慍殺了落玥,將落喧逼著跳下了雙石崖,對這個老巫婆恨之入骨.說話也就惡毒起來,絲毫不留情面.

"小畜生你找死……"皆慍平生最憤恨的事情就是當初被葉默抓走了胸口的衣服,那不但讓她胸前曝光,而且還讓她丟失了最珍貴的東西.對皆慍來說,最珍貴的東西當然不是貞節,而是那頁金紙.

皆慍說完立即就要帶起拂塵沖上去,不過她剛動腳的時候似乎想起來了什麼,竟然止住了.周圍這麼多的人,都只是圍住葉默,而沒有上前,她要是第一個上前去,最後說不定為他人做嫁衣.

葉默暗叫可惜,如果皆慍上來的話,他必定先殺了皆慍,可是這個老瘟婆竟然很精明,和太乙門的齊凱一樣的精明,只是瞬間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問題.

葉默的話說出來,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盯向了皆慍.皆慍修為很高,而且看她身上現在的氣勢,明顯的已經晉級先天.在小世界晉級先天,已經算是巔峰修為的一群人了.

但是皆慍有一個癖好,就是生平最恨男子,任何男人她都不假辭色,所以在慈航靜齋還有一個外號叫'無情道姑’.所以現在在場的人,聽了那個叫葉默的年輕男子的話,都奇怪的看向了皆慍.以皆慍的反應來說,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很多人甚至在想入非非了,這個叫葉默的家伙竟然可以看皆慍的那個地方,他們是不是有什麼瓜葛?

皆慍道姑氣的臉色發白,但依然沒有上去,她知道葉默的本事,比她厲害.而那三頁金紙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她必須要渾水摸魚,絕對不能讓別人黃雀再後.

葉默看著周圍如此多的高手,心里也在暗自盤算,這些人單個來的話,他一個都不懼.但是這樣一起上的話,他雖然也不懼,可是對穆小韻卻很是擔心,這麼多的高手,想要保住只有玄級巔峰的穆小韻,真的很難.這也是他一直猶豫著,沒有動手的原因.

"小韻,等會我動手的時候,我們一邊打一邊往外撤退,只要退出三十里地,我就可以帶你飛走."葉默小聲的在穆小韻耳邊定下了策略.

就在葉默准備動手的時候,又是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皆慍師妹,你出去這麼久,進來了為什麼不回門派?還有落霏在外失蹤,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默立即看向了說話的人,那是慈航靜齋的另外一名道姑,心里一動,這慈航靜齋有一名他看不透的高手,還有四名先天武者,數名半步先天高手,如果可以讓慈航靜齋退出,他就少了很大的壓力.

皆慍冷聲說道:"皆嫻師姐,我已經晉級先天,留在外面當然是有些事情,至于門派我肯定會回去,不過要等我將事情辦完再說.還有,師姐你可能不知道,那三……"

葉默聽到後面的話,立即就知道皆慍想要將三卷《伲羅經》的事情說出來.對皆慍來說《伲羅經》已經無關緊要,她要的是這經書里面的三張金頁,所以一旦皆慍說出《伲羅經》後,這些人肯定會瘋狂的攻擊自己.就是要攻擊,也是自己主動攻擊,主動權不能讓走.

想到這里,葉默大喝一聲說道:"皆慍,你這個惡毒的老瘟婆,連自己門派的弟子都不放過.你殺落玥,然後又將落霏逼的跳入懸崖,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她們只是知道了一些你做的見不得人的勾當而已,你就斬盡殺絕."

"皆慍,我的弟子落玥和落喧都是你殺的?"慈航靜齋里面一名面容秀氣的中年道姑聽見這話後,立即睚眦欲裂,她問完話後,已經拔出寶劍對皆慍刺去.可見她的脾氣絕對和她的長相無關.

皆慍的話被葉默打斷,頓時憤恨不已,她拿起拂塵擋開刺過來的長劍,指著葉默恨聲說道:"昆乾門的祁玉林是你殺的吧,難道你還能否認不成?那三卷《伲羅經》也在你身上,難道你也想否認不成?"

似乎知道被這麼多的高手盯上,又因為自己禍起蕭牆,葉默沒有了她的份,這讓皆慍惱羞成怒.索性破罐子破摔,說不定最後還可以渾水摸魚.

葉默不等皆慍將話說完,已經摟住穆小韻退到擂台的邊緣.同時手里的飛劍已經帶起無數的劍芒,在他和穆小韻周圍化成了一道道劍幕.他准備突圍了,他要趁別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帶著穆小韻離開神洲山.

葉默是不動手就算了,動手就全力出手,沒有絲毫的留情.他的劍幕掃出去後,十幾個火球同時飛出.

上擂台來攔住葉默和穆小韻的最少也是地級武者,而這些地級武者還沒有得到突然進攻的命令,就被葉默打了個措手不及.

葉默已經開始轉化為真元的真氣夾雜著無數的劍芒和火球,在這些地級武者中間肆虐開來.一蓬蓬的血雨和火球燒焦的氣味傳來,剛才還密集圍住葉默的圈子,被葉默突然之間殺出一條血路.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剛才葉默還在斗口,但轉眼他就開始動手,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葉默已經帶著穆小韻躍下了擂台.

只是葉默剛落下擂台,還沒有來得及走出幾步,兩道極其強悍的拳風猶如實質一般封住了他的去路.

如果只有葉默一個人,他或許還可以躲開,然後伺機反撲,可是現在他帶著穆小韻.兩個人是絕對無法短時間躲開這兩道拳風的.

好厲害的拳風,葉默知道這兩道拳風還不是對方全力出手的威力.打出這兩道拳風的一人是那個凌無水,還有一個是剛剛趕來的太乙門道士,看他的修為似乎還在凌無水之上.

葉默手里的飛劍帶起兩道真元,直接就迎了上去.

"嘭,嘭……"兩聲巨響,將中間的幾塊石頭直接擠成了碎石,四裂開來.

葉默帶著穆小韻紋絲不動,而兩名攔截葉默的先天巔峰武者卻退後了半步.

好厲害,葉默心里暗歎,這兩個家伙的本事絕對不下于練氣巔峰修為.如果不是他修煉'三生訣’,要以練氣七層擋住兩名練氣巔峰,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可是就算是這樣,他完全沒有辦法占到上風,而對方除了這兩名先天巔峰還有更多的人湧過來,而他只有一個人,還帶著一個穆小韻.

看樣子自己剛到小世界的時候,沒有主動去尋事還是正確的做法,要是以他當初的實力去太乙門那簡直就是找死.不要太多的人,只要一個這樣的先天巔峰,就可以解決他了.

先天初期和先天巔峰竟然相差這麼大,這讓葉默實在是沒有想到.

葉默卻不知道,他驚訝,凌無水和那名太乙門的老道更是吃驚,他們從未想過有人可以一個人擋住他們兩人的拳頭,而且還要稍占上風.而這個年輕人不但還帶著一個人,甚至還是後出手.雖然他們這一拳也不是全部實力的體現,但是也算是施展了七成的實力.

這兩人對看了一眼,然後互相點了點頭.葉默已經從他們的眼里看出來了殺機,甚至他們兩人眼里還有一種喜悅.葉默知道這兩名先天巔峰的高手感興趣的應該是自己修煉的東西,而不是因為自己冒犯了什麼神洲山.

就是這一會時間,周圍的先天高手和數十名半步先天又圍了上來.

此時慈航靜齋的靜嫻道姑忽然大聲說道:"慈航靜齋所有的弟子聽令,立即回來,我們現在的主要事情是將皆慍帶回去."

"靜嫻師妹,這個時候正是需要你慈航靜齋的時候,我們三大隱門同氣連枝,你怎麼能……"太乙門的那名先天巔峰的老道聽了靜嫻的話後,立即驚聲說道.

靜嫻淡淡的說道:"我門派出現了叛徒,我們當然要先安內,再說其它的."

太乙門的老道頓時語塞,別人門派的內亂沒有解決,就讓人家全力幫忙,這似乎也有些不大對勁.

"我玉林侄子竟然是你殺的,小畜生你給我死來……"一名先天初期的武者此時突然從後面躍起,整個人和他的長劍都化成了一道白色的線芒,帶著凌厲寒意的殺機對著葉默猶如閃電一般的刺了下來.

雖然有聲音在前,可是他的劍芒到了後,聲音才傳來,說是偷襲也不為過.所以很多人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劍芒已經來到了葉默的頭頂.

葉默冷哼一聲,這個時候動手他是絕對不會容情的,而且每次都會全力出手.對著這道劍芒,葉默根本就沒有任何要躲避的意思,他手里的飛劍在真元的激蕩下,立即化成一道數米長的白虹,這道白虹直接劈在了刺下來的劍芒之上.

"吱吱……"一陣難聽的磨牙之聲響起,讓人感覺到極度的不舒服,好在這響聲極其短暫,幾乎是在這響聲的同時,空中爆發出一抹絢麗的紅色.

"啪"的一聲,一具已經分成兩半的尸體落在了地上,然後血色才開始猶如雨點般的落下.

凌無水臉色鐵青,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短暫,他竟然連救援都來不及,自己門下又一名先天就這樣被殺了.

上篇:第五卷 第七百四十四章 被圍     下篇:第五卷 第七百四十六章 誰圍?誰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