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五卷 第七百六十八章 斬殺  
   
第五卷 第七百六十八章 斬殺

葉默卻毫不在意的看著這男子笑了笑,然後才彈了彈手里的劍說道:"沒想到讓我見到了第二個真正的先天高手,這麼說來昆乾派和慈航靜齋也應該是有先天高手的了."

這男子原本對葉默很是不屑一顧,但是他聽見葉默的話後,突然手一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好一會他才驚異的問道:"你小小年紀,竟然知道先天之密?"

為了不打擊神洲武者對晉級先天失去希望,很久之前就有武者將天級改成了先天.這是非常機密的事情,一般晉級先天之後的武者才隱約觸摸得到.而這名男子是在先天巔峰之後尋地閉關,直到他突破了這個層次,又四處尋找答案,最後才知道這種事情.可是葉默才多大年紀,竟然隨口道出,難道他如此年輕也是先天高手不成?

葉默沒有理睬這個男子,而是直接問道:"你認識離成嗎?"

"離成?有些印象."這男子慣性的思考了一會後才說道,不過他很快就想起了自己要找葉默的目的,手里的長劍一抖,寒聲說道:"就算是你知道先天之密,今天也難逃一死."

說完他手里的長劍帶起化成了無數的劍影劈向了葉默,葉默知道這根本就是他沒有將自己看在眼里的緣故.他想也不想,抬起拳頭就擊中了灑向他的劍影.

"嘭"的一聲沉悶聲響起,葉默和這男子各自退後一步.葉默心里大定,雖然這男子比離成的內氣還要深厚,可是也沒有比他的真元厲害.

這男子似乎沒有想到自己的長劍竟然被對方一拳頭打開,而且還讓他退後一步.

"你竟然可以在我的劍影中找到我的劍,而且還准確的擊中了它.很好,你值得我拿出八成實力了"

說完這男子手里的長劍再次擊出,不過這次不是劍影了,他的長劍卻是帶著一尺多長的劍芒掃向了葉默.葉默暗自點頭,這家伙的內氣還真還不是蓋的,竟然可以憑空讓長劍生出這麼長的劍芒.而且這些劍芒還猶如實質一般的掃來,如果讓他展開來,這簡直和六脈神劍一般的厲害.

但是想是這樣想,嘴上葉默是絕對不會吃虧的,他不屑的笑了笑,"老東西,再吹牛,小爺就不用和你打了,你就可以將你自己吹飛了."

果然葉默這個念頭和他的話還沒有落下,這男子長劍頂端的劍芒竟然脫離了劍尖,直接射向了葉默.

而劍芒脫離劍尖後,這男子的長劍卻再次生出一道劍芒.這些劍芒越來越快的一道一道射向葉默,每一道劍芒都帶著冰寒的殺意.

葉默知道只要他再讓這個男子不斷的射出劍芒,最後他必定要被這些劍芒包圍起來,只要一不小心他就會被劍芒射中受傷.

這家伙還真的不是吹啊,雖然他不知道離成要是和他拼命的話,殺手锏是什麼,但是葉默肯定這家伙的脫手劍芒絕對不下于六脈神劍了.這不僅僅是內氣成液就可以辦到的,這肯定是一門非常厲害的劍技.

如果能將這劍技得到,通過他對'三生決’的領悟,自己將這個劍訣稍加改善的話,他的戰斗力何止升了數倍.其實葉默知道,他的真元和神識雖然渾厚,可是他的戰斗力卻並不高,而且戰斗方式單一.能在這里縱橫,一個是他戰斗經驗豐富,第二是因為他一直沒有遇見高手罷了.

他的飛劍對敵有一個很大的劣勢,就是對待不如他的敵人殺起來得心應手,簡直猶如殺雞一般.但是對于和他差不多的高手,甚至比他還要強的高手,他的飛劍脫手很容易被別人控制住.

想到這個和六脈神劍一般凶狠的劍訣,葉默心里頓時火熱起來.

但是要得到劍訣,就必須要殺了這個家伙.葉默相信這種厲害的劍訣,以眼前的這個男子絕對創造不出來,說不定是他從哪個洞府撿來的.

想是這樣想,可只是瞬間,又有數道劍芒向他射來,而且劍芒的速度越來越快,快的連他躲避都來不及.

葉默冷哼一聲,手里的飛劍法器在真元的控制下變的猶如一個碩大的門板一般,然後這門板帶起一團旋轉的真元漩渦,將這些劍芒完全裹了進去.

飛劍的真元漩渦和劍芒攪在一起,發出一陣陣爆裂空氣的聲音,甚至還帶著一絲金戈的鳴響,這種聲音聽著就有些不舒服.四濺出來的真元和殘余劍芒落在周圍的地方,頓時將周圍的石頭和樹木擊打的凌亂一片.

葉默松了口氣,他知道這是對付對這劍技不精通,一旦對方將這劍芒施展的可以和飛劍一般的靈活,他的這個硬靠真元絞滅的辦法絕對行不通.

那男子似乎沒有想到,葉默竟然可以破去他的絕技,他震驚當中頓時遲疑了一下,就是片刻的遲疑,他的劍芒就完全被葉默絞滅.

這男子的戰斗經驗明顯不咋地,他的劍芒被葉默絞滅,卻並沒有落在下風,充其量只是自己出招被對方擋住而已,而對方卻還沒有找到解決辦法.可是他的第一舉動竟然不是繼續變招,或者是繼續射出劍芒,而是選擇了迅速退後自保.

葉默久經戰斗,在這個時候卻不會和這男子一般的開小差.他絞滅劍芒後,發現對方竟然沒有後招,哪里還會放過這個機會,他的飛劍竟然不收回來,反而脫手射向了這男子,同時一拳擊出.

雖然先機和便宜都被葉默占用了,可是葉默心里卻在哀歎,他奶奶的,自己的戰斗方式還真是單一.除了飛劍就是拳頭,要不就是對付低級武者的風刃和火球,這讓他情何以堪啊.看樣子自己必須要得到這個男子的那個劍芒武技,這東西好啊.

如果這男子知道葉默占盡便宜之下,還在哀歎自己的手段少,還在惦記著他的絕技,說不定他都要哭出聲來了.

不過這男子修為到這個程度,反應當然是極度的迅速.他只是一退後,看見葉默並沒有和他一樣的停止動手,就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先機,立即就用內氣形成了一道阻隔牆.

葉默不是第一次看見這種內氣牆了,當初離成就用這內氣牆擋住過他的飛劍,他當然不會再讓人擋住一次.

所以葉默的飛劍在即將要遇到內氣牆的時候,忽然改變了方向,直接射向了空中.這男子正奇怪對方的飛劍怎麼突然改變方向的時候,葉默的拳頭已經砸了過來.他再也顧不得飛劍,而是在內氣牆後,也是一拳擊出.並且另一只手的長劍'嗡’的鳴叫一聲,他准備變招了.

"轟……"葉默的拳頭轟破了這男子的內氣牆,正和他的拳頭轟在一起,卷起漫天的塵渣和飛石.

這男子還沒有來得及高興葉默和他比內氣,就感覺到一股冰寒的殺意湧來.在這瞬間,他竟然想到了剛才飛上天空的那把劍,似乎並沒有落下來.

他心里一寒,一種不好的預感傳來,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身體偏了一下,同時用手里的長劍往後面擋了一下.

"叮當"一聲,這男子忽然感覺自己手里的長劍一輕,然後他的後肩一疼.葉默的飛劍竟然從他的後肩穿出,帶起一蓬鮮血.

不好,中招了,而且他的長劍竟然被斬斷了.這個葉默竟然可以控制飛劍在他的背後攻擊他,實在是太厲害了.他似乎在禦劍戰斗,對一個可以擋住他絕技,而且還能禦劍的武者,這男子已經從心底里面產生了懼意.

他心里已經明白自己絕對不是葉默的對手,剛才如果不是他下意識的第六感官覺得危險躲開,然後又用劍擋了一下.說不定此時就不是他的肩膀中劍了,而是後心中劍了.

當這男子發現自己不是葉默對手的時候,他幾乎在自己長劍斷了的一瞬間,就一抖手里的長劍.

他的長劍碎裂成了無數碎片,然後帶著無數道的劍芒朝葉默鋪天蓋地的射了過去.當他看見自己的最後一招成功的時候,他知道小命已經得保了,現在他只要上了青雕就可以了.

所以這男子碎了自己長劍的時候,就再也沒有心情去查看結果,轉身沖到青雕的背上,下一刻,他已經控制青雕飛上了天空.

"葉默,老夫今日擱下此仇,如果不將你錯骨揚灰,殺你滿門,老夫誓不為人."已經飛上天空的男子總算是松了口氣,但是他憤恨無比的聲音從空子的青雕上傳來.

葉默此時顧不得這家伙,他手里的飛劍再次卷起了一道真元漩渦.這些碎裂的劍片組成的劍芒,很快在漩渦下發出一些刺耳的響聲,被葉默全部攔下.

下一刻,葉默已經踏上飛劍沖入空中.區區一只青雕就想逃過他的飛劍,簡直就是做夢.

這男子絕對沒有想到,自己飛上了高空,葉默竟然可以追上來殺他.因為沒有想到,他坐在青雕上面只顧療傷.

可是當再一股冰冷的殺意湧入心頭的時候,他打了個冷戰,下意識的抬起了頭.卻驚恐的發現葉默正站在他的面前,而一道白虹般的飛劍已經落在了他的頭頂.

"不……"一聲撕裂的慘叫響起,兩片尸體帶著無數的血雨落了下去.他的尸體摔在地上,又砸起漫天的灰塵.

而青雕卻嘶叫一聲,獨自飛遠了.

上篇:第五卷 第七百六十七章 你滅了太乙門?     下篇:第五卷 第七百六十九章 三生劍芒